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马太福音 3:8 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

 
 
 

日志

 
 

默度余生五十八《射雕》随想(六)  

2017-06-26 17:43:05|  分类: 【《射雕》随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默度余生五十八

《射雕》随想(六)

《射雕》第二集有一个这样的情节:

蒙古草原上,一个身受重伤的男人(哲别)从马上摔下,被一个小孩子(郭靖)发现,并好心喂水。

远远看到追兵追来,他藏在草垛中要那小孩不要透露。来人鞭打小孩逼问,那小孩坚持高喊:我不说。母亲护着他也一起被打,藏在草垛中的男人看不下去冲出来,原来他就是哲别,因伤了大汗被追,铁木真许诺只要他的箭术能赢了神箭手博尔术就放了他们。一番精彩的较量后,哲别赢了,却只请求铁木真饶了孩子性命,铁木真却饶了他们两人。哲别敬佩他(铁木真),发誓要追随他一生。

他(铁木真)欣赏哲别也欣赏那孩子(郭靖),并让他教自己的孩子托雷和那小孩箭术,那小孩就是寄居蒙古的郭靖。

问题是铁木真究竟「欣赏」郭靖些什么呢?(守信自是一项,但还有别的吗?)

郭靖「冒死相救」哲别的行为,别说以铁木真本身的利害考虑看,就是中立地说,也不见得有什么「有用」、「合理」或「道德」之处,因为哲别不过跟铁木真有些「私人恩怨」,眼下是因为「打不过」而落难而已。

原来,在「守信」以外,「侠文化」里还有一种「内置价值」,就是「救急扶危总是对的」,至少是要「优先考虑」的,且先不论那人之「急」或「危」是因着什么原因,以及出手相救是否符合一般的「有用」、「合理」或「道德」的标准。

(包惜弱救受伤的完颜洪烈,那情况也是类似。)

我们受西方「理性主义」(大多数「西方基督教」都是很「理性主义」的)熏染太久,必无法接受这种「超效益」、「超合理」及「超道德」的「救急扶危观」(侠文化),很以为这样就不免于太「不理智」、「失规矩」甚至近于「无法无天」──即司马迁所谓的「不轨于正义」了。

西方神学之所以会「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沦落为标榜「实用主义」、「理性主义」与「道德主义」的「希罗文化」的附庸,丧失圣经原本的「真信仰规范」,即是「以恩典为本位」的信仰观,复亦完全不能领会「侠文化」那种「不讲理的救急扶危观」的深情奥义,是因为--

西方教会很早就「割断」跟「圣经历史」的扣连--不以有血有肉有剧情有脸面的圣经历史(故事)来确立信仰规范,反以抽象、机械、异教的「希罗文化」建构他们的所谓神学格局。

救人之「急」

先不说圣经,就是司马迁的《游侠列传》已相当传神地阐明了「侠文化」那「不讲理的救急扶危观」为什么会是那么的重要、可贵,且在一个「更高的层面」上,更是非常「合理」的。

且缓急,人之所时有也。

太史公曰:「昔者虞舜窘于井廪,伊尹负于鼎俎,傅说匿于傅险,吕尚困于棘津,夷吾桎梏,百里饭牛,仲尼畏匡,菜色陈、蔡。此皆学士所谓有道仁人也,犹然遭此菑,况以中材而涉乱世之末流乎?其遇害何可胜道哉!」

【语译】

况且急事是人们经常会遇到的。

太史公说:「从前虞舜曾被困于井底粮仓,伊尹曾背着鼎锅和砧板当过厨师,傅说也曾隐没在傅险筑墙,吕尚也曾受困于棘津,管仲亦曾遭到囚禁,百里奚曾经喂过牛,孔子曾在匡地受惊吓,并遭到陈、蔡两国发兵围困而饿得面带菜色。这些人均为儒者所说的有道德的仁人,还遭到如此的灾难,何况那些仅有中等才能而处在乱世末期的人呢?他们所遭受的灾祸又如何能说得完呢!」

什么叫做「急事」(急难)呢?──「抽象」是无益的,只能生出「猥琐」,阁下最好「代入」一下,想想你一生中遇过最大的「急难」是怎样的一回事。

明白吗?人生的真正「大急大难」,绝大多数都是「道理说不清的」的甚至就是「不轨于正义」的。

想想,要是你遇上的「大急大难」是因为「正义」的理由(即「轨于正义」或说「符合普遍的原则」),至少不是由于你本身犯了什么「重大过错」,许多人依「一般理由」都会出手相助。只要尚有一定数目的人愿意相救,或至少予以同情,那么,你那情况就不至于「太急」,换言之──

造成「急」的真正原因,不是你那「困难」有多难,而是你那「落难的理由」没有得到「普遍的同情」,故而没有人肯出手相助。

明白发生什么事没有?

要是你「落难得有道理」,即事情「轨于正义」,自有不少人甚至社会贤达肯出手相助,这样,何「急」之有?唯是你若「落难得没有道理」,即事情「不轨于正义」,哪谁肯(敢)「冒犯正义」而出手相救呢?这才「急」死人啊!

若说司马迁的《游侠列传》似乎没有我说的那些「深义」,有之也是十分隐诲的,那司马迁的《报任安书》就说得相当明白了。

因为诬上,卒从吏议。

家贫,财赂不足以自赎,交游莫救;

左右亲近不为一言。

司马迁因着「李陵事件」而入狱待刑,身边那些「饱读诗书」的「交游左右」居然没一个肯出手相救。可解?还不是因为司马迁「诬上」(得罪圣上)即冒犯了「皇上的正义」,这样,谁还敢「不轨于正义」而出手相救呢?

总之,当你落在一个「普遍地不获同情或不能获得同情」的处境,这才谓之「急」。这个时候,你就会忽然明白,你是多么的需要而且渴望有一个「不讲理」(不依任何官方或民间「约定」的所谓「正义」)的人,敢于不只「犯皇上」甚至「犯天下」的大不讳来拯救你。

(记得,时至今日,「群众霸权」的威势早已不下于「皇上霸权」,「忤逆群众」的危险亦不下于「忤逆皇上」。)

给我一个机会

说到根本之处,我们不知欣赏「侠文化」不知惊叹于「不讲理的拯救」之无比可贵,固是由于我们不通圣经,反倒迷信「西洋文化」(包括各路「西化神学」),更是由于我们连最起码的「自知与同情」都没有。

我且说个很失礼的「见证」。

就在上个星期,有一天,我不依灯号「乱路马路」,给一位警察「逮个正着」。我自知是自己「不轨于正义」,无话可说,交出身分证任由发落。谁知,那警察看看我,见我一副衰容,又失业,怕是「动了慈心」,就说:「这次给你一个机会,以后小心些!」我顿有「皇恩大赦」之感。

诸君且动心想想,明明是我「不轨于正义」(犯交通法例),那警察却「给你一个机会」而不予起诉,这岂不成了他「不轨于正义」吗?然而--

因他「不轨于正义」,我便「得拯救」!

这不就是「十架救恩」的写照吗?(当然,你可不要太认真地所有细节一一对照!)

我们谁不是「不轨于正义」的罪人?如果上帝要以「讲道理」的原则来救我们,那「不救我们」就是最「讲道理」的,因为我们本都是「该死」的。可是上帝自己却「不轨于正义」,祂竟然冒犯(祂自己定下的)「天条」,以无辜的主替我们「顶包」,而我们竟这就「马马虎虎」的「算为无罪」。

这不就是「侠文化之不讲理的救急扶危观」的写照吗?

郭靖「不笨」

你要是一个古之「文士与法利赛人」亦即今之「学者与牧师」之辈,自以为义,小看「税吏妓女」等罪人,自会极之鄙视「侠文化」与「不讲理的救急扶危观」,因你十分以为上帝「越讲理」你就「越光彩越体面」,因为你以为自己很「行」,「不行」的都是那些「不努力的罪人」。

那你永世不会知道恩典为何物──你「信」的不过是徒有「基督教」外壳的律法主义。

反之,要是你有「自知之明」,又有「同情之心」,知道上帝要是「讲理」,我们就统统都死定了。这样,你自会渴想天父上帝给我们「不讲理的拯救」,像那位警察「今次给你个机会」,或像「笨小孩」郭靖没问清楚哲别为什么被追杀,就「窝藏」他那样。

我们都太「聪明」了,谁知,天父爱笨小孩!

末了做个小小「平衡」(我是很不惯的)。

圣经当然不是完全抹杀「有用」、「合理」、「道德」等一般考虑,在日常生活及信仰生活上,「有用」、「合理」、「道德」都是合理的参考指标。只是,这些一般考虑在生死攸关的信仰问题上却是无甚「解释作用」的,即在这些「框框」内,你绕十辈子都不可能明白恩典、救恩是什么回事。换言之,这些一般考虑有「行人止步」之处,到某些「信仰关口」,你必需「超越」它们才能登入信仰的深情奥义,而「侠文化」正是帮助我们突破那些(西方)「框框」的极有用的参考与指引。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