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马太福音 3:8 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

 
 
 

日志

 
 

度余生五十四 《射雕》随想(二)  

2017-06-20 17:32:42|  分类: 【《射雕》随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度余生五十四 

《射雕》随想(二)

我们以为自己是郭靖

谁知,我们都是杨康

从人物「讨喜」的角度看,当然是郭靖更「讨喜」,但从人物刻划的深度看,却是对杨康的刻划更见深度。所以,看《射雕》至今,我始终摆脱不了这个「挣扎」,就是我更喜欢看见郭靖,但更多想着杨康──

每想到杨康(有时包括穆念慈),我就心疼!心疼,也不只心疼杨康,更是心疼我们,因为--

我们都是杨康!

 

金庸大概不是基督徒,他创作《射雕》时怕也没有参考圣经,然而,郭靖与杨康的身世与故事,太易令我想起「摩西」(从正反两个方向联想),而郭靖与杨康的人格与信仰的对比,亦太易令我想起「该隐与约伯」的对比。

很记得,第十集是我最「惨不忍睹」的一集:

杨康至终不肯认爹,杨铁心在无限悲愤中自杀,包惜弱随他而去……

 

杨铁心自杀一幕,我「躲到厨房里」,就因为「惨不忍睹」。然而「惨不忍睹」的,不只是杨铁心的悲愤,包惜弱的可怜,还有杨康──

你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干着什么?

很奇怪,直到现在,我对杨康的感觉竟跟穆念慈的相仿,就是「哀怜」多于「憎恨」。

当然,哀怜不等于「姑息」甚至「认同」。事实上,不只性情仁厚得没话说的郭靖和穆念慈,就是江南七怪等「粗人」,对杨康的身世还是相当谅解的,意思是,就算在杨铁心夫妇自杀后,杨康还是有回头的机会的。

可惜的是,杨康最后还是选择「放下过去」(放下自己的原有身分与杀父之仇),「活在当下」(顾及眼前的处境与局世)以及「想望将来」(贪恋大金一旦「一统天下」后的个人前途),继续认贼作父。

然而,我还是不忍深责杨康,因为──

杨康不就是我们吗?我们不都是一样的最晓得「活在当下」,都天天痴痴迷迷于「想望将来」,都把「过去」「放下」到不知哪里去了的吗?

大洪水灭世,仅余挪亚一家。我们都是挪亚后人,按理,我们都是「塞特子孙」,谁知,我们竟都「遗传」了「该隐」的性格──忤逆反叛,不认祖宗。

最「诡异」的还是(所谓)以色列人和教会,他们都有「圣经」,都手持着「祖宗回忆」、「祖宗遗训」,按理是最不可能「遗失身分」的。然而,人真是「聪明」,就像杨康一样,我们都会用许多「包装美丽」的关乎「当下」及「将来」的理由,说服自己忘记、扭曲甚至否定「过去」──忘祖忘父,离家叛国。

信仰,究其根本,就是「身分回归」。

换句话说,关系信仰最核心的「关键词」,是由「过去」决定的「身分」,而不是凭「当下」「未来」决定的「道德」、「理性」、「感觉」以至「效益」之类。

可叹的是,遗失「身分回归」这最根本、最核心的议题,反东拉西扯到下至「健康财富」、「身心保健」、「人际相处」,上至「道德重建」、「社会公益」、「政治改革」、「环境保护」、「科学进步」、「探索太空」甚至所谓「福音遍传」、「基督化世界」等关系「当下」以至「将来」的议题,瞎忙混搞,这正正就是「西方神学」(不论门派)给全人类的「最大贡献」--

叫我们都不知不觉成了「杨康」,却还以为自己是「郭靖」。

就几天前,我搭地铁,一上车就听到几个年轻人在大声说话。

一个说:我从来没有背过圣经,除了箴言。

一个说:我的圣经从来都只放在储物箱里。

我彷佛听到:

一个说:我只剩下三根指头!

一个说:我比你厉害,我两条膀臂都丢了哩!

我们不知道自己说着什么!

我们究竟是「可怜」,还是「该死」?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