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马太福音 3:8 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

 
 
 

日志

 
 

神州动力2017年4月第六十期:巴西流:神子像阳光  

2017-04-06 14:17:12|  分类: 【神州动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基督教神学简史(二一)

 

巴西流:神子像阳光

 

我们无论在哪一位加帕多家教父的神学中,找到很出色的地方,在另两位的著作中可能也可以找到回响。所以,他们显然合作得密切无间,并且从相同的源头汲取灵感:圣经,以及柏拉图、俄立根和亚他那修等人的著作。他们的整体劳动力和目标是一致的,也就是把三位一体的伟大奥秘,一劳永逸地确立为基督教之正统教义。更明确的说,他们的共同任务与目标就是:摧毁亚流主义与与撒伯流主义,并把关于神的下述观念确立为正统,亦即神性是无限与不可理解的一质(ousia),与独立但永不分裂的三个身份或者位格(hypostases),站在平等的地位上,共享这一质。在抵达这个共同目标的过程中,加帕多家教父各自打造出相当不同的特点,有时还是很重要的离题行为。笔者在这里的做法是,按照他们出场的顺序,轮流讨论每一位教父,描述他的主要神学观念,并随时提出他与另两位相同或歧异的地方。在结论的时候,我们会讨论他们的共同成就,以及使这些成就登峰造极的君士坦丁堡大会。

 

该撒利亚的巴西流主要敌手是,欧诺米主义与敌圣灵主义者,这两种异端都是激进的次位论者。欧诺米主义者认为,子次于父。他们雄辩滔滔地说,父的本质「不是受生的」,而因为子是受生的,所以不可能与父平等,并且也不可以被当作神。所以,欧诺米主义者就是激进的亚流主义者。敌圣灵主义者(又称马斯顿纽主义者,Macedonians)认为,圣灵次于子与父。他们狡辩,圣灵是受造者,是父透过子耶稣基督所差遣出来的神的力量。巴西流与这两种次位论正好相反,他想要根据圣经和理性证明,神可以并且是一位联合的存有,但祂并不是三位神,而是在永恒里互有关系的三个独立位格。

 

欧诺米主义挑战三位一体主义者的主要论点是:神的本质为非受生的,因此子不可能与父本体一同,因为子是受生的。在《驳欧诺米》一书中,巴西流使用四个主要的论证,来回应他们。首先,他嘲讽,欧诺米自以为认识神的本质而作的宣告。巴西流宣称:神的本质是不可能理解的,因为神是神圣的,并且祂的道路非我们的道路,而祂的意念也不是我们的意念。在这里,巴西流的主张,同时诉诸圣经与希腊哲学,因为后者强调,人类的智慧并没有能力认识祂,可以像神认识祂自己一样。巴西流指控,欧诺米主义者(包括所有亚流主义者在内)高傲自大,也就是自以为聪明。巴西流表示,人若宣称神的本质为非受生的,就是自我尊大的罪证。我们可以知道神所启示出的存有与性质,但祂无限与永恒的本质就超乎我们的理解力之外。神的本质乃是不可理解的,这个观念在两位贵格利的著作中也所在多有,并且成为东方基督教思想的主要神学公理。

 

巴西流驳斥欧诺米的第二个论证是,巴西流反对欧诺米把神圣的生(生产)与人类的诞生,拿来作为次位论的对比。也就是反对,只因为人类的出生永远都在时间里面,并且一直都具有受生者的存在次于生养者的存有(婴孩之于父母)之意味,认为没有充分的理由推论说,神永恒生一子,就必然暗示,子次于生祂的父神。

 

这个论点直接切入巴西流的第三条论证路线。这个论证驳斥欧诺米所宣告的,认为「非受生」永远与「永恒」形影不离,所以「受生」就是「暂时」与「非永恒」的代名词。巴西流诉诸阳光的类比,是三位一体教父最爱的类比之一,滔滔不绝地证明「生(受生的过程)也可以是永恒」的逻辑。阳光与太阳本身同样古老,绝对不会有太阳存在,却没有阳光(辐射)的时候。然而,太阳产生(生)辐射。所以,父永恒生子,而子是永恒从父受生的。

 

巴西流在写给弟弟的一封信中,清楚明确地使用太阳与光线的类比,来解释父与子的区别中具有统一的地方:

 

「因为正像光明是由火焰发出来的,而且光明并不是在火焰之后才发生,而是在火焰发生的同一霎那,光线就照耀出来。我们认为,使徒的意思也是这样,子是从父得以存在,然而空间的展延并不能把这个独生子与父的存有隔开;我们永远都要把这个领域的因与果视为一个。」(注1

 

最后,巴西流郑重地表示:如果神的儿子只是个受造者,如同欧诺米所作的宣告,那么人类仍然尚未得到神性的真正启示。至于,如同神这种有位格的存有,只有这位有位格的存有本身,才能启示祂自己。如果耶稣基督不是神,那么神还没有自我启示出来。如果耶稣基督只是一位受造者,无论祂多么崇高,人类就仍然没法得到神面对面的启示。然而,欧诺米与所有次位论者都宣称,耶稣基督是世界的救主,而且也是神的真正启示。所以,巴西流证明,这个宣告实在是个谬论。如果祂不过是个伟大的受造者,好像天使长一样,那么耶稣基督就比较像先知,而不是神对于我们的自我启示。

 

针对敌圣灵主义者或马其顿纽主义者,否认圣灵的神性与位格,巴西流写的主要著作是《论圣灵》。巴西流解释说,他们的谬论为:「他们斩钉截铁地说,我们万万不可把圣灵与父、子列为平等,因为圣灵的本质与尊荣,都与父、子的不同而且次一等。」(注2)为了反驳这个言论,巴西流诉诸圣经,特别是耶稣在马太福音结尾时,对于受洗所下达的命令,巴西流说:「如果……圣灵在那里可与父、子相提并论,没有人胆敢厚颜无耻地说什么,那就不能怪我们要遵行圣经的话。」(注3)他也根据使徒行传的例证说,惟有圣灵才能知道神的事(徒五9)。他指出,甚至连敌圣灵主义者在其敬拜父和子的神圣仪式中,也一起敬拜圣灵,如果圣灵不是神,这就是一种亵渎神的行为。

 

最后,巴西流转而诉诸基督徒得救的经历,来反驳圣灵的次位论,因为圣灵使我们的救恩成就,所以祂不可能是神之外的任何存在。只有神才能拯救人:

 

「我们透过圣灵,可以回到乐园中、飞升到天上的国度、回复作为神后裔的身份、拥有称神为父的特权、成为神恩典的分享者、称为光明之子、可以分享永恒的荣耀。一言以蔽之,我们在圣灵的引领之下,进入今世与来世『丰满祝福』之境界中。」(注4

 

那么,既有这些事,圣灵就不可能与父、子有别。圣灵既把神的救恩施行在我们的身上,我们怎能把祂当作受造者,而不是神的本身呢?当然,巴西流绝对愿意看见,圣灵对于父神而言的某种次位论说法,因为父神是神性的永恒源头,子从祂受生,圣灵则从祂出来。这个类比就是,太阳极其光辉与温暖。后者自前者出来,但并不次于或在前者「之后」。所以,神的儿子与圣灵乃是神的永恒伴侣,分享神独特的存有与荣耀,是在地位上次于神,但不是在存有上次于神。

 

巴西流把敌圣灵主义者视为背道者,因为他们否认圣灵的神性;正如他也认为,欧诺米主义者与其他亚流主义者都是背道者,因为他们否认神儿子的神性。在《论圣灵》一书中,巴西流向否认圣灵任一方面的人宣战说:「但我们对真理的辩护绝对不会迟疑。我们不会畏首畏尾,放弃这个主张。主已经交托我们,一个必要并且具有拯救大能的教义,就是圣灵可与父神平起平坐。」(注5)圣灵的神性对于巴西流为什么如此重要呢?许多现代基督徒都无法相信,圣灵是一个独立的位格,而且可与父、子平等。对于他们,正如对于古代的敌人,巴西流会声嘶力竭地大叫道:人若否认圣灵的神性,等于就是质疑父与子的神性。在圣经、敬拜与个人的经历上,圣灵总是与父和子形影不离,具有同等的荣耀与尊严,而同等的荣耀与尊严暗示,祂们具有同等的本性。没有哪一位可以在本体上次于另二位,而不会伤害到神性所有位格的尊严与荣耀。

 

巴西流:三位一体像彩虹

 

有一个敌人指控,巴西流的三位一体论必定隐含三神论,也就是相信三位神的信念。次位论者与撒伯流主义者表示,三个平等位格(hypostases)的整个观念,必然会暗示三个不同的本性,或三个不同的质(ousia)。巴西流驳斥他们所有人说:「针对那些我们称之为三神论者的人,让我们回答说:我们承认一神,但这个告白并不是在数目上,而是在本质上。」(注6

 

巴西流的这个解释,在二位贵格利的著作中也有回响。而且没有人能肯定地说,哪一位加帕多家教父,对于其他二位具有比较大的影响力。有些学者宣称,巴西流在写给他弟弟,女撒的贵格利之信件中,率先提出ousia(质)与 hypostasis(位格)有所不同,这个重要无比的观念。有些学者辩称,这封信实际上是女撒的贵格利所写的,不知是何原因,竟然被当作是巴西流所写的。事实似乎是,大约在西元三七五年的时候,巴西流与贵格利同时研究出这个区别,以便矫正尼西亚的正统信仰所予人暗示三位神的印象。

 

无论如何,巴西流驳斥指控者说,名词具有两种冠词:一般冠词与限定冠词。一般冠词意指,一个以上的东西所「共有的本性」。根据后来的神学与哲学角度来看,巴西流的理智中,具有如同「人性」、「园」、「红」与「良善」等共相观念,限定冠词则代表某些特定东西的特性,例如,「高的」、「长方形的」、「黑的」、「两害中比较小的」等。

 

巴西流发挥一般与限定名词的区别,借以驳斥三位一体教义暗含三神论的指控。他使用众人通常当作同义词,但是又有区别的两个希腊字:ousiahypostasis

 

「那么,我的声明就是这样。我们谈论特殊与特定对象的方式,就用hypostasis之名来指示……那么,这就是hypostasis或『具有身份』(under-standing),而非没有限定的观念或质『ousia』。Ousia意指一般事物,并没有『身份』可言。但是,『身份』这个观念,借着表现出来的特性,把『身份』或者『限定』赋予一般以及没有身份的事物。」(注7

 

这是公认为高度浓缩的宣言。巴西流使用两个类比来阐释这个宣言的意义。首先,他借着在假设上很常用到的三个个人:彼得、雅各与约翰,来说明ousiahyostasis,也就是就质与存在之间的区别。这三个人都是人,而且都具有同等的、人类共相的普遍本性,或者「质」(ousia)。在这同时,这三个人都各有他们自己的特性,例如,彼得比雅各和约翰高。这个事实与他们在人性上的基本平等并没有关系。父、子与圣灵的hypostasis也是属于这种情形:父不是受生的,子是受生的,而圣灵则是从父由出的。巴西流郑重地说:这种身份上的区别绝对不会妨碍祂们在神性本质上的平等。

 

另一个类比是,巴西流向他弟弟(也包括读这封信的人)提出的彩虹类比:「(三位一体)位格的特质好像在彩虹里的色彩,我们相信为神圣三位一体的每一位,都各自辉映着特殊的色彩。但我们不能认为,祂们在本性上具有任何差异。所以,我们就看见,特殊的光芒伴随着共有本性相映成趣的现象。」(注8)换句话说,只有呆子才会说,彩虹是好几种不同的东西或本质。在这同时,也只有呆子才会表示,在彩虹中并没有色彩的差异。甚至也不是将某部分色彩独立出来,而彩虹还可以原封不动。相同的,神是一个神圣的本质或存有,由三个独立但无法分割的存在所组成。其他的加帕多家教父也提出过他们自己的类比,但是目的都在解释同一个基本观念。

 

三个位格浑然天成、无法分割

 

巴西流应用到三位一体教义上的ousiahypostasis之间,另有两个问题必须加以澄清。首先,甚至巴西流与其他加帕多家教父也知道,这个区别本身就有些天生的问题。其中一个问题就是,这个名词可以当作同义词使用。在希腊文化中,hypostasis有时后可当作「质」,来取代ousia。这就是巴西流与两位贵格利不辞千辛万苦,详细解说他们所谓的hypostasis代表什么意义的原因。另一个问题是,这个区别若要把他们所要表达的意义解释清楚,惟有每个人都跟他们同样,具有柏拉图主义的看法。对他们而言,质就是一种柏拉图所谓的形式,而柏拉图形式具有「超越」个体之真实共相的意义。举例来说,他们认为,「红」这个柏拉图形式或共相是真实的,并且在某些意义上,高过或大于个体的红色物件。巴西流与两位贵格利都是根据这个想法,来思考ousia或质。人性是真实的东西,乃是每个个体所具有的真实共相,并且是使人之所以成为人的质素。我们惟有认为,神性比个别位格更真实与更重要,父、子与圣灵才不至于变成三位神(三神论)。但是,并非所有人都赞同柏拉图的形式理论。然而,在加帕多家教父自己的时代,他们可以假定,这个解释对于大多数人都说得过去。

 

巴西流对于质,与存有或「位格」(hypostasis)的区别,应该澄清的第二个问题是,现代人应该了解,巴西流与两位贵格利都没有考虑到,后来会出现个人主义的观念。这点重要无比。因为现代西方人的思想观念认为,为人就是要做个体的自我,也就是打压别人来实现自我;如果现代读者用这种观念来认识三位一体的区别,那么三神论就是自然而然的结果。虽然,在这个文脉中,我们通常用person这个英文字(笔者译为「位格」),来翻译hypostasis。但是,person 实在不是十全十美的译文,因为这个英文字带有文化色彩。对于古代人,甚至许多非西方文化的现代人,person并不是指「个人自由意志与意识活动自我实现的中心」。Person在某些意义上确实是个人,但也总是在团体里面。当巴西流提到父、子与圣灵为「三个位格」时,他的意思是指,祂们是一个神性里的三个关系,神性是无限、超越与绝对单纯(统一)的存有。他认为,在某种意义上,神性团体比祂们的存有更真实。现代西方人往往把个人高抬到团体之上,因此对于这种思考方式,好像看到外星人一样,完全陌生。

 

所以,巴西流认为,父、子与圣灵并不是三位神,因为祂们具有同等的神圣实质,而这个本质比祂们个体更真实,又绝对不会破坏祂们的独立性。对于巴西流(对于两位贵格利亦同),hypostases或者神的三个位格,乃是浑然天成,完全无法分割的,然而,这三个位格并非在每个方面都完全相同,主要的差异在于位格的来源。父神没有来源;子和圣灵都是出自父神,但其存有方式并不相同。

 

拿先斯人:耶稣又完全的人性&真正的神性

 

拿先斯的贵格利与女撒的贵格利继承了巴西流的伟大工作,但他们都添加了自己的色彩。(注9)拿先斯的贵格利对于三位一体的诠释,与巴西流所走的路线非常吻合。拿先斯人像巴西流一样,强烈地反对任何否认或扭曲父、子与圣灵在本质上为一,但有三个位格之异端,包括:次位论(亚流主义、半亚流主义、欧诺米主义与敌圣灵主义)、三神论与撒伯流主义。他郑重地说,救恩本身就是依靠神有一个神圣的本质或实体(ousia ),以及这个本质有三个独立但分量同等的分享者(hypostasis),才能成立。他比巴西流更热心,把下面这点说明得清清楚楚:一个存有若不是神,就是受造者,这是永远颠扑不破的公理。如果,神从无中生有创造万物,宇宙万物之受造就不可能有中间阶段。如果,一位存有是永恒的,祂就应该是神圣的(也就是神)。在时间上有起点的任何存有,都是受造者,与其他的受造者只有程度之别而已。因此,如果子或圣灵在时间中才开始存在,祂就是受造的,与人类也就同属一个「等级」(即使祂们比人类先存在),因此也就无法拯救人,因为「如果祂与我属于同一个等级,」贵格利问道:「祂怎能使我成为神,或者使我与神性结合呢?」(注10

 

拿先斯的贵格利与巴西流同样,使用ousia(质)与hypostasis(存有或位格)的观念,来解释神三而一的观念。虽然三个位格,在本体上都相同(homoousios),但祂们并非完全一模一样。贵格利使用一个社会类比,来解释这点:正如亚当、夏娃与塞特(人类最初的三个人)是一家人,具有完全相同的本性,但是却有三个独立的身份;因此父、子与圣灵是一个神圣家庭,同有相同的荣耀与本质,但却是三个独立的位格。贵格利用下面这句话,作为这篇讲道的结论:「好了!那么,这是个公认的事实,不同的位格可以具有相同的本质。」(注11) 巴西流与女撒的贵格利,也曾按照他们自己的方式,使用过这个类比,当然也都受到异端与正统神学家联袂围攻、猛烈批评。尤其是西方社会(罗马天主教与更正教)的神学家,往往意见这个类比就会皱眉头。可想而知,加帕多家教父会回应说,这毕竟只是一个类比而已,而且又指出,这个观念的可行性要看我们对于「人性」与「神性」等实质共相,是否具有柏拉图式的认知而定。

 

但是,拿先斯的贵格利对于三位一体思想的真正贡献,并不在于它提到的社会类比,或者使用ousiahypostasis,而是把hypostasisperson)解释为一种关系。贵格利表示,在三位一体里面并没有「三个存有」,而是有「三个关系」;并且关系既非实质(存有),也不是只是行为(活动的模式)而已。

 

欧诺米主义者与其他的异端,曾经提出一个令三位一体论者左右为难的问题:一个实有(reality),若非实质(存有),否则就是行为(存有),否则就是行为(事件或活动的模式)。因此,在神性里面的三个位格若是实质,那么三位一体论就是三神论;但是,这三位若是行为而已,那么三位一体论就是撒伯流主义。加帕多家教父都异口同声地驳斥这个命题。拿先斯的贵格利更提出一个解决之道,他解释说,hypostasis(存有,位格)并没有必要,若非实质,否则就只是个行为。在神性方面,hypostasis代表关系。因此,贵格利使关系具有本体的身份。在一神的存有里面,父神的独特身份在于,祂与子和圣灵的相对关系分别作为祂们的生出者与由出(procession)之源头。子的独特身份在于祂永恒从父神受生,成为父神的公开形象与代表。圣灵的独特身份则在于,祂永恒自父神由出,成为父神的智慧与能力。

 

贵格利对于其敌手认为,这些关系并不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气忿忿地说:「那么。何为圣灵的『由出』呢?如果你可以告诉我,什么是父神的『非受生』,那么我就会告诉你,神儿子之生与圣灵之由出的生理机能。然后,我们双方都会因为深入碰触神的奥秘,而变得疯疯癫癫!」(注12)换言之,贵格利的意思是说:「傻瓜,这是一个奥秘!」而且他也暗示,即使异端也无法解释神所有的一切奥秘。因此,异端不可责怪他(贵格利),或者其他的三位一体论者,无法把神的三个关系是什么,解释得清清楚楚。

 

贵格利把hypostasis视为关系的这观念,变成东正教神学三位一体教义的共有资产,偶尔也会出现在西方的拉丁教会中。尽管我们无法完全想象,如何把关系视为,与存有(实质),甚至行为(事件)同一层次的实有;但贵格利的伟大贡献在于,他把关系是本体的实有这观念,介绍到基督教的思想潮流里。那么,神的三个位格,不可以视为个别的自我,作为独立意识与意志的中心(这样就与「委员会的类比」并无不同),而是在一个存有与实质团体里面,互相依存的真实关系。因此。贵格利认为:「神性的特征为父神是非受生的……子是受生的……而圣灵是由出的……既有这些专有名词,贵格利为加帕多家教父的招牌信条:一质与三位格,提出进一步的意义。」(注13

 

拿先斯的贵格利对于神学的其他杰出贡献,主要在于他反对三位一体论的一位神学家同侪,名为亚波里拿留的人所提出来的、与耶稣基督有关的新教导。亚波里拿留是老底嘉的主教,深受亚他那修的影响,并且与亚他那修一样,不遗余力地驳斥各种五花八门的次位论,尤其是与子有关的方面。他往往把所有的亚流主义,都归到安提阿学派之嗣子论的异端身上;他与这种异端大异其趣,非常强调耶稣基督的真正神性,并在祂里面道成肉身之神的儿子。在君士坦丁堡大会开幕前不久,亚波里拿留开始向他的当代人解释,耶稣基督如何同时是真人与真神,也就是,耶稣同时与真神和真人都同质(homoousios)。他的解释会使人联想到亚他那修,因为非常依赖亚他那修的著作《论到成肉身》。亚波里拿留的对手,例如拿先斯的贵格利,对于这个关联性似乎视而不见。  (未完待续)

 

(注1)、Basil Letter 38, To His Brother Gregoryu 7 NPNF 28.

(注2)、Basil De Spiritu Sancto: On the Spirit 10.24 NPNF 28.

(注3)、同上。

(注4)、同上,15.36

(注5)、同上,10.25.

(注6)、Basil Letter 8, To the Caesareans 2 NPNF 28.

(注7)、Basil Letter 38, To His Brother Gregory 3.

(注8)、同上,5.

(注9)、如同笔者已经说过的,有些学者认为,巴西流在三位加帕多家宗教父的领导地位,在影响力上面似乎并不很明显;他们主张,这三位朋友之间的互相影响力,似乎比较大。然而,历史传统认为,巴西流在这三位朋友之间是「平等中的第一位」。尽管他的才华似乎并不如他的弟弟,但是他的年纪大得多,而且也可能是女撒贵格利的指导老师与激励者。拿先斯的贵格利在思想上,似乎不像另二位这么有创见。

(注10)、Gregory of Nazianzus Fourth Theological Oration 4 NPNF 27.

(注11)、Gregory of Nazianzus Fifth Theological Oration 11 NPNF 27.

(注12)、同上.8.

(注13)、Gonzalez, History of Christian Thought,1:316.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