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马太福音 3:8 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

 
 
 

日志

 
 

欧洲动力2017年3月第70期:王志勇基督教历史的白痴  

2017-03-07 16:17:33|  分类: 【欧洲动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极短篇

 

王志勇基督教历史的白痴

 

听王志勇讲道,可以很快发现他很谨守遵行倪柝声/李常受家长式管理教会,及其意识形态的信仰,包括膨胀扭曲的灵异解经、列举国内信徒爱主的例子等,这些例子一律以「苦」为准则,再加上谬解的经文配合,自认理直气壮,却是变形的基督教。这种一个世纪之前的读经态度,以国内背景的农村传讲文化,惟有今日的小群/召会仍然找得到;却已经不适合今日的任何讲台。任何人可以查询王志勇现在带领的华盛顿主恩教会,可以发现会友所信的是王志勇,他们传讲的也是王志勇的传讲,和圣经中的基督还有一段距离;这就是证据了。(注1

 

本短文要讨论的是,王志勇在讲道中很爱强调一句话:「彼得是奋锐党的!」圣经没有这句话,这当然是王志勇引以为傲的特别圣经亮光(新发明),否则不会一再重复强调。笔者听了实在是纳闷,想要请教王志勇的是:奋锐党的历史背景是什么?彼得是奋锐党又如何呢?王志勇讲这句话的目的是什么?

 

听王志勇讲多了,笔者就发现他只有这句话,没有内容,什么都没有,没有背景、没有目的、没有头、没有尾,他很骄傲这个「亮光」,却没有前因后果,也和经文无关。在讲台传讲道听途说来的话,只求嘴巴爽,语不惊人死不休,追求风光的口头自傲,讲台不宜。

 

笔者这里用简短的方式讨论奋锐党的背景,以及帮助主恩教会明白王志勇「彼得是奋锐党」的观念。但是在篇幅有限的情况下,无法尽说罗马帝国和巴勒斯坦的历史,只能尽力而为了。

 

当时巴勒斯坦对罗马的革命运动,在第一世纪犹太教里的不同群体,笔者仅能立足于有关奋锐党的有限部分。主前第一世纪中,革命运动源自希西家带领的一群人,他后来被希律王所杀,由他的儿子加利利的犹大继承革命领袖。他的儿子在四○年代中期被提庇留处以十架刑罚。之后他的侄子伊利亚撒(睚鲁之子)接任成为领导人。

 

这个革命运动是如何促成?可说是众说纷纭。但在派系之争时,主后66年,某一个团体曾经自称为「奋锐党」。后来又有一群极端份子组成「匕首党」,「匕首党」背景较倾向文士和知识分子。当然,另外还有法利赛团体和其他。总之,那时的百姓充满了「热忱」、「积极」的态度和行动来对抗罗马帝国,但是自己未必会委身于某个团体。不可讳言,正如今日中东人的个性,有些人的「热忱」则带有暴力倾向。

 

若是从历史角度来看,必定存在许多自称是「热忱」传统的代表,但是我们不能够用意识形态来强硬分别其间的分别。因为百姓是随着趋势而转变跟随的群体。正如我们今日投票时,我们每个人都有左倾或右倾的倾向,我们可能上一次投右派,这一次投中间派,是一样的道理,我们对选举有热忱,但是我们未必对某一特定团体委身。

 

这便是王志勇所谓「彼得是奋锐党」的可能由来,如果这是事实(圣经从未描述),实情应当是「彼得是同情奋锐党,但肯定没有委身奋锐党」。因为那些委身奋锐党或匕首党的人,是不可能有自己的生活,而必须要加入他们,一起过团体生活,这是很简单的道理。

 

王志勇断定彼得是奋锐党,是不明白当时的历史,做了无谓的传讲,或许达到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效果,却是再次显示自己对当时历史的一片空白。  (完)

 

(注1)、见神州5328页「王志勇,倪柝声的铁杆侍卫」;王志勇的信仰已经「凝固」,他没有办法吸收新的亮光,他只能一再重复过去几十年来的老资料。例如他在29/1/2017讲的道,和11/6/2016讲的道是同样的经文,内容了无新意(比较本期和欧洲697页),如此短的时间重复两次,可知他明白的经文不多,只能一再炒冷饭。吸收新亮光需要神赐下能力,或者说,上帝已经将他划下句点?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