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马太福音 3:8 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

 
 
 

日志

 
 

复活的军团(附录)——被消失的两支派(二)  

2017-03-07 15:54:41|  分类: 【历史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复活的军团(附录)

被消失的两支派(二)

今天先说说「但」支派的情况。

首先,我们要知道,「但」在支派名单上「被消失」的情况并不始于启示录,在旧约历代志中已出现:

从(历代志)第四章起,经文又出现一连串的族谱,……不过在族谱中没有但支派,反而有利未支派。也许因为但支派是以色列第一个拜偶像的支派,陷以色列人于罪(参士师记十八27-31),而利未人则是事奉神的,故作者将他们代替了但,表明神看重信仰和看重事奉祂的人。【来源】 

不过,第一个拜偶像的支派应该是「以法莲」啊,可是在这张名单之中,「以法莲」并没有被除名,倒是「但」被除名了,这该如何解释?

记得,「大而化之」是好,但也要用得合宜,有些时候又要仔细些,不能过于「一概而论」。

「以法莲」跟「但」都犯了类近的罪(带头拜偶像),可是「待遇」却不同(就「历代志名单」来说),必定有「别的原因」。

说这「别的原因」之前,先给大家说说

民数记两次支派人口(成年男子)统计

按这两次统计,「但」的人口都仅仅次于「犹大」的人口,达六万多人(只计成年男丁,即是总人口应该达到二十万左右),堪称「族大人多」。

如此庞大的人口怎可能突然「消失」呢?

回头再说那个「别的原因」。

 

观乎「但」支派惯于舍难取易投机取巧的「性格」,就可揣摩而知。他们既可以从南方「封地」跑到北方「另起炉灶」,后来就很有可能「不知跑到哪里去」了(下文详说),即是「自动消失」

反观「以法莲」虽然很霸道很嫌「封地」狭小,但是好歹还肯留在自己「封地」上没到处开溜,故此在「历史志名单」上还未至于「消失」。这就是说:

是「但」支派自己「玩失踪」,才会在历代志的名单上失踪的。

鉴古思今,「但」的名字在启示录第七章的「受保护名单」上同样「被消失」,原因会否相若?──

不是上帝不保护他们,而是他们擅离职守擅离疆界,自己「跑出保护圈」,以致上帝无法保护他们;或说他们宁信自己不信上帝,不肯接受上帝保护!

好了,哪「但」人究竟是怎样出逃的呢?

 

但人为何等在船上?

在以色列人进入迦南初年,「但」人在南方擅自北迁避开当时的大敌非利士人,临阵退缩投机取巧的狡诈性格已十分显然。到了北方,「但」人跟更贪婪诡诈的腓尼基人(推罗人、西顿人)接触频繁,这性格只可能变本加厉。

且看,当北方众支派(包括以法莲)都在连手跟「在夏琐作王的迦南王耶宾」(见士师记45章)奋勇作战时,女先知底波拉严辞指责几伙人「袖手旁观」:

基列人安居在约但河外。

但人为何等在船上?

亚设人在海口静坐,在港口安居。(士5:17

所谓「基列人」是指位于约旦河东的迦得及玛拿西半支派,大既因「远离主战场」而觉「事不关己」,就不予理会。「亚设」人则挨近海港,贴近「推罗」和「西顿」这些商贸大城市,大概因为过惯了「安定繁荣的生活」,亦不愿意参战。

不过,大家要留心,居于海边的「亚设」人也不过是「在海口静坐」而已,可是原本并非居于海边的「但」人,却不只跑到海边港口,还「等在船上」,那就不只「袖手旁观」,更摆出一副--

「一旦见形势不妙就随时走路」

的姿态──这与他们更早之前的「在南方因见形势不妙就走路北迁」的做法,完全一个饼印。

这就是说,「但」支派很可能在公元前十三、四世纪的士师年代已经陆续「放洋出海」,或随他们「混熟」了的腓尼基人(推罗人、西顿人)一起出海营商发达去,或因看见迦南地的「生存环境」欠佳而选择「移民海外」(尤其在亚述帝国崛起之后),还有就是想在「犹大/戴维王朝」以外自起炉灶,另觅一地自立称王,于是好大分部「但」人一去不返。故此,不待主前 722 年亚述灭亡北国掳去所谓「十支派」,「但」人基本上已经「自动失踪」了。

 

但的「记号」

「但」人移民海外,会移到哪里去呢?

按当时的地理环境及腓尼基人的商贸路线与航海技术(但人要吗吸收了腓尼基人的航海技术,要吗是「搭便船」),参见下图:

 

我们可以推断,「但」人最夸张的可能,是有小部分直接到了不列颠(今英国)去,成为今天的「大英蛇种」的祖先。不过,我以为情况未必那么直接,可以一下子就定居到遥远的不列颠去。较大可能,还是先定居于欧洲地中海沿岸,然后因种种原因(最大可能是受罗马帝国扩张的「压力」),逐步移入内陆,「一路向北」,去到欧陆北部甚至北欧,然后渡过北海或英伦海峡「杀向」不列颠去。

注意,「但」人「一路向北」时,罗马帝国尚未出现,但欧洲大陆上却不是「渺无人烟」的,我们较熟悉的,就有位于中欧的「塞尔特人」和位于北欧的「日耳曼人」

可以想象,「但」人擅长投机和逢迎,又从腓尼基人身上学会了建筑、航海、经商等等当时极为难得的「高科技」(记得,连欧洲最早的字母都是腓尼基人发明的),在那些落后野蛮的「塞尔特人」和「日耳曼人」之中,应该「混得不错」,甚至拥有相当大的影响力,就像今天的犹太人操控着美国的政治、经济、文化那样。

有「迹」(记号)可寻吗?

维子曰:

丹麦(Danmark一词的来源,尤其是丹麦、丹人与丹麦统一为单一王国之间的关系存在争议。这些争议集中在丹麦一词的前缀Dan究竟指一个名为丹的日耳曼部落还是名为丹的国王,和后缀mark的确切意义。一些书目和中世纪文学对丹人所在地的描述各不相同,使得丹麦词源争议更加复杂。

这里我们看到一个十分奇怪的「争议」,就是关于「丹麦」(Danmark)这个国名的由来与定义。中间的转折谁也说不清楚,可是「丹麦」一词也太容易使我联想到「但的记号」(The Mark of Dan)了

丹麦人是日耳曼部落的一支,可是这一支为什么叫做「丹」(但)呢?耐人寻味。事实更是,丹麦人(有时通称「维京人」)更曾经大举入侵不列颠,甚至离谱到在今天英国的本土上建立过「丹麦王朝」。

维子曰:

丹麦王朝1013-1066年),又称克尼特林王朝(House of Knytlinga),是来自北欧的丹麦人在英格兰所建的王朝,属于北海帝国的一部分。首任完全殖民英格兰全境的君主是丹麦国王八字胡斯韦恩,而王朝得名于其子克努特大帝。

统治家族其实叫克尼特林,是半传说维京海盗朗纳尔(Ragnar Lodbrok)的小儿子「眼中有蛇的西格德」Sigurd Snake-in-the-Eye )的后代,但英国人只知道他们是丹麦人所以就叫丹麦王朝。

这个丹麦王朝的统治者的祖先唤做「眼中有蛇的西格德」,这个「蛇的记号」洽巧又是「但」的记号。如此神秘的丹麦人(但人)既统治过英国本土,那么「但」在英国人中留下些「蛇种」,也是合情合理之事。

事实不止于此,入侵甚至统治过英国的还有「诺曼人」「盎格鲁撒克逊人」(今天大半英国人还自称「盎格鲁撒克逊人」),其实跟「丹麦人」都是日耳曼人之后,而且都是「海盗出身」的。

英国人的「海盗性」肯定承传自这些「海盗祖先」,而「但」人之「等在船上」亦反映了类近的「民族性」。这即是说,英国人不单只「血统」上有作为「但的子孙」的可能,更重要的是,从灵意上说:

英国人遗传了「但」人狡诈投机的 

高于一般民族拥有的 

以及篡夺犹大/戴维/主耶稣王权宝座的 

至于塞尔特人(凯尔特人)跟「但」人的关系,又有这么一种说法:

本身属以色列王国的一部分,但支派被亚述人征服,接着但族便被流放;他们被流放是他们在历史中逐渐失去踪影的主因。(可是)凯尔特人不久后就在欧洲异军突起,这自然导致有些人推测凯尔特人其实是但支派。【来源

这说法我嫌它空泛,证据亦较单薄,不及上述的「丹麦说」可靠。当然,「但」人一路北迁,遇上塞尔特人是十分自然的事,挟其「高文化」对塞尔特文明有所影响,甚至影响到塞尔特建立的「爱尔兰文明」(今天所谓英国文明的一个重要来源),也是十分有可能的事。

回头再说「但的记号」,除了「丹麦人」的「蛇」这个「记号」,英国人的身上还有另外一个「但的记号」──「狮子」

论但说:「但为小狮子,从巴珊跳出来。」(申 33:22 

但擅自攻占的城「拉亿」,原意就是「狮子」。

 

英国皇家徽章最显眼的就是「狮子」!若单看英格兰的国徽,就更是「狮子,统统都是狮子」!

又有「蛇」又有「狮子」,更重要是非常类近的「民族性」(海盗根性),「但」人在英国人身上的「记号」,其实相当明显。

「一路向北」

别忘了英国作为「蛇种」的更大「记号」还是「歌革与玛各」这两个「伦敦守护神」。

 

歌革与玛各不是俄罗斯,是英国!

记得,「歌革与玛各」的方位是「北方的极处」,这也是一个「记号」:

昔日「但」人在迦南地「一路向北」,跑到名为「狮子」的拉亿城,后来渡海到欧洲大陆去,再「一路向北」,终于去到「北方的极处」──当然不是冰天雪地的极北地带,而是不列颠--另一个「狮子城」,在哪里「立国」,并且伺机反攻圣地,谋夺只可属于「犹大」支派的王权宝座!

不受保护的「圈子」

隐藏的事,终必显露出来。

大英邪国是「但的子孙」,是「毒蛇之种」,其实也用不着我们苦苦「搜证」,他们自己也会「唱出来」的。

 

2012年的伦敦奥运开幕式上,英国人不是向全世界先后唱出《耶路撒冷》《丹尼男孩》(不妨译做「但的儿子/子孙」)两支曲子吗?

那弦外之音分明是:

今天的英国其实是「但的子孙」打造起来的(另一个)「耶路撒冷」!

那个「谋朝夺嫡」的霸图野心表达得还不够「白」吗?进一步说,「但」为什么在「启示录名单」上失踪,没被列进「受保护名单」之中,那因由还用我说么?

自然,读经须取其「精义」(扣紧启示录七章来解,那张支派名单应是指以色列人,但就灵意上讲也可及于所有人,包括基督徒,因为那原则是相通的):

不受保护的「但」人所指的,不是血缘上的所有「但」的后人,否则「以西结名单」上就不会还有「但」人的一分,而是指一切投效或迷信于「但的勾档」的人,即一切有意无意参与着「但」人的「贪婪事业」与「篡位阴谋」的人。

这些人若「身在英国」,固然尤其危险,但就算不身在英国,只要是迷信、迷恋所谓的「英国文明」的(包括还白痴到相信英国是「基督教国家」),一样十分危险──危险在于他们自作聪明自以为是,依自己的法子或「人间小学」来「保护自己」,那就倒过来「跌出了上帝的保护圈」,终而自取灭亡!

总之,「但」就是「英国」或「英国文化圈」。记得,这「圈子」在末日大灾难里是「不受保护」的!

听清楚了没有?!

说罢「但」就是「英国」或「英国文化圈」,我想,「以法莲」是「什么国」或「什么国文化圈」,阁下应该猜到几分了吧!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