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马太福音 3:8 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

 
 
 

日志

 
 

复活的军团(结语) ——万国来朝(三)  

2017-03-07 15:33:58|  分类: 【历史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复活的军团(结语)                     

万国来朝(三)

真真正正以「文德」招引万国万民来朝的「大国梦」,人间早就无着了,就连所谓「选民」以色列人都失败得一塌胡涂。我们都只能「还看他朝」,静候那「末后的日子」。

2:2-3 末后的日子,耶和华殿的山必坚立,超乎诸山,高举过于万岭;万民都要流归这山。必有许多国的民前往,说:来吧,我们登耶和华的山,奔雅各布神的殿。主必将他的道教训我们;我们也要行他的路。因为训诲必出于锡安;耶和华的言语必出于耶路撒冷。

65:25 豺狼必与羊羔同食;狮子必吃草与牛一样;尘土必作蛇的食物。在我圣山的遍处,这一切都不伤人,不害物。这是耶和华说的。

133:1-3 看哪,弟兄和睦同居是何等地善,何等地美!这好比那贵重的油浇在亚伦的头上,流到胡须,又流到他的衣襟;又好比黑门的甘露降在锡安山;因为在那里有耶和华所命定的福,就是永远的生命。

如此之天国天城,非但不是「人力可为」的,更可悲是久已不为「人心所向」了,因大至国家利益,小至个人前途,争强好斗的意识已弥漫人心,无可挽回。

终极的大争之世,列国一面扩充军马剑拔弩张,一面拉拢勾结尔虞我诈,末世一战终久难免。所有「乐观预计」尽是自欺欺人。上帝子民(不争之民)盼望「不争之世」,亦只能忍耐到底,直到主来:

21:1-5 我又看见一个新天新地;因为先前的天地已经过去了,海也不再有了。我又看见圣城新耶路撒冷由神那里从天而降,预备好了,就如新妇妆饰整齐,等候丈夫。我听见有大声音从宝座出来说:看哪,神的帐幕在人间。他要与人同住,他们要作他的子民。神要亲自与他们同在,作他们的神。神要擦去他们一切的眼泪;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号、疼痛,因为以前的事都过去了。坐宝座的说:看哪,我将一切都更新了!又说:你要写上;因这些话是可信的,是真实的。

所有「另类救法」都是异端邪说。

向左走?向右走?

我跟大大的「中国梦」虽然都紧紧扣连着「西安」,但实质并不相同,因「君向右时我向左」,且看:

却是,我何以还是支持「中国崛起」甚至「大大版」的「中国崛起」,皆因我疑心那是个「必需情节」。

我这一趟再到西安「考察」,是为了印证「秦灵回归」与「始帝复活」,很不幸,我的结论是「肯定」的。至于「大大版中国崛起」是否就是最后或唯一的模式,我还不敢肯定,但就怕离事实并不太远。

说来真是无限矛盾与纠结:

我们基督徒,真心信仰与盼望的自该是「末后的日子」的「基督版万国来朝」,可是「活在当下」,却又不得不面对「英美版万国来朝」、「俄国版万国来朝」甚至「中国版万国来朝」,如何是好?

更矛盾的是,我身为中国人,想到祖国曾有过的辉煌,曾受过的屈辱,就是「大大版中国崛起万国来朝」,我居然也并不完全抗拒!

我当然知道,「大大版中国崛起万国来朝」绝不可能是「向左走」(周礼复兴),而只可能是「向右走」(秦霸回朝)。这种「霸道主义」(虽则偶尔披着「王道主义」的外衣)的崛起,必不长久,就像秦之所谓一统天下,也只有短短的十五年国祚,而且带来的后果,譬如连绵的战争杀戮,也必是非常可怕的。

但我又知道,这未必是「较小的恶」,却定必是「必需之恶」,是末世上帝报应、惩办「大淫妇集团」与「炼净祂的民」的必需手段,就像上帝兴起巴比伦人来报应、惩办与炼净以色列人一样,是我们不能反抗的。甚至某意义上说,我们还要「支持」这样的「兽国崛起」(中/YE是「兽///团」的主要成员)!

矛盾啊!

我是中国人,是真心想望「中国复兴」的,无奈「中国复兴」却与「兽国集团」的崛起「捆绑」在一起,叫我支持又不是,反对又不是!

我是基督徒,切切盼望人无争斗「天下和平」,无奈这「天下和平」却必需经炼一场「末日大战」的「洗礼」(准确说是「大清洗」)以致我必得「支持」即或是「秦始皇式」的中国崛起!

这像什么?

这就像伊莱沙哭着膏哈薛作亚兰王:

王下 8:11-13 神人定睛看着哈薛,甚至他惭愧。神人就哭了;哈薛说:我主为什么哭?回答说:因为我知道你必苦害以色列人,用火焚烧他们的保障,用刀杀死他们的壮丁,摔死他们的婴孩,剖开他们的孕妇。哈薛说:你仆人算什么,不过是一条狗,焉能行这大事呢?伊莱沙回答说:耶和华指示我,你必作亚兰王。

又像杰里迈亚苦劝西底家向巴比伦王投降:

38:17-18 杰里迈亚对西底家说:耶和华──万军之神、以色列的神如此说:你若出去归降巴比伦王的首领,你的命就必存活,这城也不致被火焚烧,你和你的全家都必存活。你若不出去归降巴比伦王的首领,这城必交在迦勒底人手中。他们必用火焚烧,你也不得脱离他们的手。

我的纠结,或者犹有过之!

我愿见中国复兴,但我不愿见「暴/秦式」中国复兴;我不愿见「暴/秦式」中国复兴,但我又因知「这些事是必需有的」而不得不予以「支持」,至少是「接受」,甚至苦苦劝说人们不要反抗,只能接受。

于是,我就里外不是人!

要是你是个「今生来世都不愿做中国人」的「人」,心里自无所谓中国复兴,对中国复兴或崛起更无所盼望什么版本型态的你都不盼望,甚至以为连「中国崛起」这个概念都是可笑的──你自是没有矛盾!

要是你是一个「现实主义者」,对「强者为王」的人间哲学从不怀疑,那么,你对中国复兴之「暴/秦式」自亦没有什么反感可言,甚至以为「大争之世就该如此」──你当然也没有矛盾!

要是你是个「和平主义者」或「温情主义派基督徒」,对「爱心可以救地球」之类的人间宗教或所谓「基督教」从不怀疑,那你对中国复兴之「暴/秦式」自然非常抗拒全盘否定──你心里也不会有什么矛盾!

但我不能!

我不「纯粹」

或有人说:

你爽性丢了你的所谓「中国人身分」,就以「纯粹」的「基督徒身分」面对这些事儿,不就没有矛盾了吗?

我说:

我从来不知道什么是「纯粹的身分」。敢问阁下:你是「纯粹是母亲」或「纯粹是妻子」吗?还是,所有人都无可避免地「兼」着许多身分,而且这诸多身分亦无可避免地「夹」着许多矛盾纠结?

我当然也见过一些「纯粹基督徒」,但我一辈子最讨厌的就是这些「纯粹基督徒」,我甚至疑心他们「不是人」。

我感谢天父,因为我一辈子都「不纯粹」。

我一辈子都摔不掉「我是中国人」甚至「我是诗人」的身分与个性,我就是在这身分与个性里,有血有肉有爱有恨地遭遇上帝、参明圣经以至洞悉末世真情。

正面说,是杜甫的悲天悯人让我认识杰里迈亚,是诸葛亮的忠君爱国让我认识摩西,是桃园结义的深情故事让我明白戴维,就连周朝的封建制度、宗法制度,也让我更深明白支派制度的灵魂所在。

反面说,是鸦片战争以来的中国百年屈辱,令我对「号称基督教立国」的美英帝极度疑怀,终而发现共济会的存在与美英帝的狼子野心,进而明白整个跟「常识」几乎相反的末世格局。

我要是摔掉了「我是中国人」与「我是诗人」的身分与个性,变成个「纯粹基督徒」,哪还是还「我」吗?

我不是说,我们应当「受制」于自己的身分与个性,更不是说信仰只是各人的「自我演绎」。我只是说,道在人间,一个「真实的信仰」必定要在人间出发,就是从自己的身分与个性出发。

人爱自己的国家才会爱天国;人爱自己的祖宗父母才会爱天父;人重视自己的个性,并不是任性自为,而是不自欺不造作,「心灵诚实」,这样,人才能与真实的天父真实地相知相遇以成就真实无欺的信仰。

「曲线信仰」与「归家本能」

我感谢天父,生而为中国人的荣耀与屈辱为我奠定我的「信仰基础」,看似曲折,看似绕了个大圈子──透过三访西安,透过中华文化里那些最优秀的心灵的引导与感化,让我透入圣经真理,终而明白天父的深情大义与万世计划(参下图红色线)。

 

至于透过所谓的「基督教西方」来认识上帝参明圣经,这条路(上图蓝色线),十六世纪马丁路德以后已基本「此路不通」。因为自那时起,古希罗文化急速「回流」,古埃及「法老王的灵」全面复活,西方在新约以后建立的基督教文明很快就「礼崩乐坏」至于不可收拾的地步。

你或说:我们不绕过东方(中国)也不绕过西方(欧美),「直接朝圣」不可以吗?

我要说:要认识上帝与参明圣经,从来不存在「直接之路」(如上图绿色线)。我就从来不信「到以色列朝圣」就会「更亲近上帝」的说法。这就好比你人到了西安,但是你的心到了的,你的眼看到的,不一定是「周长安」,也可以「汉长安」、「唐长安」甚至「秦长安」。

哪你要问:哪我们怎么知道哪条路呢?

我告诉你:我也不知道──或说,我也不知道我怎么知道!

我出生在南方,却莫名其妙地常常「北望」;北望却不望向正北的「北京」,而是望向西北的「西安」;到西安后,人们都一心「向右」看兵马俑去,我却一心「向左」苦苦寻找那早就没人要看的丰镐遗址。

我怎么知道哪条路?

我真不知道。我只是隐隐觉得:

 

你或向左或向右,必听见后边有声音说:

这是正路,要行在其间。

── 30:21

我是很「颠覆」的,能听的且听:

你是个什么人,自会走什么路,

不是因为你「认得那条路」,

而是因为你「是个什么人」。

儿子自会归家,因为那是本能!

无言之信

我知道,我对身分与个性的执着,必会叫我的信仰更真实、更立体、更饱满,但我也必要因而经受更多更深的矛盾、挣扎与磨难。回归正传,单就面对中国末世「暴秦式」的崛起,我就有百般滋味,无法言诠。

盼祖国复兴,盼来了,却是「暴/秦式」的。

盼大同天下,盼来了,却是必需先大/清洗。

 

兵马俑「复活」了,这「复活的军团」将带来

我朝思暮盼的「中国复兴」,

但同时带来惨烈可怖的「末日清洗」──

我该高兴,还是悲哀?

我该报喜,还是报忧?

正是欲喜还悲,欲悲还喜。唉,人生本来就是「不纯粹」,信仰亦然,不──更然!

本辑《复活的军团》就到此为止,因为我实在无话可说了。

稍后,老例,我会写三两篇「附录」或「后记」之类,然后开始下一辑日志,暂题为《默度余生》,一看就知是教你「静静等死」的,并无新意。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