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马太福音 3:8 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

 
 
 

日志

 
 

被消失的两支派(结语)总会等到  

2017-03-22 11:53:51|  分类: 【历史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被消失的两支派(结语)

总会等到

老老实实,今天真的要「了结」本辑日志(本来是篇「附录」)了。理由?没理由!日光之下,凡事总得有个了结。不是吗?

说几句题外话:

我知道,在某些地区被「屏/蔽」了。但一个人要有(真)信心,其实也不必知道很多,「知道」跟「信心」,从来不成比例。都快十三年了(2004-2017),「精神立意」已说得很清楚了。事实更是,并无「新意」,我说的,不过是圣经原原本本的意思。要是你看不出来,也只因为你被「西方文明」及「西方伪神学」的有色眼镜「屏蔽」了,即你读着的「其实不是圣经」。总之,关于参明真理与操练信心,网文的存在或继续存在,都是可有可无的。

网文的立意精神就四个字:「认祖归宗」。记住它,他日有没有网文,都不打紧!

言归正传,今天我会再说一下「被失纵」的以法莲支派(当然也会提到雅各布与约瑟),然后结束本辑日志。

「祝福」何在?

实在应该感谢天父的仁慈慷慨:以法莲在「启示录受保护名单」上「被失纵」了,但在「以西结最后分地名单」上再出现,显见天父仁慈,没有「赶尽杀绝」。天父更且信实无比,约瑟子孙果然「必得两分」,即以法莲跟玛拿西「各得一分」。

问题是「就此而已」,综观圣经的「最后应验」,雅各布给约瑟子孙的其他「加大码祝福」,我却看不出在什么地方反映出来。

大家且再看看这个极尽夸张的「加大码祝福」:

48:17-19 约瑟见他父亲把右手按在以法莲的头上,就不喜悦,便提起他父亲的手,要从以法莲头上挪到玛拿西的头上。约瑟对他父亲说:我父,不是这样。这本是长子,求你把右手按在他的头上。他父亲不从,说:我知道,我儿,我知道。

他(玛拿西)也必成为一族,也必昌大。只是他的兄弟(以法莲)将来比他还大;他兄弟的后裔要成为多族。

49:22-26 约瑟是多结果子的树枝,是泉旁多结果的枝子;他的枝条探出墙外。弓箭手将他苦害,向他射箭,逼迫他。但他的弓仍旧坚硬;他的手健壮敏捷。这是因以色列的牧者,以色列的盘石──就是雅各布的大能者。

你父亲的神必帮助你;那全能者必将天上所有的福,地里所藏的福,以及生产乳养的福,都赐给你。你父亲所祝的福,胜过我祖先所祝的福,如永世的山岭,至极的边界;这些福必降在约瑟的头上,临到那与弟兄迥别之人的顶上。

论到「玛拿西…也必昌大」,就历史说,我真不知道这话后来应验到哪里去了,而就将来的最后分地说,都说「大家平分」,哪里还有「大小」之别呢?

至于「以法莲要成为多族」?历史上,这倒是「应验」了的,之不过,那「应验法」却是十分不见得人的:

7:8-11 以法莲与列邦人搀杂;以法莲是没有翻过的饼。外邦人吞吃他劳力得来的,他却不知道;头发斑白,他也不觉得。以色列的骄傲当面见证自己,虽遭遇这一切,他们仍不归向耶和华──他们的神,也不寻求他。以法莲好像鸽子愚蠢无知;他们求告埃及,投奔亚述。……

以法莲「成为多族」,是不顾祖宗父母「与列邦人搀杂」,搞出一大帮「混种」来的结果。自己「成为多族」,但「本族身分」却几乎尽失,若非天父格外开恩,或看在同为以法莲人的乔舒亚、塞缪尔分上,「成为多族」的以法莲该早被「开除国籍」,连「以西结名单」上都没分了。

至于雅各布(不是上帝)「应许」给约瑟的什么「天上所有的福,地里所藏的福,以及生产乳养的福」还有「永世的山岭,至极的边界」,又应验到哪里去呢?

被消失的两支派(结语)总会等到 - 为真理争战的蒋明 -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我们看这以西结书的最后分地图,约瑟就不过「多分一分」,至于什么得着「永世的山岭,至极的边界」(好像约瑟子孙要独霸应许地上的「最佳地段」似的),连影都看不出来!

倒是观乎历史,这个所谓「祝福」确以一种可怜可悲可笑可憎可恨可怕的方式「应验」了,就是约瑟子孙,尤其以法莲──延及后来的英美邪国,以扩张、欺诈、掠夺、侵略等手段,果然近乎抢掠了「天上所有的福,地里所藏的福,以及生产乳养的福」(想想大美帝国占用了世上多少资源)以及几乎霸占了「永世的山岭,至极的边界」(想想大英邪国全盛时期的版图)!

但这就是「应验」吗?──

这不过是人为的「自证预言」而已!

到审判之年,雅各布的「加大码祝福」跟以法莲的「人工化应验」都必要在一时之间化为乌有:

哀哉!哀哉!这大城啊。……

他在一时之间就成了荒场!

── 18:19

 

致命的「迥别」

49:25-26 你父亲的神必帮助你;那全能者必将天上所有的福,地里所藏的福,以及生产乳养的福,都赐给你。你父亲所祝的福,胜过我祖先所祝的福,如永世的山岭,至极的边界;这些福必降在约瑟的头上,临到那与弟兄迥别之人的顶上。

许多人误解「迥别」(与人不同)一词的意思,总以为「迥别」一定是指着他们想象中的那些「好事」,例如地位崇高、身分尊贵、品德高尚、功勋卓著之类,并以此为「约瑟特别蒙福」的理由。谁知「迥别」可以是正面的,也可以是负面的,也可以是中性即「无特别意思」的。

老实说,从正面意义上看,我真看不出约瑟有什么「迥别」,泛泛的道德表现,「共济会员」都做得到耶,有什么「迥别」呢?抱歉,我倒是从负面意义上,看出约瑟及以法莲的确是十分「迥别」的。

──约瑟发达之后,居然就「忘了我父的全家」,这却是「黑帮成员」都未必做得到的,确很「迥别」。

──据称「被废长子名分」的流便,仍很重视自己跟「祖宗的神」的关系,于是在河东筑坛以提醒两岸子孙,可是理应有「长子名分」的耶罗波安(以法莲人),却因怕百姓到南方耶路撒冷拜「祖宗的神」,竟不惜另筑金牛犊坛,引诱子弟忘祖忘宗。做「长子」做成这样,也真「迥别」。

──犹大不是「大阿哥」,但他把耶路撒冷打回来后,就拱手送与小弟便雅悯,很有哥哥风范。以法莲蒙雅各布「错爱」而成了「大阿哥」,却把小弟玛拿西在河西的领地几乎全部吞并了。做「大阿哥」做成这样,不照顾更且欺凌弟弟,也是十分「迥别」的。

──至于以法莲人特别多「投诉」,又最先留下迦南人做「苦工」(跟异族混杂),还有带头拜金牛犊这个至关重大「累死全家」的「迥别」,都不用我再说了吧!

不过,还有一个「迥别」,就是以法莲人夸张到连「口音」都跟弟兄「迥别」,这怕是大家未必十分留意的。

12:1-6 以法莲人聚集,到了北方,对耶弗他说:你去与亚扪人争战,为什么没有招我们同去呢?我们必用火烧你和你的房屋。

耶弗他对他们说:我和我的民与亚扪人大大争战;我招你们来,你们竟没有来救我脱离他们的手。我见你们不来救我,我就拚命前去攻击亚扪人,耶和华将他们交在我手中。你们今日为什么上我这里来攻打我呢?于是耶弗他招聚基列人,与以法莲人争战。基列人击杀以法莲人,是因他们说:你们基列人在以法莲、玛拿西中间,不过是以法莲逃亡的人。

基列人把守约但河的渡口,不容以法莲人过去。以法莲逃走的人若说:容我过去。基列人就问他说:你是以法莲人不是?他若说:不是,就对他说:你说示播列;以法莲人因为咬不真字音,便说西播列。基列人就将他拿住,杀在约但河的渡口。那时以法莲人被杀的有四万二千人。

未说「口音」,先看「口气」。以法莲人嘲讽基列人说:「你们基列人在以法莲、玛拿西中间,不过是以法莲逃亡的人!」

被消失的两支派(结语)总会等到 - 为真理争战的蒋明 -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以色列地及附近「地理分区图」

基列人主要是指「东玛拿西」支派的人(广义可包含约旦河东各个支派的人)。按理,他们是十二支派中跟以法莲人「至亲」的支派了。但是以法莲人居然嘲讽他们是「不过是以法莲逃亡的人」,意思是,你们这些「外江佬」──没有过约旦河就定居的基列人(东玛拿西人),是胆小鬼无用鬼,是失礼「约瑟家」的「逃兵」分子。

如此歧视支派兄弟,连对同父同母的基列人(东玛拿西人)都毫不客气,这样的「傲谩口气」,如此之「支派歧视」,亦是以法莲人「首创」的,也算是一大「迥别」。

但最最最夸张奇怪的还是这个「足以致命」的「口音迥别」

基列人把守约但河的渡口,不容以法莲人过去。以法莲逃走的人若说:容我过去。基列人就问他说:你是以法莲人不是?他若说:不是,就对他说:你说示播列;以法莲人因为咬不真字音,便说西播列。基列人就将他拿住,杀在约但河的渡口。那时以法莲人被杀的有四万二千人。

问题是,这个「口音迥别」是怎么来的?

以法莲人跟基列人都以色列人,两族人一同出埃及,而且基列人(东玛拿西人)跟以法莲人更是「至亲」,就算分居河东西两岸,口音也不应有什么分别。

我早前已说过,在十二支派之中,「约瑟子孙」本来就(自以为)「高人一等」:有至少一半埃及贵族血统。可以想象,「忘了我父的全家」的约瑟,大概不会教以法莲和玛拿西讲「家乡话」(希伯来话)。换言之,约瑟子孙是后来才学「家乡话」的,这就是说,他们的「口音」跟其他支派的口音,很会有些「迥别」。

你必要问:那玛拿西的情况不是一样吗?

我说:那可大大不同了!

第一是玛拿西人给以法莲人夺了个「长子名分」后,早已经没有以法莲人的「气焰」与「派头」。第二是河西的玛拿西领地后来给以法莲占得七七八八,玛拿西的支派地位岌岌可危,绝不似以法莲之如日中天不可一世。意思是,玛拿西人早就没有「我跟你迥别」的「贵族观念」,于是较能跟其他支派平起平坐打成一片,口音上的「迥别」也就渐渐消失了。

以法莲人就不同了,「我跟你迥别」的「贵族心态」始终挥之不去。我疑心,那情况就像英国绅仕为保持「我跟你迥别」的派头架势,「英语」总要说得跟「美语」不同,以法莲人也很有可能在有意无意间,保留了他们各方面的「与人迥别」,包括口音!

谁知,这就枉送了他们几万人的性命!

 

「信」之为物

我在上文一直「踩」雅各布、约瑟和以法莲,说他们如何夸大、误传、误读所谓的「雅各布的祝福」,但我也同样说过,凡事要懂得看「层次」,就是雅各布、约瑟和以法莲的信心以至「祝福」也不是一无是处的,至少,他们在希伯来书的「信仰者清单」上还都榜上有名(以法莲的名字间接包含在雅各布的祝福里):

11:21-22 雅各布因着信,临死的时候,给约瑟的两个儿子各自祝福,扶着杖头敬拜神。约瑟因着信,临终的时候,提到以色列族将来要出埃及,并为自己的骸骨留下遗命。

不过,你看这两节经文的重点,再综观希伯来书十一章的「蒙福要义」:

11:13-16 这些人都是存着信心死的,并没有得着所应许的;却从远处望见,且欢喜迎接,又承认自己在世上是客旅,是寄居的。说这样话的人是表明自己要找一个家乡。他们若想念所离开的家乡,还有可以回去的机会。他们却羡慕一个更美的家乡,就是在天上的。所以神被称为他们的神,并不以为耻,因为他已经给他们预备了一座城。

就该看出,那些「恶俗」的什么「天上、地里、以及生产乳养的福……至极的边界,永世的山岭」,统统没有了,而只有一事,就是--

「回归祖地认祖归宗」!

雅各布给约瑟两子的「祝福」,固然包含着许多「杂质」甚至「扭曲」,但希伯来书的作者只取其「一义」,就是「盼望有分于应许之地」。至于约瑟的所谓「成就」或「品德」亦统统不提,只提一件「约瑟粉丝」们不管的「为自己的骸骨留下遗命──必要归葬迦南应许之地」的信心表现。

看到吗?希伯来书作者的看法其实跟我的看法没有分别,他是大幅度「过滤」甚至「净化」了雅各布与约瑟的「表现」,只「精选」了他们最合乎「信心定义」的一些片段来演绎「信之为物」。

那总意就是:

信心跟你今生现世的「成就」,要非完全没有,就是近乎没有关系;因信心指向的,是回归将来的应许之地,是同登天上的永远圣城。

就像这图所要展示的:

被消失的两支派(结语)总会等到 - 为真理争战的蒋明 -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我说过,我平生恨不相逢的事,就是在大唐盛世,于长安都城看见「万国来朝」。但我信终有一天,上帝不负苦心人,凡信的人都一定等得到:在将来的应许之地,于天上的永远圣城,我们将必看见--

「基督作王万国来朝」!

被消失的两支派(结语)总会等到 - 为真理争战的蒋明 -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我把「归乡回城之路」说完了,本辑日志也到此为止!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