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马太福音 3:8 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

 
 
 

日志

 
 

复活的军团(附录)被消失的两支派(五)  

2017-03-10 13:09:32|  分类: 【历史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复活的军团(附录)

被消失的两支派(五)

昨天说到:好端端的「祝福」,怎么「应验」成这个样子?

我说过很多遍了:凡事都要懂得「层次」!

何谓「祝福」?何谓「应验」?其实是有许多「层次」甚至截然相反的「定义」的,你不先去搞通那些「层次」与「定义」,就望文生义,就混解一通,害你自己小事,最惨你还害了别人!

所谓「祝福」至少有三个意思:

1、绝对性的「历史预言」;

2、相对性的「因果推断」或「性格分析」之类;

3、主观性的「私心想望」。

譬如「我祝你长命富贵」,这话的意思可能是:

1、我「预言」(肯定)你将来必定会长命富贵。

2、我凭你的性格或行为「推断」你将来应该长命富贵。

3、我因跟你的感情或关系而「希望」你将来长命富贵。

不深奥吧?!

你拿着这个「前设」,回头细看创 48-49 章里雅各布给各支派(包括以法莲及玛拿西)的所谓「祝福」,就一点不难看出,这些「祝福」之中,有些比较似「预言」,有些更似「推断」,有些甚至似充满着「私心」的「愿望」。

49:1 雅各布叫了他的儿子们来,说:你们都来聚集,我好把你们日后必遇的事告诉你们。

好多「解经家」一看见「你们日后必遇的事」几字,就「瘫痪」了,以为「雅各布的祝福」必定全部都是绝对性的「历史预言」。

诸君真要搞清楚--

「你们日后必遇的事」是雅各布说的,

不是上帝说的啊!

我的意思是,雅各布大概是一厢情愿地以为他所说的「全部都是绝对性的历史预言」,但真相不是「雅各布说了算」的,而是:

一要看雅各布本身的「立意态度」,

二要看这些「祝福」在后来的「实际应验」,

三要看雅各布的「祝福」跟上帝的全盘计划(或说上帝的祝福)的真实关系。

简单说:

「雅各布的祝福」不全等于「上帝的祝福」!

换言之,你要是把「雅各布的祝福」完全权威化、绝对化,以为就等于「上帝的祝福」,那你就犯了一个别说按「释经学」,就是按「常识」都不应犯的「低级错误」──

你把「角色观点」等同「作者观点」!

唉!好深奥吗?不会吧!

搞清楚,我没有说过「雅各布的祝福」完全不同「上帝的祝福」,我只是说,两者的关系并非「全等」,不能简单混作一谈。

大而化之,我把所谓「雅各布的祝福」归为「三大类别」,举例说明如下。

一、常理推断:流便、西缅、利未

49:3-7 流便哪,你是我的长子,是我力量强壮的时候生的,本当大有尊荣,权力超众。但你放纵情欲,滚沸如水,必不得居首位;因为你上了你父亲的床,污秽了我的榻。

西缅和利未是弟兄;他们的刀剑是残忍的器具。我的灵啊,不要与他们同谋;我的心哪,不要与他们联络;因为他们趁怒杀害人命,任意砍断牛腿大筋。他们的怒气暴烈可咒;他们的忿恨残忍可诅。我要使他们分居在雅各布家里,散住在以色列地中。

这段「雅各布祝福」,看上去其实更像一段「因果报应断言」,说到流便、西缅、利未因犯了什么重大过错(纵欲乱伦、暴戾好杀)而遭受「天谴」。另一方面,后来流便失「长子」名分,西缅「融」进犹大支派之中,利未则因祭司身分而没有分地,「散住在以色列地中」,似乎都准确「应验」了。

不过,针对流便、西缅、利未的「祝福」,既像一般的「道德批判」,老实说,就是没有上帝启示,雅各布自己「作」都作得出来。「启示」的成分不能说没有,但「常识」的成分也是很有一些的。

至于后来的「应验」是否「准确」,哪要看你对「应验」甚至「准确」有什么定义。流便失去「长子」名分,这是确凿的,无话可说。不过,西缅跟利未「散住在以色列地中」的「预言」是否叫「应验」了,则「看你怎看」!

怎么「看你怎看」?

我疑心,当雅各布「宣告」这个「预言」时,他是十分以为西缅跟利未后来要「散住在以色列地中」(不得「独立分地」),是对他们的过犯的「报应」,即这个「应验」是「纯负面」的。不过,大家认真细看后来的「实际应验情况」,便会发觉事实并不是如「雅各布所想的」:

 

西缅支派因为分地在最南方而且都在犹大支派「包围」之内(见上图),终于「融」进了犹大支派之中,即许多后来自称犹大支派的人可能本是西缅支派的。问题是,这是「坏事」(报应)吗?

大家看《士师记》,表现最好的支派一定是「犹大」。西缅正正是「抽着好签」,分到最南方的土地,与「善」(犹大)为邻,不是远好过与「恶」(如以法莲)为邻么?就是最后「融」进犹大支派里,又有何损失?我甚至会说:好在西缅支派「寄存」在犹大支派里,西缅才得以「更好保存」。何乐而不为?

至于「暴戾」的利未,子孙中居然出了个「最谦和」的摩西,而他们之「散住在以色列地中」,就更是因为他们得了上好的「祭司」名分之故,这不是「因祸得福」吗?又是何乐而不为?

 

再看,到最后的「以西结名单」之上,我们看到西缅和利未都是有分「分地」的(见上图),即「埋单结算」并没有「应验」雅各布说的西缅和利未要「分居在雅各布家里,散住在以色列地中」这个「报应」啊!

明白我说什么吗?

雅各布针对流便、西缅、利未的「预言」,尤其是后二者,顶多是局部性、暂时性的「应验」过一些,最终没有「应验」。而且在所谓「应验」过程中,西缅和利未反「因祸得福」,不是雅各布想象之中的「纯粹报应」。

这就是说,即或雅各布是领受了上帝的启示而宣告这些预言,不表示他不会「附加」上一些「个人观感」甚至「个人演绎」,与天父的「原意」会有微妙出入。关键之一,是雅各布把天父对西缅、利未的责罚视为「纯粹而绝对的报应」,没充分明白天父的慈心与大智──即在表面的「咒诅」之中,天父还是不忘「挽回」甚至「暗暗赐福」的。

何以雅各布在这里不能充分明白天父的慈心与大智呢?那关键之二就是:

雅各布实在太偏心,偏心到离谱!

这点下文还会说到。

 

二、纯粹背书:犹大、但

说来荒谬,却相当准确,就是雅各布说得越「不含感情」越「不近常理」的祝福(预言),越有可能反映这是他「忠实」宣告的上帝启示。

49:8-10 犹大啊,你弟兄们必赞美你;你手必掐住仇敌的颈项;你父亲的儿子们必向你下拜。犹大是个小狮子;我儿啊,你抓了食便上去。你屈下身去,卧如公狮,蹲如母狮,谁敢惹你?圭必不离犹大,杖必不离他两脚之间,直等细罗【就是赐平安者】来到,万民都必归顺。

49:16-18 但必判断他的民,作以色列支派之一。但必作道上的蛇,路中的虺,咬伤马蹄,使骑马的坠落于后。耶和华啊,我向来等候你的救恩。

看到吗?在这两段针对犹大和但的「预言」之中,我们看不见雅各布有加入了任何「个人感情」或「个人看法」,像他「批判」流便、西缅时那样。

为什么?

没什么!就是因为雅各布「实在太偏心,偏心到离谱」

综观圣经,除了他最宝贝的两个小儿子约瑟(包括以法莲和玛拿西)和便雅悯,我真看不见雅各布在什么地方「看重」或「关心」过他的其他儿子们。

你看,「犹大作王」,但雅各布一点「兴奋」的语气都没有!

想想,你有两个儿子,大儿子「中状元」,你一点反应都没有,小儿子「中状元」,你就敲锣打鼓大宴亲朋,为什么?不就是你「偏心到离谱」!

雅各布跟多数牧师学者一样,从不「看好」犹大这个「老四」,从未想过犹大会得上帝「钦点」作王。他大概以为,不过是前三个不行,犹大「侥幸」补上而已。无奈上帝这样启示了,又不好意思不说,雅各布只好「背书」,但说着的时候,一点「感情」都没有的。

至于针对「但」会变成「蛇」的可怕预言,雅各布也是「背书」而已,不过实在太可怕了,于是发出「耶和华啊,我向来等候你的救恩」的呼求,而这呼求所表示的,就是「不理解」。何以「不理解」?

雅各布根本不关心犹大和但这些儿子,故此犹大有什么「好」以至配得「作王」,但有什么「坏」以至坏到「变蛇」,雅各布是莫名其妙的。

只是上帝就是这么启示了:「犹大作王但变蛇」,雅各布费解也好,不同意也好,没感情也好,都只好照「背」。

不过,如此一来,就反倒证明,针对犹大和但的这两段「最没个人色彩」的预言,是「雅各布的祝福」之中最重要也最「可靠」的部分。

三、私相授受:约瑟、以法莲、玛拿西

不用我多说,雅各布最「投入」,最「带感情」的,当然是针对约瑟、以法莲、玛拿西的「祝福」哟。且看:

49:22-26 约瑟是多结果子的树枝,是泉旁多结果的枝子;他的枝条探出墙外。弓箭手将他苦害,向他射箭,逼迫他。但他的弓仍旧坚硬;他的手健壮敏捷。这是因以色列的牧者,以色列的盘石──就是雅各布的大能者。你父亲的神必帮助你;那全能者必将天上所有的福,地里所藏的福,以及生产乳养的福,都赐给你。你父亲所祝的福,胜过我祖先所祝的福,如永世的山岭,至极的边界;这些福必降在约瑟的头上,临到那与弟兄迥别之人的顶上。

48:11-22 以色列对约瑟说:我想不到得见你的面,不料,神又使我得见你的儿子。约瑟把两个儿子从以色列两膝中领出来,自己就脸伏于地下拜。……

他就给约瑟祝福说:愿我祖亚伯拉罕和我父艾萨克所事奉的神,就是一生牧养我直到今日的神,救赎我脱离一切患难的那使者,赐福与这两个童子。愿他们归在我的名下和我祖亚伯拉罕、我父艾萨克的名下。又愿他们在世界中生养众多。

约瑟见他父亲把右手按在以法莲的头上,就不喜悦,便提起他父亲的手,要从以法莲头上挪到玛拿西的头上。约瑟对他父亲说:我父,不是这样。这本是长子,求你把右手按在他的头上。他父亲不从,说:我知道,我儿,我知道。

他(指玛拿西)也必成为一族,也必昌大。只是他的兄弟(指以法莲)将来比他还大;他兄弟的后裔要成为多族。

当日就给他们祝福说:以色列人要指着你们祝福说:愿神使你如以法莲、玛拿西一样。于是立以法莲在玛拿西以上。以色列又对约瑟说:我要死了,但神必与你们同在,领你们回到你们列祖之地。并且我从前用弓用刀从亚摩利人手下夺的那块地,我都赐给你,使你比众弟兄多得一分。

从用语、措辞、篇幅,甚至「动作」,还有「祝福」之前的「引言」,都看得出就这几段「祝福」,雅各布自己的「参与程度」远远高于寻常。

雅各布虽然满口「上帝」,但我们看到的却更分明是「雅各布在随己意祝福」,而不是「上帝在赐福」。

事实上,雅各布的「私心」在这几段「祝福」之中「大爆发」。

从心理学看,我们可以同情地理解:雅各布先后经历「丧妻」(拉结)与「失子」(约瑟)之痛,少不免想以「夸大的祝福」来补偿这个「心理遗憾」。结果,他就误将「自己的愿望」混进「上帝的启示」里,把针对约瑟、以法莲、玛拿西的预言全盘作「正面化」的理解和演绎。

「祝福」竟成「咒诅」

上文说过,雅各布不明白上帝对西缅跟利未的「咒诅」可能隐含着「祝福」,这里,他亦倒过来不明白上帝对约瑟等的「祝福」可能隐含着「咒诅」。

什么「咒诅」?

雅各布因着偏私之心,将上帝给约瑟等的「祝福」过分吹捧过度演绎,那后果(咒诅)非常严重:

第一、将「祝福」的定义严重物质化(非属灵化):犹大祝福中的「王权」,利未祝福中的「祭司职事」,大伙儿爱理不理含糊了事。可约瑟祝福中的「土地与财富」,大伙儿就捧到天一样高。今天泛滥全世界的现世神学、实用神学、成功神学,富贵神学,就是这么来的。

第二、约瑟子孙,凡其是以法莲支派,把这些「祝福」听在耳里,能不飘飘然吗?能不唯我独大吗?以法莲支派的「专横任性」就是这样被娇纵出来的。更可怕是,他们甚至以为为「实现这些祝福」可以不择手段。十二支派中带头迫迦南人「做苦工」(士 1-2 章)和带头「拜金牛犊」的,都是约瑟子孙所为,岂是没有原因?

 

读经唯「读心」

综上所述,「雅各布的祝福」的「成分」是非常复杂的,既有「背书」(真正启示)的成分,又有「推论」的成分,甚至有雅各布「私心自用」的成分。

这么复杂,我们如何能分辨和整合呢?

其实也不难,只要你会「读心」

──会读「角色」(如雅各布、以法莲)的心;

──会读「作者」(天父)的心;

──会读「读者」(你自己)的心。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