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马太福音 3:8 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

 
 
 

日志

 
 

复活的军团_____失周礼  

2017-02-23 16:06:26|  分类: 【历史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复活的军团

失周礼

我之所谓「周礼」,取的是一个较宽泛的意义,泛指西周时期设立或说成形的「封建制度」、「宗法制度」和「礼乐制度」。

简单说,「封建」就是将姬姓宗室、功臣(如姜太公)以至前朝贵冑(如殷商王族)等等「封」于指定地界让其建「国」,给予一定「自主权」,但对中央(周室)负有效忠服从的义务。「宗法」就是指从王室到贵族的「宗主」地位的继承,都统一以「嫡长继位」的方式,使不泯乱。「礼乐」则是指上至国家管理下至人民生活起居交际往来,都设有一定的制度、礼仪和法规。

用时兴的说法,这就是一个以「礼」为本体的「世界秩序」。

我们不必十分美化「周礼」,也不必否定它在实践上的「动机」会有这样那样,未必那么的「纯粹而美丽」,例如关于周初封建,就有这种很常见的「现实主义」说法:

自武王灭商,殷都陷落,商朝覆亡,但就客观而言,商版图比周大(商势力差不多占整个黄河以东),周一时间未能消化商庞大的国土,加上商朝旧有诸侯的土地并未全为周人所有。武王在此形势下,祇有采取权宜之计,对商人采取怀柔政策,封纣子武庾于殷,奉其宗祀,治其故民。同时把弟封于黄河南北,叔鲜于管,叔度于蔡,叔处于霍,以监视武庾,以防叛变,谓之三监。《史记》殷本纪云:「使其弟管叔鲜,蔡叔度,相禄父(武庚)治殷。」

又据上古的习惯,王朝可以更代,宗祀不能灭绝,故此武王运用其新兴的国力,对前圣有德的帝王之后加以分封以笼络人心。如封神农之后于焦,封黄帝之后于祝,帝尧之后于蓟,帝舜之后于陈,大禹之后于杞。

另一方面,武王为了扩大自己的势力,同时封了一些宗室与亲戚、功臣。例如封功臣召公奭于燕为北面屏藩,吕尚于吕,为东面屏藩。【来源

听来很「现实」,没有什么了不起的「道德意义」。至于真正落实起来,那实际情况就更不「纯粹而美丽」了:

这次分封(见上述引文)之封国大都集中于黄河南岸附近地区(商人势力中心的黄河北岸祇有霍),至于东方仍是商朝旧势力的范围,周人只可望而不可即。这情况当然危险重重,结果武王一死,叛乱又生,终于在周公之策划下进行了第二次封建。

武王克殷后二年死,嗣子成王年幼,武王弟周公旦摄政,管蔡二叔不满,散布流言,说周公将不利于成王,并鼓励武庚联合诸侯国淹和淮水下游的外族淮夷叛周室。周公东征三年,才把大乱平定。周公把东方的封建秩序,重新调整。

鉴于第一次分封失败的主要因素是商各族在原有地方有深厚背景,社会,经济力量根深蒂固。周公乃以分割迁移,武装移民的方针(对商的策略是把商团结一致的贵族力量分割,随而把他们迁离原有的地方,使其失去原有凭借;而对周人介入商版图,使周力量进占商地及采取武装移民之法),再次分封诸侯。【来源同上】

世事之「不美丽」自不止于此。及至「平王东迁」,周平王自己就有「弒父夺位」之嫌(其外祖父申侯引犬戎入侵镐京,杀死周幽王,策立平王继位),后春秋王室衰微霸政兴起,诸候国间互相攻伐兼并,再至于大夫僭位弒君,纲纪不存礼崩乐坏,孔夫子都只能叹气,就更不用说了。

一个从一开始就夹带着许多「杂质」,实践后又问题丛生,没多久就「走样」,终致礼崩乐坏的「周礼文明」,还说来干吗?

周礼与圣灵

久读的读者都该知道,我的思想是很「左」的。

同样道理,一个从一开始就夹带着许多「杂质」,实践后又问题丛生,没多久就「走样」,终致全幅崩坏的「共/产主义」,我为什么始终向往?

因为我就是向往!

尽管「周礼」在实践上不可能不夹带许多杂质与现实顾虑,尽管「周礼」极其量只曾在有限围范内成功落实过很短日子,甚至尽管「完美的礼义世界」只曾存在于周公的构想与孔子的梦想之中,我对「周礼主义」(这词是我创作的)仍是非常向往的!

周礼主义是什么?

周礼主义就是「安分主义」

周公的设想或孔子的梦想,是人人「各安其分」。

封建制度──为你的地界设一个「分」(限界)

宗法制度──为你的权位设一个「分」

礼乐制度──为你的生活(尤其人际交往)设一个「分」

西周的具体举措未必事事合理,礼乐制度或不免于过于繁琐,但其中的「安分精神」却是无比宝贵的,是「周礼的灵魂」。

「周灵」就是在这里显现!

我知必有人这样说(奇怪是中/共、西/共都一样):

这「安分精神」不过是统治阶级为压制人民「造反」而设的洗脑手段!

我却要问:

第一、不造反你会死么?知否这种以「造反」为乐为荣的想法,不论「中/共版」还是「西/共版」,都是出于「魔鬼的灵」?

第二、你以为但凡想压制人民造反的政权暴君,都一定想得出「礼」么?若是,为什秦始皇、希特勒、共//党不推行「礼」呢?知不知道?要不是你心里有「异于魔鬼的灵的另一种灵」,这你是连想都想不出来的! 

我肯定在西周礼仪文明里,有「圣灵」!

圣灵在西周礼仪文明中的展现当然不能跟圣经启示完全相比,但就「安分精神」一项说,你会发觉,西周的「封建制度」与「宗法制制」跟以色列的「支派制度」是极为神似的。

两者所要建立的,都是以「家族血缘」来支撑维系的,都是「划定疆界」着各守其土各安其分的「兄弟之邦」。

同样不幸的是,以色列的「支派制度」从来没有完整更没有完美的执行过。各支派的地界很早就乱了套,最明显的是「但支派」不守本位跑到北方去另觅根据地,及至支派不和南北分裂,再到亚哈强夺拿伯葡萄园,擅自挪移祖宗地界,「支派制度」之「礼崩乐坏」就更一发不可收拾了。

但这又怎样?

难道你敢说「支派制度」寓意的「兄弟和睦同居」不是天父的梦、戴维的梦吗?

若你真的「同感一灵」,你就必会发觉:周公的梦、孔子的梦、大卫的梦以至天父的梦,是一脉相通的。

我再说一遍,你不必在「周礼」的所有地方都找到圣经或圣灵的影子,但是「周礼文明」里的安分精神孝悌精神,确是很有「灵感」的意味的──要是没有圣灵感动,我们的祖先是「想」不出来的!

你对比着看那些西方文明的「泰斗」,例如希罗神话,但见那个宙斯大帝如何弒父,又跟弟兄们打来杀去,更且一点不觉得「不道德」,你就知道西方古文明是如何一早就「没有圣灵」,若非天父怜悯,先把福音传到西方,稍稍「开化」了他们,西方人早就都成了「禽兽」,不必等到殖民主义兴起了。

 

其为人也孝悌

可悲的是,多数人都给「西洋文明」洗脑了,以为西方人「好文明」,甚至自古至今都是那样的「文明」。

中国人不知敬重祖宗文明,一味的「崇洋」,那个报应就是:

你若只晓得「通过西方人的眼」来认识圣经和上帝,那你就一辈子都别指望认识圣经和上帝。

许多人(包括中西学者)都以为,中国先民没有真正的「上帝」观念,「天」只是个很玄虚抽象的概念,并不同于西方人很具体的「造物主」观念云云。

你要在中国古籍中找一般人以为的那种「创造论」,当然没有。但我想大家明白,今天西方人的「创造论」及「造物主」观念其实是牛顿、爱恩斯坦之流甚至共济会搞出来的(共济会是信「宇宙的大建筑师」的),根本不是来自圣经。

你认真回到《创世记》去,你就会发现讲一般人以为的那种「创造」(如第几天造什么之类)的实际只得一章,更离谱的是,从第十二至五十章,讲的只是亚伯拉罕一家的「家事」,充满着婆媳纷争兄弟不和的「肥皂剧情节」,上帝的角色根本不像「造物主」,而是更像一位「家长」或「管家」,帮亚伯拉罕一家处理大小事务。我甚至多处说过,我们的天父不是「创造」,而是「生育」。

换言之,「家」的观念贯穿整个《创世记》,上帝是反映在亚伯拉罕身后的「宇宙的父亲」而非「宇宙的大建筑师」,雅各布十二子(十二支派)亦为上帝「兄弟之邦」的梦想设下了伏笔。

对,「周文明」中的「上帝」(天)看似较为隐晦,但是祂「渗透」到整个以「家」为本位,以「孝悌」为根本的礼义文明中,其实「无处不在」啊!

当然,我们今天既有圣经启示,就不能「止于周礼」,该以「周礼」为「踏板」进一步跃进圣经启示的「孝悌世界」之中,与天父相遇,也更参明天父的伟大梦想。

为什么我强调「孝悌世界」

因为用「西方人的眼」,你是永世不会明白,十二支派中,粗鄙失礼的「犹大」为什么竟成「真命天子」!

犹大啊,你弟兄们必赞美你;
你手必掐住仇敌的颈项;
你父亲的儿子们必向你下拜。
犹大是个小狮子;
我儿啊,你抓了食便上去。
你屈下身去,卧如公狮,
蹲如母狮,谁敢惹你?
圭必不离犹大,杖必不离他两脚之间,
直等细罗【就是赐平安者】来到,
万民都必归顺。

── 创 49:8-10

因为西方文明,包括现在的西方或西化基督教,从未把「孝悌」放在一个应有的「神圣高地」,像「周礼」所做的那样。

且看:

44:30-34我(犹大)父亲的命与这童子的命相连。如今我回到你仆人──我父亲那里,若没有童子与我们同在,我们的父亲见没有童子,他就必死。这便是我们使你仆人──我们的父亲白发苍苍、悲悲惨惨地下阴间去了。

因为仆人曾向我父亲为这童子作保,说:我若不带他回来交给父亲,我便在父亲面前永远担罪。现在求你容仆人住下,替这童子作我主的奴仆,叫童子和他哥哥们一同上去。若童子不和我同去,我怎能上去见我父亲呢?恐怕我看见灾祸临到我父亲身上。

这何只是「孝感动天」,也是「悌感动天」啊。犹大对父亲的孝顺,对弟弟的关爱,那个在埃及发了达就「忘了我父的全家」的约瑟,有一条毛比得上没有?

许多教会把约瑟捧为「圣人」,但是对犹大就「看不上眼」,或始终看不出犹大「好在哪里」,这就是因为心中没「圣灵」,甚至连「周灵──周朝版圣灵」都没有!

俱往矣!

顺带说一个周人的先民故事,以作参照:

古公有长子曰太伯,次曰虞仲。太姜生少子季历,季历娶太任,皆贤妇人,生昌,有圣瑞。古公曰:「我世当有兴者,其在昌乎?」长子太伯、虞仲知古公欲立季历以传昌,乃二人亡如荆蛮,文身断发,以让季历。(史记.周本纪)

大意:古公亶父有三个儿子,长子太伯,次子虞仲,三子季历。季历生下了儿子昌(即后来的周文王),有圣贤的祥兆,于是古公想把王位传给昌,他的长子和次子就去了南方,把王位让给了季历。

太伯和虞仲体察父亲之心,不跟弟弟争位,他们的孝悌精神不是很有「犹大」的影子吗?周朝虽然不是由太伯和虞仲建立,但文王、周公之所以非常强调「孝悌」,想必跟他们两位伯父的榜样大有关系。

我想必有人说:这故事不过是周人作出来美化自己收买人心的!

我说:

你若这样想,你有罪了!

作?美化自己收买人心?却是为什么秦人或古希腊人不也「作」个类似的故事来美化自己收买人心呢?

没哪样的灵,作都作不出啊!

商鞅最「惊世骇俗」之举,正正就是彻底否定周礼!

他以及佩服他的一众秦国当政者能想到的美化自己收买人心的做法,亦只可能是「功利主义」──「你们有多少努力,就有多少回报」之类。


悲乎,我们中国人曾有过圣灵(周灵),以色列立国之初也有过圣灵,西方人在中世纪较纯朴的时候亦有过圣灵。

可惜,俱往矣……

我不知道最早的「秦灵」是几时出现的,也不知「秦灵」究竟有多少个,我只知道:

以色列人随推罗人营商发达是一趟「秦灵回归」;

战国时代秦变法图强是一趟「秦灵回归」;

近代西方启蒙运动殖民扩张又是一趟「秦灵回归」;

就连日本明治维新其实亦是一趟「秦灵回归」;

而中国的末世崛起

自也是一趟「秦灵回归」!

什么时候,当「功利观」凌驾于「位分观」之上,就是「秦灵回归」!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