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马太福音 3:8 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

 
 
 

日志

 
 

人间王道(十八)先知「从政」?  

2017-01-10 16:53:11|  分类: 【人间王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间王道(十八)

先知「从政」?

先知或说教会可以(或应该)「从政」吗?

这是个完全误导的问题,因为它假设你只能答可以/不可以或应该/不应该。

道在人间,除非你一个人活在荒岛,否则,人间事事不离「政治」,所以,教会(先知)可以/不可以或应该/不应该「政治」,完全是句废话,你只能问:

我们如何从政?

就算你自认是个「政治冷感派」或「政教分离派」,你也是在「从政」,因为你也是实实在在地影响甚至塑造着人间的政治现实。

更重要的,是我们的天父上帝从来没离开过「政治」(「政教分离说」是个阴谋「架空上帝」的混世骗局),先知(真教会)作为上帝的仆人,怎可能不「从政」?

只不过,上帝「干预政治」及先知「从政」的方式,跟我们想象的,或说跟那些「教徒总统」、「政治牧师」或「基督徒民主斗士」演绎及宣扬的,天渊有别。

 

今天大家「听回来」的上帝及先知(教会)「从政」的方式,绝大多数都是十分「正义」而且「体面」的。例如清教徒十分虔诚,所以上帝就祝福美国了;民主制度「受益」于基督教信仰,所以是「最好的政治制度」;「公民抗命」是效法「摩西领百姓出埃及」及「主耶稣洁净圣殿」的正当的「信仰实践」之类。

但这只是「传说」──如果不算「骗局」的话!

回看列王记,却见我们的天父一再透过先知策动人们搞「分裂」、「叛变」,这种相当「阴谋论」的「从政方式」,是我们的牧师学者鲜有提及的。理由?当然是它们看上去不够「正义」和「体面」之故了。

上帝要用上那些「下流手段」,还要「提拔」那些「卑鄙奸人」以完成祂的计划,这岂不表示,祂的「能力」很有限制,甚至祂的「品格」也有问题么?连大卫「教子无方」都不能忍受的「圣洁过人」的牧师学者,怎可能忍受一位在「能力」上甚至「品格」上都有「污点」的上帝呢?故此,他们就把圣经启示的「真政治神学」遮掩涂抹,换上他们想当然甚至虚构出来的「伪政治神学」。

且记住,宗教徒最不能忍受的,是一位「失礼」他们的上帝,所以他们把祂连同圣经启示的「真政治神学」,都钉上十字架了!

 

我们的「政治牧师」以至一众「基督徒民主斗士」之所以遮掩涂抹圣经启示的「真政治神学」,「失礼」以外,还有一个重大原因,就是「无瘾」

且看:

王下 9:1-10 先知伊莱沙叫了一个先知门徒来,吩咐他说:你束上腰,手拿这瓶膏油往基列的拉末去。到了那里,要寻找宁示的孙子、约沙法的儿子耶户,使他从同僚中起来,带他进严密的屋子,将瓶里的膏油倒在他头上,说:耶和华如此说:我膏你作以色列王。说完了,就开门逃跑,不要迟延。

于是那少年先知往基列的拉末去了。到了那里,看见众军长都坐着,就说:将军哪,我有话对你说。……说完了,少年人就开门逃跑了。

这位「先知门徒」连名字都没有留下,因为他之「从政方式」不过是「说完了……就开门逃跑了」。

无瘾啊!

从政?──不是「当总统选议员」吗?不是「占/中游行拉布示威」吗?不是「笔杆子出舆论」甚至「枪杆子出政权」吗?

这个「说完就跑」算那门子「从政」呢?

我们的「政治牧师」、「民主斗士」其实不反对「搞叛乱闹分裂」,但他们总以为自己不居「领军主帅」也该当个「幕后军师」。却是「说完就跑」,「领衔主演」的都给了别人,这跟他们理解的「大使命」相差太远、太远了。

为什么我们的「政治牧师」、「民主斗士」的「政治想象」,跟圣经启示的「政治现实」相差那么远呢?

关键就在,他们事先伪造或误信一个「政治假象」,譬如说这世界真有所谓「正义的基督教国家」与「非正义的非基督教国家」之别,又或「腐败的总是当权者」,「群众总是正确及无辜的」之类。简言之,就是「正邪二元论」。而他们自己当然是站在「正义的一方」,而且负责着指导甚至领导「群众」,组成一个「正义团伙」,代表上帝伸张正义推翻暴政,终而建立「天国」或「基督化世界」之类。

简单说,政治上的「正邪二元论」就是我们的「政治牧师」与「民主斗士」的「春秋大梦」的(伪)「政治现实」基础了。

可惜的是,他们想象中的「正义团伙」,在近三千年前天父上帝「亲生」的以色列国里已经组织不起来了。故此,上帝也只能用低三下四甚至近乎「卑鄙」的手段,策动这个闹分裂,鼓动那个搞叛变,用「恶人治恶人」的方式,顶得一天得一天,救得一个得一个了──难看啊!

(后来,上帝更「爽性」兴起亚述和巴比伦,先后把以色列和犹大灭了。)

真实的先知召命,亦早已经不是「辅助贤君建立上帝国以招引万民归顺」那么美丽,而是像中国战国时代的「纵横家」,周游列国,到处煽风点火,却又「说完就跑」,而不是留下来当军师或主帅。为什么?因为先知煽动起来的,没一个是「正义团伙」,都不过是「新黑帮火并老黑帮」而已。先知们「煽」起了却「不沾手」,是免得沦为这些「政治黑帮」的打手,以确保先知们的超然地位。

在真实的政治现实里,根本不存在「正义团伙」,先知煽动的没个「好人」,顶多是稍好一点的「次坏人」,所以先知只负责「煽动」,却不沾手他们的「政治运动」,极其量也只是蜻蜓点水式提供一下意见或帮助。

然而,正正因为伊莱沙及他的门徒都坚守这个「独立角色」,所以你会发现,先知们的权威性是「跨集团」甚至「跨国界」的,譬如伊莱沙对耶户的「钦点」,其他军头都会服从,又如连亚兰的国王(便哈达)、将领(乃缦)都十分尊敬伊莱沙。

却是环顾今天,最「出名」的葛培理、华理克、余杰之流,你见他们有这样「跨集团」、「跨国界」的权威性与影响力吗?当然没有,因为这些「政治牧师」不过是美国总统的「太监」(恕我刻薄),这些「民主斗士」不过是美国政府的「打手」!

──他们根本不代表上帝!

 

绝不一样的「从政」

列王记明明白白地启示与我们知道,先知是「从政」的,只是他们「从政」的方式以至意识,跟今天的「政治牧师」与「民主斗士」的,完全不同,事实是截然相反。

今天的「政治牧师」与「民主斗士」之「从政」,不过是把自己从属于一个「自以为义」的「政治团伙」,打着民主、自由、人权、解放等「伪基督教旗帜」,妄图在地上建立人本主义实即异教的「伪天国」。

圣经里的先知之「从政」,主要工作是代表上帝向世界发言:指斥罪恶、宣告救赎、劝勉回转;次要工作则是作「蜻蜓点水」式的「干政」,譬如策动叛变,以推动历史流程以迈向上帝设定的世界终局。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