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马太福音 3:8 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

 
 
 

日志

 
 

欧洲动力2016年9月第67期:圣经的明晰性能「点亮」洪予健?  

2016-09-05 18:41:49|  分类: 【欧洲动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冷眼集

 

圣经的明晰性能「点亮」洪予健?

 

论到圣经的明晰性,首先要有两个认识:

 

1)、它并不意指我们不需要解释经文,或是透过某种个人神秘的方式来获知经文意义。

2)、它也不代表个人使用批评技巧,从经文里找出意义。

 

反之,明晰性的意思是指圣经大致上并非暧昧不明,而且可以让任何有正当意图的基督徒来解释,并且不会有太严重的误差产生。

 

(一)、经文模糊不清?

 

一些人宣称圣经意义原则上是不稳定和不确定的。正如伊拉斯姆(Erasmus)宣称「我们无法获得解释圣经的确实结论,因为圣经教导乃是不定的」一样。马丁路德反对伊拉斯姆的怀疑主义,特别针对圣经有无明确地提及自由意志一事提出反驳。提色顿认为「马丁路德反驳的是,那些否定我们能够依靠圣经获得真理的经文陈述。」(New Horizons, p.182)马丁路德承认在圣经里有许多地方不清楚,但这并非因为圣经作者或主旨不清楚,而是「因为我们忽略圣经作者们的用字和文法」(注1),换言之,是我们个人的问题。

 

(二)、马丁路德:经文不模糊,问题在人!

 

马丁路德提出解经的两个规则:「外在明晰性」与「内在明晰性」:

 

1)、外在明晰性:

 

外在明晰性意指在任何正当意图的解经者,在遵守语言规则(笔者多加一点:文学规则)的情况下,都能够找到圣经作者意欲表达的讯息;让信息和文字能够连接的力量乃是来自圣灵。然而,不是人人都顺服圣灵(圣灵会替不顺服者担忧),遂产生两种结果:

 

i)、解经(exegesis):

对文献学家而言,文字是光和真理的工具;产生的是,经文带出来的意义,亦即解经。

 

ii)、扯经(eisegesis):

但是对文字学家而言,文字乃是阴暗的,可以欺骗他人的。

 

需要注意的是,文字的正(解经)与负(扯经)两种结果,任何人都可以在讲道视频,或是所有基督教杂志报刊(包括本刊,及本刊视频)轻易发现那些是「光和真理」,那些是「阴暗欺骗」的实例。保罗也指出,我们看到的都只是一面阴暗的镜子(林前十三12)。我们便明白真正有问题的不是经文,而是解经者的心思意念。因此马丁路德另外提到「内在明晰性」的需要。

 

2)、内在明晰性:

 

内在明晰性来自圣灵对解经者的光照,让读经者能够明白圣经经文的真相,也就是圣经对基督所作的见证。即知罪能让我们瞎眼,马丁路德和加尔文皆相信只有被神的灵光照的人,也就是那些有正确意图的人,才能了解神的事。(注2

 

马丁路德的「内在明晰性」很清楚地指出一个概念:「解经者本身先要被正确地『调整』」。

 

(三)、加尔文力抗三大扯经潮流

 

圣经的确是神的话,加尔文以圣灵「内证」的教义来对抗另外三种强大的扯经潮流解经:教会传统、圣灵赐下新启示、以及(基础主义式)理性证明。

 

加尔文的圣灵内证概念,是否就是马丁路德的内在明晰性概念的相连结?可以确定的是,内在明晰性和圣灵内证都和认识论有关,但不代表它们能够对正确解经一事,提供独立直接的证据。内在明晰性谈论的是预备功夫,解经者的认知功能先要被正确地调整,在对的环境下正常运作;在解经之前的「必须性预备条件」,因此内在明晰性能够满足理性解经的先决条件,却不能取代理性解经本身。但是可以知道缺乏内在明晰性的解经,必然流入教会传统、圣灵赐下新启示,或是理性证明三大潮流陷阱中。

 

「经上所有的预言没有可随私意解说的……」(彼后一20)。加尔文解释这段经文时宣称「若是凭着自己头脑想出来的话作为解经,便是不敬虔。纵使全世界的人都一致同意(那人自己头脑想出来的话作为解经),其想出来的结果仍然是自己的私意」。(注3

 

同理,马丁路德也指出,解经者经常把(清晰明了的)圣经信息挡在门外,然后用自己的话语,即谎言,来代替真理。(注4

 

马丁路德和加尔文皆宣称,就算是有群体共识的解经,也不保证一定正确。

 

凡事皆如一刀两刃,笔者最后作个简单的结论(正反两面);

 

1)、正面:

圣经是明晰的概念,反而会让解经一事变得更加重要、无比重要。

 

2)、反面:

从「外、内在清晰性」和「圣灵内证」双管齐下,可以立刻「点亮」解经者(例如洪予健)的心态和欲念;但却不能够知道洪予健被点亮之后愿不愿意承认自己过去的黑暗。(注5  (完)

 

(注1)、”On the Bondage of the Will,” in E. Gordon Rupp and Philip S. Watson, ed., Luther and Erasmus: Free Will and Salvation (Philadelphia: Wastminster, 1909), p.110.

(注2)、「许多人确实认为很多经文仍然模糊不清,但这并不是因为圣经不清楚,而是因为人是盲目的,或是因为太过懒散,不愿花功夫去正视最清楚的真理。」(Luther,”On the Bondage of the Will,”p. 111

(注3)、Calvin: ”Commentaries, Library of Christian Classics,” p.88.

(注4)、Luther:”On the Bondage of the Will,” p.159.

(注5)、用这两个方法再听洪予健的讲道,就可以知道,他的目的是挑拨家庭教会对中国政府的怒火,背后原因是为他列名中国政治犯黑名单无法回国之事雪恨,让家庭教会与中国政府正面冲突,为他个人付上代价,一个被私欲捆绑的人正在以神仆之名行事,这就是这位「牧师」的真面目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