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马太福音 3:8 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

 
 
 

日志

 
 

欧洲动力2016年7月第66期:基督的次序,什么是邻舍  

2016-07-04 18:00:00|  分类: 【欧洲动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基督的次序,什么是邻舍 陈远明

 

我们这期有两篇文章讨论到「基督的次序」,但只是在信仰的范围,事实上,这是关乎我们整个生活的基础,尤其是在今日犯罪猖獗的世代。

 

(一)、遗忘了的次序

 

如果希望修复我们的城市,减少犯罪,就必须了解,并且指出造成这种失序行为的世界观。今天自由民权的新观念,其实是拒绝圣经的创造教义的直接结果。圣经命令我们必须生活在社群之中,而人类的世俗迷思却坚持个人是唯一的真理,个人独立自主的权利胜过一切,甚至凌驾于公共次序之上。为了配合这种极端个人主义的民权自由,否定了社区的提升价值权利。社会学家与激进的民权组织也加以倡导,法院的判决也视民权为圭臬,最后,甚至连警察本身也接受了这种观念。

 

(二)、指责中共的民权,绝对错误

 

民权成为这个世代万夫莫敌的当红炸子鸡,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就是以这个理由理直气壮,不停地指责中共。深谙圣经的人都明白,这其实是一件很讽刺的事情,这些西方国家以基督教思想立国,却正在摧毁圣经创造教义的社会观,圣经告诉我们,这个社会观是超越个人权利的,来源乃是「基督的次序」。一个最粗略的解释便是,以个人权利挂帅的社会导致犯罪率节节上升,而具有基督次序的城市则犯罪率低落。

 

为什么建立次序对于防止罪犯如此有效?因此基督的次序表达了道德次序,并且需要群体或社区加强维护的决心。有一项针对犯罪和违法原因所进行之大型研究,由哈佛大学、芝加哥大学,以及「凯瑟研究中心」(Kaisser Institute),一起调查了芝加哥三百八十二个社区,其中包括了各种不同的民族、人种,以及经济特性,在传统人口分布上,都是不一样的状况;其结果有二:

 

(1)、无论贫富,一些少数民族社区犯罪率很高;另一些少数民族社区犯罪率却很低。

(2)、在不同贫富社区中,发现唯一的共同模式是:暴力发生率低的地区,都拥有强烈的社区价值意识。(比如说,这些社区的居民,可以自由地干涉和管教那些逃学、在墙上涂鸦,或是在街头闲晃的孩子。)(注1)

 

(三)、破窗理论

 

在一九八○年代早期,社会科学家凯林(George L. Kelling)和威尔森(James Q. Wilson)提出了「破窗理论」(broken-window)后,基督次序的精神再次照亮,突破终于来到。他们发现如果一栋建筑物有一扇破窗一直没有修理,很快地,所有窗户都会被打破。为什么?因为没有被照料的损坏传达了一个讯息:没人关心、没人管理、没人理会、一切都无所谓。那么,进一步的野蛮行为也不会招致惩罚。一扇破窗,很快就会吸引那些会打破更多窗户的人出现。同样地,一个城市允许公共次序失序,一开始可能是随处涂鸦和乱丢垃圾,同样传达出一个讯息:警察当局对当地市民没有约束力。一个城市一旦传达出那样的讯息,守法的市民就会离开,犯罪的诱因就会增加。事实上,这个破窗理论的循环已经肆虐了西方各国。

 

(四)、真正的「沙龙」

 

事实上,在「破窗理论」出现好几千年以前,犹太人在「沙龙」(shalom)这个词汇之中,就已经有了破窗理论的观念。虽然「shalom」这个字可以译为「平安」,但其含义远超过「没有敌意」的意思。「沙龙」所指的是平安,具有正面积极的含义,意指一种有次序的社区自然表现出来的结果。当人们根据上帝的道德次序住在一起时,在「沙龙」之中,就会自然生发礼貌与和谐。减少犯罪的最好方法并不是增加监牢,对罪犯惩罚或改造,而是透过创造一个有次序、有文明的社区生活,在犯罪发生之前就加以遏阻。

 

而这种方法的圣经基础就是创造教义,它告诉我们人类是为了群体而创造的。与为反对而反对一切的「民权」观念完全不同,圣经教导我们人类绝非独立自主的个人。相反的,我们是依照祂的形象而被创造的,而祂就是一种存在的群体:三位一体。上帝的本质,是在三位一体的三个位格中,相互流动的爱与沟通。我们被造成为天生群居的存在,上帝所任命的社会制度提出了合理正当的标准规范,而我们则有道德义务加以履行。

 

这些制度并不是要强行压制我们的自由,反而是要表达我们与生俱来的社会性(social nature)。凯柏尔这么写着:「上帝可以把人创造成为没有连结的个人。」然而祂没有这样作,祂创造了最初的一对夫妇,并且透过怀孕生子,我们每一个人「在生理组织结构上,都连结于整个人类」。(注2)

 

这种社会性透过我们的社会制度表达出来,这些制度需要某种权柄结构去指导其活动,以带来共同益处。于是,为了在我们的政治社群中创造和维持次序,上帝任命了国家担任此一任务。我们所有人都有一道德命令,便是要遵守合宜的权威,并致力于正义和「平安」。

 

第四世纪,奥古斯丁在他的经典著作《上帝之城》(The  City of God)一书中,教导平安(shalom )是一种「次序带来的平静」(tranquillitas Ordinis)。奥古斯丁这么写着:只有透过遵守道德次序,一个政治社群才可能享受平安和谐;因为惟独有次序的文明生活才能允许堕落的人类,可以「生活在一起、工作在一起」。因此,国家最重要的角色并不是追逐罪恶发生之后的犯人,而是要建造培养「次序带来的平静」,运用其独特的强制力量,以达到终止犯罪的目的。追求「次序带来的平静」也是每个基督徒的责任,因为虽然我们的视线最终是定睛在「上帝之城」,但只要我们活在「人类之城」的一天,致力于这城的和平就是上帝赐给我们的道德命令。其间,我们没有任何选择空间,因为这是唯一可以制止邪恶的方法。(注3)

 

许多世纪以来,这种公共次序的圣经观,一直主导西方思想。在十九世纪,伟大的福音派英国政治家威伯福斯(William Wilberforce)注意到「防治重大犯罪最有效的方法是处罚轻微犯罪者;而且,透过致力于压制一般随便放纵的风气,也就是一切邪恶之父,同样可以达到防治犯罪的惊人效果。」(注4)同样的哲学,影响了皮尔爵士(Sir Robert Peel)在一八二九年所设立维持治安的根本原则。皮尔说,警察的首要任务不是打击罪犯,而是维持和平。(注5)七十年后,纽约市的第一宪章,重申同样的原则:「据此文件,警察部门的任务特别着重于维持公共祥和,……移除公共街道上的一切公害,……制止一切不法和失序的行为。」(注6)结果,在十九世纪结束、迈向二十世纪之际,是警察部门首先发展出供应贫民食物和热汤的供给线;在警察局搭建额外房间,收容移民直到他们找到工作;转介乞丐到慈善机构;他们甚至帮助迷路小孩找到回家的路。

 

这个方法的成功,显示如何在古典圣经观的智慧下修复世界主要城市,并提供强而有力的证据;事实上,这的确是真实可行的,无论是对我们的本性,或是对我们的为人,都同样是真的。相反地,过去几十年来高举「民权」的混乱,验证了倚靠错误人类本性之哲学而活的时候,所带来的灾难后果;这种错误「民权」哲学,不但否定圣经的创造教义,同时以一个关于我们起源和本性的世俗迷思取代了圣经教导。

 

这种世俗「民权」观念已经被试验,并且发现其不足之处,而其失败则给基督徒一个美好的机会,陈明只有圣经观点才符合人类本性,和人类社群。

 

虽然我们的户籍是在「上帝之城」,我们知道上帝已经把我们放在所居住的城市和邻舍中,为了要在这个堕落世界反映出祂的性格,并恢复祂公义的统治。要从我们个人的生活和习惯开始,从那里再进入家庭、学校,然后再进入社区,然后,进入整个社会。(完)

 

 

(注1)、Robert J. Sampson, “Neighborhoods and Violent Crime; A Multilevel Study of Collective Efficacy,” Science 277, no. 5328 (August 15, 1997);918.

(注2)、Abraham Kuyper, Lectures on Calvinism (Grand Rapids: Eerdmans, 1983), 79.

(注3)、Saint Augustine, The City of the God (New York: Modern Library, 1950), 690. 在中古世纪,多马·阿奎那给予奥古斯丁的洞见极为正面的诠释,认为国家不仅是个为了辖制罪恶而设立的矫治机构,同时本身就是极为美好的事物,是一种社会本质的表达。生活于社会机构之中,是相当重要的,因为这才可以帮助我们活出自己的本质。

(注4)、William Wilberforce,引文出处: Garth Lean, God’s Politician: William Wilberforce’s Struggle (London: Darton, Longman & Todd, 1980), 74.

(注5)、Robert Peel,引文出处, Fred Siegel, The Future Once Happened Here: New York, D. C., L.A. and the Fate of America’s Big Cities (New York: Free Press, 1997), 192.

(注6)、Eric Monkkenen, Police in the Urban America: 18601920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81),引文出处:Siegel, The Future Once Happened Here, 192.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