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马太福音 3:8 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

 
 
 

日志

 
 

天启救世战(二十八)    真正的决战  

2016-07-21 17:52:28|  分类: 【天启救世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启救世战(二十八)                   

真正的决战

有读者来信,说这几天的日志很难明。其实,我自己写来也很吃力,吃力得几乎「难产」──写不出来!

今天,又要抱歉了,因为我还是要「滞留」在第十二章里,跟那「产妇」纠缠,要给大家再说清楚,本章究竟想说什么。

又是「层次」

第一个会把你弄胡涂的原因,是你还搞不通「层次」。

再看下图:天启救世战(二十八)    真正的决战 - 为真理争战的蒋明 -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首先,你一定要看出这起「妇人与龙的争战」事件是有两个层次的:

第一个层次:

它是贯穿于整个上帝创造(尤指造人)计划的「宏观事件」,始于创三的「妇人与蛇恶斗」预言,中经「马利亚被大希律追杀」事件,终于启二十的龙(蛇)最后被基督(女人的后裔)收拾。

第二个层次:

它或说它的一些相关情节,如「妇人阵痛」及「米迦勒摔倒恶龙」,是发生于末期进入最后三年半时的一些「实时事件」,意思是「妇人与龙的争战」并非肇始于这个时候,但于这个时候,因一些相应的「实时事件」的发生而进入最后阶段。

分到吗?文字上,第十二章始交代这件「妇人与龙的争战」,并不是说妇人与龙这个时候才「开始」为王位争夺而争战,而是他们已经恶斗了千年万代,只是当下「妇人阵痛临盘在即」,「龙被摔在地上」,就意味这场争战终于进入「决战阶段」了。

又因「妇人与龙的争战」事件包含「宏观事件」及「实时事件」两个层次,故此写法上就有「亦虚亦实」的特点。

所谓「虚」,是指本章确有「象征」的成分,譬如「妇人阵痛生子」,肯定不是说真的有个(实体的)妇人现在要生孩子,更不是说快要来统管万国的主耶稣基督要到现在才出世。这些肯定都是「比喻」说法,目的是寓意「女人的后裔要打败蛇」的预言快全面应验了。既是「虚写」,那么「妇人坐鹰」或「龙吐水」之类的描写,我劝大家就不要过于认真,要「解」出些什么来了──随时会「走火入魔」的!

不过,本章亦不是全「虚」的,例如「龙被摔在地上」就很可能是「实写」,说到撒旦在这个时候真的「忽然失势」,于是也「突然发难」。当然,我们很难亦无需绝对肯定本章中那些是「实写」(「妇人阵痛」一节就有「又虚又实」的意味),只要知道本章中一定记载了一些「实时事件」造成撒旦的「忽然失势」与「突然发难」,并引入或触发下文的「剧情」,就很够了。

说到层次,顺带一说。圣经文字的本质是「文学」,不是所谓「科学」,所以我劝大家不要过于认真或小心眼,斤斤计较。譬如,「兽」在第十三章才出场,但「兽国」不是在三年半前已经建立了吗?记得,圣经用语是颇有「弹性」的,情节的铺排顺序,亦可能是为叙述上的方便或故意「制造效果」。「兽」在第十三章「出场」,可能是一个「文学铺排」,想制造一种气氛架势,不代表「兽」之前不存在。记得,「亚巴顿」就是「兽的灵」,第九章就从无底坑上来了。而「兽」亦不一定指一个「人」(敌基督),也可以指一个帝国或势力,故此「兽」在第十三章才出场,不是说「兽国」这才出现,而是说到那时候,就大肆扩张「任意而行」了。

总之「大体」弄清楚了,「小节」就由它马虎些吧!事无大小都纠缠计较,那不是「认真」,而是「不知大体」!

 

「家有三郁结」

第二个会把你弄胡涂的原因,是你还没搞好《启示录》以至你自己的「定位」。

有些话,我说到自己都闷了:圣经是写给「自家人」看的,自家人自会有相应的心思眼解去解明白它。

却是如何成为「自家人」?

成为「自家人」只得一个方法,先而「认识家史」,进而「认同家史」,再进而与「家人」同其悲喜同其盼望。

我十分疑心,许多人读《启示录》读到「失位」──即以「不符合家人身分」的心思眼界来读它解它,是因为他们连《创世记》的首几章都没有读好,连我们「家史」的最起码的部分,都还未有投入其中。

只对《启示录》有兴起趣的人,有祸了!

我早前说过,2009年,我讲了一个叫做《信仰之初》的系列讲章,说的正正就是创一至十一章──我们「家史」的最起码的部分。我恳请大家认真看看,好好掌握自己的「家人身分」,才来读《启示录》,否则,你永远「读不进去」的。

大而化之,我只说一点:

读《创世记》第一至十一章如何有助于我们建立「家人身分」(家族认同)?

且看,第一、二章的美好家乡回忆,稍纵即逝,令人掩卷叹息。第三章,我们家就别了伊甸家园,从此流落天涯了。更不堪的是,第四章,亚伯开始,手足相残,义人泣血,绵绵不绝!及至第六至十章,是大洪水灭世,惨不忍闻。但更惨的是,到第十一章,洪水浩劫后不久,人类竟就固态复萌,彷彿堕入「轮回」,永劫无尽。

就这十一章经文,你动心动情的读,就可读出我们「家」的「三大郁结」来:

第一结:伊甸家,几时回?

第二结:弟兄冤,何日雪?

第三结:轮回劫,怎能了?

要是你能读出这我们「家」的三大「郁结」,就是「家里人」了。

怀此「三大郁结」,你再看《启示录》,岂能不发觉:《启示录》要告诉我们的不正就是这「三大郁结」之如何了结么?

新天新地呼应「第一结」,「末日审判」呼应「第二结」,就连「666」的格局也是为了呼应「第三结」,道出「轮回」是有极限的。

就是如此,你该把自己定位清楚为「家人」,把《启示录》定位清楚为「家书」,抓紧「家有三郁结」的总关怀,关事的(例如天父是不是「女人」,为「生」我们而大受产难之痛,你别以为不关事,关事得很哩),你要用心深思动情回应;不关事的「神秘学」或不太关事的「末期时间表」之类,你就不要过于好奇与纠缠,「适可而止」。

决战何在?

第三个,也是最重要的一个,会把你弄胡涂的原因,是你还没有搞清楚,天父上帝究竟要「拯救」什么,故而「末日大决战」的关键亦究竟何在。

其实哩,我也犯了个错误(至少是用语不当),多少误导了各位。就是连我自己,行文之间,有意无意,都会把所谓「大决战」或说「大决战」的重心放到后面去。意思是,所谓「大决战」,我们想到的,要不是第十九章的主耶稣骑着白马归来击倒列国擒拿撒旦,就是第十六章的哈米多顿大战。

换个说法,「妇人与龙的争战」这一幕,我们总是看得不十分「认真」,就是不很以为这真是一场什么「争战」,更说不上「大决战」。再者,龙虽然「被摔在地上」,可是我们还是以为,这不过是牠「失势的开始」而已,不意味牠已经「彻底失败」。「大决战」还在后头嘛!

我们似乎轻忽了这几句经文:

12:10-11 我听见在天上有大声音说:我神的救恩、能力、国度、并他基督的权柄,现在都来到了!因为那在我们神面前昼夜控告我们弟兄的,已经被摔下去了。弟兄胜过他,是因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见证的道。他们虽至于死,也不爱惜性命。

我想,我们很容易就以为,这只是一场具某种「物理意义」的大战的结果描写,即是龙真的因为「打不过」米迦勒而被摔下去了。我说过,我不否认当中有「实写」的成分,但「灵意」上的寓意,我们也不能忽略。

因为那在我们神面前昼夜控告我们弟兄的,已经被摔下去了。

我们看到,经文并没有强调被摔下去的撒旦是个怎样的「强劲对手」,也没有绘形绘声地描述这场「正邪天使群殴」的争战场面,反很凸出被摔下去的撒旦是个「小人」──「在我们神面前昼夜控告我们弟兄的」。

换言之,经文凸出的,是被打倒的不是泛泛的「恶魔」,而是一个「小人」,更灵意的说法,是这小人撒旦的「离间之计」终于被彻底打败了。

这小人撒旦的「离间之计」是如何被彻底打败的呢?是米迦勒或者后面出场的主耶稣用「暴力」打败的吗?

该当知道,暴力可以杀死「小人」,可暴力却无法修复「被小人离间」的关系(即使小人死了,也不一定可以)!

我们要看清楚撒旦用的手法是很诡诈的「连环计」。

表面上看,是撒旦「在我们神面前昼夜控告我们」,叫上帝觉得我们不好(参考《约伯记》)。问题是,上帝怎会中计呢?不会吧!

撒旦的策略其实是倒过来针对我们的,叫我们误以为上帝是个「法官阎罗」,很会看到甚至专门挑剔我们的「不好」。撒旦甚至会装作正义甚至圣洁虔诚,对你说:「上帝何等圣洁,你这副德性,怎配上天堂呢?别想吧!──就是想,也得先修练好这样那样,譬如守律法,干大事,天天预备交账,之类。」

所谓撒旦「在我们神面前昼夜控告我们」,可不是说天父会「昏庸」到天天容许牠在自己面前告状中伤我们,而是说,撒旦(实即一切人间宗教哲学)一直在明言暗示,「上帝好凶!」言下之意,是「祂根本不爱你!」我们听多了,表面或会「敬畏」(其实是恐惧)这样的「法官上帝」,但心底里,其实是恨祂的。

弟兄胜过他,是因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见证的道。他们虽至于死,也不爱惜性命。

这「羔羊的血」却证明什么呢?就是证明天父上帝即或有公义严厉的一面,都没有胜过祂那慈父爱子的心肠。凭信──通过「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见证的道」,我们重新认定天父,就打破撒旦的恶言中伤。既认定天父极爱我们,以至基督「虽至于死,也不爱惜性命」,我们也就能回应天父,信祂爱祂望祂,同样「虽至于死,也不爱惜性命」。

还不明白?请留心这个逻辑:

因为那在我们神面前昼夜控告我们弟兄的,已经被摔下去了。

弟兄胜过他,是因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见证的道。

表面看(许多没心肝的「牧师」也是这样解的),你或以为,「羔羊的血」是「上帝的需要」,是撒旦在祂面前「控告我们」,还说得「证据确凿」,说得上帝都要相信甚至判刑了。好在忽然有「羔羊的血」遮住我们的「罪证」,上帝就「诈看不见」,就「称我们为义」了。

这个好像很对的解法,其实是对天父的莫大侮辱!

第一,人有罪与否,上帝不会自己察看吗?需要撒旦「控告」(动议)吗?你把上帝描成怎么样的「昏君」了。

第二、儿子即或有罪,作父亲的真的会跟他斤斤计较吗?甚或听信「小人」之言吗?你把上帝描成不只「昏君」更是「愚父」了。

简单说,撒旦的「控告」怎可能在天父身上「起作用」呢?

转个弯想想,就该知道:

撒旦跑到天父那里去告你的状,这「动作」根本不是做给天父看的(因为不会有作用),而是做给看的啊!

想想,你看着有个「小人」经常在你爸爸身边「说」你,你爸爸事实没有信他,但你却很可能误以为爸爸「信」他了,不知不觉,你就中了那「小人」的离间计,就越发不喜欢爸爸。

看出此中「诡着」吗?

这小人明干的是在爸爸面前中伤你,

这小人暗干的是在你面前中伤爸爸!

他「明干」的并不成功,但「暗干」的成功了。

同理,「羔羊的血」原不是「上帝的需要」,是「你的需要」。

表面上看,是天父需要「羔羊的血」来修复跟我们的关系,因为我们有罪,好可恶,天父本来是很恨我们,不许我们回家的;真情洽洽相反,是我们需要「羔羊的血」来修复跟天父的关系,因为我们「中计」了,以为「上帝有罪」(好苛刻好残忍),于是我们就恨了天父,不肯回家去。

直至,我们藉「羔羊的血」重新发现天父的慈父悲心,撒旦的「离间计」就全然破产,就从天上被摔到地上去了!

至此,我们应该明白,第十二章之「那在我们神面前昼夜控告我们弟兄的,已经被摔下去了」,很可以视为真正的「大决战」,因为用暴力打败撒旦并非关键,弟兄们藉「羔羊的血」胜过撒旦对天父的中伤,从而重建或圆满我们跟天父的关系,这才真是「奠定胜局」啊。故曰:

我神的救恩、能力、国度、并他基督的权柄,现在都来到了!

换言之,属灵意义的「大决战」,其实就是在第十二章里了,或说「大决战」的真正意义──天父跟我们的父子关系之圆满,就

是的,的思路是很「颠覆」的:

上帝原来女人?──已够「颠覆」!

不是上帝需要「羔羊的血」来遮盖你的罪,而是你需要「羔羊的血」来遮盖(因撒旦中伤而出现在你心中的)「上帝的罪」?──就更「颠覆」!

受得「颠覆」的,就听吧!

至于为什么我总爱想得这么「颠覆」,大概是因为我最憎恨「猥琐」。我最憎恶那些一味假大空的言辞,宗教界尤其泛滥,例如口号式喊「上帝是爱」或「上帝好伟大」,却总是说不清上帝如何「是爱」如何「好伟大」之类。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