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马太福音 3:8 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

 
 
 

日志

 
 

闲话「极端加尔文主义」  

2016-06-11 16:28:51|  分类: 【钱曜诚的丑闻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闲话「极端加尔文主义」

粗糙信仰思维:钱曜诚、黄士哲

在信仰上,钱、黄两人很坚定地到处「铁口直断」信徒是下地狱或是上天堂,比上帝还要忙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请看官沏一壶茶,好整以暇,慢慢听来。

在信仰上,我们会产生怀疑(注1),我们要承认,怀疑会导致人离开信仰,而非接受信仰。以笔者而言,怀疑使得我提出一堆需要质问的事情,并且探索信仰之外的其他选择,然而这些选择并不能令笔者满意。一直到今天,笔者还是基督徒,就是因为我还在继续怀疑。

「笔者继续做个怀疑的基督徒」就是钱曜诚、黄士哲两位,与笔者信仰的分水岭。这里会慢慢解释「细致信仰思维」与「粗糙信仰思维」的不同处。

首先要承认的是,我们势必无法制止怀疑不知不觉地溜进思想里。然而,会有两种不同的处理方式:

㈠:粗糙的信仰思维(消灭怀疑): 凡事皆以「我」为主,因为「我」有怀疑,所以用「我」的方式彻底解决。这是钱曜诚和黄士哲的信仰核心。

㈡:细致的信仰思维(尊重怀疑):

我的确有怀疑,但地球不是随着我转,「我」并不是个重要因素,所以首先要能够学着将怀疑导致为滋养心灵,而非毒害心灵的元素。也就是说,笔者以合乎自己受造地位的谦卑,面对自己的怀疑。

上述第一种方式是黑或是白,全世界只有这两个人给说了才算,大家只有闭眼闭嘴跟着走的份。这是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

所以,我们这里要讨论的是第二种信仰方式,也就是尊重怀疑的细致信仰思维。

想想看:有些问题,圣经为什么没有清楚的答案?在约伯记结尾,神有个大好机会,说明苦难的问题。那是圣经中神发言最长的篇幅,但是神完全避开苦难。其他问题亦然,圣经也只是轻描淡写,或隐约暗示,而非直言无讳。

笔者曾经在图书馆读过一套书,叫做《无解百科》(The Encyclopedia of Ignorance)。作者说明,《百科全书》是搜集已知的资讯。但他的《无解百科》则是列出人类还无从解释的领域,好比说:宇宙论、弯曲空间、地心引力之谜、太阳内部真相、人类意识……等问题。

笔者认为,是神,将某些知识封锁,让我们所面对的「神学无解百科全书」,乃是出于很重要的原因。而这些问题是属于神的范畴,并不适于启示给人类。

想想婴儿得救的问题。多数神学家自认找到足够的圣经线索,令他们深信神接纳一切「能自负责任的年龄以下」的婴孩,然而圣经的直接证据却极少;也是一个解不开的模糊问题。

设想,神将所有的事情一清二楚地规定好,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好比说,神清楚地宣告:「耶和华说:『十岁以下的孩子进天堂』。」可以想象的是,十一世纪的宗教狂十字军为了确保这些孩子们能进天堂,肯定会发动屠杀每一个九岁或是更幼小的孩子;也就是说,一千年后,不会有电脑和iPhone让我们使用。同样的,如果神清楚地说明,祂宽容「无知时代」、也接纳那些从未听过耶稣名字的人;那么,那征服拉丁美洲的宗教狂热分子西班牙军队,为了帮助原住民进天堂,很可能就会将他们铲除净尽。

姑且不论我们现在所处的时代,看看教会历史,就会令人惭愧。我们把那些「一清二楚」的命令,譬如说:教会合一、以爱作为信徒标记、民族与经济平等、注重个人品性洁净、钱财的危险……等「一清二楚」的命令,全部都搞得一团糟。再深入想想,把圣经上那些含糊不清的道理若是明确表达,人类会作出什么勾当?想想都会不寒而慄。

面对难解的议题,态度应该合乎我们的受造地位。好比说,圣经所阐释的神的主权,与人的自由形成无法消弭的对立,造成我们无法完美解释的模糊问题。然而,我们以受造地位的谦卑,深信神是满有能力的,从祂的角度,历史尽收于眼底,而不是(像我们面对的)分分秒秒地展开。对于这个问题,连神学家也困惑不已,而且也会一直困惑下去,因为被造的我们无从获得,也无从想象那种观事的角度。又好比对于「时间」的定义,即使最优秀的物理学家,解释时间的多向度,也倍觉吃力。

让我们用坦然的态度接纳怀疑、模糊,让我们用谦卑的态度面对它们,接受神人观点的不同,并且敬拜那超越一切的神。

从钱曜诚、黄士哲两人,可以看见当人掌握那超出负荷的权力,会是什么光景。这,便是「极端加尔文派」的粗糙信仰思维了。

马尔萨斯派(Malthusians)反对打天花预防针,认为是干涉了神的全权意旨。加尔文派的教会不鼓励宣教,他们对克理威廉(William Carey)说:「年轻人啊……神愿意让异教徒悔改的时候,不用你我帮忙,就自然能成就。」(注2)改革宗的教会忽略了我们就是神所拣选,要到普世传福音的任务。

加尔文划清了拣选与堕落分界线的教义,成为帮助我们学习圣经的标杆。他的追随者中有一小撮人借题发挥,离开「学习者」的位置,自封为「决定者」,把这些教义落实在人的身上。钱曜诚与黄士哲不甘受造者的地位,要把天下所有的模糊、怀疑全部弄得水清见底,犹如小孩玩大车,要凭着自己的力量决定超出能够负荷的权力,并且宣称可以分辨谁在线的哪一边。从旁观者来看,这两人就像是对空气挥刀的低能儿。

圣经告诉我们,生命册属于「神学无知」的项目,我们无从知道,因此(幸好)必须要信靠神。

对于信仰 上 的怀疑与 模 糊,笔者 从 鲁 益 师(C.S.Lewis)的《梦幻巴士》(The Great Divorce)一书得到安慰。因为鲁益斯在书中形容连地狱都是人可以选择的地方,这些人落在地狱,还是继续作抉择。如密尔敦(John Milton)所说:「与其在天堂作奴隶,倒不如在地狱里称王。」(注3)

虽然他们这样说,但是笔者依然坚持,有关天堂与地狱的重要问题,好比说:谁去哪里?到底有没有第二次机会?审判与奖赏采何种方式?人死后的居间之处?……等等。对我们最好的处理方式,就是模糊不清了!

笔者愈来愈为着这种无知而感谢,也为着在基督耶稣里启示了自己的神,将会来负责决定最终的答案而庆幸。 (完)

(注1):见欧洲动力第20期(12/2008)「论倪柝声与唐崇荣弟兄」一文的第一部分,论到信心与怀疑(第29页)。

(注2):Mark Galli著《The Man Who Wouldn’tGive Up》in Christian History, Issue 36(Vol.XI, No.4),第11页。

(注3):密尔敦著《失乐园》,朱维之译,桂冠图书,1994,第21页。(John Milton《Paradise Lost 》 ,New York:Mentor Books/New American Library,1961)。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