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马太福音 3:8 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

 
 
 

日志

 
 

评论:唐崇荣、钱曜诚、陈远明  

2016-06-11 16:10:23|  分类: 【钱曜诚的丑闻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评论:唐崇荣、钱曜诚、陈远明

陈远明毕竟还是对唐崇荣发出了声音,唐崇荣的归正团队的反应也一如预期强烈,台面上保持君子不争的谦和态度,台底下鸭子划水、合纵连横地让所有教牧表达立场,或敌或友,拒绝接受中间灰色立场。犹如北京对达赖与台湾的立场一样。

钱曜诚耳语批唐

在陈远明之前,已经有钱曜诚多年来持之以恒的耳语坑唐,指出唐崇荣的那一句话、哪一个动作有问题,这种蚊子叮象的耳语做法,事实显示终究难成气候,加以钱曜诚的服事以翻译为主,缺乏自己的思想亮光;笔者曾经目睹有好几位翻译改革宗书籍的基督徒,最后都走进了灵恩派教会。相信钱曜诚不至于走进灵恩派,但其思想僵化已是不争的事实。

陈远明凡事公开

陈远明的做法与钱曜诚大异其趣,采用了正面交锋,使用初代教会的凡物公用思想,对华人基督徒开诚布公,坚持凡是基督徒皆具有「知」的权利。这种在台面上的做法与钱曜诚的台底下手法引发了后续不同的境界。钱氏喜爱的暗中行事、努力耳语,数十年来,唐崇荣仍然屹立如仪。陈远明的凡物公用(焦土政策?),剑锋所及,则令唐阵营阵脚大乱、同工走避,敢撄其锋者,多被刺伤。

钱曜诚vs陈远明

陈远明与钱曜诚的做法到底分别在那里?追根究底,这分别终究不是台上或台底下的问题,却是表面象征或是神学的深层问题。这两人的手法分述如下:

⑴、钱曜诚数十年来对唐崇荣的手法:批判唐氏六点错误,反复使用,最后了无新意。钱曜诚指出唐崇荣的「钱六点」:接纳阿米念、接纳葛里翰、接纳属灵的四律、接纳今天还有神迹奇事、与赵天恩同工、接纳妇女(蔡丽贞)领诗、祷告,担心妇女会被按立为牧师。(这些人全部被翻译员钱六点冠以「异端」之名!)

除了葛里翰与四律,笔者看不出唐崇荣其他的问题在那里。即便如此,从外观来看,钱六点的(简便快餐)理论实在稍嫌单薄,也不存在说服力。(钱曜诚批判四律,自己的把兄弟黄士哲便是从学园传道会的四律出身,钱曜诚的标准随时可以变更。)钱六点在上述提到的这些人(包括唐崇荣)到底是否异端?这是个很有趣的问题,答案其实很简单,任何人(甚至非基督徒)不需要圣经,很简单的四个问题就让钱六点碰壁了:

(i)、钱六点多年耳语的根据为何?是根据自己或是圣经?

(ii)、他的信仰绝对是改革宗正统信仰?

(iii)、是否违反改革宗正统信仰就是异端?

(iv)、改革宗可以取代圣经本身吗?如果改革宗不能取代圣经,则非改革宗就是「异端」吗?若是对更正教历史不熟悉,试图靠耳语修改更正教历史,这种肤浅冒进往往使自己成为异端而不自知。

基督徒应该做的,是停止没有意义的口水,按照圣经的教导,一件件的把道理讲清楚,以圣经为根基,将所有人带入圣经亮光中,荣耀归主!⑵、相较于钱六点数十年来的单一菜单,陈远明从2008年四月至今仅仅两年,满汉全席式的出菜,方兴未艾,却已经让钱六点眼界大开了。

唐崇荣vs陈远明

陈远明曾经是唐崇荣国际布道团的同工,数次帮唐崇荣安排了全欧洲布道会。与其说这两人突然由爱生恨,从拥抱变成彼此仇恨,不如说,过去的甜蜜太过浓稠,现在只是修正罢了。陈远明本就一向是布道团里有话就说的麻烦人物,唐崇荣则是数十年来位居华人一哥的宝座;唐的君权思想遇上了陈的庶民思维,彼此都在力求维持友好和善,当全球都在赞叹唐崇荣崛起、唐崇荣自己也在顾盼自雄时,陈远明独力默默从欧洲发出的两份动力电子版,深深激怒了君权思想的唐崇荣,毕生信服「效法耶稣,绝不炒同工鱿鱼」的唐崇荣,终于首开先河、自食诺言的拿陈远明开刀了;其真正目的其实是对陈远明的两份动力心怀疑惧的反射罢了。

唐崇荣是否对陈远明的神学有戒惧,只有唐崇荣自己知道。陈远明远在欧洲,本可远避唐崇荣布道团同工之间倾轧。一方面由于高傲而阴暗个性的陈佐人进入欧洲后即过河拆桥;另有新加坡楼建华的狗仗人势、颐指气使。陈远明向来只知埋头处理他自己创刊的欧洲与神州动力。却不知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无论如何低调,仍然不能免去唐崇荣本人对于这块璧(欧洲/神州动力)的如坐针毡、进而与同工们沆瀣一气,制造并升高同工倾轧的阵容,唯一的目标便是针对两份动力杂志的干预封杀,最后终于引起陈远明爆发性的全力反扑。

陈远明使用公开的、以神学为主的方式(Open & Extreme Measures)。从唐崇荣的个人见证至神学错误,高山低谷,娓娓道来;缺点则是言语粗俗。

更正教神学不做菜场改革宗的加盟店大而可畏的更正教神学,路德并非只是把生命注入基督教神学中,却像是瓷器店里的公牛,掀起了惊天动地的革命。他的勇敢和果断,把九十五条神学辩论要点贴在威丁堡大学所在城市的大教堂门上,其他的反对声音,很快地提高分贝,抗议罗马天主教一个接一个的城市,纷纷加入威丁堡的行列。有若开凿山水强势造景,那种气象壮烈、数大为美,气势如虹,即便是被逐出教会、甚至后续跟随者的生命受到威胁,路德的改革列车已经开出站台,再没有任何势力可以制止它,终于导致了基督教的第三次分裂。

宗教改革的引爆点显然是在那九十五条神学辩论要点(神的道),而非路德个人的风采。改革大军前仆后继、继往开来的那条血路,也是宣告对神之道忠诚不贰的结果。反观今日以个人魅力为主的(菜场)改革宗,相当不可思议!显然已和更正教历史脱轨,整本更正教历史从未有过强调任何个人魅力的先例,包括耶稣在内〖祂无佳形美容(赛53:2)、卅岁却像五十岁(约8:57)〗;真正更正教历史的核心乃是:上帝的道。

(注):唐崇荣一生强调的:17岁献身、2900万会众、他与神对话、他看过稀世手提琴、他是指挥 乐团、 他的 印尼教 堂有 音乐厅和博 物馆…… 他……他……他……,似乎这个世界的主角就是自己。

令人很难想象历史上的更正教神学会成为「唐氏签名」或是「钱氏签名」的「加盟店」。

推窗向外看一看吧

举一个唐崇荣与钱曜诚共同的例子,两人同声讨伐天主教的出售赎罪券一事。两人异口同声「我反对!」正义凛然、气吞山河地批判了六十年;然而除了「我反对!」之外,反对的根基(上帝的道)在那里?六十年来,两人的地位日益高升,神的道却被遗弃!与更正教的历史结构恰恰相反。两人反对出售赎罪券的理由有二:天主教在做生意赚钱、以及天主教的不良道德传统。若真是这样,则唐崇荣一家人的买卖文凭、圣职、收奉献盖宾馆;钱曜诚的超灌水《基督教要义》难道不是在做生意?难道是优良的道德?这样说来,就治丝益棼,愈加纷乱了。

天主教出售赎罪券的钱,终究是进入天主教的公库。与唐、钱两位个体户之生意兴隆通四海,终究不可以道理计。

陈远明就曾经清楚地指出,更正教的主要关怀是神学,而不仅仅是中世纪天主教教会的结构与习俗而已。尽管宗教改革(或许)是开始于,路德抗议教宗指使的鹰犬出售赎罪券,但是这点以及其他对于罗马天主教特定习俗的具体争议,追根究底乃是关乎神与人关系的本质等深度歧见的表象而已。事实上,路德与瑞士主要改革家慈运理、加尔文都认为,罗马天主教可以合法出售赎罪券;但不能够如天主教所言,只要购买赎罪券便可以免除在炼狱里受苦的时间;若是使用这样的理由出售赎罪券,便是罗马天主教误解了神的义与人的罪的本质。所以说,在最深的层次上,出售赎罪券的争议是关乎救恩论,而非特定的不良恶习。

要走改革宗的道路,就要遵循更正教神学历史轨迹的方程式:以上帝的道为主。那些批判人、高抬自己的,已经离开更正教神学的传统精神了;若是无法将人带进圣经亮光中,肯定难以进入更正教神学历史殿堂。(完)

(注)、见欧洲动力第27期「勿谬解赵天恩的『信心在重生之前』」、「归正神学不堪一击」系列、「鱼目难混珠」系列、28期22页「钱曜诚的望己成龙」。另见16~28期相关文章。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