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马太福音 3:8 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

 
 
 

日志

 
 

天启救世战(引言之二) 救救启示录(中)  

2016-06-10 23:58:14|  分类: 【天启救世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启救世战(引言之二)                   

救救启示录(中)

今天继续讲说《大怨妇传》,但进入正题之前,想说几句题外话,亦可算是公开回应一下读者们的来信。

我说到自己都烦了:「请紧跟我的思路!」

如果阁下要的是「一般问题的一般答案」,请不要来问我,你找错地方了。这不是我傲谩,倒是我谦卑自知啊。

我说的所谓「一般」,是指你以为可以拿来跟主流或者贵教会「对话」的那些意见或看法。抱歉就是那么的「非一般」。唉!要是我晓得「一般」,我就留在主流教会里混下去了,躲到这里来对空气说话干吗?

读网就要「甘于寂寞」,要拿网上的东西到哪里去「跟人对话」或「说服人」,我保证你是「自讨没趣」。你以为我没有试过么?唉,差天共地,鸡同鸭讲,算吧!

要是阁下因种种原因而要或想留在主流或建制中,哪就「唯唯诺诺」吧!

如何「非一般」?我再举个例子。

有读者问及(或说「代人问及」吧)「婴孩夭折能否得救」的问题。我的「答案」是「我不会答你」,不是因我不知「答案」,而是因你问错「问题」,更严重的说,是你的「信仰态度」根本有问题。

我的思路里头有个「第一律」,就是「主体信仰」,即是我们关怀的核心永远该是「上帝本身」,而不是上帝会给我们些「什么」(不外是「疑难解答」或「困难解决」两项)。圣经给我们的,绝对不是一堆「信仰疑难解答」,而是「天父究竟是谁」的总体启示。即是重要的不是「那孩子死了怎样」,而是「你(天父)究竟怎样」。又即是,我们要肯定的是天父的悲心善意本身,而不是每一个所谓「疑难」的解答。读经必需以这样的思路(这也是最重要的思路之一)读进去,否则你读一世都无用!定睛望向「主耶稣基督的两度降临」,一切「答案」都在里面了!那不是说我就知道「那孩子死了怎样」,而是我确信不管「那孩子死了怎样」,天父的做法总是最慈悲最公义最合理的──尽管这慈悲公义合理跟我的想法未必一样,甚至是我不明白的!

要知道啊,主流教会里有一大帮「脑筋不转弯」的人,你怎能用如此曲折的思路去跟他们沟通呢?找事吧?

顺带一提,我在日志选辑里放上了一些新的(其实是旧的)篇章,其中一篇我特别推荐,就是杭沪归来,大家有空一读。

好了,回头再说我就够「非一般」的《大怨妇传》。

深宫二千年

综观教会史,《启示录》的「怨史」是很绵长的。

大约第二世纪中叶开始,最「正宗嫡系」的小亚细亚教会的权威就被架空、取代,连带《启示录》即圣经的封卷之作也被冷落排斥了。(留意,《启示录》的七书信正正是写给小亚细亚教会的。)

及至第四世纪,教会被罗马当局先而「合法化」继而「国教化」,《启示录》就更无容身之地与「存在必要」了。因为「上帝的国」不是已经到了吗?基督不是已经(透过教会)在地上掌权了吗?原本迫逼教会的罗马帝国不是已经「改邪归正」了吗?信徒的日子不是已经守得云开苦尽甘来了吗?……

凡此种种,都使得《启示录》的「末日信息」显得难以对应「现实」,更没有存在必要。

自此《启示录》就被「打入冷宫」去了!

千多年后,加尔文的日内瓦「基督教立城」及清教徒的美利坚「基督教立国」,实质都是「天主教帝国」或「基督的国已经到了」的变种版本,换汤不换药。《启示录》依旧被主流教会「冷落深宫」,直到如今。

这就好比「穷书生」一朝高中,官场得意,就更想攀龙附凤,哪里还记得守候闺中的结发之妻?

夫婿轻薄儿,新人美如玉。

但见新人笑,那闻旧人哭?

── 杜甫《佳人》

自然,像许多明流政要那样,小老婆怕有一打了,但还会带着「原配夫人」出席「公开场合」以示「恩爱」,主流教会也没有明明白白「休弃」《启示录》,还给她个可有可名的身分名分,不时还搞搞「从启示录看中东局势」之类,煞有介事却其实若无其事!我怎么知道?你看看那些牧师学者,他们人定居到哪里去钱投资到哪里去,就知道了!

你的户照跟财宝在哪里,你的心也在哪里!

就是这样,《启示录》被主流教会冷落几近二千年了。

唐代诗人张祜有「深宫二十年」之句,写宫女妃嫔被冷落或幽禁深宫之凄然,闻之不忍。

故国三千里,深宫二十年。

一声何满子,双泪落君前。参考

何况,我们的《启示录》更被「冷落深宫二千年」

 

情何以堪?

 

不留你一个「名字」

可怜的《启示录》在主流教会中久已「失宠」,可幸的是,还算有个「虚名」,就是仍然叫做《启示录》(英文是:The Book of  Revelation;希腊文是:Apocalypse),虽则叫什么其实都没人理她。却是真没想到,造作清高自命严肃的「学术界」,竟连《启示录》的「名字」都不放过,都忍心夺去不留她一个「名字」。

早前,国家地理频道请来了摩根费里曼主持一个造作学术的「宗教节目」,叫做《神的故事》(见《我诗人》二十三),其中一集就叫《Apocalypse(启示录)》

 

内容?当然是造作学术地探索「世界末日」这说法的意思与由来。

 

再「学术」却也隐藏不了它对圣经尤其是《启示录》的恶意,说:「基督教的世界末日观是奠基于罗马政府的压迫」:

 

言下之意,是基督教「悲观绝望」还「杀气腾腾」的末日观不过是「时代产物」,是「当时的教会领袖」(暗骂约翰)「作」出来「描黑世界」,以之作为「心理报复」及「心理安慰」的「非理性产物」而已。

接近尾声,就以在2005年卡特里娜风灾后一对黑人夫妇建立了一间所谓教会的「见证」,演绎出一个跟《启示录》大唱反调的十分「正面」、「积极」和「美国」的「(反)末日神学」

 

最后,摩根费里曼还祭出「希腊原文」来跟你「学术」一番:

 

 

天启救世战(引言之二) 救救启示录(中) - 为真理争战的蒋明 -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无独有偶不约(?)而同的是,丹布朗在他的大作《失落的秘符》中,透过共济会头子彼得所罗门的口,亦提出完全一样的论调(第111章):

所罗门在又将掌声雷动时抬手请求大家安静。「小姐?」他指了指后排的金发黑衣女生──刚才拿着手机表达异议的人,「我知道你和我没有完全达成共识,但我想感谢你。你的激情在即将发生的改变中是重要的催化剂。冷漠滋养黑暗……而坚信则是我们最有效的解毒剂。继续钻研你的信仰吧,研读《圣经》。」

他笑了。「尤其是最后几页。」

「《启示录》?」她说。

「正是。《启示录》是我们共享真理的生动例子。《圣经》的最后一卷讲述的故事和无数传统宗教中的一模一样。他们全都预言了伟大智慧的揭晓时刻。」

又有人问:「可是《启示录》不是关于世界末日的吗?你知道啊,反基督,哈米吉多顿,善恶间的最终决战?」

所罗门咯咯地笑了。「这儿有人学过希腊语吗?」

好几只手举起来了。

「『启示Apocalypse』的字面意思是什么?」

「是说,」有个学生刚一开口就愣住了,好像很惊讶,「Apocalypse 的意思是说揭示……或是展现。」

所罗门点点头,表示赞同。「完全正确。『启示』的字面意思本该是『展现』。

「圣经中的《启示录》预言了伟大真理和超出想象的智慧的揭示过程。《启示录》要说的不是世界末日,而是我们所知的这个世界的终结。《启示录》的末世预言只是《圣经》中一个被误解的好消息。」所罗门走到舞台前部。「相信我,启示即将到来……一切绝非我们听闻的那样。」

真是「夹埋」(约定)也没那么巧!

都不管摩根费里曼跟丹布朗有没有「夹埋」,总而言之,我们可怜的「怨妇」《启示录》,这一下子,就连名字都被人夺去了。就是以后人们提起「Apocalypse」的时候,想起的就不是《启示录》,更不是《启示录》里提及的反基督、哈米吉多顿、末日审判等等,而是关乎人类将会「开天眼」,还会「联手共建一个更美好的未来」的「另一个启示」

在主流教会,《启示录》早已被实质休弃,而在次流教会,《启示录》亦只有被玩弄的分儿,早已是「徒留名字」了。却是到了共济会一手把持的「学术界」里,《启示录》更被剥削得连「名字」都不再存留了。

《启示录》不是被休弃,而是被「蒸发」!

 

那个女人

太惨了,我可拿什么作个比方呢?

这就好比,好比一个久经失宠的「皇后」,后来,还要被正式解除封号,贬作「庶民」──或者还不如。

却是,哪个皇后封号又给谁领去呢?

哼!还不就是「那个女人」:

天启救世战(引言之二) 救救启示录(中) - 为真理争战的蒋明 -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我坐了皇后的位,并不是寡妇,决不至于悲哀!

── 启 18:7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