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马太福音 3:8 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

 
 
 

日志

 
 

我是诗人(二十五) 所谓「诗人」  

2016-04-21 17:03:38|  分类: 【我是诗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人(二十五)                     

所谓「诗人」

有完没有?

究竟还要(再来多少)神曲鬼调?

本来,连同昨天日志,已经「三件」神曲鬼调了,正要打算收笔,然后今天开始写「结语」以结束本辑日志。谁知……

之不过,总要「狠狠收笔」,否则,这辈子也写不完我这个《我诗人》。

所以呢,今天的题目都换了,换成了《所谓「诗人」》,总结性地告诉大家,在西方世界:

「所谓诗人,究是何物」!

明乎此,你就会明白,许多人「以为」的「基督教西方」,为什么「神曲鬼调」不绝于听,由「荷马时代」一直「唱」到今天!

所谓「诗人」,在西方世界,其实就是「巫师」

 

树洞。三脚凳。阿波罗

西方「最伟大」的「诗神」并不是缪诗女神,而是阿波罗。但说「阿波罗」,须由「三脚凳」说起;说「三脚凳」,则须由「树洞」说起;说「树洞」,则不妨由我昨天无意中听到的一首「神曲鬼调」说起。

话说昨天下午,我无意中从某个所谓「基督教电视台」上看到又一个所谓「福音电影推介与布道活动」,而「推介者」之一,赫然又是八年前「推介」过「衰鬼上帝」的那位「牧师」。

我是诗人(二十五) 所谓「诗人」 - 为真理争战的蒋明 -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我是诗人(二十五) 所谓「诗人」 - 为真理争战的蒋明 -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图片(上左图)来源

《天堂奇愈记》「布道运动」

当一个社会,冷漠变成常态,每一个人都不会关心别人,这是一个病态的城市;当处身于病态城市中,行出「爱」被视为不正常的时候,仍有人愿意去爱,就是世上的神迹!今年的复活节期间「创世电视」将全力推动荷里活最新福音电影《天堂奇愈记》,藉主角一家经历来自天堂奇妙的大爱,让观众知道再大的创伤原来也可治愈。

改编自真人真事的《天堂奇愈记》,故事主人翁姬丝汀发现她女儿安娜患上了一种罕见的肠胃疾病,连医生都束手无策。为女儿四出寻找医治方法的过程中,姬丝汀对人失去了包容与爱心,甚至开始对信仰有所怀疑。直到有一天安娜不慎从树上失足掉进一个树洞里,在昏迷中经历在天堂与耶稣爱的相遇,事后安娜的不治之症不药而愈,那时姬丝汀才发现,原来爱的奇迹早在身边,而每个人都可以成为别人的天使。


我说过,「但丁」有无数徒子徒孙,故此久不久就会有人「上天堂落地狱」,然后回来「讲见证」,这齣所谓或不知所谓的「福音电影」,就是。


我没好气做「影评」。说来说去,还不是诱你一头「冲上天」(对所谓「灵界事物满天神佛」产生不当的好奇甚或迷信),又一头「栽下地」(将信仰矮化为「互助互爱心灵治疗环境保育」等类现世话题),把基督信仰必不可少的历史性、救赎性以至末世性,尽一切可能淡化甚至否定,以之控制你的「思路」,叫你继续甚或更深地痴迷于离天万丈不知所谓的「福音救世界幻梦」里,骨子里,自是否定基督救赎,抗拒基督再来!

我是诗人(二十五) 所谓「诗人」 - 为真理争战的蒋明 -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我是诗人(二十五) 所谓「诗人」 - 为真理争战的蒋明 -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电影预告片

我不多说了!大家看看这幅宣传海报,看看这个预告片画面,还不「心领神会」吗?!

 

「树洞」奇遇记

这部《天堂奇愈记》说「有一天安娜不慎从树上失足掉进一个树洞里,在昏迷中经历在天堂与耶稣爱的相遇」云云,按此,我很以为此片与其叫「天堂奇愈记」,倒不如叫「树洞奇遇记」

说到「树洞奇遇记」,我不由得想起另一个在西方家传户晓的「树洞奇遇记」:

《爱丽丝梦游仙境》

当爱丽丝在大树下阅读故事书,觉得书里的故事都好无聊时,一只手拿怀表、身穿西服、说着人话的白兔,竟从树上掉下来,拚命朝树洞里奔跑。好奇的爱丽丝忍不住跟着钻进去,却掉进一个深不可测的洞里,着地后才发现,原来在深深的地底,竟然有个事事都不合常理的魔幻世界!【来源

看到吗?所谓「奇遇」都是从「进入一个树洞」开始的。

我是诗人(二十五) 所谓「诗人」 - 为真理争战的蒋明 -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截图来源

巧合而已?

再看。

爱丽丝之进入「树洞」,原来只是一个「启动」,并不等于就能进入所谓的「不合常理的魔幻世界」去,因为掉到洞底后,到处都见「锁上的门」,如何「入门」,这才是问题所在啊!

结果,就忽现出现了一张「三脚桌」(说「三脚凳」也可以,因为看上去并没有分别),桌子上面还有「钥匙」和「魔法药水」。吃过了药水,还得混搞一轮之后,爱丽丝终于开始了她的「梦游」了。

我是诗人(二十五) 所谓「诗人」 - 为真理争战的蒋明 -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问题是,为什么「三脚凳」

国家鍊金术师资格考试……

面试内容:内容是每个考生都不同的。爱德华·爱力克的面试是回答问题,面试由人数名军方人员提问问题(当中一名是大总统),考生坐在奇形怪状的黄金三脚椅上作答,如是真正的鍊金术师的话,椅子就不会拒绝,……【来源

原来,要成为「合格的鍊金术士」,必先要通过一场「三脚凳考验」。换言之,「三脚凳」象征的是:

进入「魔法世界」的「入门秘道」!

且别忘了《哈利波特》这部「西方儿童邪术入门经典」,里面又有「三脚凳」:

我是诗人(二十五) 所谓「诗人」 - 为真理争战的蒋明 -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哈利往远处专注地看那分类帽,它正在给艾姆分班。

分班进行着。男孩,女孩们各自带着程度不一的害怕的神情,一个接一个地走向三脚凳,队列慢慢缩短了。【来源

这个「三脚凳典故」在西方来源极早,当然又是「古希腊」:我是诗人(二十五) 所谓「诗人」 - 为真理争战的蒋明 -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图片来源

我是诗人(二十五) 所谓「诗人」 - 为真理争战的蒋明 -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截图来源

所谓「诗人」,在西方世界里其实就是「巫师」,像这些在阿波罗神殿里,坐在「三脚凳」上供问卜(或说代阿罗波发言)的「巫女」,就是了。

事实上,「诗人」即是「巫师」,好听点是「神(邪神)的代言人」的说法,柏拉图早就说过了:

柏拉图《伊安篇》论「灵感」

柏拉图由此指出:

凡是高明的诗人,无论在史诗或抒情诗方面,都不是凭技艺来做成他们的优美的诗歌,而是因为他们得到灵感,有神力凭附着……因为诗人是一种轻飘的长着羽翼的神明的东西,不得到灵感,不失去平常理智而陷入迷狂,就没有能力创作,就不能做诗或代神说话。诗人们对于他们所写的那些题材,说出那样多的优美词句,像你自己解说荷马那样,并非凭技艺的规矩,而是依诗神的驱遣

换言之,荷马之谓「诗人」,实为「巫师」,实为「神(当然是希腊邪神)的代言人」。这就难怪他的「诗」《伊利亚特》一开头,就要「求神赐灵感」:

歌唱吧,女神(缪斯)!

歌唱裴琉斯之子阿基琉斯的愤怒——

而荷马的徒子徒孙,但丁、弥尔敦之流,也一落笔写「诗」,就要求他们的缪斯、亚波罗或身分不明的「假圣灵」来赐他们「灵感」。他们之间的「师承」,实在明白不过。

三个「不言而喻」

第一个「不言而喻」,是打从古希腊时代开始,西方的「所谓诗人」的「大使命」就是「代神发言」。不过,代哪一个或那一些神发言?不言而喻了吧!?

第二个「不言而喻」,是回头看那齣所谓《天堂奇愈记》,大家想想,一个「小女孩掉进树洞里」的情节布局,一个莫名其妙的「方尖碑镜头」,还有隐藏在宣传海报里的「大阳神之眼」,这一切,究竟是要「代哪一个神发言」,亦不言而喻了吧!?

还有第三个「不言而喻」,就是现在「代邪神(魔鬼)发言」的「诗人」,不单只不一定会明白表现为「巫师」(那不免有点碍眼),甚至不一定会表现为「诗人」(那有时显得土气)。他们很可以重新包装、摩登演绎为「小说家」、「音乐家」、「导演」、「制片家」,「牧师」以至「院长」,甚至「女皇」或「总统」,没所谓的!

我是诗人(二十五) 所谓「诗人」 - 为真理争战的蒋明 -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君不见,奥巴马满口「大话」,很像个「诗人」吗?

总而言之,但凡是「失去平常理智而陷入迷狂」状态胡说八道鬼话连篇的,其实都可以算是「诗人」。

不过,我必得强调,我这里指的只是西方古希腊文明「定义」的那种「诗人」,因为「诗人」还有其他的可能定义和使命,可以导人「见鬼」,亦未尝不可以领人遇上真正的上帝,终而认父归家。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