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马太福音 3:8 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

 
 
 

日志

 
 

我是诗人(七) 我的「最爱」(中)  

2016-03-24 18:50:59|  分类: 【我是诗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人(七)                         

我的「最爱」(中)

诗之美,在朦胧;朦胧之美,在含蓄。

诗如何能成其「含蓄之美」

外国诗我不懂,以中国诗的标准,一是「以景抒情」,一是「凭典寄意」,换言之就是尽量避免使用平铺直叙或直接议论的字眼,而用间接的景物描写或典故引用,将情怀意念寄寓其中。

我的《归家颂》的其他九首,正正就犯了两个「诗家大忌」,一是「写景太少」,二是「用典大白」

这九首中,勉强算是「写景」的,我疑心只有这两句:

圣地涓涓流奶蜜,神州处处卧牛羊。(其六)

但也只是「虚写」而已,即我描绘的只是「概念化」的图画,而非具体细致的景物,严格说来,这并不是写景。

至于「用典」,这九首用得不少,窃以为用得最「好」的,是「其九」:

迦南梦,末日满归民;
锡安弟兄无争斗,圣山万物不伤人。天地亦同亲!

迦南句【赛 65, 启20 看哪!我造新天新地……】
末日句【赛 2 末后的日子,……万民都要流归这山】
锡安句【诗 133 弟兄和睦同居是何等地善何等地美】
圣山句【赛 65 在我圣山的遍处,这一切都不伤人不害物】
天地句【启 21 看哪,神的帐幕在人间。他要与人同住】

问题是,「典」是用了,可是用得太「白」太「直」太「浅」了,一语道尽一目了然,没给人留多少想象空间与低回余地。

独有「其一」「长夜映孤灯」之句,最得吾心……

长夜映孤灯

究竟「长夜映孤灯」这句「好」在哪里呢?

 

我是诗人(七) 我的「最爱」(中) - 为真理争战的蒋明 -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首是,它写的是一个「实景」,你很可以藉着它而想象到亚伯拉罕在迦南野地长夜无眠独对孤灯的具体情景,不似得「圣地涓涓流奶蜜,神州处卧牛羊」那样的「概念化」。

第二,这「实景」再配以「长」、「孤」等字眼,那凄清寂寞以至凋零落拓的情怀意境,就都跃然纸上了,此之谓「以景抒情」或说「情景交融」。一首诗能够做到这个地步,即或还不算「好」,也叫「合格」了。

简单的说,在我的十首《归家颂》里,只有这句「长夜映孤灯」能达到「以景抒情」及「情景交融」的基本写诗要求。

不过,要是「长夜映孤灯」一句之「好」不过是能达到上述的写诗要求,则它还不足以成为「我的最爱」啊!

我独钟爱这首甚至这句,是因为「长夜映孤灯」一句不仅是「以景抒情」,更是「凭典寄意」。我的意思是,「长夜映孤灯」并不纯粹写景,甚至不只是以景抒情,它更是隐含着一个圣经中非常重要的典故,以寄寓一个极为深刻的信仰体会。只是它用得非常含蓄,不似得「锡安弟兄无争斗」(诗 133)及「圣山万物不伤人」(赛 65)之类的用得太浅太白。

用典已经是一种「含蓄之美」,而用典而能够用到「看不出你在用典」,那便是「含蓄之上有含蓄」,「朦胧之中更朦胧」,美之至也!

 

此中何「典」?

好了,「自赞」够了!「长夜映孤灯」一句究竟用了什么「典」呢?

大家且先一读以下两段经文:

撒 3:1-4 童子撒母耳在以利面前事奉耶和华。当那些日子,耶和华的言语稀少,不常有默示。一日,以利睡卧在自己的地方;他眼目昏花,看不分明。神的灯在神耶和华殿内约柜那里,还没有熄灭,撒母耳已经睡了。耶和华呼唤撒母耳。撒母耳说:我在这里!

赛 42:1-4 看哪,我的仆人──我所扶持所拣选、心里所喜悦的!我已将我的灵赐给他;他必将公理传给外邦。他不喧嚷,不扬声,也不使街上听见他的声音。压伤的芦苇,他不折断;将残的灯火,他不吹灭。他凭真实将公理传开。他不灰心,也不丧胆,直到他在地上设立公理;海岛都等候他的训诲。

词中的「长夜」,绝不仅只是指亚伯拉罕在迦南等待那遥不可及的应许实现的每一个「漫漫长夜」,也是指人类历史里每一个信仰上的「黑暗长夜」。

大洪水前,遍地的人「都当上帝不存在」;大洪水后,不旋踵就「巴别同谋」人类再「集体失忆」;还有以色列人在埃及为奴的几百年,摩西在埃及在米甸在西乃苦候的那三个「四十年」,玛拿西王五十五年的「黑暗统治」,以色列人被掳之后等候回国的「七十年」,两约间上帝「沉默无语」的几百年,还有主耶稣「云上去翩翩」(其七)后就「不见人影」至今的几近二千年,统统都是灵性意义上的「长夜」。

对于「不信者」,这些日子都是「黑暗长夜」,不过他们早就眼睛瞎了心肝坏了,很是乐不思乡,于是并不觉得「黑暗」,更不以为「漫长」。

唯是「信仰者」,他们「刻刻不忘父秒秒都想家」,「何日返家乡」(其六),于是,他们在地上仰天等候「云里降天军」(其十)的每一个日与夜,都是「长夜」。

弟兄姊妹,难道你还不晓得,我们都正正在这「长夜」里吗?

这「长夜」真的很「长」,「长」得我们有一个感觉──怕是熬不过了,怕任我们的「灯」的「油」再多,都等不及天亮,就「油尽灯枯」了!

夜正「长」,灯亦「孤」,有时你不免要像以利亚那样,觉得「只剩下我一人」。这样的话,有时也并不夸张。大洪水前不是只得挪亚「一个义人」吗?

 

我是诗人(七) 我的「最爱」(中) - 为真理争战的蒋明 -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参看上图,我们发现亚伯拉罕就出生在的挪亚的晚年,而挪亚与闪是当世独存的「跨洪水世代」。想想,挪亚与闪一旦去世,「洪水回忆」以及「洪水前回忆」就极有可能烟消云散--

「香火断绝」!

还好的是,就在这个「濒危」时候,出了个亚伯拉罕。

不过,这当下,亚伯拉罕在信仰意义上是个「九代单传」--独有他听到上帝呼唤,还在意洪水旧事,犹思念伊甸家园。更可怕的还有,就是那时在亚伯拉罕膝下连个「九代单传」都没有(以撒还未出世),即是不只亚伯拉罕自己的血脉,就连上帝的呼唤、天家的回忆、洪水的教训,待到连亚伯拉罕都老去以后,就都没人「继后香灯」了。

好在──

神的灯在神耶和华殿内约柜那里,还没有熄灭……

将残的灯火,他不吹灭……

夜尽管「长」,灯纵然「孤」,但「孝子」的血脉总是似断还续似无还有,「香火不绝」的。天父慈悲睿智,祂竟就「从一个彷彿已死的人就生出子孙,如同天上的星那样众多,海边的沙那样无数」(来11:12) 

我的「长夜映孤灯」用的就是这个「圣经典故」,看到吗?

长夜孤灯,在人最感到凄清、寂寞,甚至绝望的时候,在上帝却是希望犹存──「黑夜」终必过去,「灯火」必重新挑旺,更且永不断绝。

人生犹长夜,汝身即孤灯;

长夜终有尽,真光耀永恒。

皇天不负苦心人,我们会等到的!

就这样啦,这「长夜映孤灯」一句,写景抒情用典寄意,浑然天成,其深得吾心,岂是无因?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