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马太福音 3:8 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

 
 
 

日志

 
 

我是诗人(四)  忍问哭声何处多?  

2016-03-21 19:10:41|  分类: 【我是诗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人(四)                         

忍问哭声何处多?

我说过,一整本圣经,你解明解好首六章(创1至6),已经明其大半,要是这六章你都解不好(甚至你根本了无心肝去解明解好它们),那你就早该按「取消」然后离开圣经,因为再读下去,都必于你无益,甚或害己,甚至害人。

早前说的《慈父谣》(儿兮归来),表面所据的是创4「该隐与亚伯」的典故,实质指涉的,是一整本圣经的「主情节大故事」。今天说的《洪水歌》(哭声何处多)类同,表面所据的是创6的「大洪水」典故,而实质指涉的,也是一整本圣经的「主情节大故事」。

圣经自然还有好些「次情节小故事」,但这些「次情节小故事」往往都是「主情节大故事」的铺演、补充或说明(有些则是对比或衬托,例如以斯帖记就是一个「反例」),你掌握好「主」的「大」的,「次」的「小」的自可明白,即或不是每个都知道或明白,甚至偶有些小失误,也不会影响你对圣经启示与基督信仰的整体认知。

诗意解经的「精神」之一,就是「不怕朦胧不拘小节」,所以不要信那些造作严谨的「牧师学者院长」的胡说八道,说你会因着不懂或错解某几个「圣经原文」而「误入魔道」。没这样的事!唯有连圣经的「主情节大故事」都看错都解歪的人,才是入了「魔道」的。至于他们是「误入魔道」还是「故入魔道」,还是自己心存「魔心」,故而你给他们圣经他们都是只能「解出魔道」,我不说了!

且看如何「诗心独运」,替大家解明「洪水故事」。

《洪水歌》(哭声何处多)

滔滔大水意如何?只今谁唱归来歌?

人间歌舞喧声动,天廷岁月竟蹉跎。

连天巨塔无归意,寂寞方舟思蓼莪。

一朝大水从天降,忍问哭声何处多?

不妨先自己感受一下,再读注解!

《洪水歌》【注解】

诗之美,在朦胧!要是我「解」得太多,怕反而不美了!故此,下文我只会做些「必要」的解释说明以及提供一些「联想资料」,此外的就大家自己发挥想象力了。

且别忘了,我系诗人,你都系!

顺带一说,不想「教坏人」。我这首《洪水歌》,按中国古诗格律,属于「近体诗」里的「七言律诗」,唯是平仄对仗不十分工整(尤其是末二句的平仄声调),诸君在意。不过我也不是要「考状元」,苟能传情达意,就不过于斟酌了。

 

滔滔大水意如何?只今谁唱归来歌?

这是首联(首二句)。先是问及「大水」(大洪水)的「用意」或「意思」何在,因自古以来(尤其在所谓「启蒙运动」人本思潮兴起之后),人类对「大水意如何」都意见纷纭。「归来歌」,代指《慈父谣》,因其中有「儿兮归来」之句。「只今谁唱归来歌」,是说今天已鲜有人以《慈父谣》(归来歌)的意境即「父的心肠」,去解释演绎「滔滔大水意如何」了。

首联为下文作铺奠。

人间歌舞喧声动,天廷岁月竟蹉跎。

这是颔联(第三、四句;颔是下巴,在首(头)之下,故曰「颔联」)。「人间歌舞喧声动」这一句,固是指大洪水前的「人间」境况,亦预指末世的「人间」光景。这个「用典」已经过于显浅,再解就越发「不美」了。「天廷岁月竟蹉跎」则是与「人间」反衬的「天上」光景。

考之牧师学者院长的「神学」,只有「人间」(人类)会「岁月蹉跎」,「天廷」(上帝)无么可能「岁月蹉跎」呢?──不知所谓啊!

请阁下先把这些「神学」丢进垃圾桶去,然后从拾你的「诗心」,动心想想:堂堂天父上帝而竟然「在天上蹉跎」,祂「蹉跎」什么?祂为谁「蹉跎」?祂为什「蹉跎」?祂怎样「蹉跎」?……

若你从未试过为别人「蹉跎」,你还不知爱为何物,更别说你认识上帝!

 

连天巨塔无归意,寂寞方舟思蓼莪。

这是颈联(第五、六句;颈在下巴(颔)之下,故曰「颈联」)当天父上帝「在天廷蹉跎岁月」的时候,人类却一点都不「蹉跎」,他们很会「活在当下」,很会「抓紧时间」,于是建成了无数「连天巨塔」,更是了无「归家」之意。「连天巨塔」典出何处?大家自己想象一下吧!「连天巨塔」与「无归意」的寓意关联亦不难联想。我不解啦,再解又不美了!

说到「寂寞方舟思蓼莪」,「寂寞方舟」怕不用解了吧?至于「思蓼莪」之意,阁下要是不用我解都能够解得明白,那你离「成诗(人)之日」不远矣!「蓼莪」典出诗经《小雅。蓼莪》,首四句(亦是最著名的四句)如下:

蓼蓼者莪,匪莪伊蒿;

哀哀父母,生我劬劳!

语译:

父母期望我是长得又高又大的莪菜,

可我不是莪菜,却是不成材的青蒿;

可怜的父母啊?生养我多么的劳苦!

当「全人类」都已经忘记了天父天家,毫「无归意」的时候,独有一个「义人」(其实就是「孝儿」)还会唱「归来歌」,还会思「蓼莪」──就是想到,「天父的深恩未报,自己(人类)却是如此之忤逆不肖」──

哀哀上帝,造我劬劳!

 

一朝大水从天降,忍问哭声何处多?

这是尾联(第七、八句),呼应首联的疑问,并总结全诗。我们看到,一面是人类在人间「去不还」了无归意,一面是上帝在天廷「空等待」岁月蹉跎。如此而日复日,年复年,终于,「一朝大水从天降」(这句不用解了吧),「人间歌舞」剎那间静灭不闻,而「连天巨塔」亦倾刻间湮没于万里湮波。

对于这个「大洪水画面」,貌似正统的「保守派」将它演绎为「上帝在睁眉怒目甚至『笑着』降罚,上帝「黑脸阎罗」的「形像」更被「肯定」;而饱受所谓「启蒙运动」人本思潮洗脑荼毒的「前卫派」,则十分之「接受」不了。于是,一是「质疑」根本没发生过这样的大洪水事件,一是将之所谓「再诠释」,明言暗示,「仁慈的上帝」是不会干这样「残忍」的事的,会降大洪水灭世的,必是另一「邪神恶魔」。

骤看,你或以为「保守派」是跟「前卫派」对着干的,实质他们是「蛇鼠一窝」,不过是以不同的方式门路,将天父及审判「妖魔化」以误导众生而已。

不是吗?

想想,我说大洪水是由一个「睁眉怒目的所谓上帝」降的,这跟我说大洪水是由一个「恶魔」降的,有什么分别?事实亦「殊途同归」。所谓「保守派」不过是「前卫派」的「种子」,就如特朗普的「参选」,不过是为帮希拉里「拉票」一样!

一朝大水从天降,忍问哭声何处多?

事实分明是这样的:

大洪水降下前,人间的「歌舞喧声」没一刻沉静过,人类的「建城大计」亦没一秒停歇过,何来「哭声」?即或「垂死」之前或会「哭一阵子」,但哪还算什么呢?

逆子押沙龙兵败身亡,叛军中不闻有谁为他的死而哭。为押沙龙哭的只有一个人,但就那一个人的哭,已经哭声震天:

我儿,我儿押沙龙啊!

撒下 18:32-33 王问古示人说:少年人押沙龙平安不平安?古示人回答说:愿我主我王的仇敌,和一切兴起要杀害你的人,都与那少年人一样。王就心里伤恸,上城门楼去哀哭,一面走一面说:我儿押沙龙啊!我儿,我儿押沙龙啊!我恨不得替你死,押沙龙啊,我儿!我儿!

押沙龙战死,问谁哭得最恸?

大卫之「合神心意」,又一如山铁证。

水火之间

请动心再读再一遍:

滔滔大水意如何?只今谁唱归来歌?

人间歌舞喧声动,天廷岁月竟蹉跎。

连天巨塔无归意,寂寞方舟思蓼莪。

一朝大水从天降,忍问哭声何处多?

难道你还没有听见,天父是「哭着」降大洪水的么?

总之,诗心独运,就自会读出一本完全不同的圣经,看出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认识一位完全不同的天父,也信出一种完全不同的基督教。

我想必又有人反问说:

哪末日审判「上帝降火」也是「哭着」降的么?「哭着」(流着泪)「降水」还可,「哭着」(流着泪)「降火」,说不通啊!而且圣经明明亦有颇不少上帝「忿怒着」甚至「笑着」降罚的记载,这又怎么解释呢?

我说:

我从没说过上帝不会「忿怒着」甚至「笑着」降罚,这也是圣经明明白白的启示,上帝终必会在「忿怒中笑着」降罚于一切至死不悔的反叛者。但请记得,这是「迫出来」的:

慈悲无限的天上的父,最先只有祝福,

继而小惩大戒,继而哭着施以洪水,

终而怒中降下烈火──这是谁之过!?

爸爸「哭着打你」,表示祂「还有恩典」,这就是你悔改的「最后时机」,「当趁耶和华可寻找的时候寻找他,相近的时候求告他」(赛 55:6)。

别等祂眼哭干,开始眼中冒……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