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马太福音 3:8 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

 
 
 

日志

 
 

胡不归兮?(九) 编造虚谎之:来者何神?(下)  

2016-03-01 12:23:10|  分类: 【胡不归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胡不归兮?(九)                        

编造虚谎之:来者何神?(下)

以斯帖记真的没有提到「神」吗?或者它有提到(暗示),而且所说的就是「耶和华」?

又或者它有提到,不过明言暗示的,是「另有其神」

 

我自问并不肤浅,我十分知道「有神没神」「是神是鬼」并不是么表面的事,圣经里就有太多典范:例如以色列人可以指着金牛犊喊「耶和华」,可以又拜巴力又拜上帝,犹太人的长老可以躲在圣殿里拜太阳神,满口「亚伯拉罕」与「摩西」的法利赛人原来是「撒旦之子」,喊「主啊主啊」的未必都能得救;反之,为耶和华仗义执言的先知被指为卖国叛教,信奉主耶稣为神的儿子的司提反及保罗都被指亵渎圣殿,甚至连主耶稣基督都曾被指为「被鬼附」的……。

我十分奇怪,为什么许多牧师、长老、学者、解经家、博士、院长,可以一看(我假设他们有看)以斯帖记,就可以肯定它说的是耶和华上帝,而不是「另有其神」?

该当知道,我们一直都被人「笨」,就是一直以为「叫圣经的」都是「圣经」,于是以为以斯帖记「放得进」圣经去,就是圣经啦!再于是就以为以斯帖记「暗示」的神,除了耶和华上帝之外,还可以是谁呢?再再于是就穿凿附会混解一通,再以之合理化甚至神圣化今天泛滥成灾的「护理神学」、「职场神学」与「文化使命」,几乎毁了整个基督教。

我同意,上帝(我当然是指如假包换的耶和华)的作为,不一定都「打正旗号」,而且「打正旗号」也不保证就是出于上帝。不过,这说法不能说得太过,否则,就什么准则都无法说下去,就大家各自表述各自混搞一通算了。

 

莫名其妙的「秘密」

首先,除雅歌及以斯帖记外,圣经全部书卷都明明白白提到上帝及祂的说话作为。雅歌为诗歌体,故事(虚构)性重,历史性不强,不提上帝或还可以理解为是一种「诗意」的修辞技巧。可是,以斯帖记,无论如何,都有相当强的历史意味,所涉及的更是很重要的历史事迹,「不提上帝」是必要解释而要解释得过去的。

斯 2:10 以斯帖未曾将籍贯宗族告诉人,因为末底改嘱咐他不可叫人知道。

斯 2:20 以斯帖照着末底改所嘱咐的,还没有将籍贯宗族告诉人;因为以斯帖遵末底改的命,如抚养他的时候一样。

老老实实,我完全不明白为什么末底改要以斯帖隐藏她的「犹大人身分」。

因为考之于但以理书、以斯拉记及尼希米记等,波斯众王,如古列王、大利乌王、亚达薛西王,对犹大人都非常优厚,根本没怎么迫逼过犹大人,还大力鼓励以至资助他们回故地重建圣城圣殿。既如此,末底改根本没有需要隐藏「犹大人身分」啊!

我勉强找个「解释」,就是按波斯王室惯例,国王娶妻限于几个「波斯名门望族」,犹大人虽然受到厚待,有些还相当富贵(所以才有这许多「留派」不肯回归故国),但都不可能当上王后,故此就要「隐藏身分」。但其实这也说不过去,因为一国之君娶妻有可能不「查你家宅」吗?

亚哈随鲁王怎么可能娶个「家世不明」的以斯帖当老婆?这也是「以斯帖故事」的史实性备受质疑的主因之一!

 

说不得!说不得!

事实上,末底改要以斯帖隐藏「犹大人身分」的真正原因,准确说,是以斯帖记的「作者」要「隐藏上帝身分」的真正原因,是他们「身有屎」──他们处心积虑想要明言暗示的,是「另一个神」,是要传述「另一种救法」与「另一个福音」。

大家想想,要是他们明明白白的提到「耶和华」,这有可能不提「大卫家」,不提「回归圣城圣地」,不跟圣经一以贯之的上文下理「连戏」吗?请看:

王下 25:27-30 犹大王约雅斤被掳后三十七年,巴比伦王以未米罗达元年十二月二十七日,使犹大王约雅斤抬头,提他出监;又对他说恩言,使他的位高过与他一同在巴比伦众王的位,给他脱了囚服。他终身常在巴比伦王面前吃饭。王赐他所需用的食物,日日赐他一分,终身都是这样。

这「上文」说到约雅斤(大卫王裔)「抬头」,替「大卫家回朝」设下伏笔。

代下 36:22-23 波斯王古列元年,耶和华为要应验藉耶利米口所说的话,就激动波斯王古列的心,使他下诏通告全国,说:波斯王古列如此说:耶和华───天上的神已将天下万国赐给我,又嘱咐我在犹大的耶路撒冷为他建造殿宇。你们中间凡作他子民的,可以上去,愿耶和华──他的神与他同在。

这「上文」说到波斯古列王的谕旨,既上应耶利米的预言,亦替下文以斯拉记、尼希米记以至哈该书等记述的「以色列人回归圣地重建」的事迹设了伏笔。

却是何以独独以斯帖记完全不顾上文下理节外生枝另外炉灶?

以斯帖记之所以不「明提」耶和华上帝,是因为它根本完全偏离「剧本」,一旦提起,稍稍心清眼利的人,就必要问:你说的这个「耶和华」怎么跟圣经一贯说的那个「和华」么不同?譬如你完全不提大卫家,又不讲回归耶路撒冷?甚至传统的律法典章都不说,反而提出了一个从未听过的「普珥节」?……

所以呢,说不得!说不得!

 

还得当心,我所说的不同,还不止于以斯帖记里那个(暗示的)「神」不但不提大卫家不提回归重建,「不对口供」,就连「行事风格」都极之走样。

即是──

以斯帖记不只「剧情发展」接不上,

连「主角形象」(神)都忽然走样!

早前说到,包女士妄图把「普珥日式救法」跟「逾越节式救法」甚至「基督十架赎罪式救法」拉上关系甚至混作一谈,但你若真知道自己信什么(!),一望就知那是两码子事,而且誓不两立。

且看包女士怎样「鱼目混珠」:

书中有两种相反的世界观。一个为哈曼所代表,他相信命运机缘,基于此,他相信可以灭绝神的百姓。换言之,他是个实际的无神论者。作者描述他的世界,是要作为对比。……哈曼相信自己的能力,相信理所当然可以水到渠成,他的毒计一定可以通行无阻。他相信在身处的环境范围之下,他可以控制历史。

另一种世界观,也强调人的自发力。末底改劝以斯帖要去见王,虽然是很危险的一步,她若不行这一步,她自己的生命及同胞的生命都会灭亡。这样看来,人的责任仍然是重的,但并不脱离对神的信念,相信这件事是神全盘计划中的一个片段,只有神统管全部。不错,书中没提神的名字,但末底改对以斯帖说︰「焉知妳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为现今的机会么?」(四14),他的意思是,他相信历史是有一位统管者的。以斯帖被选为王后,不是偶然的机会,乃是统管世界的主宰所定的,要藉着她达成拯救之工。

本书把两种世界观并列对比,然后从两者的结局看出优劣。哈曼被挂在自制的木架上,而末底改则取代了哈曼的权位(八2)。……人在不知不觉中,成了看不见的幕后主宰的工具与媒介。

以斯帖记的「作者」虽装模作样提出「两种世界观并列对比」,说哈曼「实际的无神论者……,相信自己的能力……可以控制历史」云云,而末底改呢,当然就是「有神论者」喇,他「相信历史是有一位统管者的。以斯帖被选为王后,不是偶然的机会,乃是统管世界的主宰所定的,要藉着她达成拯救之工」云云。

问题是,这种「信法」可以证明什么呢?有个「统管世界的主宰」存在,大佬,共济会都是这样信啊!而且,什么「也强调人的自发力」,「人的责任仍然是重的」,美国式「天助自助者式上帝」,准确说,共济会式「让好人变得更好式上帝」的味道也太浓太烈了吧?

事实上,在整个「(伪)基督教历史」里,跟以斯帖记这一路「普珥日式拯救」最为接近的,一样「神气」「霸气」甚至「杀气」的「救法」,就是「中世纪十字军东征」与「近代西方殖民扩张」──奉某个「上帝」之所有「天命」,以自己「上帝选民」为名,动刀动枪杀人报复抢地打劫无恶不作,还要振振有辞。

大家回心想想,以色列人在逾越节的「被拯救」过程中,我们基督徒在领受主耶稣基督十架赎罪的「被拯救」过程中,可以有什么「神气」、「霸气」甚至「杀气」吗?可以有这么多「积极配合」的「动作」吗?

圣经一以贯之的救法,明明不是「我们跟上帝合作消灭恶人(或坏事)」──这却是以斯帖记甚至今天许多所谓基督徒「想象出来」的「救法」,而是「上帝在消灭我们之前给我们以逃难避劫的警告与方法门路」,例如叫挪亚预备方舟,叫以色列人藏在门框涂了羔羊之血的房子里,末世是叫我们凭信「藏在基督」里,以避过大洪水、灭命天使以至末日大审判。当知,大洪水、灭命天使以至末日大审判都不是「坏人坏事」,都是上帝执行「清洗罪恶」的工具。我们绝不是「好人」,所以免于被「清洗」,而是因着「信」(听信上帝或先知的警告)而「藏在上帝预备的救法」里,才得以避过一劫(正面说是得蒙拯救)而已。

如果你连「普珥日式拯救」根本是极之典型的「共济会式人本主义自救法」这一点都看不出来,还以为以斯帖记里(暗示)的所谓「神」即是耶和华,即是主耶稣说的天父,我「没有话」。

 胡不归兮?(九) 编造虚谎之:来者何神?(下) - 为真理争战的蒋明 -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今天写得颇长(其实是下文引文很长),大家读到这里就歇歇吧。明天我休市一天,大家才把下文读完吧。

你有心力一气呵成读完,当然无任欢迎。

 

原来如此

最后「开始」吧,以斯帖记其实有「神」的,还「指名道姓」,只你不会看,或者视而不见而已。

包女士又出场啦,因为最「心知肚明」:

至于以斯帖这名字的变化,也是众说纷纭。希伯来文的哈大沙(Hadassah,斯二7),意为「蕃石榴树」,听起来接近波斯文的一个名字,源于巴比伦女神 Ishtar,或波斯文ita^r(星星)而来的。这个波斯名字使她可以隐藏她外国人的身分。【页16-17】

末底改这名字,正如但以理和他朋友的新名字一样(但一7),是从巴比伦流行的名字而来。末底改(Mordecai)的字里包括了玛尔杜克(Marduk),巴比伦一个国家神明的名字;也可能是玛尔杜卡亚(Mardukaya)这常见的名字的希伯来文写法。【页67】

终于看到了没有?

谁说以斯帖记「没有神」呢?有得很啊!单单男女主角的名字,就各自改自或包含「巴比伦男女主神」的名字,巧得不能更巧:

以斯帖(Esther)── 巴比伦女主神伊西塔(Ishtar)

末底改(Mordecai)── 巴比伦男主神玛尔杜克(Marduk)

简简单单看百度巴比伦诸神怎么说:

马杜克(Marduk)

巴比伦城的守护神。在苏美尔宗教诸神中原无崇高地位。巴比伦在政治上崛起以后,被推崇而成为诸神之首。《巴比伦史诗》描绘为伊亚神之子;谓诸神承认他为主,并在巴比伦为他建造巨大的神庙。还说他在女神阿如孺(Aruru)的协助下,用他所杀死之原始怪物提阿马特的躯体创造了世界和人类。

看到吗?马杜克为「诸神之主」,又「用他所杀死之原始怪物提阿马特的躯体创造了世界和人类」,这不是有几分似所谓「至高神」和「造物主」吗?--不过那是「共济会式」的,决不是耶和华我们的上帝!

伊西塔(Ishtar)

美索不达米亚的重要女神。在苏美尔又称伊南娜(Inanna)。被认为是月神欣的女儿,太阳神夏马西的妹妹及农业和春天之神杜木茨的情侣。具有双重性格,一是战神,一是爱情和丰收之神。又具医疗之神的性质。主要崇拜中心厄里克(Erech)由神娼侍奉。后来的许多中东女神皆以她为原型。

原来,这伊西塔就是「许多中东女神(的)原型」,例如圣经提到「亚施他录」及「亚底米女神」。而且讲到名气,伊西塔比马杜克更响。

请看:

 胡不归兮?(九) 编造虚谎之:来者何神?(下) - 为真理争战的蒋明 -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杨信成着《考古推推理1》页65

单单一个巴比伦名胜,「以斯帖」(伊西塔)及末底改(玛尔杜克)两位「主神」都在了,以斯帖记不是「无神」,系有(还至少两个),不过绝不是你想当然的耶和华而已。

至于伊西塔女神又系什么「掌管爱情的暗夜女神」,那么名号怪诞?请看:

 胡不归兮?(九) 编造虚谎之:来者何神?(下) - 为真理争战的蒋明 -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杨信成着《考古推推理1》页45-48

够了吧?


这样,大家终于明白,为什么所罗巴伯及以斯拉等领以色列人回归圣地的时候,合计仅有五万人左右(即「归派」)回去,而「留派」──坚持留在波斯(前为巴比伦)「发展」的以色列人,据说多达百万人(连同被亚述人掳去的)。


这些「乐不思蜀」,连心灵与信仰都一并被「掳到巴比伦的花天酒地去」的「留派」以色列人,早就认定「伊西塔」和「玛尔杜克」为「他们的真神」。为着抗拒圣经一直的「回归呼吁」,再加上那帮久谋另起炉灶的「反大卫派」的推波助澜与精心策划,于是无中生有出一个「普珥节」,并「创作」出一个「以斯帖故事」来配合,还把「伊西塔」(以斯帖)和「玛尔杜克」(末底改)及他们的「鬼学」(伪犹太教/伪基督教)隐藏其中,再千方百计乘人不备,将它混进圣经正典里去,不只自己不肯「认祖归家」,更要诱惑其他犹太人甚至基督徒都乱认祖宗乱认祖国乱认上帝。


人心比万物都诡诈,竟至于此!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