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马太福音 3:8 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

 
 
 

日志

 
 

胡不归兮?(八)  编造虚谎之:来者何神?(中)  

2016-02-26 15:40:54|  分类: 【胡不归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胡不归兮?(八)                        

编造虚谎之:来者何神?(中)

上回说到:

问题是,以斯帖记原作中的「无神现象」又如何解释或理解呢?是否如「补篇」所说,它其实是「有神」,还是「以色列的神」哩,只是未有「明说」出来而已,「补充」一下就可以了。更说不定,这是一种高超的「修辞技巧」,或更蕴含着什么了不起的「神学隐喻」之类!


日光之下,新事是很寥寥的。诸君或以为《以斯帖补篇》完全是篡改,十分离谱,其实更离谱的多着,只是没干得那么「露骨」或「直接」,说明白些,是干得更加「隐晦」甚至「聪明」而已。


譬如早前说过的,把以斯帖比喻为「灵」,把亚哈随鲁王比喻为「魂」,把哈曼比喻为「肉体」,进而把「哈曼被挂在木架上」比喻为基督徒要「把肉体并肉体的邪情私欲都钉在十字架上」之类的「灵训」,不就把「明明无神」的以斯帖记「解」到到处都是「灵训」吗?既大有「灵训」,还怎能说「无神」呢?


我还领教过许多牧师学者的「跳跃式解经」,就是一见「禁食」(4:15-17),就联想到「祈祷」;一见「祈祷」,就联想到「向神祈祷」;一见犹太人「向神祈祷」,就联想到「向耶和华上帝祈祷」。至于犹太人经常拜巴力邪神,又指金牛犊当耶和华(北国就因而亡国),甚至躲在圣殿里拜太阳神(南国就因而亡国),他们都好像从来没有听说过似的。


大家以为,亡一亡国,犹太人就会彻底悔改,从此不拜异神只拜耶和华?──没哪么容易吧!且看耶利米先知怎么说:

眼看北国以色列亡国了,南国犹大人却怎样?

耶 3:8-10 背道的以色列行淫,我为这缘故给他休书休他;我看见他奸诈的妹妹犹大,还不惧怕,也去行淫。因以色列轻忽了他的淫乱,和石头木头行淫,地就被玷污了。虽有这一切的事,他奸诈的妹妹犹大还不一心归向我,不过是假意归我。这是耶和华说的。


到南国犹大自己都亡国了,但逃到埃及去的犹大人又怎样?

耶 44:15-19 那些住在埃及地巴忒罗知道自己妻子向别神烧香的,与旁边站立的众妇女,聚集成群,回答耶利米说:「论到你奉耶和华的名向我们所说的话,我们必不听从。我们定要成就我们口中所出的一切话,向天后烧香、浇奠祭,按着我们与我们列祖、君王、首领在犹大的城邑中和耶路撒冷的街市上素常所行的一样;因为那时我们吃饱饭、享福乐,并不见灾祸。自从我们停止向天后烧香、浇奠祭,我们倒缺乏一切,又因刀剑饥荒灭绝。」妇女说:「我们向天后烧香、浇奠祭,做天后像的饼供奉他,向他浇奠祭,是外乎我们的丈夫吗?」


一句话,依然故我,死性不改,甚至变本加厉。

大家想想,被掳到巴比伦(后来由波斯接手)去的犹太人──尤其是那帮「坚持不归」的「留派」──会「好」到哪里去呢?


所谓「末底改」正正是「留派」的代表人物,他心目中就算真个有「神」,哪会是「耶和华」吗?还是「另有其神」──所以才故意「将其隐去」而只作「暗示」!

这个「另有其神」,我暂且按下不表。

 

无中生有

现在,有许多「著名的」牧师学者都大力吹捧以斯帖记,绝不以它的「无神」为忤,他们的主要论调,大体如下:

以斯帖记以它的「故事」为载体(暗示「史实」方面大家不要太过「苛求」),隐喻着有一位「既隐藏又无所不在的神」,说祂如何「暗暗地」保护以色列人以至掌管人类历史的走势。说明白些,这其实是一种非常高超的「修辞技巧」,所隐寓的,也是一种十分有「深度」的「护理神学」。言下之意,是如果你看不出来,第一是你「萌塞肤浅」(老是要看到个「神」字才算数),第二是你「心胸狭隘」(只晓讲「狭隘的赎罪福音」而不晓得讲「广义的上帝护理」,譬如「职场神学」或「文化使命」之类)。

有一位著名的「神学院院长」,就是这样说:

从犹太圣经神学角度理解圣经

他认为,犹太人在讨论以斯帖记时,重点不是记述的有何历史根据和细节,他们重视的是这些记述曾经发生。以斯帖记共记述了十场宴会,是极尽奢华、酒池肉林的亡国时代。「可是,相对于这个世界的是什么都不要的以斯帖,和从头到尾都不知道发生何事的末底改。」亚哈随鲁王的失眠成为整个故事的转折点,其后更发生连串巧合。李思敬从犹太圣经神学角度理解,认为可能是天上君王无法入睡所致:「一个无眠的夜晚由王诵读史书,到末底改得尊荣的一刻,整个世界就向一个完全不同的方向发展。这个故事到最后只有一个真正掌管历史的君王,祂的命令虽然并无公开,但贯彻到底,并在夜半时份于亚哈随鲁王的耳边低语。」因此,虽然以斯帖记并无提及「神」或「耶和华」,但从这故事中却可见出上帝的作为。

跟包德雯女士一样「出神入化」,李思敬博士的这句「犹太人在讨论以斯帖记时,重点不是记述的有何历史根据和细节,他们重视的是这些记述曾经发生」,我一样完全看不。要是不执着于「历史根据」,哪何谓「曾经发生」?没明显「历史根据」,「细节」疑点重重,这样的事,我怎样确知它「曾经发生」?无法确认此事「曾经发生」,我怎知道「这故事中却可见出上帝的作为」,还能肯定哪个「神」就是「耶和华」?

博士,你究竟想说什么呢?──别告诉我,你说的只是「从犹太圣经神学角度理解圣经」,却没说过我们基督徒都要用这个「犹太角度」来理解圣经!废话!

其实,李博士的「犹太观点」完完全全可以在包女士的身上找到:

书中有两种相反的世界观。一个为哈曼所代表,他相信命运机缘,基于此,他相信可以灭绝神的百姓。换言之,他是个实际的无神论者。作者描述他的世界,是要作为对比。当他处于权位时,他用权来达成他的目的,同时又令人觉得他是为王的好处着想(三8)。他的计谋并没有为他赚得什么,钱财并非他的目标,他已是一王之下的全国第二尊位者了。他的诡计其实是为出一口气,为所受的轻蔑报仇。他所谋的毒恶,与起因是不相称的、夸大的;不过,心胸狭窄、妄自尊大的人,半点反对也受不住,也根本不管轻重。哈曼相信自己的能力,相信理所当然可以水到渠成,他的毒计一定可以通行无阻。他相信在身处的环境范围之下,他可以控制历史。

另一种世界观,也强调人的自发力。末底改劝以斯帖要去见王,虽然是很危险的一步,她若不行这一步,她自己的生命及同胞的生命都会灭亡。这样看来,人的责任仍然是吃重的,但并不脱离对神的信念,相信这件事是神全盘计划中的一个片段,只有神统管全部。不错,书中没提神的名字,但末底改对以斯帖说︰「焉知妳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为现今的机会么?」(四14),他的意思是,他相信历史是有一位统管者的。以斯帖被选为王后,不是偶然的机会,乃是统管世界的主宰所定的,要藉着她达成拯救之工。

本书把两种世界观并列对比,然后从两者的结局看出优劣。哈曼被挂在自制的木架上,而末底改则取代了哈曼的权位(八2)。至于犹太人,虽然法律命定他们遭厄运,他们却得以存活,并且把仇敌置诸死地。祸福颠倒,正义得以伸张。不过,到头来仍然是王听了哈波拿的报告,下命「把哈曼挂在其上」(七9~10),把末底改升上高位。人在不知不觉中,成了看不见的幕后主宰的工具与媒介。

根据这第二种世界观,犹太人在神的计划中,有一个特殊的位分,甚至哈曼的妻子细利斯也说,谁想胜过犹太人的,必要败落(六13)。末底改也深深相信,即或以斯帖不争取影响力,犹太人必从别处得解救(四14),他十分肯定︰他们是不容被毁灭的。古今反犹太的运动,即便是纳粹大屠杀的顶峰、任何刻意消灭犹太人的行动,都失败了。可是不论在耶路撒冷,抑或在天涯海角,他们对神给他们的位分,显然信得十分有把握。【页35-26】

我很悲哀,因我极之疑心现在已经没有多少基督徒(?)还会用「基督观点」(或先知观点、使徒观点)来读经解经。他们用的都是「犹太观点」──不,实质是「伪犹太一神教观点」,准确说,是「共济空泛一神教观点」来(所谓)读经解经。

以斯帖记有神没神,他们其实不怎么介意,只要空空泛泛地「解出」有个「上帝」在保佑所谓「犹太人」甚至保祐你,让你在世界活得称心如意,又在「职场」上尽量成功发达,然后「顺便荣耀『上帝』」,就皆大欢喜了。大伙儿实质都在「灵意解经」,连「史实」都满不在乎,更别说里面明言暗示的「上帝」究竟姓甚名谁。

 

解经=二次创作?!

不过,我还看见过有一路不伦不类的「护理神学」,就是为了「兼顾基督救恩」,于是曲为之说,说以斯帖记说的「奇迹保守」其实也守护了「耶稣祖先」,使得上帝预定的「救恩」没有因哈曼要灭绝犹太人的恶计而遭到破坏云云。且看这说法多么「别开生面言之成理」:

上帝保存祂的百姓,为弥赛亚的降生作准备。从这个角度来看,以斯帖记愈显重要。如果犹大灭种,那应许中的弥赛亚就无从降生。撒但在历代以来,想尽各种办法破坏上帝的救赎计划。但是因着上帝的恩典与应许,祂为祂的百姓存留余种,使救主 耶稣终于能够从犹大这个支派降生,而让全世界的人得福。【来源

如此一「解」,以斯帖记就不只有「神」,而且是「很基督教的神」哩!真越搞越乱,越帮越忙!

包女士当然不能满足于此,还要大搞,就是把以斯帖记中那个不免「太犹太化的神」跟「整体旧约的神」及「基督教的神」多拉一点关系,于是,她在她的太作《以斯帖记》注释中,就曾提到「逾越节」并把什么「普珥日」跟「逾越节」及其预表的「基督救恩」混作一谈:

犹太人看重这一卷书,是很明显的︰因为他们历代受了许多的苦;对普珥的凭据一直持定不移,深信不管民族遭受怎样厉害的威胁,也必有未来的展望。「神并不显露自己,祂的话也不直接,祂的脸庞也无法看见;可是,在普珥的幔子底下,神对子民的看顾不变,必保护他们渡过敌害与恶势力,正如古时逾越节一样。」难怪以斯帖的故事为犹太人所心爱,也支持他们在最黑暗的日子里,仍存盼望。柯肯霓(Kenneth Cragg)说︰「以色列人对主权的把握,有种超然的质量,使巴勒斯坦的斗争从任何相反的角度来看,都是不平等的对手,对方没有那种神祕的命定质量。」「锡安主义本身,有种难以领悟的东西,是以色列人紧紧抓住不放的,是神圣的历史、神圣的宪章、神祕的命定,还加上大屠杀。」以斯帖记在这方面有很大的维系力。直至今日,每年普珥节诵读这书时,仍会引起不灭的热忱,使犹太人对神不断地看顾坚信不疑,在一切苦害中仍不动摇。在犹太人眼中,这书是活的。【页35】

以斯帖记像其他被掳后的著作一样,要对新的问题寻找答案。犹太人分散在异邦中,有什么前途?神仍与他们同在吗?若然,对他们有何要求?以斯帖记作者证明神实在与他们同在,同时,他们该继续忠心于祂,也要忠心于外邦的君王。普珥日纪念他们从死亡蒙拯救,正如逾越节一样,提醒他们要寻求更大的拯救。其中就有人在公元三十年往耶路撒冷朝圣,就在户外各国人种群集的大会中,听见一位叫彼得的讲道时,找着了答案。【按:这里指由耶稣基督完成的救恩】【页39-40】

包女士明言暗示,以斯帖记的「普珥日」所寄寓的救赎观,跟逾越节以至耶稣基督降世舍已赎罪所寄寓的救赎观是「一脉相承」的,顶多只有「程度大小」之别。言下之意,是施行「普珥日式拯救」的,跟施行「逾越节式拯救」及「基督赎罪式拯救」的,是同一位上帝云云。

真是这样吗?

总之,由于以斯帖记表面「无神」,于是,就很有给你「自由创作无限联想」的广大空间,结果,就任你点讲都得啦!

解经忽然成了「二次创作」的一种,怎不天下大乱?!

 

今天我就到此为止,最后问大家,请认真想清楚:

这个「普珥日式拯救」,跟「旧约逾越节式拯救」及「新约基督赎罪式拯救」是同一码子事吗?是仅有「程度大小」之别吗?还是是截然相反誓不两立有你我的完全不同的「救法」?故而只可能出自两个不同甚至对立的「神」(或鬼)的手!?

下回《来者何神》(下)就会告诉大家,谁是「神」谁是「鬼」!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