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马太福音 3:8 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

 
 
 

日志

 
 

胡不归兮?(六)编造虚谎之:此典何来?  

2016-02-24 14:14:28|  分类: 【胡不归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胡不归兮?(六)                        

编造虚谎之:此典何来?

我颇疑心,我一说「以斯帖记是伪造的」,就会有好些读者吓得「退后跌倒」,因为我们一直被教导:

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于教训、督责、
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
叫属神的人得以完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

── 提后3:16-17

更学术点说的,还有什么「圣经无误论」之类,而以斯帖记既为圣经中的一卷,久被确立为「正典」之一,怎可能是伪造的呢? 莫非──莫非不信圣经(无误)乎?

我说,的信仰是极之基要的,我绝对相信圣经而且相信圣经无误,问题是,大家必要先搞清楚:

第一、新约说的「圣经」究竟指哪些经卷(还可能涉及版本问题)?

第二、我们说圣经都是「默示」(或启示),究竟是什么意思?

第三、我们说圣经「于教训……都是有益的」,究竟又是什么意思?

首先,大家必要知道,「人手一本圣经」是十五世纪欧洲印刷术渐渐风行之后,才可能出现的现象。回到新约及较早的年代,圣经(这里指旧约)却是一卷一卷的用羊皮纸人手抄写「独立成书(卷)」的,并不存「一本过」的「旧约全书」这种「物体」。

 

 胡不归兮?(六)编造虚谎之:此典何来? - 为真理争战的蒋明 -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上左图是著名的《古腾堡圣经》,是世界上最早采用活字印刷术印刷的书籍,印制于1454-55年间。而上右图则是抄写于公元前225年的死海古卷残片,是现存最古老的圣经文本之一。


这就是说,一整「套」约旧圣经究竟应该包含哪些书卷,就是到新约年代也不是那么肯定和清楚的。别说基督徒,就是在犹太拉比中间,哪些书卷应归入「旧约正典」,他们还是颇有争论的,大概要到第一世纪末的「雅麦尼亚议会」才定案。


故此,保罗当时所说的「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他所指的圣经(旧约)所包含的范围,就很有可能不同于我们现在所理解的旧约圣经所包含的。

路加福音24章44-45节这样说:

耶稣对他们说:「这就是我从前与你们同在之时所告诉你们的话说:摩西的律法先知的书,和诗篇上所记的,凡指着我的话都必须应验。」于是耶稣开他们的心窍,使他们能明白圣经……。

于此可见,新约教会显然已经公认了一部分旧约经卷,包括「摩西的律法、先知的书和诗篇」。与犹太人基本相同,基督徒很早就肯定「摩西五经」及「先知书」(按犹太人的分类,包括约书亚记、撒母耳记、列王记及我们一般理解的先知书,不过但以理书及哀歌除外)的权威性与正典性,但对于余下的书卷(犹太人统称之曰「圣卷」或「著作」),如约伯记、以斯拉记及历史志等等,其权威性与正典性,就是在犹大学者之间,也要迟至第一世纪末才基本确定。这就是说,对于「摩西的律法、先知的书和诗篇」以外的那些经卷,新约作者未必都视之为圣经,或至少以为不可与「摩西五经」等等量齐观。

这不是说,新约没提及或引用过的旧约书卷,我们基督徒就一概不接受它们为「旧约正典」,毕竟是否接受一卷书的「正典权威」,不是只看一个准则的。正如我早前一直强调,接受一卷书卷的「正典权威」,更重要的还是看它的「内证」,就是它的「信息与情节」是否跟圣经(尤其是已具肯定权威的摩西五经及先知书)的「信息与情节」一致吻合,或最起码不会大唱反调。


顺带一说,对于尼希米记,我也是不喜欢的(参拙作千秋功罪),但它的信息只是比较「恶俗」,还不至于像以斯帖记般根本是「异端」。故相对地讲,我还不至于要用到「伪造」这个字眼来评价尼希米记。但以斯帖记之「三反主义」──反大卫正统、反回归犹大、反十架救法,却是最凶狠恶毒的异端,「伪造」这罪名是「实至名归」的。

 

正典与「时运」

好了,还是「言归正传」,跟大家说说以斯帖记的「正典问题」。

却是没想到,以斯帖记之能归入「正典」原来竟是因它「时运高」,跟当年以斯帖之「忽然封后」及近年以斯帖记之成「教会新宠」,看起来真有几分神似。

什么意思?这就又得请我们的包德雯女士出场,大家看她今次又怎样「出神入化」!

「一切都在乎命运,连圣经也不例外。」何山德(Jacob Hoshander)的以斯帖记注释,一开头就引用了这一句犹太格言。这句话很能代表以斯帖记成为正典的过程。这神祕的过程之所有步骤,并未清楚保存;其实旧约圣经各书起初怎样形成正典,都没有肯定的考证资料。虽然「正典」一字是亚他那修(Athanasius,死于公元373年)首次使用,但雷蒙(S. Z. Leiman)认为希伯来圣经大部分成书于马喀比时代。因此,不能确定的地方太多了。至于以斯帖记,就有更多无法肯定的原因,这等事例不断地有人提供出来。【页48-49】


包女士因为一早知道她根本不可能解释以斯帖记在「混入正典」的过程中的种种「形迹可疑」,于是先来个「故弄玄虚」,还拉其他旧约书卷「落水」,说:「其实旧约圣经各书起初怎样形成正典,都没有肯定的考证资料」,「不能确定的地方太多了」,于是乎,再多的「不能确定」,都无碍于我们「接受以斯帖记的正典地位」,因为「一切都在乎命运,连圣经也不例外」嘛!

从内证说起,本书的波斯背景,反映出与犹太及耶路撒冷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就是以斯拉、尼希米书中所描述的。其中外族的文化以及完全不提神的名字,就足以使这书蒙上许多疑窦了。而且,书中似乎没有什么信仰上的重要性。外证则是昆兰古卷【又称死海古卷】亦支持这一论点。旧约其他每一卷书都在该文献中出现,只有以斯帖记没有片断留存。对于这点,学者各有不同的见解,但通常都说︰这书对当时昆兰的群体并无任何重要性,他们根本不守普珥节日,不需要这本书;因表面来看,这书是为支持这节日而写的。所以,不管昆兰古卷中何以没有以斯帖记,总之,这事实显示出公元前第一、二世纪时,以斯帖记并非公认为圣经中不可少的一卷。【页49】

这里,包女士也还老实,招认了「公元前第一、二世纪时,以斯帖记并非公认为圣经中不可少的一卷」的事实。这就印证我昨天所说,「以斯帖故事」就算当时已在犹大流传,甚或有少数犹太人庆祝所谓普珥日,但在大多数犹太人心目中,「以斯帖记并非公认为圣经中不可少的一卷」。

据此,我们就更加可以肯定,新约作者心目中的「圣经」很可能根本不包括《以斯帖记》在内。

包女士当然还有「辩说」:

虽然昆兰古卷中有反证,【但】又有另两份印证资料,支持本书于公元第一世纪时,已被犹太人纳入正典。 (1) 约瑟夫肯定把以斯帖记纳入二十二卷圣经中,因他写的历史中,陈述以斯帖的史事。他看亚达薛西王的政绩为圣经内容的一部分︰「至于摩西死后,到波斯王亚达薛西王朝时(他于薛西之后继位),接续摩西的先知们写下十三卷书,述说他们当时所行的事。」他接着说,自从亚达薛西之后,历史的记载不够权威性,因为缺乏先知正确的承接次序。这里暗示他视末底改为先知。 (2) 雅麦尼亚议会(The Council of Jamnia,公元90年),传统认为是确定正典的大会,几乎是毫无疑问地把以斯帖记纳入正典的书卷里去了。【页49-50】

可惜的是,包女士这个「辩说」十分多余,准确说,是非常巧取的。因为她说的是要到第一世纪末期(注意,是末期!),以斯帖记才得到「约瑟夫」(公元37-100年)及「雅麦尼亚议会」的「承认」。但那个时候,新约圣经已经几乎全部完成了。

记得,我们是基督徒啊,哪些书卷可以归入我们基督徒接受的旧约正典,是必需依照新约圣经的权威的,譬如新约作者有否提及过或引述过某卷旧约书卷,而不是根据在新约成书之后,由犹太拉比或别的什么学者来「著书」或「开会」决定的。包女士竟找来约瑟夫及雅麦尼亚议会做「佐证」,这完全是「犹太人中心」的思维方式,事实是她的整个《以斯帖记》注释都很有「犹太人中心」的味道,立场非常「古怪」。

(网上其实可以找到包德雯《以斯帖记》注释全文,我也是靠此「剪贴」的啊!大家自己找找看。)

 

好了,哪历代教会又怎样看待以斯帖记的「正典性」呢?

最要紧的还是,我们今天是否还要「不问底细」地坚持所谓的「圣经无误论」,而接受以斯帖记的「正典性」呢?

以下三段,大家最好一口气读完,好领教包女士「出神入化」的「功力」,那就是她如何将所有对以斯帖记的「正典性」的「不利证供」,一下子莫名奇妙地统统推翻。

不但犹太学者对以斯帖记意见分歧,就是教父也是如此。慕理用地图指出︰承认以斯帖记为正典的中心地区,及不承认它的中心地区。【按:意即早期教会对以斯帖记的「正典性」的立场「分化」得非常厉害。】公元一七○年,撒狄主教墨利托(Melito)开列旧约正典的名单时,把它删去;但俄利根则把它列入,因为他想把旧约的书目用希伯来文二十一个字母来排列,正如约瑟夫所做的。至于基督徒学者对本书价值的判定,就视他们对本书目的的看法而定了。他们若认为这书是犹太人印证普珥节而作,他们就不接纳本书,因为助长犹太人的国家主义,同时鼓励大屠杀。要记得,当时教会的版本是希腊译本,有附录经文在内【按:这个附录称《以斯帖补篇》,内容「出神入化」,容后详说】,更加强了信息的偏向【按:即是信息更加夸张和离谱,更不为「正常的基督徒」接受】。不过无论如何,公元三九七年迦太基会议(Council of Carthage)接纳本书为基督徒经卷之一,确立其地位,直至如今。

宗教改革时代把「附录」分出来,归入次经里,【按:马丁路德十分勉强地保留了《以斯帖记》,但将「天主教圣经」包含的《以斯帖补篇》一脚踢走。】这样,使本书的希伯来文本成为可读之书,而且重新注释。虽是这样,反对的依然大有人在,主张把它从正典中删除。其中最著名的人物是马丁路德,在他的《桌边谈》(Table Talk)里,论及《马喀比书下卷》及以斯帖记时,说︰「惟愿这两书不存在,因为太犹太化了,而且太重异教的狂妄。」近年来甚至有一位犹太人作家,认为普珥日及以斯帖记,为他们民族所不屑有的。不过,虽有这样低贬的评论,这书在圣经中的位置已确立,是不会被弃置的了。

对犹太人而言,本书是他们不断受苦中的盼望,他们但求伸冤,且不至于失望。信徒方面,从犹太人的际遇中,得着无法推诿的证据,神的手不断地在他们身上施行解救保存,及至他们建立以色列国,信徒实不得不惊异万分(罗十一20)。虽然有强劲的反对声音攻击这书,它却继续在圣经中贡献它的信息。况且,本书在成为正典的波折中,更加印证了︰以斯帖的故事实在来自神的手。【页50-52】

大家看到了没有,不管有多少对以斯帖记的「正典性」的「不利证供」,包女士都「义无反顾忠贞不二维护到底」──

不过无论如何,公元三九七年迦太基会议(Council of Carthage)接纳本书为基督徒经卷之一,确立其地位,直至如今。

不过,虽有这样低贬的评论,这书在圣经中的位置已确立,是不会被弃置的了。

虽然有强劲的反对声音攻击这书,它却继续在圣经中贡献它的信息。况且,本书在成为正典的波折中,更加印证了︰以斯帖的故事实在来自神的手。

总之,按包女士的逻辑,就是以斯帖记的「成典过程」越是「说不过去」,就越加「奇妙」,就越有「以斯帖的故事实在来自的手」的「印证」。老老实实,我真的不晓得包女士是怎么「推论」出来的!

你说,这叫「吊诡」!

我说:「吊诡」都要靠谱!以斯帖记从内证(内容信息)到外证(成典过程)都疑点重重,我最多可以如此推论:就是以斯帖记居然「入到圣经」,这的确是十分「说不过去」的事,很是「古怪」,故此,你说这就有「以斯帖的故事实在来自『某个神』的手」的「印证」云云,我也不十分反对。

问题是,这「某个神」到底是谁?!

且看下回「编造虚谎之:来者何神?」,自有分解。

请记住:纯粹「傍身」

的信息,于各位的「日常生活」甚至「教会生活」,恐怕是毫无用处的。譬如你知道了以斯帖记是「伪造」的,哪又怎样?

我劝大家,千万不要回你的教会里去「生事」。我疑心,你的教会里,或有「以斯帖小组」、「以斯帖团契」甚至「以斯帖诗班」,「根深蒂固」,你切莫多事。记得,「烦人者,人必烦之」。而且,教会里「系人」都会随口说「圣经无误」,你说「以斯帖记是伪造的」,想「死」么?

告诉你「以斯帖记是伪造的」,纯粹是给你自己「傍身」的,就像你多晓得一些「骗徒」的「行骗手法」,就没么容易受骗而已。

说到「傍身」,再「赠」大家几句庄子:

《庄子。人间世》

天下有道,圣人成焉;
天下无道,圣人生焉。

【语译】

时势好的时候,圣人或可以成就功业;
时势坏的时候,圣人保住小命就算了。

记得啦,时运高起来,以帖记记都可以混进「圣经」,而时运低起来,「圣人」都未必保得住小命。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