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马太福音 3:8 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

 
 
 

日志

 
 

北方王辨(一) 查无此「王」?  

2015-10-24 10:26:19|  分类: 【北方王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方王辨(一)                        

查无此「王」?

所谓「北方王」(末日北方王)这话题之所以难说,还不止于究竟「谁是北方王」很不好说,就连究竟有没有「北方王」这个「末日角色」,又或这角色其实是不是十分重要或有此「必要」,都很不好说。因为有颇不少牧师学者以为「北方王」根本查无此「王」,或至少没有此「王」存在之「必要」。


所以,在我说到「三合一黑马」(俄罗斯+普京+东正教)会不会就是传说中的「北方王」之前,我还得证明真有「北方王」这「末日角色」,并且这个「角色」更是相当的吃重,吃重到有「辨」他一「辨」的需要的。

 

圣经最直接及明显论到「北方王」及「南方王」的经文,是但以理书第十一章

但 11:5-6 南方的王必强盛,他将帅中必有一个比他更强盛,执掌权柄,他的权柄甚大。过些年后,他们必互相连合,南方王的女儿必就了北方王来立约;但这女子帮助之力存立不住,王和他所倚靠之力也不能存立。这女子和引导他来的,并生他的,以及当时扶助他的,都必交与死地。【这些经文的注释并不难找,除了有特别需要,这里一律从略。】


这里提到的两位「王」究竟是谁呢?我们看看上文,就不难确定。

但 11:2-4 现在我将真事指示你:波斯还有三王兴起,第四王必富足远胜诸王。他因富足成为强盛,就必激动大众攻击希利尼国。必有一个勇敢的王兴起,执掌大权,随意而行。他兴起的时候,他的国必破裂,向天的四方(方:原文是风)分开,却不归他的后裔,治国的权势也都不及他;因为他的国必被拔出,归与他后裔之外的人。


原来上文首先提到「波斯还有三王兴起,第四王必富足远胜诸王」,这前后四王,一般理解为刚比西斯、苏多摩底或高马他、大利乌一世及薛西一世(即亚哈随鲁)。之后又「必有一个勇敢的王兴起」,这个王就是亚历山大大帝。再之后,「他的国必破裂,向天的四方」,意指亚历山大大帝死后,他的帝国一分为四,由他的四个将领分裂而治。


再下来才提到所谓「南方王」与「北方王」。按上文下理及历史背后,学者一致公认「南方王」是指南方以埃及为中心的多利买王朝的王(包括几代王),而「北方王」则是指北方以叙利亚为中心的西流基王朝的王(包括几代王)。

 

 

 

 北方王辨(一) 查无此「王」? - 为真理争战的蒋明 -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自此至第20节说的,都是「南方王」与「北方王」的时而兵戎相见时而结盟联姻,互有胜负难解难分。

但 11:9-17 ……北方王(原文是他)的二子必动干戈,招聚许多军兵。这军兵前去,如洪水泛滥,又必再去争战,直到南方王的保障。南方王必发烈怒,出来与北方王争战,摆列大军;北方王的军兵必交付他手。……北方王必来筑垒攻取坚固城;南方的军兵必站立不住,……他必定意用全国之力而来,立公正的约,照约而行,将自己的女儿给南方王为妻,想要败坏他(或译:埃及),这计却不得成就,于自己毫无益处。

但到了第21节,剧情却忽然集中于一个「卑鄙的人」

但 11:21-25 必有一个卑鄙的人兴起接续为王,人未曾将国的尊荣给他,他却趁人坦然无备的时候,用谄媚的话得国。必有无数的军兵势如洪水,在他面前冲没败坏;同盟的君也必如此。与那君结盟之后,他必行诡诈,因为他必上来以微小的军(原文是民)成为强盛。趁人坦然无备的时候,他必来到国中极肥美之地,行他列祖和他列祖之祖所未曾行的,将掳物、掠物,和财宝散给众人,又要设计攻打保障,然而这都是暂时的。他必奋勇向前,率领大军攻击南方王;南方王也必以极大极强的军兵与他争战,却站立不住,因为有人设计谋害南方王。


这「卑鄙的人」公认是安提阿古四世,是「北方王」之一,而且是最「著名」(恶名昭彰)的一个。他之「卑鄙」,一是以巧计夺取了他侄儿的王位,二是以花言巧语与人「结盟」却忽然施以突袭。这「北方王」安提阿古四世不只智力上「卑鄙」,军事上也是在众「北方王」之中最有成就的,先是大败南方王,攻陷并掳掠「国中极肥美之地」──这里指巴勒斯坦及埃及地。


这「北方王」安提阿古四世更为「著名」的劣迹,是他竟然「亵渎圣地」

但 11:31-33 他必兴兵,这兵必亵渎圣地,就是保障,除掉常献的燔祭,设立那行毁坏可憎的。作恶违背圣约的人,他必用巧言勾引;惟独认识神的子民必刚强行事。民间的智慧人必训诲多人;然而他们多日必倒在刀下,或被火烧,或被掳掠抢夺。

考之史实,这「北方王」安提阿古四世不但控制位于南北两王中间的以色列地与耶路撒冷城,还大肆亵渎以色列人的宗教祭礼。公元前168年,安提阿古四世禁止犹太人在圣殿献祭与耶和华(除掉常献的燔祭),甚至在圣殿设立祭「宙斯」的祭坛和祭物(设立那行毁坏可憎的),又杀戮虐待不肯就范的以色列人(民间的智慧人必训诲多人;他们多日必倒在刀下,或被火烧,或被掳掠抢夺)。这大大激怒以色列人,终而引发所谓「马加比革命」。


这「北方王」安提阿古四世由于有此等恶迹昭彰,被犹太人一直视为「大恶人」的典型。事实上,「设立那行毁坏可憎的」这个「大恶人」形象,连主耶稣也用了,并且用在他说到的一个极为吃重的「末日角色」的身上:

太 24:15-21 你们看见先知但以理所说的那行毁坏可憎的站在圣地(读这经的人须要会意)。那时,在犹太的,应当逃到山上;在房上的,不要下来拿家里的东西;在田里的,也不要回去取衣裳。当那些日子,怀孕的和奶孩子的有祸了。你们应当祈求,叫你们逃走的时候,不遇见冬天或是安息日。因为那时必有大灾难,从世界的起头直到如今,没有这样的灾难,后来也必没有。


因为有此关连,于是,较为传统的看法,都会以为但以理书这里描写的「北方王」安提阿古四世的行事以至形像,在很大程度上也适用于一位「末日北方王」身上。

事实上,我们继续看但以理书的下文,再配以帖后2:4的「大罪人」的形象(他是抵挡主,高抬自己,超过一切称为神的和一切受人敬拜的,甚至坐在神的殿里,自称是神。)也很有这个感觉,即这些经文提到的已经不是或不只是一个在历史上出现过的人物,而是预言着一个非常吃重的「末日角色」。


但 11:36-45 王必任意而行,自高自大,超过所有的神,又用奇异的话攻击万神之神。他必行事亨通,直到主的忿怒完毕,因为所定的事必然成就。他必不顾他列祖的神,也不顾妇女所羡慕的神,无论何神他都不顾;因为他必自大,高过一切。他倒要敬拜保障的神,用金、银、宝石和可爱之物敬奉他列祖所不认识的神。他必靠外邦神的帮助,攻破最坚固的保障。凡承认他的,他必将荣耀加给他们,使他们管辖许多人,又为贿赂分地与他们。

到末了,南方王要与他交战。北方王必用战车、马兵,和许多战船,势如暴风来攻击他,也必进入列国,如洪水泛滥。又必进入那荣美之地,有许多国就被倾覆,但以东人、摩押人,和一大半亚扪人必脱离他的手。他必伸手攻击列国;埃及地也不得脱离。他必把持埃及的金银财宝和各样的宝物。吕彼亚人和古实人都必跟从他。但从东方和北方必有消息扰乱他,他就大发烈怒出去,要将多人杀灭净尽。

他必在海和荣美的圣山中间设立他如宫殿的帐幕;然而到了他的结局,必无人能帮助他。


总而言之,但以理书第十一章里的「北方王」的形象是有「过渡性」的,即由最初的「历史人物」过渡为一个非常吃重的「末日角色」──末日北方王。


好了,说到这里,北方王(末日北方王)查有此王,应无异议吧?!

谁知我们的牧师学者总是很「神」的,他们总有法子把一段明明白白的经文「解」到语意隐晦模菱两可废话连篇。


譬如说,第42节「他必伸手攻击列国;埃及地也不得脱离」并不符合「北方王」安提阿古四世的生平事迹,故应指向一位「末日北方王」。他们竟会辩说说安提阿古四世的生平事迹不一定都「书之史册」,即这经文仍「可能」指着安提阿古四世说,「没必要」假设一位「末日北方王」云云。


甚至有人咬文嚼字,说到第40节「到末了,南方王要与交战。北方王必用战车、马兵,和许多战船,势如暴风来攻击,也必进入列国,如洪水泛滥」中的「他」并非指「北方王」或「南方王」,而是第36节提到的「任意而行的王」。即这「任意而行的王」是同时与南北二王交战的「第三个王」。若如此,这「末了的王」就不是「北王方」哟。晕!


唉!如此之「有化为无」(否定有「末日北方王」)甚至「无中生有」(提出有「末日第三个王」),真什么都敢玩啊」!


不管了,我且再提出一个「末日北方王」必然存在且十分吃重的证据,就是「设立那行毁坏可憎的」的意象不只见于第十一章,也见于第十二章:

但 12:11-13 从除掉常献的燔祭,并设立那行毁坏可憎之物的时候,必有一千二百九十日。等到一千三百三十五日的,那人便为有福。你且去等候结局,因为你必安歇。到了末期,你必起来,享受你的福分。


不要告诉我这些经文里没有强烈到不能更强烈的末日意味,即是在「结局」(末日)来到之前,必定有一个与安提阿古四世的作风行事都极为相似的「末日北方王」出现。

 

阁下或以为:你也未免太执着太死心眼啦!总之末日有「敌基督」或「大罪人」,大家都小心小心都提防提防,就好了耶!至于有没有「末日北方王」,这「末日北方王」的角色是否吃重,是否就等于「敌基督」或「大罪人」等等等等,都不必斤斤计较吧!?


唉!我执着我死心眼这一重,我是很知道的。我要是不执着不死心眼,哪会沦丧到这里来「写网文度日」?


我却要敬告诸君呀,我对「末日北方王」的必然存在与当然吃重如此执着,实有十分重要迫不得已的原因,那就是……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