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马太福音 3:8 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

 
 
 

日志

 
 

最爱路德笨小孩(四)让信仰「生存」  

2015-09-21 17:44:39|  分类: 【最爱笨小孩路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爱路德笨小孩(四)

让信仰「生存」

其实人心很古,该隐自离开伊甸不久,就想到「种地筑城」,为的就是要在一个据称被咒诅的世界里求「生存」。至于「信仰为先」的亚伯,早被「生存为先」的该隐杀掉,从此「生存主义」总是占据「世界主流」,「信仰主义」几无立足之地而四海飘零。上帝对「该隐之种」(世界之子)的咒诅竟落到了「亚伯之种」(信心之子)的身上。


但「亚伯之种」虽人丁稀少,却是血脉不断,路德笨小孩就是其中一个。路德的心思总是「信仰为先」。


路德最关心在意的不是人如何在世界「生存」(更别说「发展」甚至「发达」),而是「让信仰生存」──至少「生存」在信仰者的心里。


为此,路德又不惜「得罪全世界」(自然是尤其商人),连「作保」(做担保人)都反对起来。

 

〈不可起誓!〉

〔14〕第二,人有一种普通的错误,不仅在商人当中,而且在世界各地已经成了流行的风俗,即是替别人作保。这种作法虽似乎不成为罪恶,而且好像是由爱心生出的美德,但它使许多人受害。所罗门王屡次禁止作保的事,他在箴言对这事屡次加以谴责,他在六章说:「我儿,你若为朋友作保,你就被口中的话语缠住,被嘴里的言语捉住。我儿,你既落在朋友手中,就当这样行,才可救自己,你要去恳求你的邻舍;不要容你的眼睛睡觉,不要容你的眼皮打盹;要救自己,如鹿脱离猎户的手,如鸟脱离捕鸟人的手。」【大意是:一旦你为别人作保,就得一万个小心,不得半点差池,否则后果堪虞。】他在箴言二十章也说:「谁为生人作保,就拿谁的衣服,谁为外人作保,谁就要承当。」【大意是:作保者必赔无疑。】他在二十二章说:「不要与人击掌,不要为欠债的作保。」他又在箴言二十七章说:「谁为生人作保,就拿谁的衣服,谁为外人作保,谁就承当。」

〔15〕试看这贤明的国王在圣经中怎样严厉禁止人作保。德意志有一句俗话说:「作保的应该被杀」,这与所罗门有同感。当保人被捕,不得不赔偿的时候,这是他该受的,因他不假思索,愚蠢地替人作保。所以圣经禁止任何人替别人作保,除非他完全能够并愿意承当债务,偿还债务。许多人虽然因作保感到狼狈,早已发现这是愚蠢的事,但若有人把这事看为错误,加以斥责,他们就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做保是错误的呢?让我们来研究。

〔16〕作保是人所不配的,是僭越,是侵犯上帝的权利。第一方面,圣经告诉我们,只可信赖上帝,不要信赖任何人;因为人性是虚伪的,欺骗的,和不可靠的,正如圣经所说的,和每天的经验所告诉我们的。但那作保的人是信赖人,在一个假的和不稳固的基础上冒生命财产的危险;所以他一旦跌落,失败,陷入绝境,乃是该受的。

〔17〕第二方面,一个作保的人是信靠自己,是把自己当作上帝,因为人所依赖信靠的,那就是他的上帝。但是一个人对自己的生命财产,正如他对被保的人一样,瞬刻也没有把握,一切的事惟独在上帝的掌握中,祂不允许我们对将来有丝毫的权利,或有一刻的把握。所以一个作保的人是违反基督教的精神,他的遭遇是应该的,因为他所保证所应许的,不是他自己的,也不在他的权力之内,而只在上帝的掌握中。我们在创世记四十三章和四十四章,读到犹大怎样在他的父亲雅各布面前,替他的兄弟便雅悯作保,应许带他回来,否则愿永远担罪。【路德对「犹大作保」的分析评断,我不能同意,下文详说。】上帝惩罚他的僭妄,叫他无法把便雅悯带回,直到他以自己作代替,以后他自己只靠恩典才幸而得释。他也是该受的,因为这样作保,好像是不必理会上帝,或不必考虑究竟他们的生命财产,在明天是不是安全。他们的行为,是对上帝没有敬畏的,他们以为生命财产都是他们自己的,以为自己有权掌握生命和财产,而这无非是由于没有信心。雅各在他的雅各书四章称这为骄傲说:「哎,你们有话说,今天明天我们往某城去,作买卖得利,其实明天如何,你们还不知道。你们的生命是什么呢?你们原来是一片云雾,出现少时就不见了。你们只当说:主若愿意,我们就可以活着,也可以作这事,或作那事,现今你们竟以张狂夸口。」

〔18〕再者,上帝对这种自以为未来可靠,和不理会祂的行为,也在别处予以定罪,例如在路加福音十二章记着有一个财主,一年收了许多出产,他要把他的仓房拆了,另盖更大的,以便收藏他的财物,然后对他的灵魂说:「灵魂哪,你有许多财物积存,可作多年的费用,只管安安逸逸的吃喝快乐罢。」上帝却对他说:「无知的人哪,今夜必要你的灵魂,你所预备的,要归谁呢?」凡在上帝面前不富足的,也是如此。所以基督在使徒行传一章也答复使徒说:「父凭着自己的权柄;所定的时候日期,不是你们可以知道的。」箴言二十七章也说:「不要为明日自夸,因为今日要发生何事,你尚且不知道。」所以祂在主祷文里面,吩咐我们除今日的饮食以外,不要祈求别的,好叫我们在敬畏中生活,动作,也好叫我们知道,我们对生命财产一刻也们没有把握,但要等待,从上帝的手里领受一切。真实的信心所行的,便是如此。真的,我们每天在上帝的作为中,看见许多事定必这样发生,不管我们喜欢不喜欢。

〔19〕所罗门差不多用了他的全部传道书来讲这道理,表明一切人的计划和僭妄,乃是虚空,烦恼,和不幸,除非有上帝在其中,叫人存敬畏祂的心,以现在为满足,为快乐;因为上帝与那忘记祂的安逸和不信的僭妄为敌,因此祂让我们失败跌倒,当我们没有想到的时候,便取去我们的生命和财产,「在我们没有想到的时候,忽然来了」。所以不信的人如诗篇所说的,不能过完半生的日子,又如约伯在许多地方所说的,常常在没有想到的时候,正在开始时,便要去世。

〔20〕假如你们问:「如果不许人作保。彼此间的交易怎能够做成呢?许多有办法的人将无法做买卖了。」……

……

犹大的「作保」

首先,我得为「犹大」呼冤。路德说:

我们在创世记四十三章和四十四章,读到犹大怎样在他的父亲雅各布面前,替他的兄弟便雅悯作保,应许带他回来,否则愿永远担罪。上帝惩罚他的僭妄,叫他无法把便雅悯带回,直到他以自己作代替,以后他自己只靠恩典才幸而得释。他也是该受的,因为这样作保,好像是不必理会上帝,或不必考虑究竟他们的生命财产,在明天是不是安全。他们的行为,是对上帝没有敬畏的,他们以为生命财产都是他们自己的,以为自己有权掌握生命和财产,而这无非是由于没有信心。【第17段】


路德反对作保的立场和理据,我百分百拥护,唯独是他将「犹大」及他替便雅悯「作保」的事件拖下水并跟一般的作保混作一谈,我就不能同意。因为「犹大」替便雅悯「作保」不是逞强自信,而是为着一家人的安危(希望顺利借得粮食渡过危机)不惜牺牲犯险。这其实是很伟大高尚的情操,甚至隐约见到「基督代死赎罪」的影子,故而「基督血脉」从犹大支派而出,并非无因。


路德是誓死守护「基督代死赎罪」的真理的一员猛将,实不应看不到「犹大作保」这非同一般的意味。但这也不能深责路德。西方已有千多年的「基督教伪史」,路德虽是人中龙凤,亦难免受其「污染」一二。譬如在道德主义的眼光中,犹大因「她玛事件」,名声自是一向不佳,在这有色眼镜影响下,难免「做什么都错」。另外,路德疾恶如仇,火气极大,固是一大优点,但有时亦不免矫枉过正,譬如在向大大违反基督信仰的作保行径「全面开火」的同时,少不免「沙尘滚滚,杀错良民」。


人谁无过,路德之一时「杀错良民」固不能说是好事,但较之于姑息纵容作保以至各色贪婪罪行的那些牧师学者之几乎毁了一整个世界,这过失还算什么?我想上帝是会「故意看不见的」。


作保与起誓

这一大段落,字眼上虽只提到「作保」的问题,引用的经文亦多以「作保」为依归,但我们可以肯定,这个「作保」与圣经在别处提到的某种「起誓」,甚有关连。

新约中有两段提到「不可起誓」的经文:

5:33-37你们又听见有吩咐古人的话,说:不可背誓,所起的誓总要向主谨守。只是我告诉你们,什么誓都不可起。不可指着天起誓,因为天是神的座位;不可指着地起誓,因为地是他的脚凳;也不可指着耶路撒冷起誓,因为耶路撒冷是大君的京城;又不可指着你的头起誓,因为你不能使一根头发变黑变白了。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

5:12我的弟兄们,最要紧的是不可起誓;不可指着天起誓,也不可指着地起誓,无论何誓都不可起。你们说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免得你们落在审判之下。


我们一点不难发现,路德「反对作保」的理由跟这些经文「反对起誓」的理由是完全一致的,都是不许人狂妄自信,僭夺只有上帝才配有的权柄及冒称拥有只有上帝才拥有的能力。换言之,路德关心的,全然是「信仰性」的问题,即基督徒必要在生活上全然呼应他的信仰。他既宣称「他信上帝」,就不能把信心再投放于别人(相信别人的作保)和自己(自己去做保人)之上。


我们看到,路德绝不会接受清教伪神学的花言巧语,说人类在「救恩」的事情上「无能为力」云云,但在生活及许多世间事务上呢,就「大有潜质」,还可以发挥来「荣耀上帝」这类连篇鬼话。


人不可信就是不可信,他在什么地方都不可信;人无能就是无能,他在什么地方都无能!如此,「唯独恩典」这项教义才真有意义可言!否则,想想,你装模作样说人在「某一方面无能为力」,但又说人在「万事方面大有潜质」,敢问谁还记得自己的「无能为力」而不痴迷痴迷于自己的「大有潜质」,像今天发大梦要「攻占七座山打救全世界」的「普世教会」那样?!

 

宁得罪商人,莫得罪上帝

这一大段落,路德虽说他针对的「作保」并不限于「商业」上(第14段),但我们却又看到,路德引用的经文中,颇不少是针对「财主」或「商人」的(第17及18段)。事实上,「作保」在中世纪晚期已经是一个很重要和很通行的「商业行为」。就是在第20段中,路德亦已经想到必定有人问:「如果不许人作保。彼此间的交易怎能够做成呢?许多有办法的人将无法做买卖了。」


说白些,路德反对作保,有意无意间──他又得罪商人了!

原来,十三、四世纪,造作虔诚的「十字军东征」打通了往东方的商路后,大大造就了意大利的商人。为取得东方香料及丝绸等奢侈品转手图利,意大利的「航运业」发展神速。但远航经商自不免「风险」不少,为「鼓励投资」,大财团(包括出过三任教皇的麦迪奇家族)想出一个「巧计」,就是由他们「承保」──担保一旦出现了状况,就会对投资者作出一定赔偿。


网上找到一篇叫《世界保险历史》的文章,其中有云:

世界上最古老的保险单:热那亚商人乔治勒克维伦于13471023日出立的船舶航程保单。
 
第一份具有现代意义的保险单:1384年,佛罗伦萨开出承保从法国运往意大利比萨的一批货物的保险单,保单中明确规定了保险标的、保险责任等,这是第一份具有现代意义的海上保险保单。

世界上最早的保险法令:为解决保险带来的经济纠纷,防止欺诈行为和给予本国船只优先待遇,1435年巴塞罗那制定了世界上最早的保险法令。

世界上最早的保险条款:1524年,佛罗伦萨总结以往海上保险的做法,制定了一部比较完整的保险条例,并规定了标准的保单元格式,成为世界上最早的保险条款。【按:路德就是在这一年发表《论贸易与重利盘剥》的,文中他还大力反对「作保」,其「不合时宜」可想而知!】

世界上最早的保险组织:1688年,劳埃德先生在伦敦塔附近开设了一家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咖啡馆,这里每天富商满座,保险经济人利用这一时机招揽业务且队伍日益壮大,成为世界上最早的保险组织。


简单说,今天的保险业就是由意大利商人「发明」由英国商人「发扬光大」的──这些可憎的毒蛇之种


你必问,这些商人怎会这么「好心」替人作保,不怕如所罗门所说的赔死他们么?


放心,「毒蛇之种」是很聪明的,他们早就晓得「对冲」的道理。简单说,他们「鼓励」别人投资于他们的航贸生意,并且担保出事时赔偿。但他们总会计过风险,就是他们要作出的赔偿,只要比他们因这些生意而得的利润少,「对冲」一下,还是「赚了」的。总之,有了他们的「作保」,投资才会更要「活跃」起来,这样他们「用别人的钱来赚大钱的机会」才会大大增加啊。


都说嘛,你这个笨小孩路德,真是不知好歹,反对人家「作保」,要是给你「得逞」,知不知这又砸了多少「商人」的谋财工具?!怪不得全世界都要对付你!


大家心清眼利,就会发现后来的加尔文派及清教徒最初(被)发展起来的地方,都是瑞士及荷兰那些「中央权力」最小而「地方商人势力」最大的所谓「城邦制」地区。跨国商人合谋「扶植」另一个「支持资本主义的伪宗教改革」以取代讨厌的路德的「反对资本主义的真宗教改革」的意图,还不昭然若揭!? 

 

「两个世界」

路德小孩不只笨,还有点「自闭」,他的「信仰世界」很简单:

宁得罪商人,莫得罪上帝!

宁愿自己不生存,都要让信仰生存!

我们今天的,自是「另一个世界」,「开放」得很:

宁得罪上帝,莫得罪商人!

宁愿信仰不生存,都要让自己生存!

该隐统治着全世界!

无话可说,只有等主再来,再次洁净圣殿,永久逐出商人!

 

我的见证

末了,作个小小的见证。

为了「让信仰生存」,譬如让「我信上帝」的信念不致成为虚话废话,我至今仍然坚持不买房子,甚至去旅行的时候故意不做足预备,例如不事先作好所有酒店及车票的预订。


这并不是造作,更不是小事。你若非习惯「为上帝留空间」,容让生命经验一定程度的「无常风险」,你永远不会知道何谓「上帝所赐的出人意外的平安」,那么,到你真正遇上生死相关的信仰大事时,我只怕你背书回来的「三位一体神人二性」甚至一切煞有介事的所谓「属灵操练」,一点用都没有。


你先「让信仰生存」,信仰最后就能「让你生存」!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