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马太福音 3:8 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

 
 
 

日志

 
 

最爱路德笨小孩(三)谁为「合理」(价格)定分界?  

2015-09-18 14:09:03|  分类: 【最爱笨小孩路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爱路德笨小孩(三)

谁为「合理」(价格)定分界?

除了一些「太学术」的著作,读路德文章是一大「享受」。今天的引文,不论就其内容、文气、结构上说,都不能分割,故不免篇幅甚长,希望大家看着也能觉得「享受」而非「虐待」。


(我恳请读者不要「略去引文」,因为这是你的大损失!)

这一大段落要处理的是一个经济学的「大问题」,就是「商品定价」问题──究竟何谓「合理价格」(或「合理利润」)?这「合理价格」又应该根据什么准则和由谁来定呢?

现代心灵中了「资本主义毒」至少五百年,故此──


商品定价当然由市场机制或供求定律或所谓「无形之手」来定耶!


我肯定,对此经济学的「金科玉律」,许多基督徒的「信仰程度」,远远比他们相信三位一体、因信称义与圣经无误,更要「坚定」百倍。

我们且回头看看,五百年前,笨小孩路德却是怎么说的。


〈商人狂妄:我就是「神」!〉

〔5〕第一、商人中间有一个共同的法则,作为他们一切刻薄举措的主要原则和基础。他们说:「我可以尽可能以高价出卖我的货物。」他们以为这是他们的权利。其实这是对贪婪让步,又是进入地狱的快捷方式。究竟这法则的意义是什么呢?即是:「只要我能获利,满足我的贪心,我毫不顾及我的邻舍,即令我对邻舍一次加给十种损害,那与我有什么相干呢?」你们看这个原则是怎样无耻地不仅违反基督教的爱,而且违反天理。这样,贸易对人有某么益处呢?贸易既以这种不公道为主要的原则,它怎能够没有罪恶呢?基于这一原则的贸易,无非是等于抢劫和偷窃他人的财物。

〔6〕当一个商人的这只【或译「双」】恶眼和贪心看准了他人或穷人非买他的货不可时,他就乘机抬高物价。他所考虑的,不是货物的价值,或他所付出劳力与冒险的代价,而只是他人的需求,他不是想解救他人的需求,乃是利用它谋利,提高物价,这物价若不是因邻舍的需求,他就不会提高。他的贪心使物价和邻舍的需求成正比,他邻舍的需求,正如他的货物一般,是有一个估价的valuation。请问这不是反基督教和不人道的行为吗?这不是出卖穷人的穷困吗?【意思近乎:难道因为他们穷所以应该受罚吗!】若穷人因自己的需求不得不买较贵的货物,这等于他不得不买自己的需求,因为那出卖的货物,不只是原来的货物,而是这货物加上他需要这货物的事实。若法则是:「我可以尽可能以高价出卖我的货物」,那么自然要产生这类可憎之事了。

〔7〕原则不应该是:「我可以尽可能以高价出卖我的货物」,而应该是:「我可以照应得的高价出卖我的货物」,或以合法和正当的高价出卖。因为你的售卖不应是一种完全由你操纵,而不遵照法律或限制的事,好像你自己就是一个神,对任何人都不负责一般。但因为你的售卖是对邻舍的一种服务,它就必须受法律和良心支配,叫你不加害于邻舍,叫你多关怀邻舍的损害,少注意你自己的利益。但是这样的商人那里有呢?假如商人依照基督教的原则修正这恶劣的原则,他们的数目将多么稀少,商业又将多么衰落啊!


〈路德严辞:你只是「工人」!〉

〔8〕你会质问,我可以卖多么贵呢?怎样才算是公平合理,没有侵犯邻舍,或索价过昂呢?我的答复是:这样的事真的不是语言文字所能规定的,也从来没有人对所有各样的物价都予规定。因为货物不同,有的货比别的货来得更远些,也有的货比别的货成本要高些。所以关于这一点,凡事都不能有一个确定不移的标准,正如一个人不能指定某一个城市为一切货物批发的总汇,且制定一个固定的价格,因为从同一城市,和同一道路运出来的同一货物,其价格也许一年比一年不同,或是因天气不好或是因道路更坏,以及其他原因,使此时的价格高于彼时的价格。一个商人所收回的利润,足够补偿他的操劳和冒险,就是公道合法的。一个在农家帮工的,也必须有工资和伙食,谁能白作工呢?福音说:「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太1010

〔9〕但为求使这个问题不至完全无答案,那么最妥善的方法,是由政府当局指派贤明公正的人士,先将所有的货物评价,然后再行定价,使商人获得合法的利润,维持适当的生活,正如他们【指政府当局】在有些地方规定酒,鱼,面包和其他货物的价格一般。但我们德意志人忙于饮酒和跳舞,不能忍受那样的规定。【意指有权势立法的那些人大多只顾享乐(甚至因此与商人勾结图利),哪会管民生疾苦!】我们既不能希望制定这样的法律,其次的最好办法即是按照普通市场的物价,或邻近的习俗,规定价格。【大意是说你的定价应与「一般物价」成「合理比例」。】关于这桩事,我们可以接任受一句谚语:「你照别人一样做,就不是愚人。」由这样的方法所得的利润,我认为是公道的,因为货物和资金总有损失的危险,利润也不会太大。

〔10〕但当物价未由法律或习俗规定,而必须由你自己规定的时侯,那么,别人就只能叫你凭良心去行【或译「没有人能强制你,你只能凭着良心」】,不苛索邻舍,不贪得无厌,而只求维持适当的生活就行了。有人主张规定商人在所有的货物上赚二分之一的利润,也有人主张规定赚三分之一,还有人另有其他主张,但除非由俗世当局或由普通法律规定,这些都不是妥当的规定法;由当局或法律定的,才能算是妥当的。【路德始终在信仰上相信「秩序」和「掌权者」的(应有)功能,虽则在实际上他并不对「掌权者」乐观。】所以你应该决定只从你的贸易得一种适当的生活,在这基础上估计你的成本,劳力,和冒险,然后定一个公平的价格,或高或低,叫你的操劳得着代价。


〈路德慈声:你只是「人」!〉

〔11〕当然关于这个问题,我不坚持将每一文利润都要算准,以致使一个人的良心受严格的束缚,因为你的操劳赢得多少代价,是无法算准的。你凭良心以求算准就够了,因为就贸易的性质而论,要那样算准是不可能的。智慧人的格言也适合乎你的情况:「商人交易,难免无罪,商人唇舌,难免无恶」(传道经2628)。若你不知不觉,无意中多赚了些钱,你就在主祷文祈求说:「免我们的债」,因为没有一个人的生活是没有罪的。况且,有一天你的利润有时【应省去「有时」二字】会少于你的操劳,你就把这去抵消你所获的厚利。

〔12〕例如,若你一年做一百个钱币的生意,除开成本和一切操劳和冒险所应得的代价以外,你再赚了二三个钱币过分的利润,我认为这种错误是难免的,尤其是在一个整年的生意中。所以你不必把这桩事挂在心里,但在这祷文中把它带到上帝面前,看为我们所不能免的罪恶之一。你犯这错误,不是由于贪心和自私,乃是由于你职业的性质原来是如此,(我是指那些善良的和敬畏上帝不情愿做坏事的人说的),像履行婚姻的责任一样,也是免不了罪恶的,但因它是必要的,上帝并不监察【假装看不见】,因为婚姻是不得不如此的。【注意,路德绝不是低贬婚姻(他个人有很美满的婚姻),他只是说包括婚姻在内的各种人间责任,都不免「消耗」了一些我们可以更专心于上帝或天上的事的心力,非常严格地说,这可算为「犯罪」,但这又是人在日光之下的「分」,故天父也就格外通融,「假装看不见」了。】

〔13〕你要决定你的商业和劳力的利润,最好是以你所付出的劳力和时间做估计的标准,然后把它与劳工做工一天所获得工资比较。在这基础上你计算买货运货花了多少天,费了多少力,冒了多少险,因为所费的劳力和时间越多,所得的报酬也应越大。这是对这桩事最精确和最可靠的忠告,如有人不欢喜这个忠告,他尽可以改良。我的根据,如我已经说过的,乃是福音所说:「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保罗也说:「牧养牛羊的人,就吃牛羊的奶;有谁当兵,自备粮饷呢?」(林前97)。倘若你有比这更好的根据,我很欢迎。

 

「莫谈政治」

在昨天的引文的最后部分(第4段),路德这样说:

这里我们要就贸易的弊端罪恶对良心的关系,加以述说。至于它们对国库损失,让君王和贵族去注意,那是他们的职责。

这表明路德并不是不知道及不在意「贸易」对德国人的「国库损失」的重大影响,但是作为一位牧者,路德安于本位与召命,故此在下文里,他只会就着「贸易的弊端罪恶对良心(信仰)的关系」来详加论述。

我必要再三强调:

路德绝不是如那些把他「开除出党」的牧师学者所以为的「不通世务」!事实是路德「通」得很,就连五百年后资本主义把世界以至教会弄得怎样乌烟瘴气,路德早就看「通」了。


路德之所以「不谈政治」或「少谈政治」,除了因他忠于牧者职分,也是因他有先知眼光,早就看透「政治没什么好玩」甚至根本「玩也没用」的事实,故此宁愿安于本位──「只谈信仰」。


就在今天的引文中,我们也看到路德这种「看穿政治把戏」的高超睿见。例如他一面建议最好由官方制定格价,不许商人任意定价,可是他又一早看透「官商勾结」这个「不可改变」的事实,故此又马上自我否定了原初的建议,提议人们还是自己「凭良心」定价算了。(第9至10段)

只是「凭良心定价」这回事,顶多只能行之于极少数「爱邻舍过于爱自己」的「有良心有信仰的商人」之中,「但是这样的商人那里有呢?假如商人依照基督教的原则修正这恶劣的原则,他们的数目将多么稀少,商业又将多么衰落啊!」(第7段)


你还敢说路德不通世务不知世情吗?!

路德更一早知道「我这部书,必定十分无效」,因为如此之古道热肠,能够实践于少数人的身上,已是极了不起的事了,绝大多数人是不会理路德的,正如今天那样。

……

「唯独信仰」

路德是真实的信仰者,即或讲的话题关乎「经济」,用的却尽是「信仰」原则,这与今天大多数牧师学者拿着的是「圣经」,说着的却是「财利」,生死有别。

我在引文中加上三个小标题,分别为:

〈商人狂妄:我就是「神」!〉(第5至7段)

〈路德严辞:你只是「工人」!〉(第8至10段)

〈路德慈声:你只是「人」!〉(第11至13段)

为要眉目清晰地表明,路德是怎样以「信仰」原则论「经济」

路德不跟你花言巧语,他只问你:

价格都由你定(或你按不知所谓的「供求定律」定)

你把别人当什么?

你把自己当什么?

你把上帝当什么?

答案只能是:

你把别人及他们的需要当为满足你所谓「最大利润」的工具;

你把自己当做「上帝」,可以予取予夺操控一切;

你的「上帝」当然连影都没有,或被「巴力」财神取而代之。

就是这一个所谓「供求定律」,把许多基督徒的信仰摧毁到连尸骸都不见了!!!


别花言巧语,说什么「供求定律」是依「市场情况」而定非「我本人决定」云云。白痴都知道,商人们可以怎样「制造需要」(求)与「操纵货源」(供),人为地改变甚至炮制「市场情况」以操控价格。想想,不可当饭吃的「香料」居然成为贵如黄金的「上流社会必需品」,这「供求」有可能是「自然形成」而非「人为炒作」的吗?


更可憎的是,许多穷人的「需要」是他们「养生的必需」,绝非「对香料的需要」那类,怎可混作一谈,按你的「供求定律」而置穷人的死活于不顾。就如香港,房子原是人「养生的必需」,却被人为地塑造炒作为「商品」甚至「奢侈品」,就任由地产商按所谓「供求定律」定出天文数字似的房价。


我就见过太多这样的基督徒甚至教会,他们出售或出租所谓「物业」的时候,关心的不是对方的需要和负担能力,也不是自己其实已经「回本」故而低价出售或出租都不会导致亏本的事实,而是非常上心在意于所谓「市价」很以为以低于「市价」出售或出租自己的物业,就是「亏」了


就是这一个所谓「供求定律」,毁了无数基督徒的信仰与良心。


路德坚定认定,「商人」不过是「工人」的一种,「工人得工价」是应该的,故商人也可以按照他们的努力和成本而得回合理的报酬。但是「商人」不能巧立名目,以各式光怪陆离的理由手段(经济学就是提供这样的「理由手段」的一门勾档)谋取更多及过多的所谓「合理利润」。

路德以为商人应「凭良心」计算他付出的努力和成本以得回合理的报酬。路德以他的牧者慈心,却又想到,假若真有如此「有良心有信仰」的商人(当然是极少的),他们的「良心」又不免会在制定价格上有挣扎,怕自己会不会收多了而伤害别人及得罪上帝。


路德安慰他们,叫他们不必害怕,因为上帝知道我们不过是人,又活在凡俗人间,加之商业买卖的性质使然,这类「小罪」难免会犯,只要自己心里明白,晓得不时求天父「免我们的债」,就是了。

自然,这些「安慰话」是路德针对稀如凤毛麟角的「有信仰有良心的商人」说的,至于这个世界甚至许多所谓「基督徒商人」,就「算了」吧!!!

 除「笨」有「通」

如此之路德,你哪只眼看见他不通世务不知世情呢?!

路德「通」得无比,他对世界、教会甚至我们每一个人,早就看通看透不存「幻想」。所以,他不希求世人会不拜倒迷醉于资本主义之下,他不希求「商界」里会有多少个「真基督徒」,他甚至不希求「真基督徒商人」可以在商务上连点「小罪」都不犯,自然,他更不希求他的这部不合时宜甚至不适用于人间的著作,会有多少效用。

笨小孩路德自然「笨」,但笨得来,「通」!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