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马太福音 3:8 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

 
 
 

日志

 
 

基督徒要坚持什么,妥协什么!  

2015-07-16 14:21:27|  分类: 【生命见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基督徒要坚持什么,妥协什么!

那些事无大小都要坚持的「基要派」或「清教徒」,在真正坚持的事上,很少很少,那种只要「寻得浪子,劝他们回家」坚持与妥协却很难看到、、、、、、


我倒见过太多这样的「坚持派」,他们几乎连吃饭拉屎的姿势动静都要「坚持」,只是,他们往往像「牧师至爱」的约瑟那样,只是忘了「一件事」,就是忘记了坚持认祖归宗,甚至把「我父的全家」都忘了。当年英国清教徒「坚持」不画十字不穿牧师袍,甚至「坚持」到跑到北美洲去找「真宗教自由」,终于「坚持」出一个「美利坚清教立国」来,「神气」得很。可是现在怎样?现在是神是鬼都认不出来!


回看圣经而非「基督教伪造史」,真正的「坚持派」都不是「偏执狂」。他们都像浪子那样,除了「认父归家」,别的并不十分「坚持」,有时还显得相当「马虎」。譬如亚伯拉罕一遇饥荒就逃到埃及,一见危险就不认老婆,而大卫为求自保,更是投靠宿敌,还要装疯扮傻,一点都没有那个「视死如归」的「坚持相」,深为我们现在的「很多牧师」所不喜。


然而这却正好证明这些真正的「坚持派」都不是病态的「偏执狂」,他们都并不「崇拜坚持」,更用不着用造作的「坚持」来确立自己的「存在感」。他们坚持,只因为自己念父思家,并且推己及人,邻惜一切浪子,深愿一切浪子都认父回家。同理,除了「寻得浪子,劝他们回家」之外无所坚持。


只是,繁华闹市大街大巷上,车马喧嚣,连所谓宗教活动都不过是「喜年华会」,根本唤不醒浪子,而「鱼翅捞面」之类,亦只会使联人想到「高级餐厅」而不是回家。只有像大表伯一样,无可奈何的接受「妥协」,退至荒林野地,在那里找(其实是等)浪子,在那里卖「荷包蛋方便面」,希望能遇上几个,并唤起他们想望回家的心。


正如大表伯不喜欢标奇立异的「坚持」,大表伯也不喜欢退出主流的「妥协」,他只是无可奈何──为了那一点点卑微的「坚持」,他「妥协」;倒过来说,他「妥协」,就是为了那一点点卑微的「坚持」。所以,在大表伯「退到荒山野地天涯海角守候浪子卖荷包蛋方便面」这一事上,你会有一种十分奇怪的感觉,就是觉得大表伯似坚持非坚持,似妥协非妥协,形象化一点说,就是没有「基要派」或「自由派」的「神气」,却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抑郁」。


为什么呢?

此中的「甚深世故」,是「基要派的坚持」与「自由派的妥协」之所以「神气」,因为它们都是建基于大同小异的「胜利主义」之上:我的「坚持/妥协」总是「正确」的,故而是一定可以成功的,即或现世上不十分成功,也至少可证明「我就是为了信仰」(按各自演绎),故而就着我个人来说,我肯定没有失败,甚至不会有失败的可能。──这怎能不「神气」呢?!


大表伯却不同,他完全没有这种乐观与自信。客观上说,在荒山野地「等浪子」,他很可以一辈子都等下上一个,即或等到了,能不能「成功劝他回家」,也是无甚保证。如此消极被动的「坚持/妥协」,大表伯不但不可能「神气」,甚至少不免「抑郁」。主观上说,大表伯也没有一丝一毫的「自我感觉良好」,因他并不崇尚坚持,也不雅好妥协。他并不觉得自己做了「正确」的抉择,他只是迫不得已而坚持,无可奈何而妥协。打个比方,你是医生,手头上的血只够救一个病人,于是,你只好「坚持」救治某一个,并且作出放弃救其他病人的「妥协」,请问,你要作出这样的抉择,你会「神气」?还是「抑郁」?


大表伯不是不想在大街大巷上开「福音派对」好可以「打救所有人」,但他知命安分,知道那只是好看不中用的白费气力,倒不如跑到荒山野地去「等」,说不定上天可怜,会给他遇上一个半个浪子,好运的话,还可能劝服他们的其中一二上路回家去。


弟兄姊妹,明白吗?真正的福音(天父乐意且并预备领我们回天家的好消息)就像大表伯的荷包蛋方便面一样,你不能「迫人喜欢」(像基要派),也不能将它歪曲为「自选百搭面」或「鱼翅捞面」之类来「诱人喜欢」(像自由派),除非他「闷」──忽然不想再俗世浮沉,竟想起家来。但人如何可能「忽然想家」,这真是个大奥秘,连上帝都控制不了。故此,别说大表伯,就连上帝都只能等──等浪子回头。

 

最伟大的「坚持者」,也是最伟大的「妥协者」。祂坚持什么?祂坚持于「只要孩子回来就好了」。祂妥协什么?祂妥协于「只要孩子回来就好了,别的祂都不在乎」。


十字架象征了祂的终极坚持──坚持于要拯救我们回家;十字架也象征了祂的终极妥协,妥协于用最违反「公义原则」的「顶包方案」拯救我们回家。


但即或如此伟大,我们天父却不「神气」,反倒十分「抑郁」地天天在天国家门,等候着我们浪子自己醒悟过来。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