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马太福音 3:8 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

 
 
 

日志

 
 

《父子情仇》(四) 子性遗失  

2015-05-05 21:58:14|  分类: 【父子情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子情仇》(四)                      

子性遗失

按「牧师学者」们的判定或「验尸」,扫罗的「死因」(罪名)是「权欲重私心大没信心不顺服」,几无异议,简言之,就是「多欲少信」,如此而已。至于很有「圣经第一孝男」的候选资格的扫罗何以最终沦丧如此,我们的「牧师学者」们是一贯没有心思去理会的,原因是他们有的只是一脑子「万教共融」的宗教常识,却根本不知基督信仰独一无二的信为何物,更不知这信心与「子性」有生死攸关的关系。


扫罗的关键死因,是「子性遗失」;累他遗失子性的元凶祸首,正就是我们的「牧师学者」及他们大力倾销的「杀人宗教」。


所谓「多欲少信」不过是扫罗的「病征」,并非「病源」或「病根」。一个有识见负责任的医生断不会单凭这些表面病征就断症下药。我们必得要问,本有优良品性,形象正面,而且在作王前一直得着包括上帝在内的多方肯定,甚至很有「天与人归」之势的扫罗,为什么还是如此之「多欲少信」?


我早前已经说过,一个表面上的转折点,是那场所谓的「开国大典」以及其中撒母耳的「开国演辞」与上帝的「六月惊雷」。──这是扫罗终身摆脱不了的阴影与噩梦!


那场所谓的「开国大典」,在扫罗看来,简直就是要「明明的羞辱他」──当众宣告他之作王是「不够资格」的,是「上帝并不情愿」的,他本人更不是「上帝的亲儿上帝的爱子」,言下之意,是你扫罗不过是个「外人」,故此,只要你稍有差池,就必被上帝废弃甚至灭亡,对此上帝是「毫不心痛」的。


大家可以「同情」地理解一下扫罗吗?

敢问,你可以相信一位羞辱你、咒诅你的人(神)吗?你可以对那位对你说「你不是我的亲儿、爱子」的人(神)有信心吗?这样,你能不「少信」吗?再进一步,你既对对方没有信心,哪你能不自我保护自求多福吗?你既要自我保护自求多福,具体反映于行为上,你就必得要多为自己的权位名利计算考量,甚至「多方下注」,这就显而为所谓「多欲」。但你能不如此吗?


看到了没有?扫罗的「多欲少信」就是这样形成或说「迫」出来的。换言之,他之所以「多欲少信」,在某个层面上说,是因他无法理解或错误理解那场「开国大典」,或说不能「意会」撒耳母的发言与上帝的打雷,感应不到上帝与撒母耳的悲心善意,故而视他们的说话与作为是对他的羞辱、咒诅甚至玩弄。


大家试试倒过来想象一下。扫罗若能换个角度「解释」上帝与撒母耳的作为,换个角度「聆听」上帝与撒母耳的说话(打雷),结果很可以生死有别。


譬如,扫罗只「听」到上帝「不情愿立他作王」这一面,却没感应到上帝即或「不情愿还是立他作王」这另一面。一个人「不情愿给你」,却还是给了你,这不是恩典,是什么呢?扫罗却是无法「看」出此中有莫大的通融与恩典。


再说,扫罗把「大典」之前上帝对他的「肯定」与「大典」之上上帝对他的「否定」完全对立起来,甚至将之理解为「把我扶起再摔下去」的「恶毒玩弄」,最终更以惨杀祭司来向上帝「大报复」。但他其实可以倒过来理解,就是上帝虽「不情愿」立我作王,但还是立了,而且,在我作王前还替我做足「助选造势」的工夫,给我多方肯定提携,完全交足货,并未有因「不情愿」而七折八扣马虎了事。这又是何等大的通融与恩典啊?


再再说,在那场「大典」之上,撒母耳的发言决不是「只有咒诅」。事实是,撒母耳的发言纠结着许多复杂的感情因素,有爱有憎,有恨有怜,有严父的警告也有慈母的安抚,虽然整体上说是「悲观」的,但那只是情不自已的「以事论事」,「并不针对任何人」,更非不怀好意的恶毒咒诅。假如扫罗真的会「听」,他很应该「听」到撒母耳的「纠结」以至于「心痛」,进以为自己及百姓之叫撒母耳心痛的扎心自责。若此,扫罗后来的表现必定会大大不同。


可惜历史没有假如!──悲乎!扫罗就是「看」不见上帝的通融与恩典,也「听」不到撒母耳的纠结与痛心!

……

于此,我们不禁要问:何以致此?──是什么障蔽着扫罗的眼耳,使他看是看见却不明白,听是听见却不晓得?


还不是因为,扫罗一进到所谓的「宗教范畴」,他的「子性」就无影无踪,叫他始终无法意想上帝以至撒母耳,会有甚于亲生父母的悲悯心肠。


在扫罗心目中的「上帝」,始终是一位抽象遥远的「至高存有」,是一位冷面无私的「道德判官」,「我们若去,有什么可以送那人」,那个意思就是,你断不可能直接亲近上帝或白白得到祂的「服务」,你必要「带点什么」(例如手信)或「干点什么」(例如献祭或发毒誓),再不就通过某个「中间人」(例如撒母耳,不管「生」的「死」的),才能够(间接地)接近祂或得到祂的一些「服务」。


总之,上帝可不是你「亲爸爸」,对你并无「义务」!──这就是「扫罗的信仰」,亦即是那些「牧师学者」们误尽苍生的「杀人宗教」。


这种「杀人宗教」,貌似虔诚,实质彻底割断上帝与人的「父子亲情」,使人的「子性」(就是真正的信心)遗失,而在他们心眼之中,上帝的「父性」也因此而同步遗失。让人无法意想上帝的悲心甚至痛心,故而看不到上帝在「不情愿」的同时,有莫大的通融与恩典,听不见上帝在咒诅我们的同时,祂的心比我们的更苦更痛。


我且简单重述一遍:

扫罗之所以「多欲少信」,因为他不信上帝;扫罗之所以不信上帝,因为他以为上帝咒诅他,玩弄他,故而要切法自我保护自求多福;扫罗之所以以为上帝咒诅祂他,玩弄他,因为他看不见听不出上帝的悲心善意;扫罗之所以看不见听不出上帝的悲心善意,因为他中了「杀人宗教」的大毒,就遗失子性,始终想象不到上帝会待你如亲儿爱子,有甚于人间父亲的恩典悲情。


扫罗的真正「死因」就是在此。

 

「注册标记」

我早说过了,俄网是一个整体,许多篇章内容是可以互相阐发的。你若真明白「扫罗堕落史」,你就会发现「基督教伪造史」其实是一个饼印。因「基督教伪造史」的主线,就是要扼杀人的「子性」(真信心)及同步伪造出一个「非父化的假上帝」来。这个「假上帝」,要吗就是特土良式的「黑脸判官」,要吗就是俄利根式的「至高存有」,你怎么都不能也不敢视祂为父。近代受人本主义心理学影响,「假上帝」也会逞现出一个「假父亲」的形象,就是一个「以利式的有神无气的所谓慈父形象」。大家却要当心,这个「假父亲」的形象绝不同于圣经启示与我们的货真价实的那个「天父形象」,因我们的天父的慈悲不是「轻飘飘软棉棉」的,而是极其沉重而至于心肠绞痛的。


基督信仰的「注册标记」,并不仅是我们有一个「上帝是父」的观念(其实许多宗教都会含含糊糊地称它们的神为父),更是我们有一位会为着爱我们而显得「矛盾纠结」、「反覆后悔」以至于「软弱无力」的天上慈父。


主耶稣降世受死,并告以「人看见了我就是看见了父」,所为的正正就是重建信仰里的「父的形象」,恢复上帝在人心目中的「父性」,进而重新唤醒人的「子性」(信心)。换言之,主耶稣真正要对抗的,并不是罪人,甚至不是一般理解的罪,而是宗教家及他们建立的专事「谋杀」人的「子性」与上帝的「父性」的「杀人宗教」。


主耶稣会死在「宗教界」的毒手之下,末世对抗基督再来最「卖力」的又是「宗教界」,冤有头债有主,岂是没有原因的?!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