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马太福音 3:8 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

 
 
 

日志

 
 

《父子情仇》(二)六月阴霾  

2015-04-29 17:18:24|  分类: 【父子情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子情仇》(二)

六月阴霾

扫罗到死都不明白。

怎能明白呢?……

扫罗辗转不能成寐。

扫罗思索着怎能明白。

在那场(所谓)「开国大典」前的「被肯定」,到「开国大典」上的「被否定」,只是半天之间,可是,那巨大的落差,却是比来去无端的「六月惊雷」更叫人难以明白难以参透。


你──扫罗自己也搞不清这个「你」是耶和华还是撒母耳──
你要是不喜欢不乐意我们要立王,那你不许就是了。
你不是能呼风唤雨──就像今天那样──可以「任意而行」的吗?

扫罗不知道,从来真可以「任意而行」的,是人,不是上帝。

要是你──扫罗还是搞不清这个「你」是耶和华还是撒母耳──
要是你容许我们立王,甚至替我们立王,
哪你为什么──为什么不把话说「好听」一点?


对于那篇撒母耳很以为「反复纠结」的「开国演辞」,扫罗却以为「主旨」明晰,并无悬念,一切都见于这句「结语」(事实扫罗真上心在意的也只有这句):

你们若仍然作恶,你们和你们的王必一同灭亡。


撒母耳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比那乍作的雷声更加可怕。扫罗很感觉到,自己的存在是一场「错误」。他是一个「早产儿」,甚至是一个「私生子」。


扫罗被「否定」的感觉是如此之强烈,以致在那场所谓的「开国大典」上,他很想又找个地方躲起来。


为什么「搞」我呢?!……
我不是早说过「我是以色列支派中至小的便雅悯人」吗?
我不是早说过「我家是便雅悯支派中至小的家」吗?


扫罗回想到他们便雅悯人的那段「丑史」(见士师记19-21章),他们几乎被自己的骨肉兄弟杀绝,他们的母系都是从别的支派强抢回来的女子──便雅悯人是最血统不纯的。


我们便雅悯人天生就「名分不正」,都是「私生子」……

只没想到,扫罗这「私生子情意结」,此刻更是前所未有的强烈。

我是被否定了!


在那场(所谓)「开国大典」上,撒母耳以至上帝的一言一行,在扫罗看来,都是对他作王甚至对他本人的「否定」。

扫罗隐约「听」到:

你不是我的亲儿!

你不是我的爱子!

不可能有第二个理解, 不可能有第二个结论!

扫罗似乎「明白」了!

却是因此之故,扫罗又进入更深的「不明白」里。

……

月色如故,扫罗犹是辗转不能入睡。

他要把它们「想明白」。

公道说,扫罗不是不能接受「被否定」,甚至,他虽比常人高出一个头,出身──在便雅悯支派中的人来说──算是有头有脸的,也没想过要「出人头地」。


扫罗并不如「后人」之「以为」,以为他有莫大的「政治野心」。没有!他不过是因着一个「时代错误」被「捧」出来的。


事实上,扫罗连最基本的「自信」都没有,遑论「野心」。


譬如,他第一次去见神人撒母耳,就想到要「带些礼物去」,因为他很以为自己「不配」。


后来,撒母耳对他礼如上宾,招呼他与三十位长老同席,还奉上最好的祭肉,扫罗却是十分不自在,只是众目睽睽,不好意思躲起来。


就是撒母耳煞有介事膏他为王,并告以重大的「国家机密」,还作出种种预言(后来都一一应验),甚至事先意味深长的说:「这兆头临到你,你就可以趁时而作,因为神与你同在」,扫罗却是没有「趁时而作」。


再到当众抽签被抽中了,扫罗还是很疑心这不过是场巧合──他不相信「上帝」会眷顾他这样的一个普通人,于是,跑到器具杂物堆里把自己藏起来。


就是「当选」后,他还只是回老家放牛去,依旧没想到「趁时而作」。

扫罗有「政治野心」?──从何说起?


直至,还是十分被动地,亚扪人「搞上门来」,扫罗一下子激于义愤,更正确说,是众百姓都因亚扪人的「搞上门来」而大大生气,于是,扫罗就被「黄袍加身」,这才「趁时而作」,领着三十万以色列人和三万犹大人,第一次干起一趟像个「王」作的事情来。只是没有想到,这就旗开得胜,连最看不起扫罗的匪类,都闭口了。


直到此刻,扫罗终于有了「表现」,他才心里「踏实」,多少觉得连月来的遭遇或者不是「巧合」,或者有可能真是他被上帝选中作王的一些「兆头」──就如撒母耳说的。扫罗甚至想到在「开国大典」上讲一篇「见证」,说上帝用了什么「兆头」来印证他作王之类。可惜的是,在那场「开国大典」上,扫罗没机会「讲见证」。他连话都不敢说。


谁想到,这个「被肯定」的感觉,剎那成空。

……

你们若仍然作恶,你们和你们的王必一同灭亡。

撒母耳可怕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

我到底还是被否定了……


扫罗宁愿自己是在造梦。因为要是一场梦,他就不用想,不用把它们「想通」。


扫罗其实并不介意被「否定」,事实是他也没有想过要被谁(更别说是上帝)来「肯定」。他无以明白的,是为什么「被肯定」与「被否定」的经历(或说感觉),竟都在剎那之间,而且都是那么的「极端」那么的「强烈」。

为什么?──
为什么你既要否定我,
又做这许多小动作(兆头)来──
来肯定──
或假意肯定我?……

难道你待我有诡诈?!

扫罗不敢再想下去,因他知道再想下去,会有什么「结论」。

你是要把我
扶起
抬高
然后──
好在最高处
把我──
摔下来!

扫罗终于「明白」了:

你是要──「玩」我!

这「结论」无比可怕,只是,扫罗终其一生,再也想不出一个「更好的解释」来,就正如他终身都走不出那场「六月阴霾」一样。

人从来都不是「活在当下」,

他是活在「对过去的解释」之中。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