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马太福音 3:8 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

 
 
 

日志

 
 

《父子情仇》(一)  

2015-04-28 20:30:49|  分类: 【父子情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子情仇》(一)  

                    

先致声明:

以下的不是释经,甚至不是任何意义的灵意解经,亦无关于神学分析、道德教训以至于生活应用,一句话,是「无用」的。


无以名之,我就算它们是一种「追踪」--追纵撒母耳、扫罗、大卫、押沙龙以至上帝,他们那儿子寻找父亲或是父亲呼唤儿子的心路。其中,有寻着的,有寻不着的;有唤来的,有唤不来的。于是就演成一段一段错综复杂的「父子情仇」。


简单说,我不过在「说故事」,但信仰,本就应该如此!而我所深愿的,正是你在这些故事里找到「自己」,更准确说,是找到「父亲」,更更准确说,是找到「归家的路」。

 

开国大典

晴空万里。

这是迦南地的六月天,是割麦子的时候。以色列人却没有割麦子去。他们正浩浩荡荡朝着吉甲集结。

在那里等着他们的,是「开国大典」


扫罗就夹在人群当中,但谁都看得见他,因为他比常人高出一个头。

扫罗本是个性情腼腆拘谨得夸张的人,那回,他当众被抽签抽中了,被选作以色列的王,却竟躲到器具杂物里去了,要众人苦苦把他拉出来。但这一刻,腼腆如他,都难掩兴奋之情。


早前大败亚扪人的一仗,打得太漂亮了。路上,百姓还在津津乐道,彷彿扫罗替他们吐了一万年的污气。扫罗听在耳里,口里自然还是「那里那里」的,但是,自第一趟遇上撒母耳,被莫名其妙地(所谓)膏立为王后,这几个月来的疑虑,却似是一扫而空了,就像眼下这万里无云的天际。


百姓中,就连当选之日对他深表怀疑的匪徒,见他旗开得胜,现在都闭嘴了。

「我这个王位,是实至名归的。」

扫罗虽没出口,却少不免要这样想。

扫罗感觉到一种「被肯定」的踏实。

 

吉甲。

艳阳当空,百姓却少有的并无怨言。因为他们都在兴高采烈地等着寤寐以求的「开国大典」,等待着向他们的王欢呼。


只是,第一个登上礼台的并不是扫罗──他们的王,而是撒母耳,一位年届七十的老人。


百姓终于安静下来,却见撒母耳铁一样的紧绷着脸,与那天色的晴朗,更与这「开国大典」上应有的「雀跃气氛」,全不「配套」。


气氛沉静得不平常。

你们向我所求的,我已应允了,为你们立了一个王;

现在有这王在你们前面行。


撒母耳指一指身后的扫罗,终于开始了他在这「开国大典」上的发言。

扫罗似又腼腆起来。


只是,接下来,撒母耳不说扫罗,也不说以后的国家大计,却说到他自己:

我已年老发白,我的儿子都在你们这里。我从幼年直到今日都在你们前面行。我在这里,你们要在耶和华和他的受膏者面前给我作见证。我夺过谁的牛,抢过谁的驴,欺负过谁,虐待过谁,从谁手里受过贿赂因而眼瞎呢?若有,我必偿还。……


撒母耳想到,他没有「童年」。「我从幼年直到今日都在你们前面行」。他刚断奶就离开父母,到老祭司这里来接受「公务训练」,预备当「接班人」,可以说,他自幼就是个「公众人物」。以利死后,他周游各地教训百姓,没闲过一天,忙得──忙得连自己的两个儿子都没时间教好。

你年纪老迈了,你儿子不行你的道。现在求你为我们立一个王治理我们,像列国一样。


当扫罗「自我感觉」良好,觉得被「肯定」的同时,撒母耳却是忍不住表达他那被「否定」的沉痛与辛酸。


「你儿子不行你的道」。撒母耳当然知道,而且心比谁都痛。

撒母耳没能教好自己的儿子?──是的。但以色列人的儿子,又是谁教好的?几十年来,撒母耳公以忘私,无可兼顾,代价是「教好了别人的儿子」,「他儿子却不行他的道」,甚至「贪图财利,收受贿赂,屈枉正直」。


撒母耳的「自辩辞」,却真是字字「针对」──「我夺过谁的牛,抢过谁的驴,欺负过谁,虐待过谁,从谁手里受过贿赂因而眼瞎呢」,他的意思是,我儿子们「贪图财利,收受贿赂,屈枉正直」,并不是从我那里「学」的,更不是我「教」的。


这就正如,你们的反叛邪恶,是上帝「教」的吗?


冤呀!


这最末的几句话,撒母耳不忍出口。事实上,他也不想继续诉说自己的「苦情」,因他知道的,最冤最苦的,另有其人。


从前立摩西、亚伦,又领你们列祖出埃及地的是耶和华。现在你们要站住,等我在耶和华面前对你们讲论耶和华向你们和你们列祖所行一切公义的事。


从前雅各到了埃及,后来你们列祖呼求耶和华,耶和华就差遣摩西、亚伦领你们列祖出埃及,使他们在这地方居住。


他们却忘记耶和华──他们的神,他就把他们付与夏琐将军西西拉的手里,和非利士人并摩押王的手里。于是这些人常来攻击他们。他们就呼求耶和华说:我们离弃耶和华,事奉巴力和亚斯她录,是有罪了。现在求你救我们脱离仇敌的手,我们必事奉你。耶和华就差遣耶路巴力、比但、耶弗他、撒母耳救你们脱离四围仇敌的手,你们才安然居住。


全场鸦鹊无声。撒母耳耳边又响起上帝这几句说话。

百姓向你说的一切话,你只管依从;因为他们不是厌弃你,乃是厌弃我,不要我作他们的王。自从我领他们出埃及到如今,他们常常离弃我,事奉别神。现在他们向你所行的,是照他们素来所行的。


最冤的还是上帝!


你们见亚扪人的王拿辖来攻击你们,就对我说:我们定要一个王治理我们。其实耶和华──你们的神是你们的王。

现在,你们所求所选的王在这里。看哪,耶和华已经为你们立王了。


撒母耳说着,又转过头来望望扫罗──他们的王,扫罗却是不敢望他。但撒母耳很知道,扫罗的脸色不会比他的好看。

撒母耳再回头俯望全场的百姓,心里有说不出的难过。

唉,事到如今,算吧──


撒母耳忽然语气「软」了下来:

你们若敬畏耶和华,事奉他,听从他的话,不违背他的命令,你们和治理你们的王也都顺从耶和华──你们的神就好了。


这个「就好了」,是撒母耳能够说得出口的最「正面」的话。只是,他的心却不「配合」,无法想得这样「正面」,接着,「负面」的话又冲口而出:

倘若不听从耶和华的话,违背他的命令,耶和华的手必攻击你们,像从前攻击你们列祖一样。


嗯!明明是个「开国大典」,把话说到如此「不欢喜」甚至「不吉利」,撒母耳有一刻都怕自己「过分」。但很快,他就改变主意,更怕其「不足」。因为撒母耳十分知道,「善忘」的百姓的最大「擅长」,再沉重再吓人的说话,他们都有本事很快就忘得一干二净,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撒母耳只好抬头望天。

迦南地的六月天,依旧万里无云。

现在你们要站住,看耶和华在你们眼前要行一件大事。这不是割麦子的时候吗?我求告耶和华,他必打雷降雨,使你们又知道又看出,你们求立王的事是在耶和华面前犯大罪了。


于是撒母耳求告耶和华,耶和华就忽然打雷降雨。这暴雨惊雷,撒母耳隐约觉得,是遥应着他幼小时候听上帝说过的一句话:

我在以色列中必行一件事,叫听见的人都必耳鸣。


这六月天里的雷轰雨暴,叫本已被撒母耳沉重话压得不敢透气的百姓都非常惧怕,就对撒母耳说:「求你为仆人们祷告耶和华──你的神,免得我们死亡,因为我们求立王的事正是罪上加罪了。」


撒母耳知自己出手沉重,就急忙安慰百姓说:

不要惧怕!你们虽然行了这恶,却不要偏离耶和华,只要尽心事奉他。若偏离耶和华去顺从那不能救人的虚神是无益的。


撒母耳掩不住「父性」发作:

耶和华既喜悦选你们作他的子民,就必因他的大名不撇弃你们。至于我,断不停止为你们祷告,以致得罪耶和华。我必以善道正路指教你们。只要你们敬畏耶和华,诚诚实实地尽心事奉他,想念他向你们所行的事何等大。


只是,末了,撒母耳还是「放心」不下,补上一句:

但你们若仍然作恶,你们和你们的王必一同灭亡。

他始终还是悲观。

这就是以色列的「开国大典」。

 

百姓散去,天已放晴,回复六月天的清朗。

撒母耳却是难以「走出阴霾」,那不只是因为他自觉刚才的说话沉重,更是因为他知道自己的话再沉重,最终都是不管用。


我知道你们是悖逆的,是硬着颈项的。我今日还活着与你们同在,你们尚且悖逆耶和华,何况我死后呢?……

我知道我死后,你们必全然败坏,偏离我所吩咐你们的道,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以手所做的惹他发怒;日后必有祸患临到你们。

这是老摩西当年的遗言,老撒母耳不能不「共鸣」。


这「开国大典」上,正面的话说不出口,负面的话怕说过了头,撒母耳反覆斟酌,都只能说出刚才那篇「纠结」到语无伦次的「开国演辞」。


他希望百姓明白,也希望扫罗明白。

但他们却不明白。

扫罗到死都不明。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