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马太福音 3:8 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

 
 
 

日志

 
 

基督教伪史考第二辑(二十六)「良善的夫子」(一)  

2015-02-22 20:28:58|  分类: 【基督教伪(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基督教伪史考第二辑(二十六)             

「良善的夫子」(一)

今天,我先引录一段亚历山大的革利免(以下简称革利免,国内又译克莱门)的生平简介于下:

亚历山太的革利免(Clement of Alexandria),是教会历史家用的一个名称,以便把他与一世纪末叶罗马的革利免(Clement of Rome)一名区分【按:关于罗马的革利免,我在《基督教伪史考(第一辑)》中有介绍】。他原名革利免·提多·夫拉维(Titus Flavius Clemens)。据遗传称,他是雅典人。他大概是在一五○年生于异教徒家庭。我们不知道他的父母和他早期所受的教育。他的著作显明他在皈依基督教以前,可能加入了神秘宗教,因为他对这些宗教非常熟悉,而且他自己也说,他曾到处寻师问道。他先从希腊游到南意大利,然后转回东方,在亚历山太城「寻见了真西西里的蜜蜂(按指潘代诺而言)」,才使他心满意足了。


于是革利免在一八○年前后,在亚历山大城居留下来。首先他在圣道学校受潘代诺之教育,然后逐渐担负学校中许多责任。潘代诺在二世纪九十年代弃世,革利免继长圣道学校。同时他也作了亚历山大城教会的长老。这样那原不属教会的圣道学校就开始与教会发生了直接关系。


颇多所谓「早期教父」,例如游斯丁及这位亚历山大的革利免,都是出身于「上流社会」(起码是「有闲阶级」),受过「高等教育」,甚至颇有余暇雅致周游各地寻师问道,这就与包括保罗在内,基本上都是一帮「粗人」的使徒其实极不相同。(保罗的犹太教训练是相当「实用主义」的,与这些「教父」希腊化的「学术背景」并不相同。)故而由这些「教父」们建立起来的所谓「神学」,就无可避免地夹杂大量「学究气」与「绅仕味」,与本来纯朴无华的基督信仰相去甚远,甚至背道而驰。


何谓之「学究气」与「绅仕味」?大家领教一下革利免这篇「贵气」十足的《给新受洗的人》,就应该十分明白。

言语和行动要安静,不可急躁。这样,心性才能稳重,不至于被情感所冲动,以致于软弱,失去辨别力,不明事理;也不致于被贪馋、愤怒、或其他的情欲所蒙蔽,而受其辖制。因为理智必须高坐在安静的宝座上,凝神注视着上帝,好控制自己的情感。绝对不可被爆发的愤怒所克服。言语不可迟钝,行动不可游移。那样,你的安静才可以保持平衡的优美,而你的举止才可以表现高雅和尊严。同时,你也要谨防骄傲的态度和举止,不可高视阔步,目中无人。

与人相会的时候,言语要温文,措词要和气,对妇女要有礼貌,用眼望地,讲话的时候,思想要周到,回答要有意义。言谈要适合听者的需要,声音要恰到好处,使人清楚听见,既不可太小,以致听不见;也不可太大,以致喧嚷。要三思而后言,不可一时高兴,胡言乱说,也不可抢别人的话头。你必须静听,按次序发言,在一定的时候说,在一定的时候不说。要愉快地学习,不倦地教人;将知识传授别人,既不吝惜,也不假装谦虚而不肯传授。待年长的,当如待自己的父亲。对上帝的仆人们,要表示尊敬。在德行和智慧上,不落人后。不要同朋友口角,也不可像小丑似的讥讽他们。要坚决地弃绝虚伪、狡诈和骄傲无礼。在受到侮辱、遭遇傲慢的时候,要像一个温文、儒雅、高尚的人,沉默忍受。


一言一行都应该是为上帝而发。要将你所有的一切,都归诸基督;要将你的灵魂,时常交给上帝;你的思想要靠赖基督的大能,好像是在教主神圣的光中安息于港口,止息一切言行。在白天要常常与人交往,但最重要的;乃是不分昼夜要与上帝交往;不可容许过分的睡眠拦阻你祈祷颂赞上帝,因为贪眠是和死亡争竞。要常常表现你与那从天上发出神圣光辉的基督为伍,以他为你永恒不息的喜乐。


不要让你的灵魂沉溺于宴饮,要以身体的必需品为满足。不要在开饭以前抢着吃。面包、蔬菜和熟果可以吃。吃饭要安详,不要狼吞虎咽。不要作肉食者,也不要作醉酒者,除非是用酒治病。但要选择那由颂词灵歌和上帝所赐智慧而来的喜乐,来代替世俗的快乐。要不断默想天上的事,好使你朝向天上。


你只要对上帝存希望而得安慰,好除掉你肉体上的许多忧虑。因为他会为你充充足足地预备一切所需用的东西,不论是养身的食物,蔽体的衣裳,或是避风挡雪的房屋。因为全世界和其中的出产,都属于你的王,而且上帝非常关心照顾仆人们的肢体,好像照顾他自己,或他自己的圣殿一样。所以,你既不要怕重病,也不要怕衰老,因为这些事迟早必临头;而且当我们全心全意遵行他诫命的时候、就是疾病也会有尽头。


你既明白这一点,即使患病,也要壮胆;要有勇气,像一个在决斗场中的人,用全副精神去对付一样。不管是患重病,或受别的痛苦,不要被悲伤压碎你的灵魂。你倒要庄严地对付艰难;即使在困斗当中,也要感谢上帝。因为他的智慧高过凡人,不是凡人所能明了的。你要怜悯那些遭受痛苦的人,为他们祈求上帝援助;因为上帝的朋友祈求他的时候,他会要赐恩给他,也会援助遭痛苦的人;为要使人知道他大能,好叫他们一旦有充足的知识,可以回到上帝面前,并当上帝的儿子再 来并赐福给他自己的人的时候,可以享受永生的幸福。


看到吗?这种「四平八稳气定神闲不愠不火高雅贵气」,将「信耶稣」几乎完全等同于某种「高级修养」的所谓「基督教」版本,就是「学究气」与「绅仕味」了。大家可能觉得「没有什么」,甚至很以为十分「正常大路」,因为今天的许多「中产化」的「教会」里,那些「牧师」讲来讲去的「信息」其实都是这一路「万教雷同的高级修养」,有圣经没圣经,有耶稣没耶稣,查无分别。


我并没有断章取义,你多读篇革利免的「大作」,便知道他的所谓「基督教」,实质不过是一套「耶稣教你做好人」的「行为主义」,说白些,根本就是异端!


不幸得很,网上竟然找不着《亚历山太学派选集》的完整版本,大部分引文就只得靠自己抄抄写写了。不过,这一来,大家就「因祸得福」啦,因为一定没有长篇大论的引文给大家啃。只是,给我断章取义的危险便不免大大提高了。十分鼓励大家找本实体书看看,免得被我「误导」才好。


言归正传,革利免心目中的「基督教」之所谓「可信」,其理由是很「清教徒」式的,不过是他觉得基督教较之于当时的希罗异教「高贵」、「优雅」和「理性」而已。


在革利免的一篇大作《对希腊人的劝勉》(又译《劝勉希腊人》)中,他像我见过的许多「牧师传福音」一样,用了大量篇幅「描黑丑化」异教偶像与异教崇拜:

【第四章】那没有感官的木石和贵重的金子(按:指用木石或金子打造的偶像),一点也不顾汽、血、烟。烧香的是要尊敬它们,却只是把它们燻黑了,但是它们既不注意尊敬,也不注意凌辱。不论何种牲畜,都比偶像更当受尊敬。我真不明白,怎的那没有感官的东西(会)被人尊为神明。……


【第十章】……你们当中,任何人试看那些在庙中事奉偶像的人。他就发现他们是一群头发污秽,衣服肮脏破烂,从不洗澡,指甲像野兽爪子的恶汉;而且有许多人是被阉的。……


东拉西扯一轮后,在这篇《对希腊人的劝勉》中,革利免就「作」出「基督教之所以更可信」的结论于下:(人还是懒,我还是影印给大家看吧!

革利免之所谓「哲学家的子孙」,所指的,是他最「敬爱」的柏拉图之流的「哲学家」。事实上,他的结论,即所谓「基督教之所以更可信」的理由──「能帮助人提升到『像神』那样的完人境界」,根本就是抄袭自柏拉图的「人本主义」,绝对不是来圣经启示的真理。若你还稍有一点「灵性」,更应该发现,这个「像神的妄想」,不但不合圣经的教训,倒与古之诺斯底主义与今之新纪元运动,甚至与在蒙蒙太初,于伊甸园中的「某某」诱发人的那个「如神的妄想」,形神俱似,同出一源。


这分明不是「神学」,是「鬼学」!!!

「左坑右坑」

与特土良的「神学」无异,在革利免的「神学」里--只要你还知道自己信的是什么--你同样根本找不到「救赎论」,因为在他们心目中的所谓「得救」,不过是「摆脱(某路)异教文化从而做个光鲜体面的好人」而已。


特土良与革利免的影响基本上是相同的(有些「表面分别」,容后再说),就是诱使许多人自作聪明自以为义地脱离了某种「低级异教」,却又一头栽进了另一路「高级异教」里去,还自以为「得救」,其实不过是从一个「坑」掉进另一个「坑」里去而已,终归是死路一条,死法无异。


好了,既没有「救赎论」,哪革利免把主耶稣「当什么」呢?而特土良与革利免都高举「行为主义」,两者可又有什么细微分别却有终归相同狼狈为奸呢?明天告诉你。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