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马太福音 3:8 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

 
 
 

日志

 
 

一生最美(十一)「分别」之神  

2015-12-09 12:48:25|  分类: 【一生最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生最美(十一)                      

「分别」之神

主耶稣说:我为审判(分别)到这世上来……

许多人不明白,以为主第二次来才是为了「审判」,而第一次来则是为了「拯救」。事实并非这么简单,因为「审判」与「拯救」不是可截然二分的事。

太 25:31-46 当人子在他荣耀里、同着众天使降临的时候,要坐在他荣耀的宝座上。万民都要聚集在他面前。他要把他们分别出来,好像牧羊的分别绵羊山羊一般,把绵羊安置在右边,山羊在左边。

于是王要向那右边的说:你们这蒙我父赐福的,可来承受那创世以来为你们所预备的国;因为我饿了,你们给我吃,渴了,你们给我喝;我作客旅,你们留我住……。义人就回答说:主啊,我们什么时候见你饿了,给你吃,渴了,给你喝?什么时候见你作客旅,留你住……呢?王要回答说: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些事你们既做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

王又要向那左边的说:你们这被咒诅的人,离开我!进入那为魔鬼和他的使者所预备的永火里去!因为我饿了,你们不给我吃,渴了,你们不给我喝……。他们也要回答说:主啊,我们什么时候见你饿了,或渴了,或作客旅……不伺候你呢?王要回答说: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些事你们既不做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不做在我身上了。

这些人要往永刑里去;那些义人要往永生里去。

不错,在「最后审判」之日,主耶稣(第二次来的)要把「山羊」与「绵羊」终极地分别出来。但大家得留意,主凭以审判的,是他们在自己一生里的行为,而这些行为却与他们如何对待主耶稣(第一次来的)或代表主的「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紧密相关的。


换言之,伪装为「低下者」甚至「罪犯」出现的第一次来的主耶稣,或多以「低下者」甚至「罪犯」形象出现在我们身边的代表主的「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例如第九章的瞎子),都是「为了审判(分别)」而「到这世上来」的,为要考验我们的立心为人,揭示我们的「真实信仰」,以之成为我们在「最后审判」上被称义或被定罪的「铁证」。


天父如此苦心孤诣,要主耶稣那么「奔波」,要「来两遍」以完成整个「审判」(分别)的手续,最终目的是「拯救」──拯救天国,即通过上述最严格的审查过滤,确保将来的天国里不会混进「假信分子」,免得再有「反覆」甚至「反叛」的可能。


总之,「审判」只是手段,「拯救」才是目的。

而为了「拯救」,天父不得不把一些人「分别」出来并予以弃绝。这不是残忍,乃是仁慈,因为要非如此狠狠地「除去面酵」,「全团面」就都要「发酵」起来,都要弃绝,那就连「余种」都没有了。天父不忍,于是祂「厉行审判」,以「非常手段」将信与不信的、真信与假信的、以上帝为父与以魔鬼为父的,「分别」出来。


主耶稣基督第一次降临,向人间展现令人「费解」的身分、言语和行事,不惜「冒犯」人,这就是天父所用的「非常手段」

我毫不客气的说:一切把主耶稣(第一次来的)的形象与言行「解」得「清教」一般的斯文雅致、不温不火、风和日丽、四平八稳、面面俱圆的「教会」,统统都是在实质行动上否定「道成肉身」的异端邪教──即或他们的「神学」满口「道成肉身」。


因为把真正的「道成肉身」带给人的「冒犯性」以任何方式借口删削否定的,都不是「荣耀上帝」,而是「否定基督」,妄图将主耶稣真实的「道成肉身」虚化为「幻影」,叫人「遇上」的只是自我虚构的「假基督」,「感觉良好」(因那「假基督」是自己「度身订造」的,自然「感觉良好」),甚至以为自己「信了」,事实却是从未真实遭遇过真基督,让祂迫使我们直面自己的无知与罪恶,致使有知罪以至信主得救的可能。


欲知主耶稣如何成为「分别」的「非常手段」,且读 约 10:1-39:

【我是羊的门】

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人进羊圈,不从门进去,倒从别处爬进去,那人就是贼,就是强盗。从门进去的,才是羊的牧人。看门的就给他开门;羊也听他的声音。他按著名叫自己的羊,把羊领出来。既放出自己的羊来,就在前头走,羊也跟着他,因为认得他的声音。羊不跟着生人;因为不认得他的声音。必要逃跑。

耶稣将这比喻告诉他们,但他们不明白所说的是什么意思。所以,耶稣又对他们说: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我就是羊的门。凡在我以先来的都是贼,是强盗;羊却不听他们。我就是门;凡从我进来的,必然得救,并且出入得草吃。

【我是好牧人】

盗贼来,无非要偷窃,杀害,毁坏;我来了,是要叫羊(或作:人)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我是好牧人;好牧人为羊舍命。若是雇工,不是牧人,羊也不是他自己的,他看见狼来,就撇下羊逃走;狼抓住羊,赶散了羊群。雇工逃走,因他是雇工,并不顾念羊。

我是好牧人;我认识我的羊,我的羊也认识我,正如父认识我,我也认识父一样;并且我为羊舍命。

我另外有羊,不是这圈里的;我必须领他们来,他们也要听我的声音,并且要合成一群,归一个牧人了。我父爱我;因我将命舍去,好再取回来。没有人夺我的命去,是我自己舍的。我有权柄舍了,也有权柄取回来。这是我从我父所受的命令。

【我的羊听我的声音】

犹太人为这些话又起了纷争。内中有好些人说:他是被鬼附着,而且疯了,为什么听他呢?又有人说:这不是鬼附之人所说的话。鬼岂能叫瞎子的眼睛开了呢?

在耶路撒冷有修殿节,是冬天的时候。耶稣在殿里所罗门的廊下行走。犹太人围着他,说:你叫我们犹疑不定到几时呢?你若是基督,就明明的告诉我们。

耶稣回答说:我已经告诉你们,你们不信。我奉我父之名所行的事可以为我作见证;只是你们不信,因为你们不是我的羊。我的羊听我的声音,我也认识他们,他们也跟着我。我又赐给他们永生;他们永不灭亡,谁也不能从我手里把他们夺去。

【我与父原为一】

我父把羊赐给我,他比万有都大,谁也不能从我父手里把他们夺去。我与父原为一。

犹太人又拿起石头来要打他。

耶稣对他们说:我从父显出许多善事给你们看,你们是为哪一件拿石头打我呢?

犹太人回答说:我们不是为善事拿石头打你,是为你说僭妄的话;又为你是个人,反将自己当作神。

耶稣说:你们的律法上岂不是写着我曾说你们是神吗?经上的话是不能废的;若那些承受神道的人尚且称为神,父所分别为圣、又差到世间来的,他自称是神的儿子,你们还向他说你说僭妄的话吗?我若不行我父的事,你们就不必信我;我若行了,你们纵然不信我,也当信这些事,叫你们又知道又明白父在我里面,我也在父里面。他们又要拿他,他却逃出他们的手走了。

「非常标准」

本章里,主耶稣继续祂的一贯作风,继续「蛮不讲理」,甚至「极其专横」。其「专横表现」之一,就是总爱「以自己为标准」,大言不惭。

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人进羊圈,不从门进去,倒从别处爬进去,那人就是贼,就是强盗。从门进去的,才是羊的牧人。看门的就给他开门;羊也听他的声音。……我就是羊的门。凡在我以先来的都是贼,是强盗;羊却不听他们。我就是门;凡从我进来的,必然得救,并且出入得草吃。

主耶稣首先莫名其妙地说「我就是羊的门」,并且以「是否通过自己(门)」来作为「合法的牧人」与「非法的强盗」的「分别标准」。至于「凡从我进来的,必然得救,并且出入得草吃」,应是「省语」,完整的意思是「凡跟着『合法的牧人』,从我(门)进来的,必然得救,并且出入得草吃」。

总之:「朕即标准!」

好恶耶!

对,主耶稣就是那么「恶」──「除祂以外,别无拯救」,天下人间,还有比这更「恶」的话么?耶稣这里说「我是(唯一的)门」,不过是顺着祂一贯的「专横风格」而已!

……

好了,你是「门」,你「大」了!

接下来,是不是「任何人」通过你这个「门」,都一定是「合法的牧人」?

大家咬文嚼字一下,就会发现上文的「牧人」(the shepherd of the sheep)乃是以「单数」称之的,似乎暗示那不是指「任何人」,而是特指「某个人」的。再看下文,主耶稣想要包揽「牧羊人」一词的指涉对象的「企图」,就更明显了。

盗贼来,无非要偷窃,杀害,毁坏;我来了,是要叫羊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我是好牧人;好牧人为羊舍命。若是雇工,不是牧人,羊也不是他自己的,他看见狼来,就撇下羊逃走;狼抓住羊,赶散了羊群。雇工逃走,因他是雇工,并不顾念羊。

我是好牧人;我认识我的羊,我的羊也认识我,正如父认识我,我也认识父一样;并且我为羊舍命。

我另外有羊,不是这圈里的;我必须领他们来,他们也要听我的声音,并且要合成一群,归一个牧人了。……

我们看到,主耶稣不单自称是「唯一的门」,也是「唯一的好牧人」。言下之意,是虽然还有别的所谓「牧人」,但他们其实只是「雇工」,虽不至于是像「盗贼」那样偷窃,杀害,毁坏,但因「羊也不是他自己的,他看见狼来,就撇下羊逃走;……并不顾念羊」。

这些「雇工」是否通过「门」进出的呢?我以为不必深究。总之就是,主耶稣的「非常标准」,是外表上「通过门」还不够,还得那人本身就是一个「好牧人」,好到愿意「为羊舍命」才合于「标准」。

结果,讲来讲去,耶稣自己就是那唯一标准,祂不只是「唯一的门」,也是「唯一的好牧人」哟。

总之,啥都是祂!!!

主耶稣把自己定义为「唯一标准」及「非常判标」,哪目的何在呢?

啊!原来祂不只是要「定义自己(牧人)」,也是要「定义我们(羊)」

你看祂接着怎么说,那「逻辑」又是多么的奇怪专横?

犹太人围着他,说:你叫我们犹疑不定到几时呢?你若是基督,就明明的告诉我们。

耶稣回答说:我已经告诉你们,你们不信。我奉我父之名所行的事可以为我作见证;只是你们不信,因为你们不是我的羊。我的羊听我的声音,我也认识他们,他们也跟着我。我又赐给他们永生;他们永不灭亡,谁也不能从我手里把他们夺去。

祂先把自己定义为「唯一的好牧人」,然后就「引伸推论」说:「凡听祂的」就是「祂的羊」(实质是指「好羊」或太25的「绵羊」),而「凡不听祂的」就不是「祂的羊」(实质是指「恶羊」或太25的「山羊」)。

说浅白些:

我这么「好」的牧人你都不跟,

哪你一定是「坏」羊哟--不是吗?

简单讲,「从天而降」地把自己定性为绝对标准,然后称一切不符或反对此绝对标准的皆为「邪恶」或「异端」,这就是「耶稣基督的专横」了!

明白了没有?

认真,如此「逻辑」,叫人怎信你?

 

「我与至高无上原为一」

回到最根本的问题,那就是耶稣又凭什么「更高标标」来「定义祂自己」,有权把自己标举为唯一的、绝对的准标,并以此判定(分别)一切人的是非善恶?

啊呀!谁又想到,耶稣的「更高标标」竟是足以叫人「又拿起石头来要打他」的「我与父原为一」!

我父把羊赐给我,他比万有都大,谁也不能从我父手里把他们夺去。我与父原为一。

犹太人又拿起石头来要打他。

耶稣对他们说:我从父显出许多善事给你们看,你们是为哪一件拿石头打我呢?

犹太人回答说:我们不是为善事拿石头打你,是为你说僭妄的话;又为你是个人,反将自己当作神。

耶稣说:……我若不行我父的事,你们就不必信我;我若行了,你们纵然不信我,也当信这些事,叫你们又知道又明白父在我里面,我也在父里面。

看到有几「专横」吗?

你大言不惭把自己定义为「至高无上」,人家叫你拿出证据来,即拿出「更高标准」来证明你如何成其为「至高无上」,谁料你竟变本加厉,说「我与至高无上原为一」,即是「我本人就是证明我自己是至高无上的那个标准」,你这算是「答问题」么?你这不是迫人「拿起石头来要打你」么?!

 

铁证如山

唉,主耶稣说「我与父原为一」,是要「高抬自己」吗?

祂说「我若不行我父的事,你们就不必信我」,是什么意思呢?

主的真情大义其实是说:

我绝对没有狂妄自是地任意「自我定义」,因「我」是必须由「我之所言所行」来定义的。至于「我之所言所行」又总是在反映着关乎「父」之恩典与真理,即「父」总是那样眷爱人间、怜惜弱小,既在乎公义伸张,也在意饶恕罪人广行赦免。我之所言所行,敢问哪一样背乎「父」的本心善意?──此之谓「我与父原为一」

而你们竟「看不出来」,看不出我之所言所行完全「出于父」,能充分证明我的「自我声称」绝非妄言。你们竟至如此「目盲耳聋」,但这洽好证明,你们这些假冒为善者的「自我声称」才是谎言──你们根本不认识「父」,你们的父「另有其人」

总之,「父」自会替「子」作见证,因为「子」之所行既「与父为一」,就可证明「子从父而来」;反之,不能从「子」身上认出「父」,看到「子与父原为一」的,那倒可以证明那些人自己心里「没有父」或「另有其父」。

当那些人一味要主耶稣拿出「证据」来「证明祂真乃出于父」的时候,他们不知道,他们的瞎眼与狂妄反倒成了他们「根本不认识父」的「证据」!

就凭着他们「认不出子」,

父就把他们认(分别)出来了!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