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马太福音 3:8 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

 
 
 

日志

 
 

神州动力2015年12月第五十二期:基督教现代神学简史(十三)  

2015-12-07 16:48:01|  分类: 【神州动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基督教现代神学简史(十三) 编辑部

 

自由派迁就现代主义

(康德+黑格尔+自然神论=新的宗教哲学)

 

启蒙主义最伟大的思想家当首推德国哲学家康德。他一七二四年出生于普鲁士的柯尼士堡,于一八四年死于该城,终其一生没有离开。他固然是启蒙运动的健将,但是也发出自省的批判,因为他固然阐述启蒙主义的重要主题,相较于早期启蒙主义思想家,他却将理性限制在较狭隘的范畴内。康德写了脍炙人口的《何谓启蒙主义?》(What is Enlightenment ?),以呼吁的口气说出「sapere aude!」(「为你自己思考!」)这句话,道出启蒙主义的宗旨。对康德而言,这种态度适用于宗教以及任何文化领域,而宗教有一主要目的:为社会提供道德基础与教育机会。在他讨论宗教的、影响深远的著作《纯粹理性限度内的宗教》(Religion within the Limits of Reason Alone)里,这位伟大的德国哲学家将宗教归类于伦理范畴(注1),自然神学与启示神学则派不上用场。对康德来说,真正的宗教,包括了可信的基督教,无非是按照理性可以辨识的责任来生活。这是他的自然宗教版本,十九世纪早期的启蒙主义思想家寻求彻底现代化的宗教,受此影响不小。康德的宗教观不可能与科学有冲突,因为在他的宗教里对自然界或历史没有揣测式的信念,也不借助于超自然启示或神迹。不过他依然相信神、相信灵魂不朽,也相信死后有奖赏或惩罚。

 

不是所有的启蒙主义哲学家都满意康德宗教观理论的自然论哲学。十九世纪早期另一位伟大的德国哲学家,认为康德的看法只把神当作人类致力与道德伦理的支柱而已。黑格尔(Georg Wilhelm Friedrich Hegel,1770~1831年)试图重新引进以神为现代哲学的中心,同时却不需要相信任何与现代科学冲突的理念,或是盲目相信权威或超自然启示。黑格尔在其《论宗教哲学》(Lectures on the Philosophy of Religion)说明神是一股临近的「世界精神」(Geist)为自然与历史之本,也与两者共同演进。(注2)对黑格尔来说,相信这样的神既合乎理性,又符合最优良的现代文化,不过这种信仰也有形而上或揣测的层面,与康德将宗教哲学囿限于伦理的见地相反。黑格尔的神是全然临在于世界的。他有句名言,就是:「没有世界,神就不能成为神了。」神与世界共行,并且共成长。人与人类文化是神的自我醒觉,而神也是人类的理想境地。

 

现代世界寻找的是符合启蒙主义理性与科学的宗教观点,很容易接纳康德与黑格尔的宗教观,并广为讨论,影响及其深远。根据这两位的看法,信仰根本就不需要教义与神迹,因为不符合理性与自然论的时代精神。但是两者对神的看法,都避免了无神论或彻底的未知论。正如古代雅典与其后希罗文化的柏拉图与弟子亚里斯多德,康德与黑格尔给现代世界提出了两种独特的哲学观点,很多人都认为可以将两者别出心裁地融合在一起。对十九世纪有学养,但鄙视传统信仰的人来说,康德强调宗教是没有教条的伦理,与黑格尔神临在于历史与文化的观念,可以为新的哲学神学两大支柱,而且与科学没有冲突。在罗马帝国时期,有学养的异教徒喜欢克理索揉合了几种哲学思想,形成一种泛泛含混的希腊宗教哲学。在十九世纪的欧洲与北美,有学养的人也同样采纳了由自然神论。康德、黑格尔影响而成的一种模糊的启蒙主义宗教哲学。这种现代的信仰心态竭尽其能敌避免与科学有冲突,因为科学总是会占上风。他们也以不具玄秘或揣测的方式,重新给宗教下定义,把宗教当成是一套伦理与道德勇气。自黑格尔开始,他们采取神的临在观念,认为神是普世、非个人性的一股灵力,在文化完美无瑕的美好状况下,向历史的终点迈进。他们也把每一文化进展,当作是人类心灵的胜利,也是神在历史中,借著人类实现自我的一刻。  (未完)

 

(注1)、Immanuel Kant, Religion Within the Limits of Reason Alone, trans. Theodore M. Greene and Holy H. Hudson (New York:Harper Torchbooks, 1960).

(注2)、W. F. Hegel,Lecture on the Philosophy of Religion, ed. E. B. Speirs and J. Burden Sanderson, (New York: Humanities Press, 1962).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