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马太福音 3:8 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

 
 
 

日志

 
 

一生最美(六)丢了「神学」,恢复「人性」  

2015-12-02 17:45:06|  分类: 【一生最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生最美(六)                        

丢了「神学」,恢复「人性」

人间苟活五十余年,得出一个悲哀结论──「人的改变几乎是不可能的」,甚至连上帝付以莫大恩典且费上莫大气力,也未必就能把某些人「重生」过来。


西方人(欧洲人)得天独厚,最先领受福音,可悲是他们「性恶难驯」,故而才第三世纪初,西方神学就陷于万劫不复之境地,甚至到了末世,最反上帝最敌基督的可憎势力,竟几乎都在所谓或不知所谓的「基督教西方」里出来。


为什么呢?

因为西方文明有一个极邪恶最致命的「传统」,就是--

「弒父传统」!

毒蛇之种自有法子将这可憎的「弒父传统」,包装得美伦美奂悦人眼目,成了今天迷倒众生的「抗争」、「民主」、「革命」以至「创新」、「进步」之类。

西方文化源于希腊哲学,而希腊哲学又源于其情节诡变的神话。在丰枝茂节的希腊神话剧里头,一个主题贯穿其中,就是儿子不断杀死老父。奥林匹斯山上群神之王是宙斯,而宙斯之所以称霸,靠的是把父神Chronos杀掉,而Chronos最初执掌大权,靠的同样是弒父。由此而一脉相承的是,西方学派莫不以「杀死老父」为荣。……来源

西方文明的「反叛根性」就来自这「传统」,本已深入人心,再冠以「民主人权」等美丽粉饰,要煽动人们起来,造反造到上帝那里去,有何难度可言?


天父慈悲,把福音先传到西方人那里去,就是想先「镇压」住这邪恶反叛的根性,免得它过早泛滥不可收拾。这个「福音镇压」自亦有一点果效,但无法持久,也不能深入。正是「江山易改,品性难移」。


你或以为,西方人大概是到了十四、五世纪后,即待到「文艺复兴」及「启蒙运动」兴起,那个「反叛根性」才「复活」过来,亦即我所说的「福音镇压」的果效,好歹也持续了十多个世纪哟。


唉,世事是不会无缘无故「死灰复燃」的。西方文明的「反叛根性」即或在看似「保守虔诚」的中世纪,都一直还在西方世界那里,只是换了些包装,或暂且潜伏而已。


如何「潜伏」?

在西方文明的「弒父传统」(反叛根性)的核心价值里,必定蕴含一个极之可怕的前设,那就是:

既不求「子孝」,更不信「父慈」!

阁下或从没想过,在如此之「文化根性」下,西方人要建立「慈父」──尤其是「上帝是慈父」的观念,原来是非常非常非常困难的,你即或把「福音」传给他们,还是一样的困难。


结果怎样?

结果就是,西方主流神学里的「上帝观」,要不是成了「特土良式」的律法主义的「黑脸阎罗」,就是成了「俄利根式」的神秘主义的「至高存有」,一个是「凶神恶煞」得你不敢望祂,一个是「飘渺神秘」得你无法碰祂,除马丁路德等绝对少数之外,几无例外。


即或在中世纪里,西方人看上去「顺服虔敬」,可是在他们心目中的那个「上帝」其实是「极不友善」的。他们之所以没「悍然造反」,只是「怕祂」,不是「爱祂」,因为西方教会一直无法把握和肯定上帝的「慈父本色」(大家想想扫罗),故只待「时机一到」,他们就必要起来悍然造上帝的反。


我说到这里,似还没有入题,还没开始解今天的经文。

我只想敬告大家:

你若不是从心底里向往进而相信天父上帝真正为「父」,祂真有无尽的父性慈悲,你「信十世耶稣都没有用」,像「西方教会」搞二千年都白搞一场一样。


放心,今天的经文不短,但我「几句」就可解完它们。

欲知「上帝为父」的真义,且先一读 约 4:46-5:47:

【在加利利医好大臣的儿子】

耶稣又到了加利利的迦拿,就是他从前变水为酒的地方。有一个大臣,他的儿子在迦百农患病。他听见耶稣从犹太到了加利利,就来见他,求他下去医治他的儿子,因为他儿子快要死了。耶稣就对他说:若不看见神迹奇事,你们总是不信。那大臣说:先生,求你趁着我的孩子还没有死就下去。耶稣对他说:回去吧,你的儿子活了!那人信耶稣所说的话就回去了。正下去的时候,他的仆人迎见他,说他的儿子活了。他就问什么时候见好的。他们说:昨日未时热就退了。他便知道这正是耶稣对他说你儿子活了的时候;他自己和全家就都信了。这是耶稣在加利利行的第二件神迹,是他从犹太回去以后行的。


【在耶路撒冷医好病了三十八年的瘫子】

这事以后,到了犹太人的一个节期,耶稣就上耶路撒冷去。在耶路撒冷,靠近羊门有一个池子,希伯来话叫做毕士大,旁边有五个廊子;里面躺着瞎眼的、瘸腿的、血气枯干的许多病人。(有古卷在此有:等候水动;因为有天使按时下池子搅动那水,水动之后,谁先下去,无论害什么病就痊愈了。)在那里有一个人,病了三十八年。耶稣看见他躺着,知道他病了许久,就问他说:你要痊愈吗?病人回答说:先生,水动的时候,没有人把我放在池子里;我正去的时候,就有别人比我先下去。耶稣对他说:起来,拿你的褥子走吧!那人立刻痊愈,就拿起褥子来走了。


【安息日治病的论争】

那天是安息日,所以犹太人对那医好的人说:今天是安息日,你拿褥子是不可的。他却回答说:那使我痊愈的,对我说:拿你的褥子走吧。他们问他说:对你说拿褥子走的是什么人?那医好的人不知道是谁;因为那里的人多,耶稣已经躲开了。后来耶稣在殿里遇见他,对他说:你已经痊愈了,不要再犯罪,恐怕你遭遇的更加利害。那人就去告诉犹太人,使他痊愈的是耶稣。所以犹太人逼迫耶稣,因为他在安息日做了这事。


【我父做事直到如今,我也做事】

耶稣就对他们说:我父做事直到如今,我也做事。所以犹太人越发想要杀他;因他不但犯了安息日,并且称神为他的父,将自己和神当作平等。耶稣对他们说: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子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惟有看见父所做的,子才能做;父所做的事,子也照样做。父爱子,将自己所做的一切事指给他看,还要将比这更大的事指给他看,叫你们希奇。

父怎样叫死人起来,使他们活着,子也照样随自己的意思使人活着。父不审判什么人,乃将审判的事全交与子,叫人都尊敬子如同尊敬父一样。不尊敬子的,就是不尊敬差子来的父。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时候将到,现在就是了,死人要听见神儿子的声音,听见的人就要活了。

因为父怎样在自己有生命,就赐给他儿子也照样在自己有生命,并且因为他是人子,就赐给他行审判的权柄。你们不要把这事看作希奇。时候要到,凡在坟墓里的,都要听见他的声音,就出来;行善的,复活得生;作恶的,复活定罪。

我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我怎么听见就怎么审判。我的审判也是公平的;因为我不求自己的意思,只求那差我来者的意思。我若为自己作见证,我的见证就不真。另有一位给我作见证,我也知道他给我作的见证是真的。

你们曾差人到约翰那里,他为真理作过见证。其实,我所受的见证不是从人来的;然而,我说这些话,为要叫你们得救。约翰是点着的明灯,你们情愿暂时喜欢他的光。但我有比约翰更大的见证;因为父交给我要我成就的事,就是我所做的事,这便见证我是父所差来的。差我来的父也为我作过见证。你们从来没有听见他的声音,也没有看见他的形像。

你们并没有他的道存在心里;因为他所差来的,你们不信。你们查考圣经(或作:应当查考圣经),因你们以为内中有永生;给我作见证的就是这经。然而,你们不肯到我这里来得生命。我不受从人来的荣耀。

但我知道,你们心里没有神的爱。我奉我父的名来,你们并不接待我;若有别人奉自己的名来,你们倒要接待他。你们互相受荣耀,却不求从独一之神来的荣耀,怎能信我呢?不要想我在父面前要告你们;有一位告你们的,就是你们所仰赖的摩西。你们如果信摩西,也必信我,因为他书上有指着我写的话。你们若不信他的书,怎能信我的话呢?

 

搞乱天下的「父子关系」

经文又长又乱,尤其是【我父做事直到如今,我也做事】的那段,我肯定大家完全不知道主耶稣究竟在做什么说什么。我甚至劝大家不要找什么「释经书」,没用的,只会越解越离天万丈。

为什么会越解越离天万丈?──因为你只晓用「神学」用「宗教」来解,却没有用「人性」用「心肝」来解!


我看过太多所谓「释经」,完全瞎了心眼,完全「看」不见或不理会经文里无处不在的「父」字。

好些「神学家」与「解经家」貌似正统,其实跟不信的犹太人毫无二致。

耶稣就对他们说:「我父做事直到如今,我也做事。」所以犹太人越发想要杀他;因他不但犯了安息日,并且称神为他的父,将自己和神当作平等。

主耶稣不过是说「我父做事直到如今,我也做事」,焦点在「做事」「我像父一样的做事」而已,而不是「将自己和神当作平等」。可是我们的「神学家」与「解经家」竟跟不信的犹太人一般见识,就拿这些经文来大讲什么「三位一体」什么「圣子与圣父是同质同等同尊同荣」等等「神学」,完全离题万丈。


这些「神学家」与「解经家」虽然没有「拿石头要砸死耶稣」,却「拿笔杆杀死了天父」,罪同样的重。

他们如何「杀死天父」?

请大家再看一遍这些经文:

我父做事直到如今,我也做事。
子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惟有看见父所做的,子才能做;
父所做的事,子也照样做。
父爱子,将自己所做的一切事指给他看……
父怎样叫死人起来,使他们活着,子也照样随自己的意思使人活着。
我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我怎么听见就怎么审判。
父交给我要我成就的事,就是我所做的事,这便见证我是父所差来的。

不错,经文也高举「子」强调「子」,但是「子」之被高举强调,总是由于「子总是按父的心意而行事」

看到吗?经文绝对不是要在所谓「神学」上跟你论证主耶稣有什么身分权柄,「父」与「子」怎样「三位一体」之类。

主耶稣的话的重点明明是:

父怎样做事,子也怎样做事!

换言之,主耶稣要我们上心在意的,不是祂自己有什么「神圣地位」,而是祂的行事是否有「父的风格」。

说得更浅近些,就是看主耶稣的行事,像不像一位「慈父」所作的。

弟兄姊妹,「人性」些,不要想得那么「懒神学」,就一目了然了。

在加利利地,主虽然薄责人们信心小,「若不看见神迹奇事,你们总是不信」,但那大臣救子心切的心,仍是令人动容的,主也医治了他的孩子,满足了这爸爸的「为父的心」,因为天父爱我们,何尝不是更加的「爱子心切」呢?

却是,一个「父亲」,会因为「那天是安息日」而不为「病了三十八年的孩子」治病吗?这象是「父的作为」吗?

可悲的是,这样「违反父性」的事,竟然发生在号称圣城的耶路撒冷里。一帮理应最有「为人父母」的心肠的犹太教领袖,不但没好好照顾弱小病患,反质问「你拿褥子是不可的」,甚至「逼迫耶稣,因为他在安息日做了这事」!!!

这是何等「乖于父性」的可憎行为!

主对这些「泯灭父性」的人严严的说:

人间父母尚且爱惜儿女,

何况天上的父!

你们竟然看不出「我」作的就是「父」作的,

无非是因为──

你们并没有他的道存在心里!

你们心里没有神的爱!

我再说一遍,主说:

我父做事直到如今,我也做事。

父所做的事,子也照样做。……

焦点不在祂「与父同等」,而在祂「与父同心」──你可在「子」的一切作为上看到「父」对我们无比的善意悲心。

但凡悲悯人间,故而心真意切渴慕天父待我们以慈悲的人,都会完全认同「子」的作为(如在安息日治病),并透过「子」的作为认出「父」来,因为「子」(主耶稣)所作的完全反映「父的风格」。

你或仍问:哪为什么父不马上治好一切人,甚或不要叫人有病?

第一、天父把医治或照顾等任责托付了许多「人间父母」(例如犹太人领袖),只是人们(甚至包括我们自己)失职,罪不在天父。第二、当事人自己可能真有问题,甚至犯过相当严重的罪。第三、天父没做我们想望的那些「直接作为」,并不等于祂什么都没有做,都没有管,记得祂在「看」着,并「记在心里」,终有一天还会回来报应一切的。

末了还别忘记,解明圣经有一个必要秘技,就是你要丢了那一切把上帝想成「黑脸阎罗」或「至高存有」的垃圾神学,回复最基本最单纯的「人性」,像个孩子般「渴想爸爸」!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