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马太福音 3:8 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

 
 
 

日志

 
 

一生最美(十三)谁能明白你?  

2015-12-11 16:08:44|  分类: 【一生最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生最美(十三)                      

谁能明白你?

不知何时开始,「寂寞」一词被不明文禁止用以形容上帝(基督)。这不难理解,因为所谓的基督教早就成了人人皆晓个个会说的「常识」了。


不是吗?「五饼二鱼」,自是说基督有「变少为多」的大能;「平静风浪」,自是说基督有「操控自然」的大能;至于「叫拉撒路复活」,自是彰显基督有「掌管生死」的大能。都是「常识」,还用说么?


基督教既成为了如此之「人所共知」的「常识」,那么,我们的上帝(基督)自是满街知音处处「粉丝」了,何「寂寞」之有呢?就算有如我之流的「无知小民」有所不知,还大有「牧师学者」等无数「解人」拥簇在祂的身旁打躬作揖敲锣打鼓,总之就是「不愁寂寞」的。


唯独有一种人,他们不但自己落落寡欢,还要把上帝也读成一位落落寡欢的神,端的无聊,煞是可恶……

「耶稣粉丝」

骤看,主耶稣真的很受「欢迎」。

约 12:12-22 第二天,有许多上来过节的人听见耶稣将到耶路撒冷,就拿着棕树枝出去迎接他,喊着说:和散那!奉主名来的以色列王是应当称颂的!

耶稣得了一个驴驹,就骑上,如经上所记的说:锡安的民(原文作女子)哪,不要惧怕!你的王骑着驴驹来了。这些事门徒起先不明白,等到耶稣得了荣耀以后才想起这话是指着他写的,并且众人果然向他这样行了。

当耶稣呼唤拉撒路,叫他从死复活出坟墓的时候,同耶稣在那里的众人就作见证。众人因听见耶稣行了这神迹,就去迎接他。法利赛人彼此说:看哪,你们是徒劳无益,世人都随从他去了。

那时,上来过节礼拜的人中,有几个希利尼人。他们来见加利利伯赛大的腓力,求他说:先生,我们愿意见耶稣。腓力去告诉安得烈,安得烈同腓力去告诉耶稣。


其实大多数「牧师学者」的识见跟当时决意杀主的「法利赛人」并无二致,就是看见类似的「耶稣大受欢迎」的场面,就一定以为「世人都随从他去了」。所不同的,只是法利赛人明明白白显出个「嫉妒相」,而我们的「牧师学者」呢,就装出一副好像很「阿们」的模样。


但主耶稣真的是那么大受欢迎吗?好像是。你看,不但有「本地粉丝」(以色列人)夹道欢迎祂,还有「外地粉丝」(几个希利尼人)慕名来拜访祂哩!


只是,一众「粉丝」蜂涌而来,有多少是真的因为认识耶稣基督是上帝儿子?还是不过因着「见了神迹」而误以为「耶稣」是他们「想望的那号基督」?即他们「欢迎」的,只是他们想象的「幻影」而并非眼前的这位耶稣。事实也是,才几天后,他们发觉「货不对版」,就由喊「和散那」转而喊「钉祂十字架」了,一点「尴尬」都没有。


动动心肝想想:要是你知道眼前向你「欢呼喝采」的一伙群众,几天后就要「打倒你」,你会有什么感受?那感受怕是人间言辞所无以表述的「极深寂寞」。

 

耶稣「暴动」

我们见主耶稣对「国内粉丝」的欢呼与「国外粉丝」的拜访,连「反应」都没有,「酷」得不近人情,反只顾喃喃自语,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约 12:23-26 耶稣说:人子得荣耀的时候到了。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爱惜自己生命的,就失丧生命;在这世上恨恶自己生命的,就要保守生命到永生。若有人服事我,就当跟从我;我在哪里,服事我的人也要在那里;若有人服事我,我父必尊重他。


主耶稣显然没有把「国内粉丝」的欢呼与「国外粉丝」的拜访放在心上,更没有以为这就表示「世人都随从我来了」。祂固然知道「人子得荣耀的时候到了」,但祂也知道所靠的绝不是人的「掌声肯定」。


可悲的是,我们最有本事将圣经「化有为无」的「牧师学者」自会「阿们」一番后就把主耶稣「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等说话「解」成一堆废话,变成「no pain no gain」等类「美式成功学」。


没法子,因为「信主会死」的意念离他们太远太远,以致他们不但想象不到「信主会死」究竟会是怎么回事,甚至连主耶稣的「受难受死」,也无法如实设想(虽然他们满口会说)。


当知道我们的「牧师学者」总是十分「优雅」的,他们肯定不会同意「老毛」的这番粗鄙说话:

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


于是,他们连主耶稣「爱惜自己生命的,就失丧生命;在这世上恨恶自己生命的,就要保守生命到永生」等话,也一样「解」得十分「优雅」,结果就是连主耶稣的「钉十字架」都被他们描绘形容得跟「请客吃饭」或「绘画绣花」一般的「雅致、从容不迫、文质彬彬、温良恭俭让」。


这些吃饱饭没事做的「牧师学者」实在无法意想,主耶稣不但自己「以死求生」,还要门徒跟着祂「以死求生」,是一个多么、多么、多么「暴烈的行动」,「暴烈」到犹大非常听不」,而要马上卖主脱身!


主耶稣自然不同于「老毛」,但祂来到世间确是要发动一场「暴动」,只是那不是「打倒别人」的暴动,而是自己先「被打倒」,然后要信祂的人也「被打倒」的「暴动」。


如此不靠谱的「革命观」或「暴动论」,要叫人明白已经难比登天,何况要人追随?──如此,你能不寂寞

 

为这时候……

人子的确要「得荣耀」了,可是,那「得荣耀」的方式却不是「打倒人」,而是「被打倒」,谁受得了这种「荣耀」呢?这种「得荣耀」的方式实在太颠覆了,颠覆到连主耶稣自己都几乎要退缩:

约 12:27 我现在心里忧愁,我说什么才好呢?父啊,救我脱离这时候;但我原是为这时候来的。

但为着「父的荣耀」,更准确说,是为着叫「父的荣耀」显在人前,主撑住了:

约 12:28-30父啊,愿你荣耀你的名!当时就有声音从天上来,说:我已经荣耀了我的名,还要再荣耀。站在旁边的众人听见,就说:打雷了。还有人说:有天使对他说话。耶稣说:这声音不是为我,是为你们来的。

旁人分明听不清楚那「天上声音」,主却说「这声音不是为我,是为你们来的」,因为那「天上声音」表面是为了主,坚定祂走上十字架的路,但主要完成救恩,最终是为着我们的,故曰「这声音……是为你们来的」。

可惜我愿意「为你们」是一事,你们是否明白我在「为你们」是另一事。

约 12:31-37 现在这世界受审判,这世界的王要被赶出去。我若从地上被举起来,就要吸引万人来归我。耶稣这话原是指着自己将要怎样死说的。

众人回答说:我们听见律法上有话说,基督是永存的,你怎么说人子必须被举起来呢?这人子是谁呢?耶稣对他们说:光在你们中间还有不多的时候,应当趁着有光行走,免得黑暗临到你们;那在黑暗里行走的,不知道往何处去。你们应当趁着有光,信从这光,使你们成为光明之子。耶稣说了这话,就离开他们隐藏了。

他虽然在他们面前行了许多神迹,他们还是不信他。

真理真是吊诡得难以言说,因为主耶稣之「被举起来」(钉上十字架)既是最大的彰显,又是至深的隐藏。理想地讲,或说对相信的人讲,主的受苦受死彰显天父的爱,就叫「这世界受审判,这世界的王(指魔鬼)要被赶出去。我若从地上被举起来,就要吸引万人来归我」。可是对不信的人来讲,主受苦受死的「效果」却是洽洽相反,因为犹太人必会以祂为「被神击打苦待了」(赛 53:4),即祂之声称「我与父原为一」果然是一派胡言。结果是子更被「隐藏」了,父亦无从「彰显」了。


主虽然是「真光」,竟无以照亮不信者的心灵,而只得落寞地「隐藏」而去!这是何得可哀可叹的人间真相。

耶稣说了这话,就离开他们隐藏了。他虽然在他们面前行了许多神迹,他们还是不信他。

寥寥数语,包含的却是震撼天地的「大寂寞」!

 

谁之过?!

这失之交臂的「错过」,是谁之过?

约 12:38-40 这是要应验先知以赛亚的话,说:主啊,我们所传的有谁信呢?主的膀臂向谁显露呢?他们所以不能信,因为以赛亚又说:主叫他们瞎了眼,硬了心,免得他们眼睛看见,心里明白,回转过来,我就医治他们。

我们或者以为,人之「不信」或「看不见」,上帝(基督)自己要负上颇大责任,因为谁叫你「太过隐藏」?谁叫你总爱「隐藏」到人家认不出你?

却是,主是如何「隐藏」的呢?主几时真的「隐藏」过呢?

主之「过」──

只是祂「美」得过分,故世人视之若「丑」!

只是祂「善」得过分,故世人视之若「恶」!

只是祂「真」得过分,故世人视之若「假」!

人按「地上标准」(凭自己「分别善恶」),自是无从「看出」那从天上而来者的真美善,而视之为假恶丑,但这并非因上帝「隐藏」,而是因世人放不下自己的「成见」因而「眼瞎」而已。

约 12:42-43 虽然如此,官长中却有好些信他的,只因法利赛人的缘故,就不承认,恐怕被赶出会堂。这是因他们爱人的荣耀过于爱神的荣耀。

凭这事例就更可确说,基督之所谓「隐藏」的责任并不在上帝,而在人自己,因为人即或明明「看见」了,也会因着别的顾虑而故作「看不见」。

「一道两用」

末了主耶稣大声宣告,那真正「看见」的,真正「明白」的,亦即愿意追随基督「以死求生」的,他们最终将要得着什么以不辜算他们的看见、明白与付出。

约 12:44-50 耶稣大声说:信我的,不是信我,乃是信那差我来的。人看见我,就是看见那差我来的。

我到世上来,乃是光,叫凡信我的,不住在黑暗里。若有人听见我的话不遵守,我不审判他。我来本不是要审判世界,乃是要拯救世界。弃绝我、不领受我话的人,有审判他的──就是我所讲的道在末日要审判他。因为我没有凭着自己讲,惟有差我来的父已经给我命令,叫我说什么,讲什么。我也知道他的命令就是永生。故此,我所讲的话正是照着父对我所说的。

正面地讲,信的人都要得着「父」即「那差我来的」,因为他们不是信「我」而是信透过「我」的舍己而彰显的「天父之爱」。如此相信的人都必得「父」,亦即得「子的名分」,亦即得「永居父家的权柄」(永生),故曰「他的命令就是永生」。

反面地讲,不信的人「我所讲的道在末日要审判他」。这「道」不只是指主的话,更是指主耶稣降世启示恩典与真理的整个事实,亦即透过「子」的舍己而彰显的「天父之爱」。人不信「子」就是不信「父」及祂的慈悲,这就是他的「致死罪证」。(容我再强调一遍:人并不是因为做了什么「坏事」而灭亡,而是因为不信上帝会好到做替我们牺牲舍己的「好事」而灭亡。)

原来主耶稣道成肉身的启示(统称曰「道」)是「一体二用」的,它本是为要彰显天父之无比大爱以「拯救」你的,但要是你始终不相信,它(其实是指你「拒绝它」的事实)最后又会成为你在末日被定罪的证据。还请明白,定你罪的,说到底,其实不是主(道),而是你的不信!

然而,如此之「一道两用」,大家且撇开冷冰冰的「神学讨论」,感性地想想,我们就会发现它更可以反映出一个伤心透骨的事实,就是天父说话(道),甚至以牺牲独生爱子的极致方式来向我们「说话」,我们竟然还是可以听而不闻!

情心款款爱语绵绵,连心都掏出来给对方看了,可对方就是「听不见」,这又是一种怎样形容得了的大寂寞呢?

我太想家!

这章圣经,我解起来尤其吃力,因为内里的信息太曲折沉重。然而我又想到,要是我解起来也觉曲折沉重,主说着的时候,祂心里又会是多么的曲折沉重!

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样的经验,就是看着某些人,心里有好些话,不说,怕他们不明白,说了,怕他们还是不明白,故而不说,是寂寞,说了,还是寂寞。

我自己每天就是这么过的:把话说完了,就像把字条塞进瓶子里抛向茫茫大海,总是疑心它们大多会石沉大海,或遭遇什么不测。我想当天主耶稣把话说完了后,心里亦必一样的很茫然,很落寞。

杜甫晚年有这样的诗句:

百年歌自苦,未见有知音!(《南征》)

却是我忽而又想,我今天读到杜甫这诗,读到主耶稣上面的话,更准确说,是读出了他们的「寂寞」来,我算不算就是他们的「知音」呢?甚至某意义上说,这能不能稍稍安抚他们的「寂寞」呢?

人性地讲,「百年孤寂」,谁堪忍受?唯是因此「孤寂」而竟能让我多少分享到或共鸣于天父上帝的「万年孤寂」,却又予我以一种难以言说的充实感。我甚至意想就是这个「孤寂」之感,让我能够感通天地间一切「寂寞的心」,而这一切「寂寞的心」又终必聚首一堂,成为唯一的「永恒团契」。

但「寂寞的心」有个「大试探」,就是在「无止境的等」中会渐渐「不堪寂寞」,像罗得之终于要找个地方「定居」那样。唯有主耶稣的「大寂寞」可以安抚我们的「小寂寞」,因祂踽踽独行的身影,总会活现在我们面前,引领着我们愿意毕生走在孤寂之路上,因我们相信那路的终点不是永远孤寂,而是唯一会「热闹到永远」的天父之家。

我非天性孤僻,

所以落落寡欢,

都因我太想家

所以暂时寂寞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