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马太福音 3:8 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

 
 
 

日志

 
 

欧洲动力2015年11月第62期:假:江秀琴与唐崇荣的虚拟读经法  

2015-11-04 18:31:51|  分类: 【欧洲动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模一样(1

 

:江秀琴与唐崇荣的虚拟读经

 

在阅读本系列之前,笔者建议读者们先拿开对这两位(江秀琴、唐崇荣)的宗派成见。笔者就事论事,从中间立场来面对这两位。读者们很快就会豁然开朗:这两人有两点完全一模一样:对圣经经文的处理手法完全一模一样。

 

(事实上,唐崇荣从未真正反对灵恩派,见神州3624「唐崇荣与灵恩派的恩怨情仇」。)

 

1)、两人都采取虚拟主动读经方式解释经文。

2)、两人都擅长操作讲台,都对群众心理有极大的、造成潮流的影响力。

3)、两人都信口开河解经法,主要使用「个人经验」与会众交锋。

 

虚拟主动式阅读(Hyperactive Reading)是一种很特殊的读经,也是江秀琴和唐崇荣共同的解经宗旨;简介如下:

 

虚拟主动式阅读的主旨是:拒绝把解经视为扩展知识,认为解经只不过是人类创造力的活动之一,且不需具备知识的意涵。

 

换句话说,他们的负担在于创造意义,越多越好,为的是要发挥读经者的思想潜能。这种看法认为,解经只不过是读经者的回应。经文里不存在任何超越性洛格斯(logos);经文只是前文(pretext),在不同人物、不同环境、不同脉络下,让经文被解经者无止尽地自然持续下去。

 

事实上,虚拟主动式读经者的主动性是畸形的;换言之,他们的回应过于激烈。罗兰巴特(Roland Barthes)曾经形容过这样的阅读方式,即读者不断地停下观看,并非因为无聊(没有行动),而是因为有太多的想法和连结,不停地打断经文(注1)。在这种虚拟主动式的阅读里,读经者的思路并不是推论,反而是连结性的、忙碌地以其他想法、脉络和自我解码方式(例如:精神主义、解构主义、女权主义、马克思主义等等混合式车轮转)强制加在原非如此组成的经文身上,并且因此而发现与经文作者毫无关系的连结。这种创造性解经方式产生极大自我的享乐。罗兰巴特指出,这种乐趣来自自我创造,不但引人惊艳,并且彼此呼吁大众更多的参与创造性的自我解经。

 

事实是,虚拟主动式读者「并不是在解经,他们不过是将原有的经文搽去,写上自己的」(注2)。创造经文世界的不再是圣经作者,而是唐崇荣和江秀琴(虚拟主动式读经者)。问题是,像江秀琴和唐崇荣的这种读经者被困在自我虚拟的思维当中,永远无法超越自己。皮亚杰(Piaget)对于孩童自我心中的判语,也可以用在虚拟主动式读者身上:「他创造自己的实体意义……本体论领域里的魔术……在这『魔术』的下面……暗藏著同样的自我幻想,意即……分不清楚自我和外在世界之间的差别。」(注3

 

这种解构(消灭,注4)方式的另一种畸形是过度解释(hermeneutic excess)。它是对理性的反弹,特别是对理性宣称已经获得绝对且封闭的确定性一事上,他们提出反对意见。正如笔者前文(注4)所言,解构只让我们在绝对不可确定性中间做选择。而我们的责任乃是相当、恰当地了解经文,达到与经文作者沟通的目标,并且有责任遵它而行。

 

虚拟主动式的解经令读者进入夸大怀疑的环境,经文本身不再存在,存在的只是(夸大虚拟的)解释。也就是说经文之外已无一物,因为解经者(如江唐两位)会决定哪些经文存在,或不该存在。这两人以近乎乖僻的过多注意力来注意经文的小细节,包括经文认为无需挂齿,有意忽略之处,他们却可以提出无稽的解经,并以此质疑历史的正统解经。

 

解构者江秀琴和唐崇荣妈的错误在于,将注意力过多地放在和经文无关之处,这种夸大的注意力乃错误指示(misdirection)的一种;也就是众所周知的见树不见林;或者说,他们看不见树的原因是过于在意树皮的纹路。若是用另外一种画面来形容,这两位激进的解放经文大师,就像是个心情不佳的小孩,会指出一些微不足道的不适当口语表达,甚至使用文不对题的方式来忽视父母的指令。

 

这两人的解经其实是同在迎合群众的道德观与价值观,使用他们自己发明的言语温暖并掳获人心。而整件事情和圣经经文完全无关。最粗浅的证明就是,江秀琴和唐崇荣的「解经/神学」是基督教历史从来不注重的东西,一个两千年来找不到根基的思维,答案就是,这是这两位自己发明的宗教教义。   (完)

 

(注1)、Roland Barthes, ”Writing Reading” in The Rustle of Language, p.29.

(注2)、Barthes, “On Reading”, in The Rustle of Language, p.42.

(注3)、Jean Piaget, “Child’s Conception of the World” in Gareth B. Mathews, “Philosophy and the Young Child”( Cambridge, Mass.: Harvard Univ. Press, 1980), p.47.

(注4)、「解构主义」(deconstruction),见欧洲5521「发行人的话(10/10):解经随意就好,何必吹毛求疵」;同期7页「发行人的话(1/10):『得救』果真是假牧者的无本生意?」;同期30页「(远志明)恶灵现形(下):作者乃一家之主,请将意义归还祂(消灭基督,谓成风潮)」。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