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马太福音 3:8 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

 
 
 

日志

 
 

一生最美(三) 绝不一样的「神迹」  

2015-11-27 16:57:20|  分类: 【一生最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生最美(三)                        

绝不一样的「神迹」

解经家们自有他们的本事,譬如,咬文嚼字

他们都很可以轻易看出老约翰用以称述主耶稣所行的「神迹」的字眼,不是惯常所用的意思明显而且「正面」的「神迹」miracle,原文〔dynamis〕),而是意思隐晦而且「中性」的「记号」sign,原文〔semeion〕),并据此各有一番东拉西扯的推敲引论。

却是老约翰用「记号」(sign)取代「神迹」(miracle)那苦心孤诣,我颇疑心解经家们是不怎么看得出来的,因为他们都不过是「解经家」,并不是把一生「血本」都已交付基督往渺渺茫茫的远方「投资」去,要是祂终不回来就必「血本无归」的悲悲惨惨的「投资者」。──天下人间,怕没有比这更凄凉可笑的「冤大头」了!


大家且动点心肝,对于这些可怜兮兮的「投资者」,对于这些「等主回来」等到已经足足「死了两代人」(至今更不知死了几多代了)的望眼欲穿的「投资者」,他们真正需要的,会是什么样的「不一样的神迹(记号)」呢?……

 

欲知要多「不一样」,且看 约 2:1-25:

第三日,在加利利的迦拿有娶亲的筵席,耶稣的母亲在那里。耶稣和他的门徒也被请去赴席。酒用尽了,耶稣的母亲对他说:他们没有酒了。耶稣说:母亲(原文作妇人),我与你有什么相干?我的时候还没有到。他母亲对用人说:他告诉你们什么,你们就做什么。照犹太人洁净的规矩,有六口石缸摆在那里,每口可以盛两三桶水。耶稣对用人说:把缸倒满了水。他们就倒满了,直到缸口。耶稣又说:现在可以舀出来,送给管筵席的。他们就送了去。管筵席的尝了那水变的酒,并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只有舀水的用人知道。管筵席的便叫新郎来,对他说:人都是先摆上好酒,等客喝足了,才摆上次的,你倒把好酒留到如今!

这是耶稣所行的头一件神迹(记号),是在加利利的迦拿行的,显出他的荣耀来;他的门徒就信他了。

这事以后,耶稣与他的母亲、弟兄、和门徒都下迦百农去,在那里住了不多几日

犹太人的逾越节近了,耶稣就上耶路撒冷去。看见殿里有卖牛、羊、鸽子的,并有兑换银钱的人坐在那里,耶稣就拿绳子做成鞭子,把牛羊都赶出殿去,倒出兑换银钱之人的银钱,推翻他们的桌子,又对卖鸽子的说:把这些东西拿去!不要将我父的殿当作买卖的地方。他的门徒就想起经上记着说:我为你的殿心里焦急,如同火烧。因此犹太人问他说:你既做这些事,还显什么神迹(记号)给我们看呢?耶稣回答说:你们拆毁这殿,我三日内要再建立起来。犹太人便说:这殿是四十六年才造成的,你三日内就再建立起来吗?但耶稣这话是以他的身体为殿。所以到他从死里复活以后,门徒就想起他说过这话,便信了圣经和耶稣所说的。

当耶稣在耶路撒冷过逾越节的时候,有许多人看见他所行的神迹(记号),就信了他的名。耶稣却不将自己交托他们;因为他知道万人,也用不着谁见证人怎样,因他知道人心里所存的。

……

妇人,我与你何干?

这章圣经的结构很简单,就是由两件事迹组成,而且两事相距的时间并不很长(「不多几日」或顶多比「不多几日」多一点)。

第一件事,就是主耶稣在加利利的迦拿的一个婚筵上「变水为酒」,按理,这是很可以「理直气壮」称之为「神迹」(miracle)的,而不必隐隐晦晦甚至不免「自轻自贬」地叫它做什么「记号」(sign)的。

我们看经文的小结,就见事后的「效果」可不错呀!

这是耶稣所行的头一件神迹(记号),是在加利利的迦拿行的,显出他的荣耀来;他的门徒就信他了。

看!又「显出他的荣耀来」,又「他的门徒就信他了」,何乐而不为呢?

仔细点说,在这样的场合,行这样的神迹,叫主人高兴,叫客人欢喜,叫母亲(马利亚)也开心,还有才跟了你几天的门徒都「信心大增」了哩!

我们实在不难想象,如果主耶稣晓「投其所好」,多行「变水为酒」这类「皆大欢喜」的神迹,恐怕祂很快就要「作王」,钉十字架根本用不上,眼下已是一片「上帝的国」了,我们更用不着到现在还要奄奄闷闷等主再来打救我们!

可是,对这个「最易得分」的神迹,主耶稣真是「好恶不与人同」,竟不很情愿,对于她母亲的「提议」(暗示),「反应很大」,说话重得不能更重:

妇人(原文如此),我与你有什么相干?我的时候还没有到。

这其实是说:

这「有酒没酒」的事,「关我什事」?推而广之,就是这些「地上之事」,也与我不什相干。甚至,就是你与我,虽人看来有如此亲密的关连(肉身上的母子),可严格地讲,也是「无什相干」的。

这一切既都与我「无干」,哪么我之行事,就自有我的时候,我的方式,甚至我的喜好!一句话:

我爱做什么怎么做,看我的,不是看你的!

啊呀!天下人间,还有比这更忤逆不孝的话吗?!

好在主耶稣也并不真的不孝,祂还是顺应母意照做了。不过,「妇人,我与你有什么相干?我的时候还没有到」这句答话,那立场那态度,还是铿锵有力掷地有声,甚至叫许多牧师学者都好生「难堪」的!(我就见过不少牧师学者就为这几句「解」到手忙脚乱!)

就此已经足够表明,这类「投其所好」的「神迹奇事」不是主耶稣到这世上来要彰显的「记号」,因为道成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并不是要我们「活得畅快」,而是要引导我们「认出天父」,终而认父归家去。变水为酒这类「神迹」,顶多只可以让你觉得耶稣很「神」,却不可能就此认出祂乃是「从父而来」甚至「与父为一」的。

 

我们必需另一类「神迹」(记号)!

我为父的殿,心里焦急!

本章圣经记载的第二件事,是在逾越节的前后,主耶稣在耶路撒冷圣殿里竟「撒野捣乱」(好听叫「洁净圣殿」)。这样的事,你叫它做「神迹」怕人们也不信也不服,但你管叫它「记号」,却又是什么名堂何方神圣的「记号」?

且看犹太人给祂行的这事的评价:

你既做这些事,还显什么神迹(记号)给我们看呢?

非常明白,在犹太人甚至大多数人心目中,「这些事」(捣乱圣殿)不但不可能是「神迹」,更且该是百分百的「反神迹」,因为这样的行为表现正好「证明」你「不是从上帝而来的」,甚至是「反上帝的」,甚至甚至是「属魔鬼的」(因魔鬼总是反上帝的)。

别说一般犹太人,就是门徒对「这些事」都十分费解,不似看主「变水为酒」那样,那么直接了当轻轻松松,就看得出「他的荣耀来」,还「信他了」云云。

他的门徒就想起经上记着说:我为你的殿心里焦急,如同火烧。

门徒其实是非常「马后炮」地,即在主受难、复活甚至升天之后,才晓得通过「洁净圣殿」这类完全另类极之异数的「神迹」(记号),真真正正地看出「他的荣耀来」,就「信他了」的。

不要将我父的殿当作买卖的地方!

我为你(父)的殿心里焦急,如同火烧!

总之,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就是这么的一个「怪人」,祂不顾犹太人的憎恶,不管群众的误会,甚至不理门徒的费解,忍不住大发雷霆,还不能自制似地「大肆捣乱」,做出这些在「宗教徒」眼中「反神迹」也「失见证」的行为举止。

然而,只要换上一副「信仰者」的灵心慧眼,我们就该看出主耶稣正是因着「为父的殿心里焦急,如同火烧」,才会大发雷霆以至「捣乱圣殿」,故此,这样的行为反倒是最可以充分彰显祂确有「上帝儿子」的身分及有「与父为一」的心肠的「记号」。这样的「记号」,就是最标准的意义上的「神迹」。

反之,「不多几日」之前,即或是「母亲吩咐的事」,更且是大可叫「众人欢喜」的事,主耶稣并不因此而就情愿而行;这里,却只是为着「父的事」,祂就义无反顾,管不得「得罪所有人」,都要把它行出来。

这两事强烈鲜明的对比迫出一个更大的「记号」(见证),证明主耶稣确是如假包换的道成肉身,是货真价实的上帝儿子。

 

颠覆之神

我们来看末了的一段小结:

当耶稣在耶路撒冷过逾越节的时候,有许多人看见他所行的神迹(记号),就信了他的名。耶稣却不将自己交托他们;因为他知道万人,也用不着谁见证人怎样,因他知道人心里所存的。

考之上文下理,主耶稣在耶路撒冷并没有行过其他「神迹」(一般意义的),祂至今还只是行过「变水为酒」那一趟。不过,那一趟因为是在一个婚筵场合上行的,直接看见或间接知道的人一定不少,这些人因过节也从加利利上到耶路撒冷去,又遇见耶稣,就说「信了他的名」云云。但主耶稣却不领情,「不将自己交托他们;因为他知道万人,也用不着谁见证人怎样,因他知道人心里所存的」。

为什么?

因为祂很知道,那些人「信」的仍然是他们想象之中的那种「神迹」,并不是祂希望他们相信的那种「记号」。

主耶稣是「颠覆之神」,祂不但要颠覆我们对「见证」的定义(见昨天日志),也要颠覆我们对「神迹」(记号)的定义──不是「正面神奇的事迹」就叫做「神迹」,唯有能引导我们「认出天父」认出「谁是真正从父那里来」及「谁是真正与父为一」的,才是真真正正的「神迹」,且不论那些事迹,在人看来,是多么的含蓄隐晦,甚至颠倒错乱。

在「隐晦」甚至「颠倒」之中发现「神迹/记号」,通过它们认定我们的天父上帝及祂的美善与临在,具体地说,就如「在痛中发现爱」、「在丑中发现美」,又或「在远中发现近」,都是我们基督徒要一生学习的信心操练。

 

弟兄姊妹,当此末世,黑暗得「伸手不见五指」的「沦陷日子」快要来到之际,请大家尽量学晓这种「颠覆眼界」,好可以在「不可能」之中仍能「看」得见天父及祂的慈心善意,就信到底、等到底,也忍到底。

其实,并不一定要等到那个「狭义的末日」,才要如此的,我们历世历代的信心先贤们,个个都是那么信的,只是我们在「伪基督教」的氛围里「活」得太久,久已忘了信之为物!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