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马太福音 3:8 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

 
 
 

日志

 
 

基督教伪史考第二辑(一)  

2015-01-08 20:53:05|  分类: 【基督教伪(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基督教伪史考第二辑(一)              

谁为「使徒」定分界?(一)

首先,请大家耐心读完以下这几段引文,看看是否明白以小亚细亚教会为代表的真正的「使徒嫡系」是如何失势的。

基督教伪史考第二辑(一) - 为真理争战的蒋明 -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基督教伪史考第二辑(一) - 为真理争战的蒋明 -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以上引文大概可分为三个部分。

第一部分包括第一至二段,说到罗马教会有什么「优势」以致最终能成为「整个教会的领袖」。


第二部分包括第三段的上半,说到其他「曾经与罗马教会力量相当的教会」各别又有什么「弱点」,以解释他们终于被罗马教会「压倒」的原因。


第三部分包括第三段的下半,说到一场关于「复活节的时间问题」的争论,居然成了小亚细亚教会与罗马教会的权威地位此消彼长的分水岭。这场「复活节日期争论」,正就是我昨天提到的导致小亚细亚教会「忽然失势」的政治性和公关性的「敏感事件」。


毫无疑问,我与大家的「关怀」,大概都在第三部分。

不过,第一及第二部分作为「背景」,大家也是不可不知的。今天,我会先交代一下这些「背景」,并且先集中在第一部分,看看罗马教会是不是真的那么有「优势」。


单单看完第一段,我就觉得这位仁兄颇有点语无伦次。

首先,他说「自使徒时代以来,罗马教会地位就很突出」,但是随即又说「但与之地位相当的还有……等」,啊呀!既有如此之多的「地位相当」,哪就不见得「突出」啦!看下去更离谱,「直至2世纪末,小亚细亚和叙利亚地区才是基督教化最深入的地区,而罗马所处的拉丁区尚未基督教化」,啊呀!哪就不只不见得「突出」,更恐怕是「凹入」了──比小亚细亚和叙利亚的教会矮了不止一截啊!


固然,我们也很知道,「但是,各种历史条件汇合,最终使得罗马成为整个教会的领袖」,不过--

参照这句说话的上文给我们的「伏笔」,我们却很可以心领神会:罗马教会之所以会在第二、三世纪之交「拔地而起」,「最终成为整个教会的领袖」,其原因是不太「自然」的,说白些,甚至很有「阴谋」色彩。


再看第二段,作者祭出「使徒性」(使徒权柄及承传)来作理由,以解释罗马教会最终何以「一枝独秀」,可是──


第一,「使徒性」并不是到第二世纪中,在对抗诺斯底主义等异端时才被高举的,新约教会一开始就极重视使徒的权柄与承传。这还小事,且不争论。


第二、更重要是,早期教会高举「使徒性」是一回事,这却与「无形中大大抬高了罗马教会在整个基督教世界的声望」,我看不出有什么必然的逻辑关系。


首先,罗马教会根本不是彼得或保罗建立的,保罗写《罗马书》给罗马教会时,他还没有去过罗马。而且,彼得和保罗建立过的教会,从叙利亚的安提阿到腓立比到哥林多到以弗所,多的是,罗马教会并不见得有什么「突出」。保罗写给罗马人的《罗马书》「著名」,约翰写给小亚细亚七教会的《启示录》何尝不「著名」?彼得、保罗固然德高望重,但以百岁高龄去世,长年坐镇小亚细亚的约翰,不一样德高望重吗?


彼得、保罗与罗马教会的「关系」,是要十分勉强曲折地「拉」起来的,但是老约翰与小亚细亚教会的关系,却是人所共知圣经(《启示录》)白纸黑字写明的。总之,按这位作者的「使徒性原则」,小亚细亚教会才更符合资格做「整个教会的领袖」哩!


事实上,这位作者自己就说过:「直至2世纪末,小亚细亚和叙利亚地区才是基督教化最深入的地区,而罗马所处的拉丁区尚未基督教化」,其玄外之音,就是罗马教会的所谓「使徒承传」──与彼得及保罗的什么「关系」,是在第二世纪中叶才「忽然出现」或被「忽然提起」或被「忽然创作」的。

 先知的坟,义人的墓

再说,彼得与保罗俱殉道及埋葬于罗马,但这「证明」什么呢?证明罗马就是「基督教圣城」?证明罗马教会可以当然地成为普世教会领袖?

请用心细看这两段经文:


启 11:3-8我要使我那两个见证人,穿着毛衣,传道一千二百六十天。他们就是那两棵橄榄树,两个灯台,立在世界之主面前的。若有人想要害他们,就有火从他们口中出来,烧灭仇敌。凡想要害他们的都必这样被杀。这二人有权柄,在他们传道的日子叫天闭塞不下雨;又有权柄叫水变为血,并且能随时随意用各样的灾殃攻击世界。他们作完见证的时候,那从无底坑里上来的兽必与他们交战,并且得胜,把他们杀了。他们的尸首就倒在大城里的街上;这城按着灵意叫所多玛,又叫埃及,就是他们的主钉十字架之处。


太 23:29-33 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建造先知的坟,修饰义人的墓,说:若是我们在我们祖宗的时候,必不和他们同流先知的血。这就是你们自己证明是杀害先知者的子孙了。你们去充满你们祖宗的恶贯吧!你们这些蛇类、毒蛇之种啊,怎能逃脱地狱的刑罚呢?


留意到吗?「主钉十字架之处」,不是「圣城耶路撒冷」吗?怎么竟成了「所多玛」成了「埃及」成了罪恶之城的代表?而「建造先知的坟,修饰义人的墓」,不是「义举善行」吗?怎么竟成了「犯罪证据」?


对!「使徒性」(使徒权柄与承传)极之重要,可是真正的「使徒性」不在于某某使徒有没有在你的教会里讲过道施过餐牧过会,更不在于他是不是你教会的创办人,更更不在于他的遗骨是不是葬在你教会的讲坛或浸池底下,而是在于,你教会有没有坚守使徒们所传的「起初的福音」,「为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竭力的争辩」(犹大书3节)。


保罗说得清楚不过了:

加 1:6-9 我希奇你们这么快离开那藉着基督之恩召你们的,去从别的福音。那并不是福音,不过有些人搅扰你们,要把基督的福音更改了。但无论是我们,是天上来的使者,若传福音给你们,与我们所传给你们的不同,他就应当被咒诅。我们已经说了,现在又说,若有人传福音给你们,与你们所领受的不同,他就应当被咒诅。


保罗的意思是,「使徒性」(使徒权柄与承传)不在于我这个人本身,而是在于曾经传给你们的「福音」,故此,「若有人传福音给你们,与你们所领受的不同」,则「连我(们)你们也不要信」!


要言之,「使徒性」之有无或大小,不在于你跟彼得、保罗、约翰等使徒有什么「亲疏关系」,而是在于你对使徒们曾传述给你的「耶稣基督并祂的钉十字架」的福音真理的持守,究竟有几认真到位。


回头再看第二、三世纪之交的罗马教会,在「使徒性」方面,不要说「突出」,就连是否「合格」,单在「复活节争论」一节上,就已经大大地露出马脚了。容后详说。


这一段的末了,这位作者还提到爱任纽对罗马教会的「肯定」,说「一切教会必须服从罗马教会,这是很必要的」。这「证据」似乎很有力,难以驳到,对后世影响也甚巨,实情却是个「大遗憾」。

如何「遗憾」?明天再说。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