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马太福音 3:8 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

 
 
 

日志

 
 

信是有缘(十七)上帝的「后悔」与「遗憾」(再续)  

2015-01-06 19:45:40|  分类: 【信是有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信是有缘(十七)                      

上帝的「后悔」与「遗憾」(再续)

有人「看不过眼」堂堂上帝竟然会「后悔」,就把圣经用字都改了。有些人表面没那么离谱,「字眼」没改,「精义」却是改了,直改到「后悔」不再成其为「后悔」为止。


唉,俄网不是要故作惊人,我是「身不由己」地「与人不同」。你看到某牧师某教会或某网页用的「字眼」与俄网用的相近,就以为我的「精义」也与他们的一样,以为很可以「沟通」或「并用」,抱歉得很,我疑心这十之八九是一场「误会」,而且不甚「美丽」。


以下便是一位「名牧」对「上帝后悔」的「解译」,看上去头头是道,更近于出神入化。你或以为俄网会「同意」吧,事实绝非如此。

请先看这位「名牧」怎么说:

绝不后悔的上帝的后悔

……

公义与慈爱并行不悖的神

「耶和华迥非世人,绝不后悔」(参:撒母耳记上:15章29节),祂现在说:「扫罗啊,祂后悔立你作王」(参:撒母耳记上:15章11节)我归纳全本圣经以后,把神两个平行而不悖,永恒一定存在的双线本性提出来--神是永永远远慈爱的神,神是永永远远公义的神。「永远慈爱」跟「永远公义」是并行而永不相悖的两个本性。祂永远是慈爱的,祂永远是公义的。所以这一位公义的神,也是一位慈爱的神。这位慈爱的神,也是一位公义的神。祂的慈爱不会否定掉祂的公义,祂的公义不会抹煞掉祂的慈爱。祂的公义跟慈爱没有相悖,no self-defeating, no self-conflict,这是一个 paradoxical eternal parallel,这是永恒并行存在,并存而不相悖的两个本性。

以人的语言传达神的心情

注意听下面的话,所以「这位慈爱的神,又是公义的神,当祂决定赦免人的时候,祂就以祂的慈爱来待人。当祂决定审判人的时候,祂就以祂的公义来待人。」那么,当他从慈爱转到以公义来待人的时候,这个转换都在祂本性中间,从人的角度来看,这个叫作「后悔」。你明白吗?这个是不得不用人的名称来表示这个转换,就是祂从慈爱转到公义,从公义转到慈爱。所以这个转换,在诗篇第九十篇就露出了一个可能性的了解了,「耶和华啊,你为你的仆人后悔吧!」(参:诗篇:90篇13节)什么意思呢?「你不要审判我,你赦免我,使我早早饱得你的慈爱。」「你不要定我的罪,有谁在你面前站立得住呢?有谁照着你该受的敬畏晓得你的忿怒呢?但是求你用你的慈爱待我。」这样,「你为你的仆人后悔吧!」应当审判的现在你赦罪,这样,我从人的角度来看,你这个转换是从公义到慈爱,人的了解,在这么肤浅的观念中间只能说:「主啊,我的观念所能了解的,就是你在后悔了!」


这是从相对的关系来用的名词,也就是说,当神启示自己的真理的时候祂不能用天上的语言,祂只能用人的语言。祂用人的语言的时候,祂就掉在限制的中间了,上帝就用人所能明白的最最最最彻底的,最大的可能性去愿意把自己无穷无尽的本意,限定在人自己字意里面的限制。没有一个语文是没有限制的,语言是有限制的,语言的意义也是有限制的。……


这位「名牧」表面上没有改动圣经字眼,譬如把「上帝后悔」改为不三不四的「上帝遗憾」之类。可是,他却把「后悔」一词「解」到远远不是我们惯常理解的「后悔」的意思,变而为高超玄妙的上帝「从慈爱转到公义,从公义转到慈爱」,「在祂本性中间」「转换」来「转换」去的意思。如此,上帝固然一面很可以「后悔」,另一面又没有违反祂「又绝对公义又绝对仁慈」的no self-defeating, no self-conflict的「完美属性」,这就两全其美皆大欢喜了。


唉,怎么说好呢?

阁下所求的,若只是「神学上」、「道德上」、「逻辑上」的满意,我疑心这位「名牧」的说法很可以叫你满意,「难题」迎刃而解了。可是,我这人天生麻烦多事,却是很不能满意,甚至反感──你没有改「悔改的字眼」,却改了「悔改的意思」,这其实有什么分别呢?这还不是因为你也一样「看不过眼」上帝会「后悔」么?


读者或会问:一个字眼(譬如「后悔」),用在上帝身上,不可以有不同的意思或用法么?


我说,解经跟解读任何文本一样,最要紧的原则是紧扣上文下理(经文脉络),上文下理自会「限制」或「指定」那个字眼的解释,就是上帝都无情讲啊!当然,上文下理的范围可以有多个层次,从上一节下一节,到整段、整章、整卷经文以至一整本圣经,都是它的上文下理,我们都可以甚至必须作出不同层次的整合与处理。


这位「名牧」并非看不出这一点,故此他自己也说:

我归纳全本圣经以后,把神两个平行而不悖,永恒一定存在的双线本性提出来--神是永永远远慈爱的神,神是永永远远公义的神。


他说他是本于这个从「全本圣经」中得出的对上帝属性的「归纳」,再推演出他的那个上帝如何谓之「后悔」的奇奇怪怪的定义。


对,根本之别就在于我从「全本圣经」得出的「归纳」,更准确说是我要「归纳」出的重点与关切,跟这位「名牧」以至几乎全世界的「牧师学者」的都大大不同。


他们尽管挂着不同的门派招牌,但最爱「归纳」的,总是不离上帝的「属性」或「诫条」之类,都是「客体宗教」的典型;至于我最爱从「全本圣经」中「归纳」的,却是天父的心思情怀及祂与我们生死纠缠难舍难离的恩怨情分,这便是俄网一直坚守的「主体信仰」。


所以,「牧师学者」总是要搞到上帝之「后悔」不再成其为「后悔」才心满意足阿不已死得眼闭;而我却是必要认定天父上帝之「后悔」必是货真假实童叟无欺的「真后悔大后悔」,才能安心上路回家认爸爸。


然则我是不相信上帝是「绝对公义」又「绝对慈爱」并且「并行不悖」这些既高超又正统的神学吗?


我说过很多遍了:我憎恶「抽象」讨厌「概念」。因为越是高超正统的神学,往往越是脸无血色抽象空洞,实质是将我们活生生的天父上帝「偶象化」,骨子里是「拜偶象」的一种最邪恶诡异的形式。


我不懂神学,而且层次低,只会「从人出发」来理解上帝。我且说个自己的经验。


我还在作老师的时候,有一次,有个学生在课堂上十分捣蛋,我原是要马上罚他,但忽而又想到,他也许根本不知道自己在作什么,并非故意,于是心里不忍,但我忽然又想,若不罚他,是否就是纵容了他,甚至会不会立下不良榜样。这样,我在「公义」与「慈爱」之间反覆摇摆,「转换」来「转换」去,足足十多分钟说不出一句话来,直到下课。


回到教员室,我伏在书桌上,心里问上帝:「你在哪边?」我的意思是,上帝啊,你会以「公义」还是以「慈爱」对待那个同学呢?祂却告诉我,祂不在「这边」也不在「那边」,而是在我反覆纠缠于「两边」之间,觉得怎么做都不免「后悔」的挣扎之中,与我同在。

我恍然大悟,欣喜无比!


从此我爱上这位会为人「反覆后悔」的上帝,甚至以「会后悔」作为上帝的基本定义!


这是我的主体经验,与神学学历与教会年资毫无关系。

对,天父是公义的,又是慈爱的,故此,祂从以公义待我们转到以慈爱待我们,或从以慈受待我们转到以公义待我们,如此之「后悔」,的确没有「超出」或「背离」祂的所谓属性。


但请你懂得一点「层次」,天父之为天父,祂的属性并不止于此,祂更伟大动人的属性,是祂竟然会为我们反覆挣扎纠缠于公义与慈爱之间,常常因人的缘故而「后悔」。换言之,上帝的「后悔」,反映出来的,是一个更高层次的大慈悲。那却不是由于上帝「不似人」,反是由于祂「比人更人」,会为所爱的人反覆「后悔」,甚于一切人间老师、牧者和父母。


明白吗?一个「绝对公义完全慈爱」的上帝,只是一个「概念」,没有人会爱一个「概念」,也没有人会相信一个「概念」会爱他──即或他们满口「上帝是爱」,都是空洞无物的废话大话。


只有会为我们反覆纠缠于公义与慈爱之间,因而不停「后悔」的上帝,才是我们的天父,才是极爱我们也极其「可爱」的天父。


主体信仰的核心关怀正是要「肯定」上帝的「后悔」,并且确知上帝之「后悔」所以与我们惯常的用法有所不同,并不是由于上帝「后悔」得比较「若无其事」,像「牧师学者」推论出来的那样,反之,是祂「后悔」得远比我们的更加反覆纠缠更加伤心沉重,或说,更加似个「人」。


我且说句严重的话:这些「牧师学者」连上帝会像个「人」那样「后悔」都这样接受不了,那么,上帝之「道成肉身」──实实在在的成了个「人」,他们真的会相信接受吗?


我十分疑心,他们其实都是「幻影论者」

抱歉,新一辑的《基督教伪造史考》一直只闻其声未见其人,自己闲懒与杂务繁忙都是原因之一,总是拖拖拉拉的,希望明天可以「面世」,但进度一定缓慢,请各位忍耐。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