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马太福音 3:8 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

 
 
 

日志

 
 

欧洲动力2015年1月第57期:女权主义  

2015-01-16 08:21:55|  分类: 【欧洲动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女权主义(上)

 

高百克、陈百加 挂羊头卖狗肉

 

陈百加牧师 「女权主义」 的战术, 有三大特征:

 

(一)、 为自己 出路 暖身 :

 

陈百加撰文 「女性领袖系列」 , 试图一箭双雕:

 

1)、对下(群众):为自己出场热身

 

凸显江秀琴、周淑慧、陈镁、梁洁琼等妇女;文章故意忽略男性、 忽略神学造诣、 忽略其他所有,纯粹以女性性别为主体,将女性的才能浓妆艳抹,凸显女性的特出, 带出陈百加进入市场的热身运动。制造「妇女受压迫」的虚幻画面,带出「陈百加解救妇女」的虚假想象力;在买空卖空的画面中,陈百加为自己制造了定位。

 

2)、对上(拉关系):希望「找个大树好遮荫」

 

这个文章系列也是一种政治操作,陈百加高举这些妇女, 不是要彼此同心事奉神, 而是一种手段,作为高举自己的过门桥段,却是「用完就丢」。结果自然是这些妇女都不愿意和陈百加同工,个个都和陈百加保持距离,以策安全。

 

(二)、 高百克、陈百加 破绽百出

 

陈百加不从正门(神学)进入华人群众服事,反而从侧门(政治操作)进入;靠的是「女权运动斗士」形像。但从操作手法看出,这些「布景」其实都是很脆弱虚假的,简述如下:

 

1)、陈百加描述的所有「女性领袖」,而她们这些人却从来没有自称为「女性领袖」,是陈百加将她们鸭子上架。这些妇女被陈百加利用的目的只是要带出 「女性领袖」 的观念,为了自导自演 「女性领袖陈百加」的黄袍加身大戏彩排。对这些妇女而言, 好端端被陈百加利用, 也只能哑子吃黄连了。

 

2) 、 陈百加所谓的 「女权主义」 核心乃是 「 (妇女的)天下复兴中心(异象与使命)」机构,而其最高负责人却赫然是个「臭男人」高百克。底牌揭开,形势逆转,「女权运动」的假面具,「夫妻操作,挂羊头卖狗肉」的真相浮上水面。

 

(三)、经文必须顺服自己 :

从本文下篇可知,「女权神学」也好,「女权主义」也好, 「女性经验」也好,都是同样的意思:「经文必须扭曲,达到顺服、维护陈百加为目的」的代名词(见下篇﹝注7﹞)从陈百加、江秀琴的讲道可以知道,她们解释经文错误连篇, 但是她们对于自己的的 「女性经验」 ,则可以连讲三天三夜,告诉你上帝如何顺服她们,这就是「女权神学」的精髓。

 

一般正常信徒听他们讲道,最多一分钟即会开始反胃,感知这绝非是什么「基督信仰」的亮光,其实只是精明操作下个人秀的恶心自导自演。这种「女权运动」,有了高百克、陈百加的「示范」,那么,其他夫妻档何妨也来如法炮制一下。

 

(四)、「女权神学」发展过程

 

要明白圣经的女权主义,就要从圣经的「女权神学」进程着手(见本文下篇),这不是一个轻松的议题。

 

陈百加首开华人风气之先,以「女性领袖」自居。笔者有理由相信,她并不明白「女权神学」的发展过程,否则无需等到本文出版,她早已羞愧得无地自容了。

 

她对圣经经文一知半解,她的目的只是靠「女权主义」在外面「蒙」碗饭吃;可以说,为了吃饭而践踏圣经, 如此而已。 她对圣经的无知令人震惊,玩弄圣经的心态则更是可议。

 

圣经告诉我们:无知也是罪!(徒三1719)敬告陈百加,世上的假货都有风险,山寨「女

权主义」亦然,一旦被人踢馆,便只能靠「赖」字混日子了。

 

话说回来,从本文下篇的解释「女权主义」进程,和现今的「女权领袖陈百加」相对照,双方犹如真货假货摆在一起,谁真谁假、有料没料,很快的,就什么都清楚了。(完)

 

(注)、要明白陈百加,见欧洲3320页「陈百加, 粗制滥造」 ; 欧洲4846页 「贼窝台福 (3/3) :陈百加:没有圣经原则的苏文隆第三」;神州3927页「陈百加:天龙八步宰制神」。

 

 

女权主义(下)

 

基督教「女权主义」发展进程陈百加高举 「女权主义」 旌旗, 到底什么是 「女权主义」?

 

本文即将揭晓女权主义的发展进程。便可以明白陈百加的「女权主义」不过是跑江湖的混饭借口罢了。为达到公平起见, 本文尽量站在女性立场发言。

 

(一)、站在女性立场,看「身体政治」

 

圣经里论到的「身体政治」,指的就是性别一事。

 

华生 (Francis Watson) 认为旧约所描述的女性,是「我们诠释学的现况里,最主要的神学伦理课题之一」。(注1)女权主义者在解释圣经时重视的不是种族大屠杀,而是性别一事。 「性别」 (gender)并不是指生物学的范畴,而是文化和意识形态的范畴,指的是社会和政治体制下,性(sex)被赋予的意义。这是「书写」身体的一种方式,将女性刻印在社会和政治关系的架构上。换句话说,语言建构身体的意义, 亦即肉身成了文字。


傅柯 (Foucault M.)宣称 「身体也直接参与政治……权力关系支配身体;身体被包围、被盖上印记、被训练、被凌虐、被强迫执行任务、举行仪式和放出符号。」(注2)有些女权主义者认为圣经歧视女性,将女性看作财产、温顺如仆人或是应该辅助男性。加拿大小说家玛格丽特?爱特伍(Margaret Atwood)在她所写的《使女的故事》(The Handmaids Tale)里,便曾利用大众对于基要主义派对女性的看法,表达了女性的恐惧:「如果美国的政治被基要主义派的基督徒控制时,会发生什么事?」她的回答是:「他们会重建女佣的制度,并且利用女人的身体来制造婴儿。」

 

女权神学代表许多截然不同的运动。「女权神学的计划是让每个人知道,长久以来的『普遍』神学其实是不完全的, 因为它摒除女性和她们的见解。」(注3)(笔者打岔:是这样的吗?)

 

上述这些女权运动的共通点,其实是对于意识形态的批判 (此地指的是父系社会, 即男性的统治) 。女权的圣经诠释学对固定意义和正确解释的想法充满了怀疑,反而会朝向解构(消灭)既有的传统经文解释和想法。(注4)(笔者打岔:蓄意消灭不高举妇女的经文,合理吗?)

 

(二)、站在女性立场,看「女权主义的圣经诠释学」

 

根据伊丽莎白?费兰札(Elisabeth SchüsslerFiorenza)的说法:「女权神学坚称所有的文本,都是以男性为中心的父系文化和历史的产物」 。 (注5)女权信徒的任务是,找到某种诠释圣经的方式,让圣经不再压制女性,而是解放女性。若要圆满达成这个任务, 便需要在诠释圣经时, 让经文的意义 (也就是在现今的解经脉络里)不被经文表面意义所限制。

 

女权主义的解经方式坚持,一定要力图从经文自身的意识形态的限制里,从经文中解放出来,使女性有一席之地。

 

伊丽莎白?费兰札宣称,用来衡量神学的「启示正典」:「不会来自圣经本身,只会在女性的挣扎中形成,也就是女性要在父系体制的压迫下寻求解放的挣扎。」(注6)换句话说,她认为解释经文的权威不在经文之内,反而是在鼓励女性解放的社会行为的层面。

 

(笔者打岔:将「解放女性的社会行为」够取代解经,成为正典!或是正典以外的正典!是不是操作过头,走火入魔?)

 

伊丽莎白?费兰札论及所谓的「正典以外的正典」时,她的态度相当坚定。她说:「女性解放是一种标准,将女性经验视为圣经经文的权威;只要我们仍旧相信,启示是继续不断地进行着,而且是为了『我们的救赎』而存在」。(注7)(笔者打岔:能将「女性经验」拉高到圣经权威的层次?是不是矫枉过正?再说,就现今解释经文一事,布里格斯(Sheila Briggs)合宜地形容其重要性:「我们若是从经文的权威转移到(女性)社会行为的权威,犹如从正统信仰转到正统行为……

 

这样,解释范畴便不断变形歪曲,而且在重新评价后的结果,我们会把经文的重要性放在解放压迫者(女性)的社会行为上,使得解经本身不再有任何重要性。」﹝注8﹞)

 

(三)、「书写身体」的争执

 

库比特(Cupitt D.)将身体(男性、女性)比喻成经文:「身体属于符号系统的文化,因此是可辩读的。」(注9)傅柯也同意这个比喻:如同索绪尔(Saussare, F.)的语言理论,把符号的意义归诸于符号在差异体系里的位置;同理,人类个体也在社会关系而非不是语言关系的系统里,有自己的定位。也就是说,男性与女性在社会关系里是表达的很清楚的。

 

圣经和西方文化替身体「撰写」了一套社会程式,有效地控制我们对身体本质的概念,也包括我们和其他身体的关系。好比说,旧约的律法用种种禁令和阶级对立(例如:女人──男人、洁净──不洁净、处女──娼妓、异性恋──同性恋)来建构性别和性的观念。

 

然而,以德希达为主的后现代认为旧约的方式不好,这种二元观念带有压迫性,宣称:「我们面对的不象是同伴间的和平相处,而是暴力的阶级制度;这两者之间,必有一方控制另外一方。」(注10

 

(笔者打岔:笔者反对德希达的说法,因为某些阶级对立也是解放人类的条件。比如说,拒绝接受创造者与被造者这种二元对立关系的人,永远无法正确调和于现实的架构。)

 

女权主义者所抱怨的是,在基督教的父系文化体系里,「身体」只和女性有关,大部分是因为基督徒受到创世记里的夏娃的经文解释所影响。造成女性一直被认为比「头脑」或「灵魂」要低一等。这些和其他语言上的差距,不但制造了「身体」的画面,也掌控了「性别」的意义。

 

(笔者打岔:「身体」是指两性,不是单指男性,也非单指女性,不宜钻牛角尖。)她们所接收到的画面是:身体在父系社会刻印在另一个由文化所建构并购特许的阶级对立上,亦即:

1)、控制者:「男人──头脑──语言」。

2)、被控制者:「女人──身体──书写」。

(笔者打岔:女权主义前面认定「身体」指女性,转眼在这里就承认也是指男性,不攻自破。再说,控制者、被控制者,这些都不是圣经所表达的意义, 受到后现代弯曲的影响力, 后现代不可小觑。 )结果是, 某些女权主义者主张, 性别差异是 「最最」重要的阶级对立;换言之,性别差异,加上暗示的男性权势, 是造成所有压迫性对立的基本模式。(注11)(笔者打岔:性别差异、阶级对立,能超过圣经经文重要性?过头了吧!)

 

最后,女权主义者的「女性经验」终于从敌对基督教的后现代思维找到支持,例如:

 

1)、后现代德希达(Derrida J.)发明「男性优先逻各斯中心主义」(phallogocentrism)一词,揭发西方形而上学(逻各斯中心主义)亦即男性优先概念(男性优先中心主义)的共谋。(注12

 

(2)、同理,克莉斯蒂娃(Julia Kristeva)跟随佛洛伊德(Freud S.)和拉冈(Lacan J.)的脚步,主张男性优先乃是现代西方父系社会的超越性:亦即父系社会是由法律的惯例掌握,而这惯例其实可以用「父亲」这个象征来了解。(注13)这样,女权主义者从佛洛伊德和德希达身上得着「新鲜空气」,开始准备消灭父系社会和圣经经文里的「父系权威」了。(注14)女权主义者在解释经文时,希望她们的阅读方式 「能够让她们以女性的角色, 来了解圣经的信息 。(注15

 

她们对历史作者的意图不感兴趣,她们认为:「关于作者意图,都是父系体制的检验……讨论的目的不过是为了帮助父系社会设立原则,确认哪些观点是『正确的』,那些观点是『非法的』。」(注16

 

(笔者打岔:女权主义者对表达自己的兴趣浓厚,对解经则毫无兴趣。)对女权主义而言,解释圣经只有在解放被压迫的人和促进人类自由时,才具备权威性。然而,对某些女权主义的人而言,争取自由的努力往往会矫枉过正,焦点模糊,最后会变成暴力。例如一位激

进的女权神学家戴莉(Mary Daly)相信,父系社会的产生都归咎于圣经语言。所以她呼吁大众:「把那些长久以来,在性别歧视的世界里所存留的语言和形像去势。」(注17

 

然而, 去势只是一系列暴力行为里的最后一项,这一切为的只是要扭曲经文,服从和满足那些意识形态的「女性经验」女权批评家,而且她们都是以「解放读者」之名义行事,来掩盖「女性经验」的托辞。

 

毫无疑问地, 我们当然可以跟随 「女性经验」 ,使用她们的角度来阅读圣经。然而,也不是所有她们的解释都是有利的,也未必一定在解释经文后能够符合伦理。女权主义者诉诸「解放」的观念,并将「解放」当作对抗经文本质的理由;可是,如果所有的阅读经文都受制于神学理论的意识形态,则女权解经的「解放」经文,不也只是用一种意识形态来替换另一种吗?

 

女权主义意识形态的解经, 就象是 「乞求论点」的错误逻辑, 亦即: 女权主义对于解释经文的结论,早就存在于她们解释的动机里;也就是女权主义者自订的「前提」。

 

提瑟顿(Thiselton A.C.)正确地指出,这种以预设利益的动机来阅读圣经的结果,便是「当圣经被实用主义者使用时,很容易就变成自我辩护,而且被操作、被利用。」(注18)这样说来,「女权主义」不过是扭曲经文,维护「女性经验」罢了。

 

追根究底,我们若是以「女性经验」的观点来阅读圣经,那我们应该要如何小心才能避免左右为难,不会动辄得咎地触怒所有人?今日的「女性经验」是否就是绝对正确的圣经标准?如果「女性经验」是绝对正确,那么,黑人和白人女性的经验极不相同,又该如何处理?再说,二十多岁和四十多岁女性之间的「女性经验」差异,或是从北方和南方来的「女性经验」差异,或是金发碧眼和深褐色皮肤之间的差异……,甚至于两位女性之间都会产生差异,则到底哪一个差异才是绝对正确?这样说来,高举「女性经验」的「女权主义」只不过是要求经文顺服每一个女性本身而已,而女性之间的差异性,最后造成经文不知所从,失去准则。试想,如果群体以现在的动机和经验,提供了解释经文的架构。 那么, 当目前这个解经架构被 「女性经验」拆毁/取代时,又将会如何?事实上,当我们顺服 「女性经验」 , 把解经的优先权交出来给 「女性经验」时,我们便是让解释的经文离开原来的解经方向了。

 

若是用这种方式阅读经文,就好象把某个解释权交给「女性经验」的解释者,容许解释经文者达到女性自己的想象。但是,女士们的「自我迷恋」的释经学,或许能满足「女性经验」,却肯定无法深入经文的本意,更无法达到经文本身真正的自由解放。

 

这样就明白,为什么西方基督徒不再出现「女权主义」的原因。无论从圣经真理、基督教历史、女权神学各方面来看,都站不住脚。 陈百加大打「女权牌」其实是周知大众自己的无知。再说,这张「女权牌」到了末了是「归(女权)荣耀」给她的老公高百克,这是哪门子的「女权主义」?无知之外,不过是不攻自破的骗局罢了。 (完)

 

(注1)、Watson, Text, Church and World, 201.

(注2) 、 Michel Foucault, Discipline and Punish:The Birth of the Prison, tr. Alan Sheridan (New York:Vintage/Random House, 1979),25(注3)、Ann Loades, Feminist Theology,in

David F. Ford, ed., The Modern Theologians: AnIntroduction to Christian Theology in the TwentiethCentury, 2: 250.

(注4)、见Tori Moi, Sexual/Textual Politics :Feminist Literary Theory (London: Methuen, 1985).

(注5) 、 Elisabeth Schussler Fiorenza, In Memoryof Her: A Feminist Theological Reconstruction ofChristian Origins (New York: Crossroad, 1983), xv.

(注6) 、 同上, 第32页, 参照Ellen K. Wondra,ByWhose Authority? The Status of Scripture inContemporary  Feminist  Theologies,  AnglicanTheological Journal 75 (1993): 83 – 101.

(注7)、Schussler Fiorenza, Bread Not Stone:The Challenge of Feminist Biblical Interpretation

(Boston: Beaccon Press, 1984),14.卡安妮(AnneE.Carr) 针对以女性经验当作解释原则一事, 提出以下两个问题:第一,「女性经验」到底是什么?第二、无论女性经验的定义为何,它都不能作为解释的标准,因为女性经验都是维护自我,所以无法有助于自我批评 (The New Vision of Feminist Theology,in Catherine Mowry LaCugna, ed., Freeing Theology:The Essentials of Theology in Feminist Perspective,San FranciscoHarperCollins, 1993,esp. 21-25.

(注8)、Sheila Brigg, Buried with Christ, 277.

(注9)、Cupitt, Long-Legged Fly, 137.

(注10)、Derrida, Positions, tr. Alan Bass(Chicago: Univ. of Chicago Press, 1981),41.

(注11)、其他例证,详见Gerda Lerner, TheCreation of Patriarchy (Oxford: Oxford Univ.

Press,1986).

(注12)、见Choreographies in Derrida, The Earof the Other, esp. 171, 179,184, and Derrida,Act ofLiterature, 57-60.(注13)、Eagleton, Literary Theory, 187-188.

(注14)、Handelman, Slayers of Moses, ch. 7.

(注15)、Susan Lochrie Grahma, Silent Voices:Women in the Gospel of Mark,Semeia 54 (1991):146.

(注16)、同上,第147页。

(注17)、引述取自Debroah F. Middleton,Feminist Interpretation. in Dictionary of Biblical

Interpretation, 232.

(注18)、Thiselton, New Horizons, 452.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