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马太福音 3:8 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

 
 
 

日志

 
 

基督教伪史考第二辑(三)谁为「使徒」定分界?(三)  

2015-01-11 10:24:08|  分类: 【基督教伪(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基督教伪史考第二辑(三)              

谁为「使徒」定分界?(三)

首先,大家要知道,那句「一切教会必须服从罗马教会,这是很必要的」原来只是爱任纽在《反异端》的原话的「大意」,严格说并不准确,而且无上文无下理,很易引起误解,甚至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


爱任纽在《反异端》中的「原话」是这样的:

这个教会(按指罗马教会),在众教会中居领导地位。每一个教会——那就是各处的正统信徒——都当与这教会表同意,因为使徒遗传,总是为各处的正统信徒所保存。(《反异端》3卷3:2)


大家全面看《反异端》的写作背景及其第3卷(部)的上下文,便应该清楚看到,爱任纽真正高举的,不是「罗马教会」本身,而是从彼得、约翰、保罗一直以来的「使徒正统」。且看爱任纽如何绝对地肯定使徒及使徒们建立下来的福音正统


一章一,二节。我们是从那些传福音给我们的人,得以知道那拯救我们的计划。因为他们所传的,他们后来本着神的旨意,记在圣经里,传给我们,作为我们信仰“真理的柱石和根基”(提前3:51)。人决不可像有些自夸为校正使徒的说,使徒们在他尚未得着完全的知识之前就传起道来。其实,使徒们在我们的主从死里复活以后,充满了那从天上临到他们身上的圣灵的能力,得着了完全的知识,到地极去传扬由神而来的福音,向人宣布属天的平安。


故此,即或他说到「这个教会,在众教会中居领导地位。每一个教会——那就是各处的正统信徒——都当与这教会表同意」,理由也不在于罗马教会本身有什么特独的权威地位,而是本于「使徒遗传总是为各处的正统信徒所保存」的原则。意思是,罗马教会的权威地位并不是罗马地区或罗马信徒本身「先天」备有的,而是在于他们(至少在当下)仍然持守正统的「使徒遗传」,故此「各处的正统信徒……都当与这(罗马)教会表同意」。


爱任纽的这句说话,其实并没有特别标榜罗马教会,因为任何教会,不论是小亚细亚教会或叙利亚教会,只要他们持守正统的「使徒遗传」,「各处的正统信徒……都当与这(不论哪一个)教会表同意」。总之,这个「使徒遗传原则」才是爱任纽真正想表达和高举的。


不过,我们也得承认,有些地方,爱任纽似乎是矫枉过正说过了头了,甚至不自觉地偏离了他自己的「使徒遗传原则」,很容易就引致错误解读,甚至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例如他说:

三章三节。可敬的使徒们于建立(罗马)教会之后,将监督的职分交托利奴(Linus)。保罗曾在致提摩太书信(提后4:21)中提到利奴,继利奴之后,乃是安能克利妥(Anencletus)。使徒以后之第三任监督,是革利免(Clement)。他不但曾亲眼见到可敬的使徒们,而且与他们有过往来,且有他们所讲的道是在他的耳中眼中。不止革利免一人是如此,因为那时还有许多受过使徒教训的人存在。……


承继革利免的为优热斯多(Euarestos),承继优热斯多的为亚力山大,然后西克斯都(Sixtus)被任为是使徒之后的第六位。他以后有那光荣殉道的特勒斯佛若(Telesphorus)。此后相承继的有:海吉努(Hyginus),(按第一部廿七章一节列他为第九任监督),庇乌(Pius),安尼克托(Anicetus),素得(Soter),和伊留特柔(Eleutherus),即今日在任使徒以来的第十二位监督(按伊留特柔之在位年代为一七七年至一九三年)。教会中的使徒遗传与真理宣讲,即是按照这个次序和传统而传给我们的。


爱任纽为着嘲讽及突出瓦伦提努及马吉安等异端邪说的「来历不明」,不自觉地过度强调甚至夸张罗马教会的「使徒性」,错误地说到罗马教会是使徒们(直接)建立的,甚至不厌其详地罗列各罗马主教(监督)的「承继谱系」,这就使得罗马教会彷彿成了最出类拔萃的「使徒嫡系」了。


可是,大家只要用心读爱任纽的原作的下文,便知道他在「高举」(姑且用这个词)罗马教会的同时,并未有矮化其他教会,且看:

三章四节。坡旅甲不仅在信仰上曾受使徒们教导,又亲自认识许多亲眼见过主的人,而且他也曾在士每拿的教会被使徒们委派为亚细亚的监督。本人幼年时,也曾亲自看见过他。因为他与我们相处很久,年岁极高。他光荣殉道而死。他在世时,常常将他从使徒们所学习由教会所传下来的惟一真道教训人。亚细亚的各教会和坡旅甲的继承者,都对真道作了同样的见证,而坡旅甲较之瓦伦提努,马吉安与其他不怀好意的人要可靠可信得多。……


坡旅甲当安尼克妥时逗留罗马城,叫许多异端派皈依神的教会,宣称这是他从使徒们所领受的惟一真道,这是教会所传下来给我们的。……坡旅甲也写了一封优美的书信给腓立比人,从其中凡甘愿而且关怀救恩的人都可以知道他的信心和所传的真道。


那在以弗所由保罗所建立,并有约翰在那里直活到他雅努(Trajan主后九八年登位),在位之时的教会,也为使徒遗传作真实的见证。

于此可见,爱任纽对罗马教会与小亚细亚教会基本上是「一视同仁」的,同样是非常的尊敬和肯定的。至于他对罗马教会的「特别标榜」,顶多只是「相对性」的,或应该说,是有当时的特定处境和因由的。


什么特定处境和因由?

首先,按爱任纽的出身与师承,他与小亚细亚教会与罗马教会都很亲密,严格地讲,他与小亚细亚教会的关系应该更密切一些。


不过,爱任纽后来大部分时间旅居及事奉于罗马及里昂──即罗马帝国的西部或说拉丁地区,他与异端「交手」也是在这些地区,故此,他对罗马教会的「感情」自必相对提高,而不免稍稍过于对小亚细亚教会的。


再者,罗马既为帝国首都交通中枢,人口流动频繁,任何信仰,不论正统邪门,都喜欢以此为「集散地」。「自从瓦伦提努和马吉安约于一四○年在罗马宣传他们的异端以后,诺斯底主义就如瘟疫一般流行着」。故此,罗马教会在对抗异端上便不免「首当其冲」。更加之爱任纽本人就曾在罗马与异端交过手,这样的经验与理解,自不免让爱任纽觉得很有需要「特别肯定罗马教会的正统地位」,以对抗异端的攻击。

大家看到吗?

爱任纽不是平白无事要「高举」罗马教会的地位与正统,而是耳闻眼见罗马教会正受到异端「冲击」,而且按他的经验与理解,更是异端「冲击」的重点城市。于是,作为一个「反动」,他便设法大大「高举」罗马教会的地位与正统以与异端抗衡。结果却在不知不觉之间,有些话不免说过了头,让不知就里的人以为他在高举罗马教会本身,更让别有用心的人利用他的说法来作为「罗马教会一门独大」的「证据」。


这真是一切「不美丽的误会」中最不美丽的一个!

唉!人无完人,也不忍深责前贤。爱任纽忠心善良,后来还为主殉道,我们还可说什么呢?


我想,每个人也只能亦只需向「他的时代」负责。爱任纽当其时的一些话说过了头,但就当时的处境形势看,我虽然仍不能同意,但也不忍深责,至于后人夸大甚至歪曲他的原话,更是与他无干,爱任纽不必为此而负责。这就正如俄网反对「占中」,若被人理解或演绎为我「支持梁X英政府」,都与我无干一样!

都说人同人的灵魂,是很难相通的!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