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马太福音 3:8 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

 
 
 

日志

 
 

天涯孤客──路德(十一)  

2014-09-24 17:00:42|  分类: 【天涯孤客──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涯孤客──路德(十一)               

「开除出党」

我十分疑心,或说相当肯定,路德在「教外人」中的声望,远高于在「基督徒」中的,因为但凡先知,命中注定,是不被「同乡」理解的。至于路德之所以还没有被大伙儿「开除出党」,那是因为他在「教外人」中的声望,尚有一点利用价值,譬如「招牌作用」,或者「迷惑功能」。


事实却是,一众「宗教改革家」及「宗教改革专家」们早已比手划脚、互通消息、明言暗示,将笨小孩路德「开除出党」了。想起来,很有文革期间国家主席刘少奇被「开除出党」的味道。只是「西共」及其「党羽」的手段远较「中共」的为高明,而且「斯文优雅」,「杀人不见血」──丝毫不失清教徒「理性持平风度翩翩」的本色。


在英国著名的「宗教改革专家」麦格夫先生的大作《宗教改革运动思潮(增订版)》(香港:基道,2006年)里,我们可怜的「路德主席」就是这样被人「斯文优雅、理性持平、风度翩翩」──总意即「不动声色」地「开除出党」的。


却是路德的「人间待遇」实在要比「刘主席」的还不如,因为「刘主席」后来至少在名义上得了个「平反」,可「路德主席」呢,却是连个名义上的「平反」都没有。因为人们今天仍给他一个「主席」虚衔,事实却已将他完全架空十足无视,与「开除出党」无异,除了连个「平反」的机会都没有之外。


麦先生在其大作末端论到「新教工作伦理」时,颇带「结论」口吻说:

对于改教家来说,人类行为的终极动机是置放于一个以上帝为引导的方向。一个改教家与另一个改教家之间可能有不同的强调之处,不过基本的主题是不变的:工作是上帝主动加给我们的恩慈之自然回应,藉此我们证明我们对祂的感恩,同时在这个世界中荣耀和服待祂。工作是某些可以荣耀上帝的东西;那是为大众求福祉的东西;那是某些藉此人类创造力可以表达自己的东西。(页378)


这样「大体」的话,表面看很有「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意味,就是将路德与其他一众「改教家」们都并列一起,拍张「全家福」,务求大家「求同存异和气收场」──反正大家无论「搞什么」或「怎样搞」,都是为着「荣耀上帝」耶!!!


我却要问:按着这路「荣耀神学」的「宗旨」,何不邀请天主教教皇、伊拉斯谟等宗教人本主义者,甚至犹太教徒、回教徒以至共济会成员,一同拍这个「全家福」?


路德一生都高举「十架神学」,反对任何形式、包装或变种的「荣耀神学」。对于人的所谓「工作」,从动机到成效,路德一直保持高度的怀疑态度。这与麦先生在这处说到的所谓「改教家共识」,全不沾边。


不言而喻,拍这张「全家福」的目的,或说「设定」这个「改教家共识」的作用,就是要将「路德主席」不动声色地「排斥」出去,实质就是「开除出党」。


你或以为,人家不过说了几句话,我就「推论」这么多,是「推论太过」甚至「插赃嫁祸」了。


我说:你若不怕烦,我会把麦先生在他的大作之中到处可见的「赃」拿给你看,好显明我没有「插赃嫁祸」。(如果你又怕我还是断章取义,那你自己把它全本读完,自己搞定,我更无所谓。)


首先,麦先生其实十分「清醒」,他很清楚「路德主席」与大多数「改教家」都不同甚至「非常不同」。


事实上,路德的改革方案,比他某些改革宗的同僚是远较保守的,例如慈运理。此外,他的结果也没有想象中那么成功。(页9)


好一个「远较保守」而且「没有想象中那么成功」,这样,路德就算还没有被「开除出党」,已被分明地「看低一线」了。


所有主要的早期改革宗神学家都与人文主义运动有关系,不过路德却是例外的,他对人文主义是持某程度的怀疑态度的。(页10)


首先,促使路德关心教义的问题,在瑞士的圈子中完全不见踪影,称义在他们当中根本不是问题。(页65)


慈运理认为教会的道德需要改革,路德却认为其实教会的神学才要革新。……路德对教义的关注,也没有见于人文主义或早期的瑞士宗教改革运动中。正如上文所述,人文主义认为宗教改革运动是关乎教会的生活与道德──而不是教义。(页80-81)


路德及其同侪只是运用了人文主义的经文与语言技巧,却对人文主义者一直采取敌对的态度。(页82)


路德先后与伊拉斯谟与慈运理「闹翻」收场,岂是无因?单单就他对人文主义的态度这一项,就命中注定,路德永远不可能与「其他改革家」一起拍什么「全家福」。


自然,这张「全家福」拍不成,罪名都在路德身上,一是他「脾气臭」,二是他「态度偏激」,不似人家「开明」而且「和气」。事实更是,你「脾气臭」可不等于「全家福」就拍不成,只消把你一脚踢开,还不就拍得成么?「全家福」没有你这个「麻烦的路德」,大伙儿可不知多高兴哩!!!

「弒君神学」

长话短说。麦先生论到改教家的「政治神学」时,路德的「政治神学」更简直「当众出丑」(见昨天日志),远远不如慈运理的「抗暴精神」、加尔文的「共和主张」以至英美清教徒的「弒君有理」之「合理」更且「有效」。


正如慈运理一样,加尔文对君主制度深存疑惑。……虽然加尔文倾向指责的是君王,而不是君主制度,但他质疑一个人拥有绝对统治的观念,却是无可置疑的。「加尔文主义」接着在欧洲向不同的君主制度提出挑战,例如挑战英皇查理一世及随后把他处死(1649年),足以表明日内瓦式的政治神学在以后的重要性。(页329)


人家出个「邱吉尔」,你却出个「希特勒」,可见路德的神学不但在塑造「现代开明政治」上毫无贡献,甚至有害。不止于此,对于整体的「现代文明」的「造就」,加尔文、改革宗及其「种」清教徒,可说是「尽领风骚」,「路德主席」不但得「靠边站」,更要被「挤出去」。


烦,不逐段抄录了。总之,加尔文的「共和主张」与「荣耀神学」,还有他把「日内瓦」管得井井有条的「成绩」, 都对人类「现代文明」的形成大有贡献。据说,他干什么都要「荣耀上帝」的观念,大大地促进了人类对现世生活的积极性与投入性,这就对「科学研究」、「政治改良」以至「社会繁荣」(资本主义的发展)甚至(所谓)「福音遍传」,都大有促进作用云云。

总之,「功劳」都是加尔文及清教徒的,路德「没有功劳」。


至于你这「路德主席」,不但死抱「君权神授」,连「日心说」都坚持(389页),圣餐的「基督实体临在说」更是近乎迷信,都「过时落后」到好意思


人家是英国绅仕啊,有风度,又客气,并不「明言」,但你也该知情识趣--自己「鞠躬下野」去吧。


就这样,「路德主席」被「改教家」及「改教专家」们不动声色地「开除出党」了。「宗教改革」从此没有马丁路德,正与「犹太教」久已没有耶和华,「基督教」久已没有耶稣基督,完全一样。


一种「神学」,就连「弒君」都可以干得出来,赶个「主席」下台,还有难度吗?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