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马太福音 3:8 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

 
 
 

日志

 
 

天涯孤客──路德(四)  

2014-09-15 14:01:38|  分类: 【天涯孤客──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涯孤客──路德(四)                  

谁比路德「反理性」?

路德在他的《教会被掳于巴比伦》一文中,还强烈反对天主教会的「圣餐化质说」(变质说),否定圣餐中的饼和酒在神父的「祝圣」后如何变成「基督的肉」和「基督的血」的谬论。


请看天主教的「代表」神学家阿奎那是怎么说的:

        

                          详情见──《基督教神学原典精华》页379


不过,路得所执持的重点与理由,却绝对不是由于「酒饼变成血肉」的说法「迷信可笑」,不合「理性」违反「经验」,像后来慈运理之流的(伪)宗教改教家所主张的那样。


又且看看慈运理怎样反对「变质说」(也包括路德的「同质说」):

 

详情见──《基督教神学原典精华》页390


路德一生都坚持「真实临在说」,就是在圣餐中的酒饼——的确「是」主的身主的血,但那唯一需要的理据是主耶稣基督说过「这是我的身体」、「这是我立约的血」,祂说「是」就「是」,既不是慈运理及今天主流基督教所以为的杯饼不过是「代表」或「象征」主的身主的血,拿来「记念记念」而已,但也不必用天主教煞有介事自作聪明的「神学」(变质说),胡乱「解释」这杯饼怎样神神秘秘的「变成」了主的身主的血。


且看路德在《教会被掳于巴比伦》一文中,是怎样反对天主教的「变质说」的:

所以以饼指“饼的形式或偶性”,以酒指“酒的形式或偶性”,都是一种荒谬,又是拿字来变那闻所未闻的戏法。他们为什么不以其他一切的事都是指它们的形式或偶性呢?即令他们对其他一切的事都这样办,但这样曲解圣经的意义还是不应该的。

再者,教会在一千二百多年中有过真的信仰,那时圣教父们从来没有一次提到过“化质说”——这真是用来表达思想的一个奇怪名词!——一直要到亚里斯多德的伪哲学在教会中猖獗起来,所以在最近三百年中,有许多别的事都被人错误地下了定义,例如有所谓神的本质既不是生的,也不是受生的;又有所谓灵魂是人身属本质的形式,诸如此类的说法,正如空布锐的红衣主教所承认的,是毫无理智或意义。……

基督为什么不能把祂的身体包含在饼的本质中,如同包含在偶像中呢?当一块铁烧红了的时候,火与铁的两种本质是分不开的,以致每一部分是铁又是火。为什么基督的身体不能也包含在饼的本质各部分中呢?

……这完全是由于亚里斯多德的影响,他说:“偶性必须是某种本质的偶性”;他们还幻想出其他无穷的怪物。其实这些怪物,只要他们承认实在的饼是在目前,就都可以除掉了。我引为很愉快的事,即是对这圣礼的纯朴信仰,仍然在普通一般人中可以发现,因为他们并不明了,也不争论那在眼前的是偶性还是本质,他们只用纯朴的信仰来相信基督的身体和血是真包含在饼酒中,至于对饼酒的争论,他们让那些闲人去自扰。

……他们用亚里斯多德和人的学说来决定这些崇高和神圣的事,我们将怎样说呢?我们为何不抛弃这种好奇心,只谨守着基督的话,自甘不懂那在此处所发生的,以基督实在的身体因设立圣餐的话而临在为满足呢?还是我们必须仔细了解神的运行呢?……

然而我们不要过于涉猎哲学了。……就我而论,若我不能测度饼怎样是基督身体,我将使我的理智服从基督,仅把握着祂所说的话,不仅坚信基督的身体是在饼里面,而且坚信饼即是基督的身体。因为我有圣经为证明:“祂拿起饼来,祝谢了,就擘开,说,拿着吃,这〔那就是指祂拿起并擘开的饼〕是我的身体”。保罗也说:“我们所擘开的饼,岂不是同领基督的身体么?”他不是说,我们在饼里同领基督的身体,乃是说,我们所吃的饼即是同领基督的身体。如果哲学不能了解这一点,那有什么关系呢?圣灵比亚里斯多德更伟大。哲学难道了解他们的化质说吗?…… 

所以基督如何,圣餐也如何。为求神性寓于基督里面,我们并不需要使人性化质,使神性包含在人性的偶性中,但这两种性都是完整的,而且“这人是上帝”,和“这上帝是人”,都是很对的说法,即令哲学不了解这个道理,但信仰可以了解,而且圣经的权威大于我们的理解力。所以,为求基督实在的身体和血可以临在圣餐中,我们也毋须使饼和酒化质,使基督包含在饼酒的偶性中;但两者都仍旧存在,真可以说“这饼是我的身体,这酒是我的血”,反之亦然。目下我愿意这样了解它,因为我尊敬圣经,不容许人用无聊的辩论来废弃并曲解圣经的意义。同时我让别人依从Firmiter教谕所规定的意见,但要如我上面所说的,他们不要压迫我们接受他们的意见为信条。


非常明白,路德反对天主教的「变质说」,但这绝不等同他也反对基督在圣经杯饼里有「真实临同」──即杯饼「同时是」杯饼又是基督的身体与宝血──的信念(称「合质说」),像慈运理之流主张的。


路德真正要反对的,从某个意义上说,是「人文主义」,是人类对自己的「理性」的迷信,即不肯单纯接受上帝(基督)的话语,却在上帝的话语上作出许多无中生有自作聪明的「解释」,例如天主教用亚里斯多德「哲学」来「解释」基督如何临在与圣餐之中。


非常清楚明白,路德极「反理性」,一点不「现代」,甚至比「中世纪」还要古老顽固。


若你清楚这个才是要点,你就会明白,路德与慈运理在圣餐「基督是否真实临在于杯饼里」的问题上,为什么终归谈不拢,更且不欢而散。


慈运理认为路德是迷信,是走天主教的回头路;路德认则为慈运理根本只是个人文主义者,「心里有别的灵」。


在路德看来,慈运理与天主教并无分别。天主教用人的理性「肯定」圣餐中的基督真实临在,而慈运理则用人的理性「否认」圣餐中的基督真实临在,前者「肯定」后者「否定」,看似十分不同甚至彼此对立,但事实却是,他们都同样地「肯定」了「人的理性」,都同样地不肯单纯接受圣经的话语,或说不容许「上帝有神秘」


这种狂妄地要将上帝及基督信仰的奥义(例如基督在圣餐中的真实临在)放在「人的理性」之下来「把玩」的邪恶勾档,不管你是「天主教中世纪经院神学式」的「肯定」或者是「近代伪宗教改革式」的「否定」,路德一生都恨之入骨。


也许,路德不是每个针对圣餐的论点都精确无误,但是路德力排众议的「反理性精神」却是难能可贵令我肃然起敬的。因为路德坚持基督在圣餐中的真实临在,并不是为赞成一个「迷信」,而是为反对另一个更大、更可怕、更致命的「迷信」,就是人类自始祖吃禁果开始,对自己「理性」的迷信。

 

「玩谢了!」

我很知道,今天主流教会都是慈运理一路的「纪念说」的天下,圣餐根本没有「神秘」可言,颇近于一个给「死人」的「追思礼拜会」。


那「死人」是绝不会「真实临在」的──否则就是「迷信」啦。大家不过搞搞门面虚应一番,实质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于是,对绝大多数信徒甚至牧师来说,「追思礼拜会」般的「圣餐」可有可无甚至多此一举,连「鸡肋」都不如。在这「习惯成自然」底下,上帝、基督、圣经以至福音,统统顺带再无「神秘」,都成了人类理性把玩之下的玩偶或常识。


整个当代基督教,就这样,几乎被这个「心里有别的灵」的人文主义者慈运理的「记念说」,玩谢了!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