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马太福音 3:8 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

 
 
 

日志

 
 

同 归 于 尽  

2014-08-06 10:59:09|  分类: 【生命见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同 归 于 尽


16:1 参孙到了迦萨,在那里看见一个妓女,就与她亲近。 2有人告诉迦萨人说:「参孙到这里来了!」他们就把他团团围住,终夜在城门悄悄埋伏,说:「等到天亮我们便杀他。」 3参孙睡到半夜,起来,将城门的门扇、门框、门闩,一齐拆下来,扛在肩上,扛到希伯仑前的山顶上。


这三节字数上是一个「小插曲」,但指涉的内容却可能概括了一个参孙生平的「大时段」,说的是参孙如何一边「四出逃亡」又一边「到处留情」,一句话,不务正业,死性不改。当然,死性不改,就终必因此「性」而死了。


4后来,参孙在梭烈谷喜爱一个妇人,名叫大利拉。 5非利士人的首领上去见那妇人,对她说:「求你诓哄参孙,探探他因何有这么大的力气,我们用何法能胜他,捆绑克制他。我们就每人给你一千一百舍客勒银子。」


长话短说。这回,也是最后一回,参孙又爱上一个非利士女子--他从来都不将「儿女私情」与「民族仇恨」混合看待,实在「难得」。(老实说,「恩怨分明」确是参孙生命中颇为可爱的一种气质。)不过,你有你天真,老奸巨猾的非利士人却学乖了--知道对参孙不宜力敌,只宜智取了。


6大利拉对参孙说:「求你告诉我,你因何有这么大的力气,当用何法捆绑克制你。」 7参孙回答说:「人若用七条未干的青绳子捆绑我,我就软弱像别人一样。」 8于是非利士人的首领拿了七条未干的青绳子来,交给妇人,她就用绳子捆绑参孙。 9有人预先埋伏在妇人的内室里。妇人说:「参孙哪,非利士人拿你来了!」参孙就挣断绳子,如挣断经火的麻线一般。这样,他力气的根由人还是不知道。


参孙自己多情,但身边女子多是无义,竟勾结敌人,试探他的底细。参孙自然也不会「老实到底」,毕竟,他还知道什么是「底线」。于是,他前前后后,向大利拉撒了三个大话的谎言


10大利拉对参孙说:「你欺哄我,向我说谎言。现在求你告诉我当用何法捆绑你。」 11参孙回答说:「人若用没有使过的新绳捆绑我,我就软弱像别人一样。」 12大利拉就用新绳捆绑他,对他说:「参孙哪,非利士人拿你来了!」有人预先埋伏在内室里。参孙将臂上的绳挣断了,如挣断一条线一样。


13大利拉对参孙说:「你到如今还是欺哄我,向我说谎言。求你告诉我,当用何法捆绑你。」参孙回答说:「你若将我头上的七条发绺,与纬线同织就可以了。」 14于是大利拉将他的发绺与纬线同织,用橛子钉住,对他说:「参孙哪,非利士人拿你来了!」参孙从睡中醒来,将机上的橛子和纬线一齐都拔出来了。


不过,奇怪却是,傻子都应该知道大利拉是被敌人收买了,屋子内外都被敌人重重围困,严密监视了,参孙为什么还不走,还意义上相信这个女人,并最终讲出真正的(他以为的)力量来源的「秘密」呢?实在耐人寻味。


15大利拉对参孙说:「你既不与我同心,怎么说你爱我呢?你这三次欺哄我,没有告诉我,你因何有这么大的力气。」 16大利拉天天用话催逼他,甚至他心里烦闷要死。 17参孙就把心中所藏的都告诉了她,对她说:「向来人没有用剃头刀剃我的头,因为我自出母胎就归上帝作拿细耳人;若剃了我的头发,我的力气就离开我,我便软弱像别人一样。」


原来,还不是参孙敌不过自己的「两头死穴」么?--第一头是舍不得丢下自己心爱的女人,第二头是受不了心爱的女人哭哭啼啼。想想,假如他在这两者中任何一方面「狠心一点」,譬如,丢下大利拉一走了之,或是,由得她哭哭闹闹要生要死,但他就是前者做不出,后者又做不到--命矣乎!参孙于是乎终于不免又再一次栽在女人手上了。


18大利拉见他把心中所藏的都告诉了她,就打发人到非利士人的首领那里,对他们说:「他已经把心中所藏的都告诉了我,请你们再上来一次。」于是非利士人的首领手里拿着银子,上到妇人那里。19大利拉使参孙枕着她的膝睡觉,叫了一个人来剃除他头上的七条发绺。于是大利拉克制他,他的力气就离开他了。20大利拉说:「参孙哪,非利士人拿你来了!」参孙从睡中醒来,心里说:「我要像前几次出去活动身体」;他却不知道耶和华已经离开他了。 21非利士人将他拿住,剜了他的眼睛,带他下到迦萨,用铜鍊拘索他;他就在监里推磨。 22然而他的头发被剃之后,又渐渐长起来了。


各位,一身肌肉的参孙,真的会因为少了「七条发绺」就「浑身无力」吗?上帝的灵难道要「附在」法器上面才能依附人身吗?--最起码的神学都告诉我们绝非如此。上帝的灵是自由的灵,岂是由人用「法术」来决定去留的呢?


至于参孙对自己力量来源的「曲解」,其实是来自他的父母--他们一直摆脱不了异教观念,一直都以为参孙能够得到「神祐」一定是靠某些「育儿大法」。悲剧,极少是「突然」发生的。

事到如今,颇有些人会说,是因为参孙不好,道德败坏,信仰马虎,所以,神的灵就离开他了。但是,若此,神的灵就应该一早就离开,或根本就不应与参孙沾上边哩!怎么要到参孙泄漏了个(假)秘密后才离开他呢?答案,其实已见上文,就是上帝要找机会击杀非利士人--上一回,是透过做非利士人女婿的方法,这回,是透过做非利士人战俘的方法--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上帝兵行险着,一至于此!


23非利士人的首领聚集,要给他们的神大衮献大祭,并且欢乐,因为他们说:「我们的神将我们的仇敌参孙交在我们手中了。」 24众人看见参孙,就赞美他们的神说:「我们的神将毁坏我们地、杀害我们许多人的仇敌交在我们手中了。」 25他们正宴乐的时候,就说:「叫参孙来,在我们面前戏耍戏耍。」于是将参孙从监里提出来,他就在众人面前戏耍。他们使他站在两柱中间。26参孙向拉他手的童子说:「求你让我摸着托房的柱子,我要靠一靠。」 27那时房内充满男女,非利士人的众首领也都在那里。房的平顶上约有三千男女观看参孙戏耍。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28参孙求告耶和华说:「主耶和华啊,求你眷念我。上帝啊,求你赐我这一次的力量,使我在非利士人身上报那剜我双眼的仇。」


参孙平生中没有怎么祈祷,这回,可能是他一生中最正经,也最正统的一次。参孙终于多少明白,力量并不是来自他的头发(虽则又长出来了),而是来自上帝。他平生第一次明确承认上帝的主权。


当然啦,有仇不报非参孙,他求此一次的力量,为的是来个终极大报复,与敌人同归于尽。结果他如愿以偿。


29参孙就抱住托房的那两根柱子:左手抱一根,右手抱一根, 30说:「我情愿与非利士人同死!」就尽力屈身,房子倒塌,压住首领和房内的众人。这样,参孙死时所杀的人比活着所杀的还多。31参孙的弟兄和他父的全家都下去取他的尸首,抬上来葬在琐拉和以实陶中间,在他父玛挪亚的坟墓里。参孙作以色列的士师二十年。


就是这样,参孙死了,葬了。前前后后,单人匹马,误打误撞,几场混战,杀倒了几千非利士人。其实,派出「卧底」有意无意地「诈败」混入非利士人的「大衮庙」里大肆捣乱,这不是唯一的一趟啊!上帝自己就曾经透过「约柜被掳」的情节恶搞过一趟!事见撒母耳记上第六章。可惜非利士人又是善忘之辈,若记得这回教训,后来就不敢掳约柜进他们的「大衮庙」了。


后事不谈了。或者你要奇怪,参孙这样,好像「没开过一天工」,就算是「作以色列的士师二十年」吗?当然算啦!--否则,你想怎样?


大家可能觉得参孙很坏,但知否,参孙打后,士师记一直到尾,连参孙这种「水平」的人都找不着一个?


十七至十八章,先有由「但」支派主导的「信仰大堕落」【参孙正是出身于「但」支派的。「但」支派恶迹昭彰,值得另写一篇主题页,大家等着】,十九至廿一章,又有便雅悯支派的「道德大堕落」,比起参孙的劣德,绝对犹有过之。【欲知其详,自己读吧!】


参孙自不免任性妄为,但不至于毫无原则,却是「但」人的狡诈,「基比亚」人(便雅悯支派)的淫暴,却是比非利士人更加过分。事实上,士师记 21:25 就是这样总结说:「那时,以色列中没有王,各人任意而行。」即是,「任意而行」的不只是参孙一个人,而是「全世界」都是这样;或者,参孙已经算是最有「原则」的一个了,如果不选他,上帝就只好撒手不管,任由以色列人自生自灭了。


平情而论,参孙虽然暴力,但从未欺凌妇孺老弱、从不暗箭伤人,就连报仇也恩怨分明,光明磊落,收放有度;参孙虽然好色,但用情却颇为真率诚挚,对女性的温柔,老实说,是「水平」之上。这样的人,放回那个人人「任意而行」的年代,已经算得上是「君子」的了!


再者,由参孙单打独斗,闹闹哄哄的方式做「士师」,虽近于儿戏,但非常之时,就要行非常之事。以色列人乱七八糟,不成队形,等到他们成立一支「正规军」,搞得来都亡国了。无可如何,「参孙没有军团」都照啦!至少久不久捣乱一下,非利士就要疲于奔命,顾得追杀参孙这一个人,对整体以色列人的加害就不得不相对放轻了。这难道不也算是「解救」了以色列人吗?


这,就是「参孙传奇」。但是,成就这一切传奇的,其实是上帝--是祂从不可爱中坚持爱、在不可救中设法救--救得一时得一时,救得一个得一个。拣得奇、爱得奇、救得奇,所以,这段参孙故事更应该叫做:

上 帝 传 奇

其实,全本圣经都充满着稀奇古怪的事迹,因为都是「上帝传奇」。

 

这是后话:

道德先生们虽看参孙很不顺眼(潜意识里其实是对上帝的拣选颇不以为然),但笔者私心以为,上帝拣中参孙,总有祂似无还有的一点原因,就是参孙的感性、参孙的动情--相比于摩西、大卫,但以理,参孙自然相差太远不能入流,但相比于那些寡情无义或矫情假义的道德先生们,参孙就要高出百倍……


这世界,几百年、几千年才出得一个摩西、一个大卫,一个但以理,非常之时,能够多几个参孙,也算是神不绝人了。难度如此之高,上帝还是能够曲曲折折地施行拯救,祂的悲心,祂的大智,祂的宽宏,更是传奇中的传奇,值得永书史策。至于将参孙的传奇视为只是一个「失败教训」的那些人,他们对上帝的认识,大概连大利拉都不如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