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马太福音 3:8 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

 
 
 

日志

 
 

这样的「救主」(下)  

2014-06-09 17:32:42|  分类: 【圣经注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样的「救主」(下) 

 

──约翰福章第十九章 

 

引言、拯救就是一种「安置」 

 

我最近停不了的说,解经一定要学会「大而化之」的原则。圣经千头万绪,如果事无大小也解一番,结果几乎是注定会舍本逐末和得不偿失。 

 

解经的时候要站得「高」一些、「远」一些,宏观鸟瞰地看,不要怕大大约约,因为大大约约,才能最快最准找着信息的主线和布局。牢牢抓着信息的主线和布局后,按需要才深究细节,就不会陷入舍本逐末和得不偿失的危险中。 

 

这一系列的讲章,我的「布局」大至上是以第十四至十七章的主的「遗嘱」(殉道宣言)为中心,前一章(第十三章)是主立「遗嘱」前的背景,后二章(第十八到十九章)记述的主的受死事件,则是主对祂的「遗嘱」的具体执行和示范。最后两章(二十到廿一章)表面是讲主的复活事件,实质是解释主的「遗嘱」与「受死」对千秋万代的信徒的意义何在,并鼓舞我们坚信到底,直到主再回来。(最后两章的信息稍后会再详细讲解)好了,若要「大而化之」,这前后九章经文的信息主线又在哪里呢? 

 

我们大概不会搞错,这九章圣经要讲的一定是关于「基督的拯救」的过程、方式、意义、果效和对信徒的相应要求。这条「大榦」一定不会错。好,接下来就要进一步问:有没有一些核心的概念贯穿这九章里关乎「基督的拯救」的中心信息?由于二十及廿一章未讲到,暂且放下不表,就看十三到十九章,看看中间有否后前后一贯,首尾呼应的重要概念? 

 

暂且放下所有经文枝节,放下你手头上的「字典」,放下塞满你脑中的所谓「正规神学」和「正统教义」,「大而化之」地一口气读这七章经文,大家就一定会发现有一个很奇特的概念贯穿这七章圣经,那就是──「安置」。原来,基督的拯救(倒过来说是我们的得救)竟然与某种「安置」的概念有非常密不可分的关系。 

 

13:1逾越节以前,耶稣知道自己离世归父的时候到了。他既然爱世间属自己的人,就爱他们到底。2吃晚饭的时候,魔鬼已将卖耶稣的意思放在西门的儿子加略人犹大心里。3耶稣知道父已将万有交在他手里,且知道自己是从上帝出来的,又要归到上帝那里去,4就离席站起来,脱了衣服,拿一条手巾束腰...... 

 

经文一开始,就说到主自己要「回家」了,意思是祂终于可以得到「安置」,从一个得不着应得的「接待」的世界,回到祂原出的「安乐窝」(父家)了。不过,主回家前,却万分顾念我们这些仍未得着「安置」,仍要在人间痛苦流离的人。于是,就安慰、鼓舞我们说: 

 

1你们心里不要忧愁;你们信上帝,也当信我。2在我父的家里有许多住处;若是没有,我就早已告诉你们了。我去原是为你们预备地方去。3我若去为你们预备了地方,就必再来接你们到我那里去,我在哪里,叫你们也在那里。4我往哪里去,你们知道;那条路,你们也知道。 

 

言下之意,是祂必会再来领我们回天家,好好地永久「安置」我们,像祂得到的一样。换言之,救恩,或说永生,其实就是给我们一个「永远的安置」。至于主提到的「路」,显然也是指归家的路,也是我们最终能得着这种「安置」的重要指引和门路。之后的几章经文,其实都是对这条「得安置之路」的具体说明(十四至十七章)和示范(十八至十九章)。总而言之,大而化之,意思即是:拯救就是一种「安置」。 

 

今天,来到第十九章了,是对主耶稣基督殉难的最后的记述,呼应着十三及十四章布下的前设,拯救就是一种「安置」这个核心信息,更是贯彻全章,丝丝入扣。今天的信息,我会为大家细意解明这个至为关键的拯救概念,好让大家对基督的拯救与我们的得救,不会止于只有一个貌似正统而实质毫不动心动情的「字典解释」。 

 

一、念念不仁──不信者如何「安置」主基督 

 

首先,我们看到不信的人对主是如何「念念不仁」,以最恶劣的心态、最残忍的手段来「安置」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以下的大部分经文,我都不会去「解」,因为并不怎么需要头脑上的解释,而是要心灵上的震荡和良心上的呼唤。 

 

为了方便解说,我也不跟经文(事件)顺序,而是以「人」为单位,看他们怎样「安置」本来来拯救他们的主基督。先看看罗马当局派驻以色列地,当时主理基督被犹太人控告的「案件」的巡抚彼拉多:【经文太长,只讲大意,不会逐字读,详细请看圣经或讲章】 

 

1当下彼拉多将耶稣鞭打了。2兵丁用荆棘编做冠冕戴在他头上,给他穿上紫袍,3又挨近他,说:「恭喜,犹太人的王啊!」他们就用手掌打他。4彼拉多又出来对众人说:「我带他出来见你们,叫你们知道我查不出他有甚么罪来。」5耶稣出来,戴着荆棘冠冕,穿着紫袍。彼拉多对他们说:「你们看这个人!」 

 

8彼拉多听见这话,越发害怕,9又进衙门,对耶稣说:「你是哪里来的?」耶稣却不回答。10彼拉多说:「你不对我说话吗?你岂不知我有权柄释放你,也有权柄把你钉十字架吗?」11耶稣回答说:「若不是从上头赐给你的,你就毫无权柄办我。所以,把我交给你的那人罪更重了。」12从此,彼拉多想要释放耶稣,无奈犹太人喊着说:「你若释放这个人,就不是凯撒的忠臣。凡以自己为王的,就是背叛凯撒了。」13彼拉多听见这话,就带耶稣出来,到了一个地方,名叫「铺华石处」,希伯来话叫厄巴大,就在那里坐堂。14那日是预备逾越节的日子,约有午正。彼拉多对犹太人说: 「看哪,这是你们的王!」15他们喊着说:「除掉他!除掉他!钉他在十字架上!」彼拉多说: 「我可以把你们的王钉十字架吗?」 祭司长回答说: 「除了凯撒,我们没有王。」  16于是彼拉多将耶稣交给他们去钉十字架。 17他们就把耶稣带了去。耶稣背着自己的十字架出来,到了一个地方,名叫 「髑髅地」 ,希伯来话叫各各他。18他们就在那里钉他在十字架上,还有两个人和他一同钉着,一边一个,耶稣在中间。19彼拉多又用牌子写了一个名号,安在十字架上,写的是: 「犹太人的王,拿撒勒人耶稣。」20有许多犹太人念这名号;因为耶稣被钉十字架的地方与城相近,并且是用希伯来、罗马、希腊三样文字写的。21犹太人的祭司长就对彼拉多说:「不要写『犹太人的王』,要写『他自己说:我是犹太人的王』。」22彼拉多说:「我所写的,我已经写上了。」 

 

骤看,我们会以为彼拉多这个人也颇「讲道理」,声称查不出主耶稣有什么罪,甚至很想维护和释放耶稣。但细心看,主耶稣及祂的生死,最后,只成为他与犹太人之间讨价还价的筹码而已。他最先不想处死耶稣,不是为了甚么「公义」,而是怕「搞出人命」招来上头问责的「麻烦」而已;但在犹太人一再以「政治理由」胁逼下,为保自己的乌纱(官位),不会因为怕「诬杀耶稣」这个「小麻烦」而招来犹太人群起作乱的「大麻烦」(因为更难向上头交代),就宁愿「将耶稣交给他们去钉十字架」了事。 

 

至于彼拉多最后「用牌子写了一个名号,安在十字架上,写的是:犹太人的王,拿撒勒人耶稣」,还坚持不改,骤看好像要为耶稣「平反」,说祂真是如祂所说的是「犹太人的王」。但大家应该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一个罗马巡抚怎会公开承认某人为王呢?「想死么」?彼拉多其实是不忿被犹太人逼他就范钉杀耶稣。他写这个牌子,为的是与犹太人「斗气」,要讨回一点「面子」。当然,误打误撞,却「不自觉」地公开宣告了主耶稣是王的真理,那是另一回事。总而言之,彼拉多只视耶稣为一件「道具」,于是,最后就按犹太人的想望,也按自身的设身利益的考虑,把祂「安置」在一个最羞辱吊诡的地方,就是一个「夹在两个死囚中间的十架刑具」,一个「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等同无处容身」的「位置」上面。 

 

接着,我们看看直接动手将耶稣「安置」(钉)在十字架的罗马兵。之前,他们替彼拉多鞭打主耶稣,还做出极带侮辱性的行动,「用荆棘编做冠冕戴在他头上,给他穿上紫袍,又挨近他,说:恭喜,犹太人的王啊」。之后,罗马兵还做了两件极不人道的事。 

 

23兵丁既然将耶稣钉在十字架上,就拿他的衣服分为四分,每兵一分;又拿他的里衣,这件里衣原来没有缝儿,是上下一片织成的。24他们就彼此说:「我们不要撕开,只要拈阄,看谁得着。」这要应验经上的话说:他们分了我的外衣,为我的里衣拈阄。兵丁果然做了这事。 

 

由第十八章开始,我们已看到主一件一件的给人夺去祂所有的──祂被夺去公理、被夺去祂的爱徒(他们被逼四散)、被夺去起码的自辩的权利、被夺去一般人都应该有的尊严,十字架上,更将要被夺去性命。这些罗马兵看在眼里,却还不心足,还要夺去主耶稣仅有的「遗物」──祂的外衣和里衣。可以分的外衣,就瓜分了,连不可以分的里衣,也不肯留给主耶稣自己「陪葬」或留给祂的家人(如马利亚)作个记念,都要「抽签」把它分了。创天造地的主到了人间,人给他的「处置」,是使祂成为赤条条的一无所有。然而,更不止于此。

 

1犹太人因这日是预备日,又因那安息日是个大日,就求彼拉多叫人打断他们的腿,把他们拿去,免得尸首当安息日留在十字架上。32于是兵丁来,把头一个人的腿,并与耶稣同钉第二个人的腿,都打断了。33只是来到耶稣那里,见他已经死了,就不打断他的腿。34惟有一个兵拿枪扎他的肋旁,随即有血和水流出来。35看见这事的那人就作见证-他的见证也是真的,并且他知道自己所说的是真的──叫你们也可以信。36这些事成了,为要应验经上的话说:「他的骨头一根也不可折断。」37经上又有一句说:「他们要仰望自己所扎的人。」 

 

主耶稣明明死了,罗马兵却要「补上一枪」,刺得主的心脏爆裂,血水迸流,好可以「保证死亡」。人死了,他们却是连主的「尸体」都不放过,何等心狠手辣!不过,这些罗马兵的凶残还是可以「理解」的,因为这多少是他们的「训练」与粗妄的「军人本色」使然,譬如由于怕敌人「装死」然后施以偷袭,会「习惯性」地在敌人的尸身上「补枪」。至于瓜分主耶稣身上的衣服,正所谓「兵贼由来是一家」,这也是他们的「职业特色」使然的。所以说起来,这些罗马兵虽则残忍不仁,不能说「情有可原」,但至少是「尚可理解」的。 

 

但是,有一种人,他们对主耶稣的「安置」是更加、更加不仁的,不仁至去到「不可理解」的程度。这些就是祭司长等所谓犹太人的宗教领袖。 

 

6祭司长和差役看见他,就喊着说:「钉他十字架!钉他十字架!」彼拉多说:「你们自己把他钉十字架吧!我查不出他有甚么罪来。」7犹太人回答说: 「我们有律法,按那律法,他是该死的,因他以自己为上帝的儿子。」8彼拉多听见这话,越发害怕,9又进衙门,对耶稣说:「你是哪里来的?」耶稣却不回答。10彼拉多说:「你不对我说话吗?你岂不知我有权柄释放你,也有权柄把你钉十字架吗?」11耶稣回答说: 「若不是从上头赐给你的,你就毫无权柄办我。所以,把我交给你的那人罪更重了。」12从此,彼拉多想要释放耶稣,无奈犹太人喊着说:「你若释放这个人,就不是凯撒的忠臣。凡以自己为王的,就是背叛凯撒了。」13彼拉多听见这话,就带耶稣出来,到了一个地方,名叫「铺华石处」,希伯来话叫厄巴大,就在那里坐堂。14那日是预备逾越节的日子,约有午正。彼拉多对犹太人说:「看哪,这是你们的王!」15他们喊着说:「除掉他!除掉他!钉他在十字架上!」彼拉多说:「我可以把你们的王钉十字架吗?」祭司长回答说:「除了凯撒,我们没有王。」16于是彼拉多将耶稣交给他们去钉十字架。 

 

这些宗教领袖无所不用其极要钉杀除灭主耶稣,自不待言。上一章更加提到,这些人本来自以为「神圣」过人,非常看不起外邦人,甚至怕入彼拉多的衙门而「弄脏」自己。然而,他们还是要设法押送主耶稣到彼拉多的衙门去,只是为了一定要除灭耶稣,可见,耶稣在他们心目中「不洁」到甚么程度。到了这里,他们更为了逼彼拉多就范,竟低三下四到放下他们的「民族自尊」去「擦罗马皇帝的鞋」,说:「除了凯撒,我们没有王」,可见他们憎恶耶稣已经去到难以理喻的地步。但是,更不止于此。 

 

31犹太人因这日是预备日,又因那安息日是个大日,就求彼拉多叫人打断他们的腿,把他们拿去,免得尸首当安息日留在十字架上。

 

 

罗马兵虐待主耶稣的尸体,可能是出于粗妄的军人本色,尚可理解,但这些「斯斯文文」饱读诗书的祭司文士,却为何一样不放过主耶稣的尸体,连留祂一条「全尸」也不肯? 

 

理由是在这些宗教领袖眼里,主耶稣根本就是一件「垃圾」,或者连「垃圾」都不如──祂生前「扰乱公安」,死了也「影响市容有碍观瞻」。大时大节,更不容祂的尸身挂着十字架上破坏气氛,所以要祂死得快些,不然就打断祂的腿,让祂的脚无力撑起透气,就可以早些气绝而死,然后速速「打包清场」,把祂的尸身像「垃圾」般草草弃掉了事,好预备「过节」云云。大家搞清楚啊,他们和彼拉多事后会容许约瑟和尼哥底母两人收敛和「安葬」主耶稣的尸身,绝非「大发慈悲」,而是想草草了事,不想「眼冤」而已。 

 

看到吗?罗马兵先把主耶稣「洗劫」得一无所有,然后祭司长再把这个一无所有的主当「垃圾」一般的弃置──这就是这个不信的世界给主的「安置」了,何等触目惊心!这些将主耶稣视同「垃圾」地「安置」的人将来的结局如何,大家可想而知,就是「以其人之道还之于其身」,他们将要被上帝「安置」到一个永久的「垃圾站」(地狱)里去── 

 

可 9:47倘若你一只眼叫你跌倒,就去掉它;你只有一只眼进入上帝的国,强如有两只眼被丢在地狱里。48在那里,虫是不死的,火是不灭的。 

 

偶然查查「字典」也是有用的,原来这里「地狱」的原文是希伯来文「欣嫩子谷」。这地方在耶路撒冷的西南面。古时是犹太人杀害亲子拜邪神的地方(见王下 23:10);经约西亚王的宗教改革后,这地便成为堆积垃圾之处,因其臭气薰天,充满虫子与不熄的烧垃圾的火,故被借喻为恶人死后永受惩罚的地狱。总之,你若果今生把主耶稣当「垃圾」处置,上帝将来就会把你当「垃圾」处置,请你好自为之。 

 

二、仁者成仁──基督「安置」自己,天父「安置」基督 

 

这个不信的世界如此「念念不仁」地「安置」主耶稣,我们还能有得救的指望吗?以下我将会讲明我们得救必备的四个关乎「安置」的条件。首先是两个「客观」的条件,就是主基督如何「安置」自己和天父如何「安置」主基督,然后是两个「主观」的条件,就是主基督如何「安置」稍有信心的软弱的人和我们要如何「安置」主。以下先讲第一和第二个条件。 

 

28这事以后,耶稣知道各样的事已经成了,为要使经上的话应验,就说:「我渴了。」29有一个器皿盛满了醋,放在那里;他们就拿海绒蘸满了醋,绑在牛膝草上,送到他口。30耶稣尝了那醋,就说:「成了!」便低下头,将灵魂交付上帝了。

 

主的「安置」自己,绝不是但求安逸的那种「安置」,而是彻彻底底地将自己「置身」于天父委派给祂的使命和位分之中的那种「安置」──近于我们惯常说的「安身立命」。到祂断气前的一刻,祂毫不保留地「安置」自己于祂的使命,要一字一句地完成圣经的预言,也就是完全顺服天父安排的旨意。就这样「成了」,即祂完全「安置」自己在祂的本分上,丝毫不差。最后,祂「将灵魂交付上帝」,就是永远「安置」在父的怀里,也可以倒过来说,是天父永远把祂「安置」在自己的怀里。 

 

至此,我们看到主耶稣基督不是「完了」,而是「成了」,不信的世人「不识宝」,把祂视同「垃圾」弃置,但天父却视祂如「珍宝」,永远「安置」在祂的慈父的怀抱里。有了这个主自己先全然被「安置」在天父家里(怀里)的事实,救恩才可能,因为这样,主说祂先回父家为我们预备地方,好再来接我们到祂那里永远得「安置」的应许,才有根有基。 

 

三、念念皆仁──主基督如何「安置」软弱的人 

 

子全心「安置」自己于父的旨意里,父继而「安置」子于自己的怀里──救恩「客观」上于是成为「可能」了。但这个「可能」要成为「事实」,还必要有「主观」的根据。因为人实在软弱到离谱的地步,主「预备」得再好,我们都可以「有本事」回不了家。所以,恩典与怜悯以至拣选,就是我们得救必不可少的原素。 

 

25站在耶稣十字架旁边的,有他母亲与他母亲的姊妹,并革罗罢的妻子马利亚,和抹大拉的马利亚。26耶稣见母亲和他所爱的那门徒站在旁边,就对他母亲说:「母亲,看,你的儿子!」27又对那门徒说:「看,你的母亲!」从此,那门徒就接她到自己家里去了。 

 

看到吗?那些不信的人,例如彼拉多、罗马兵和祭司长等,当然把主当「垃圾」一般地「弃置」,就连门徒其实都好不了多少,卖主的犹大不用说了,其余的鸡飞狗走撇下主,彼得还三次不认主,都在某程度上「弃置」了主。若主「严格」起来,我们谁都死定了。但是我们的主实在大人大量,超乎想象地恩待软弱的我们。祂自己几乎被「全世界」遗弃,但祂没有遗弃软弱的我们,之前滔滔不绝「遗嘱叮咛」,就一再应许不会撇下我们。现在,祂垂死之际,竟然还记得祂的母亲,要好好地「安置」年老无依的马利亚。恩深义重,天地动容。 

 

自己得不到一点「人道」的「安置」,却不忘「安置」自己的门徒和母亲,知否?这份悲天悯人的大恩大义,就是我们如此「不仁」的世人而仍有得救之可能的根本因由。 

 

四、一念之仁──相信者如何「安置」主基督 

 

好了,以上三点,都是靠主耶稣自己亲自成就的恩义,让我们有得救的可能,当中,我们没有一点「功德」可言。以下这一点,说到我们如何「安置」主基督,好像暗示我们或会也有某种「参与」的余地,但其实,仍然是没有一点「功德」可言的。 

 

38这些事以后,有亚利马太人约瑟,是耶稣的门徒,只因怕犹太人,就暗暗地作门徒。他来求彼拉多,要把耶稣的身体领去。彼拉多允准,他就把耶稣的身体领去了。39又有尼哥德慕(尼哥底母),就是先前夜里去见耶稣的,带着没药和沉香约有一百斤前来。40他们就照犹太人殡葬的规矩,把耶稣的身体用细麻布加上香料裹好了。41在耶稣钉十字架的地方有一个园子,园子里有一座新坟墓,是从来没有葬过人的。42只因是犹太人的预备日,又因那坟墓近,他们就把耶稣安放在那里。 

 

约瑟与尼哥底母,这两个人做门徒做得相当「底调」,更没有「挺身护主」,完全说不上是「大有信心」的信仰义士。他们对主耶稣受死的意义和祂必复活的应许,更没有甚么「信心」可言。他们领去主耶稣的尸身,也许只是出自某种人道主义上的「不忍之心」,再加上想稍尽一点「弟子之礼」,聊报主耶稣多年来的「教导之恩」。 

 

然而,就是这样,约瑟与尼哥底母却在不知不觉间,就在主耶稣的身上做了两件与不信的世人刚刚相反的事情:第一、罗马兵连主耶稣的外衣和里衣也夺去了,他们却相反地「把耶稣的身体用细麻布加上香料裹好」;第二、祭司长将主耶稣当做「垃圾」丢了算,他们却相反地「把耶稣安放在那(坟墓)里」。 

 

却是这种稍尽情义「安置」基督的「一念之仁」,我们慨慷慈悲的主就「算数」了,就记在心里了,就成为他们永远得救,得以被「安置」在天父的家的「根据」了。(不要问我圣经哪里有交代这两个人的结局,不需要!记得,约翰福音写时,他们都一定「作古」了,若他们「衰收尾」,或约翰认为他们的行为「不足为法」,还会记下来么?) 

 

结语、我们得救本于「仁」 

 

弟兄姊妹,请永远记得,我们得救是本于「仁」──上帝对于人的「念念皆仁」再加上你对祂的「一念之仁」。还要记得,你的「一念之仁」不是了不起的「完美德行」,也不是了不起的「超级心信」。若上帝求于我们的是「完美德行」或「超级心信」,那大家就「吃吃喝喝」算了,因为你与我都一定死定了!(某些自以为「正统」的「主流教会」,把信心演绎为「超级信心」,实质比行为主义更离谱、更可怕,至少一样异端!) 

 

感谢主,因祂求于我们的只是「一念之仁」,这「一念之仁」见于哪里?就是约瑟与尼哥底母领去耶稣的尸体「做点后事」,就是彼得不认主后「出去痛哭」。原来我们得救,所有真正的基础都是主自己成就的,与我们无关。但人最后竟然有截然有别,生死殊途的结局,只在于你对主耶稣究竟是「念念不仁」(像那些罗马兵和祭司长对主「赶尽杀绝」,如「垃圾」般「弃置」主),还是信心虽小,却毕竟有「一念之仁」(像约瑟与尼哥底母,会稍尽一点心事来「安置」主)? 

 

弟兄姊妹,你只要在今生里稍稍「安置」主基督,主基督将来就会永远「安置」你在祂父的家里,这就是基督的拯救,也是我们的得救的根本奥秘。大家有眼看,这种用心血与鲜血写成的「血写的救赎论」,与「字典」里头貌似正统而其实冰冷无情的「墨写的救赎论」,完全不可以同日而语,好希望大家真的明白。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