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马太福音 3:8 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

 
 
 

日志

 
 

创造与寂寞  

2014-06-05 13:45:50|  分类: 【圣经注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创造寂寞

引言、推论

第一眼看这个题目,大家一定会觉得这是个「不合法」的题目,因为说到创造寂寞的「逻辑关系」,我疑心主流的答案一定是「毫无关系」,因为:


第一、上帝之为上帝,「完美无缺」和「圆满无憾」是祂的「本质」,所以根本不可能有「寂寞」这种低层次的人类感情。


第二、说上帝的创造与祂的什么「寂寞」有关,这无异于说上帝创造人类出来是为了帮自己「解闷」,这是非常亵渎的讲法,因为这既违反上帝「圆满无缺」的属性本质,也不符合上帝「无求于人」的德性,甚至带有某种上帝意图「玩弄」人类的暗示。


上帝的创造,按主流的意见,只能够说成上帝「荣耀的彰显」「幸福的分享」,而断不可能与「寂寞的满足」有一丝一毫的逻辑关系。但是,只要大家不是「背书」人云亦云,就应该发觉,说上帝的创造是上帝「荣耀的彰显」或「幸福的分享」,措辞用语当然正规过正规、正统过正统,但是,骨子里却一样疑点重重。


说上帝的创造是上帝「荣耀的彰显」,这其实无异于说上帝要造出一群「观众」来赞美自己荣耀自己。这实在太容易使我联想到那些心理自卑又自恋成狂的大独裁者,总喜欢接受群众向他们三呼万岁歌功颂德的情景。

说上帝创造人类出来为自己「解闷」,与说上帝创造人类出来「荣耀自己」(实质是自我炫耀自吹自擂),两者「变态」的程度,我看不出有多大的分别。这就正如一个从早到晚抱着个洋娃娃在喊「我的宝宝乖」的疯汉,与一个整天在废弃工地上对流浪猫狗唱歌自喊「安歌」的疯汉,两者疯狂的程度所差无几一样。


至于说上帝的创造是「幸福的分享」,那看上好得多,而且似乎无懈可击,因为这种说法既没有失礼上帝圆满无限的「伟大属性」,又使祂不失「人情味」,可以说是两全其美。不过,这种说法之中的人情味,实质却是薄如一张纸,因为上帝既为「圆满无限」的存在,那么,祂的所谓「分享」就连「李嘉诚捐一百万」都不如,是个全无代价可言的「假分享」--因为祂实质上什么都没有「分」出去。


这些「正统神学家」为「守护」上帝的完满无限性,不容许上帝的创造对上帝自身有丝毫的「亏损」,于是,千方百计割断上帝(创造者)与人(被造者)的关系,结果就把上帝创造的原因说得「玄之有玄」,又把人的被造说到近于「可有可无」。


原来,这是因为这些「正统神学家」按人的宗教假设而不是圣经启示,不问情由就将上帝的本质与祂的创造行为割离,简单说,即是以为创造行为并不是使上帝成其为上帝的「本质」的重要和必需的构成部分。这些「正统神学家」总不能很简单、很人性地思想问题,就是上帝之于创造,其实就正如女人之于生育,是他们的本性以至「定义」的一个必然部分,而不是一件偶发的附带事件。


创造原来是发乎上帝的「父性本质」的,即是祂是「不能自已」地要「创造关系」。明乎此,你便会知道,「寂寞」在天父上帝的创造的启动与发展的整个过程中,必定有超乎想象的重大意义。

 

一、一开始诞下已经「寂寞」

上帝的创造行为,从一开始就与「寂寞」形影不离。

上帝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像、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使他们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地上的牲畜,和全地,并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虫。」上帝就照着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着他的形像造男造女。上帝就赐福给他们,又对他们说:「要生养众多,遍满地面,治理这地,也要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和地上各样行动的活物。」(创 1:26-28)


掉了那些夸夸其谈的「神学解说」(譬如从创世记看「创造进化」之类),简简单单地看经文,大家一点不难发现,上帝造人,既希望他们「形像样式与自己相似」,又派他们「治理祂所造的大地和万物」,这显然是一个典形的「父性表现」--像所有稍稍正常的父亲都希望儿子能够延续、发扬自己的品性(形像样式)与事业(治理万物)一样。


不过,要「创造」一个肖似自己又乐意继承父业的儿子,只是作父亲「一厢情愿」的善良愿望而已,所有过来人都一定知道,这就是你注定要「寂寞」一生的开始:儿子出生的第一天,也是你对儿子怀着望想的第一天,就是父亲一生寂寞的开始。天地同心,道理相同,「创造」的一开始,亦即是天父上帝想望人类会「成为儿子」的一开始,上帝自己就开始了绵绵不断、千年万代的寂寞,所以说:

一开始诞下已经「寂寞」!

 

二、罪是使上帝寂寞!

前面说过,希望「创造」一个肖似自己又乐意继承父业的儿子,只是作父亲的「一厢情愿」,事实却往往事与愿违,而一整本圣经所记载的,几乎都是人类怎样「不肖父亲」又不愿「继承父业」的反叛历史,从上帝的角度看,就是祂的「寂寞史」。


耶和华上帝呼唤那人,对他说:「你在哪里?」(创 3:9)

圣经里,第一个被儿子怀疑、遗弃的父亲,就是上帝。

那些「正统」的「牧师学者」,只会将罪定义为一些要吗过于抽象的概念(譬如「完美的亏损」),要吗过于具体的礼法规条(譬如犯了某某道德条文),却鲜有从「上帝的心理」或说主体的度角来揣摩罪的本质--

罪是辜负上帝--辜负上帝的满怀善意!


几乎从一开始,始祖就怀疑上帝的「善意」(吩咐他们不可吃分别善恶果子)背后有不可告人的「恶意」:

蛇对女人说:「你们不一定死;因为上帝知道,你们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们便如上帝能知道善恶。」于是女人见那棵树的果子好作食物,也悦人的眼目,且是可喜爱的,能使人有智慧,就摘下果子来吃了,又给她丈夫,她丈夫也吃了。(创 3:4-6)


及后,该隐也不相信上帝表面的「恶意」(咒诅地与赶逐他在地上流离飘荡)背后有深刻动人的「善意」:

该隐对耶和华说:「我的刑罚太重,过于我所能当的。」(创 4:13)

上帝绝非不想人「如神」,要「打压」人的什么潜能,否则,祂何用按着自己的形象样式造人呢?但父亲心目中的「如神」与蛇(撒旦)的演绎完全相反--


撒旦诱惑人的「如神」是要独立与上帝以外而「自己成为神」,潜在的意识是要割断与天父的关系,天父想望人的「如神」却是相反,是想人有肖似祂的德性才能,故而能与祂永远相亲相近。


天父不愿人「自足独立」,正是要把祂的「全副身家」与人分享,但人作为儿子却竟然疑心天父要「克扣」我们的产业,这是多么辜负为父的心?到不得已要让人「离家出走」,天父就咒诅人在「外面」的生活,其苦心孤诣,还不是为要呼唤儿子早日归来么?但这样的善意,同样被我们辜负,直到如今。


谁又能明白?我们的天父上帝要创造的是「关系」--要延伸三一上帝自身的完美关系【详见下文】,但是,创造关系必须「你情我愿」,上帝当然是「情」,但人并不见得「愿」。正如父亲「一厢情愿」总希望儿子肖似自己和继承父业,但儿子是否这样想,却是父亲无能为力的。因此之故,全知全善全能的上帝也「事无可为」,而只能「等」--等他的儿子自己情愿归来。

这样绵绵无尽地等,能不寂寞?

耶和华对摩西说:「你们不肯守我的诫命和律法要到几时呢?」(出 16:28)

耶和华也从早起来,差遣他的仆人众先知到你们这里来(只是你们没有听从,也没有侧耳而听),说:『你们各人当回头,离开恶道和所作的恶,便可居住耶和华古时所赐给你们和你们列祖之地,直到永远。不可随从别神事奉敬拜,以你们手所做的惹我发怒;这样,我就不加害与你们。然而你们没有听从我……(耶 25:4-7)

耶稣说:「嗳!这又不信又悖谬的世代啊,我在你们这里要到几时呢?我忍耐你们要到几时呢?……」(太 17:17)

这句话,隐含着多少寂寞呢?

要到几时呢?

大家知否?当我在绵绵无尽的等待基督里感到难堪的寂寞时,最大的安慰与鼓励,就是当我发现,我们的天父,我们的主肯定比我们等了更久、等得更苦。


大家更加知否?从上帝的「心理」层次看,罪的更根本定义,是辜负上帝,说得更形象化和动心动情一些,是使上帝寂寞。我且说一个似乎人所共知却又并不在意的例子说明一下。


当人在世上多起来、又生女儿的时候,上帝的儿子们【指堕落的天使】看见人的女子【指本来较敬畏神的塞特后人】美貌,就随意挑选,娶来为妻。耶和华说:「人既属乎血气,我的灵就不永远住在他里面;然而他的日子还可到一百二十年。」那时候有伟人在地上,后来上帝的儿子们和人的女子们交合生子;那就是上古英武有名的人。耶和华见人在地上罪恶很大,终日所思想的尽都是恶,耶和华就后悔造人在地上,心中忧伤。(创 6:1-6)


许多人一看见「地上罪恶很大」等字眼,就按常识推论,以为洪水前一定是一个人人都不务正业、打家劫舍、奸淫掳掠、杀人放火的「蛮荒世界」。圣经上文与最起码的考古发现都告诉我们实情绝非如此。洪水前,人类非常「务正业」,譬如那些「英武有名」的人就打造了众多非常宏伟的大城与高等的文明。


真正令上帝「心中忧伤」的罪并不是人类表面上的罪行,而是人「自顾自」地在地上生活,还生活得「很好」,好到越来越「不需要上帝」,或越晓得拿别的倚靠来取代与上帝的关系。


罪是什么?罗马书一语中的:

他们虽然知道上帝,却不当作上帝荣耀他,也不感谢他。(罗 1:21)

当上帝「没有」(不存在),与使上帝寂寞,是同一回事。这位饱尝寂寞,备受辜负的天父上帝,在圣经中就发出过这样沉痛的伸诉:

儿子尊敬父亲,仆人敬畏主人;我既为父亲,尊敬我的在哪里呢?(玛 1:6)

罪是使上帝寂寞!

我不是语出惊人哗众取宠,因为若不是如此理解罪,你永远不可能真正知道我们的罪如何「伤害」了上帝,也永不会如大卫般发出发自真心的悔改:

我得罪耶和华了!

明白吗?你若像那些「正统学者」,将罪定义为抽象的神学概念,你根本不会对得罪上帝有真正的「感觉」。你若像那些「正统牧师」,将罪定义为具体的礼法规条,你只会害怕或憎恨这个法不容情的上帝,而永远不会爱祂和想见到祂。


唯有你明白「罪是使上帝寂寞」,就是你一直以来对祂的善意的无视、歪曲与不闻不问,伤透了祂为父的心,你才知道,自己竟然真是这么罪大恶极,罪无可恕的!但这种罪疚却不会使你因为怕祂而在心理或实际上远离父和父家,倒更爱祂和亲近祂,因为你心里知道,你使祂寂寞够了,你断不能再离开祂使祂继续寂寞!--这才是知罪悔改的真义!

 

三、何必当初--回说创造之前……

上帝的绵绵无尽的寂寞既然是始于创造,或说始于祂对人有所期待--期待他们成为儿子--的创造,那么,祂何苦还要创造呢?而且,上帝既在其本身已经圆满,有父有子又有灵,三位一体,已经是一个本体无缺的圆满关系,当中理应毫无寂寞,无需再造什么出来「解闷」或说补足这个关系。


但真正的「逻辑」并非这样。因为创世前上帝已经有某种「寂寞」并不违反上帝的圆满本体。刚刚相反,是上帝自己的无限圆满,使得祂必定要分享、必定要创造--否则,祂(三位一体的上帝)就会有难以忍受的「寂寞」。


请大家用一点想象力,想想你曾否有过「太幸福」--即是「幸福」到如果不能与别人分享就会有难以忍受的「苦闷」甚至「罪疚」的感觉呢?

当人发现他的幸福太多而身边又无人可与分享时,他就会想到--生育!生一个出来与自己分享,而上帝,就会想到--创造!


上帝创造人,更正确说是创造祂与人的关系,并非由于祂本身是个残缺不全有欠圆满的关系,要靠造人来补偿。相反,正是因为祂自身是个「圆满到泻」的关系,比喻的说法,是祂不能忍受「满泻」的白白泻掉,故而情不自禁不能自已地要启动创造。

就是这样,上帝在创世之前自身里面的「三而一」的圆满关系,竟然极为吊诡地令到上帝因此「寂寞」起来,于是,祂要创造--但不是消极性地为了「解闷」,也不是轻描淡写可有可无的「分享幸福」。祂这个要与人分享祂的幸福的「欲望」,大到祂宁愿冒上极大的风险,忍受之后非常的寂寞,都要把人造出来!

 

结语、祂因寂寞而创造,又因创造而寂寞

我总是疑心,「牧师学者」搞的都是「没心肝」的神学,太平无事,我们根本不会有心肝关心在意上帝为什么我们出来。只有当我们活得真的不很如意,才会忽然咒天骂地,骂上帝为什么要造我们出来在世上受痛苦煎熬。


当然,这种「骂法」有一个潜在的前设,就是上帝造人,由始至终都是不费力的,也是无需要的--记得,这些都是「正规神学」的讲法啊!却是,正正是这种「正规神学」却「害死」上帝,也「害死」许多人--使得许多人极难与上帝建立真正相知相遇的关系。


我们应当明白,上帝在创造之前与创造之中,祂都是多么的寂寞--祂不是百无聊赖无所事事而创造,祂是怀着最大的要与人分享的善意(或说不堪于无人分享祂的无限幸福的极大寂寞)而开始创造。而在祂的创造过程之中,自始至今都忍受着极大的寂寞,忍受着人对祂的善意的歪曲与无视。就连我们的苦罪经历与末世的大灾难,其实都是祂为了「引起我们注意」的不得已的手段,谁知我们还是不肯望祂一眼!


只有当我们明白我们的天父上帝是一位「寂寞的神」--祂因寂寞而创造,又因创造而寂寞,而祂之所以寂寞,全都因为爱我们--祂对我们满怀善意,要与我们分享三一上帝的圆满关系,但又不强逼操控我们接受祂的善意,要我们甘心情愿,故而只能苦等,一直寂寞,直到如今。


告诉大家,架空了上帝的「寂寞」,我完全无法理解「神就是爱」是什么意思!


我真不知道大家能否「会意」,因为这不是「神学」,而是「感应」,连上帝都勉强不了,何况我呢?但天地同心,想想,你曾否对人满怀善意,却被无视、被歪曲、被冷待,因而越想分享,就越加寂寞?


连你都是这样,告诉你,上帝与你,这方面,没有很大分别!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