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马太福音 3:8 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

 
 
 

日志

 
 

「无聊才读经」(九)  

2014-06-26 14:28:52|  分类: 【无聊才读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聊才读经」(九)                  

无聊是一种「辩证机心」

吃喝,据说以「有机食品」为有益;信仰,却以「辩证机心」为最尚。却是 什么谓之「辩证机心」?


简单的说,「辩证机心」就是一种动态或说辩证地处于「有机心」与「无机心」之间的心灵状态。此中曲折,一言难尽,我且以大卫为例,因为大卫正是一个拥有「辩证机心」的经典人物。


首先,大卫这个人究竟有没有「机心」或说他的「机心」重不重?奇怪得很,你竟可以在「牧师」之间找到几乎两极化的说法。


一个极端,是一面倒地认为大卫「看重上帝荣耀,淡薄金钱名利」,即是「了无机心」

不起眼的牧童大卫为何被神器重?戴XX牧师从撒上17:25总结出大卫第一个质量:看重上帝荣耀,淡薄金钱名利。当巨人歌利亚向以色列人骂阵时,扫罗开始悬赏重金从民间征集勇士迎战歌利亚。扫罗开出的条件非常诱人,甚至承诺把自己的女儿?配给击败歌利亚的勇士。「但是为荣华富贵而卖命的人会被神使用吗?」戴牧师说,基督徒都知道神愿使用淡薄金钱名利的大卫,他看重主的荣耀胜过物质命令的质量是讨神喜悦的。他还促教会反思,「当面临强大的挑战时,我们是否像扫罗一样对金钱、名利的依赖超过对神的信靠?我们是否像大卫一样能超越金钱名利的束缚,单单为荣耀神而活?」


另一个极端,是倒过来看到大卫工于心计,「处处机心」

大卫并不是一个完美无暇的人,他是一个非常懂得为自己利益铺排、利用别人的人(特别日后利用与约拿单的感情),且是一位很政治的人,有政治上的虚假(为押尼珥的死哀哭是最好的例証),更是一个记仇怀恨的人(下令杀约押、示每便可见一斑),但他仍有一爱神的心,故神会拣选他。今天我们同样没有一个完美的人,神拣选我们乃是神的恩典。


这位梁XX牧师虽然故作持平,加上句「但他仍有一爱神的心」,但不伦不类,对大卫的「看不顺眼」仍然跃然纸上,很有以为大卫远不如他的「单纯无机心」的气派模样。


为什么同一个人(大卫),甚至同一事件(大卫杀歌利亚),对于大卫之有没有「机心」,「牧师」之间都有这样两极化的看法?


请大家回到圣经去,看个清楚明白(详细请自行阅读撒上十七章全章),特别留心这几段对话:

撒上 17:25 以色列人彼此说:「这上来的人你看见了吗?他上来是要向以色列人骂阵。若有能杀他的,王必赏赐他大财,将自己的女儿给他为妻,并在以色列人中免他父家纳粮当差。」 26 大卫问站在旁边的人说:「有人杀这非利士人,除掉以色列人的耻辱,怎样待他呢?这未受割礼的非利士人是谁呢?竟敢向永生 神的军队骂阵吗?」 27 百姓照先前的话回答他说:「有人能杀这非利士人,必如此如此待他。」 28 大卫的长兄以利押听见大卫与他们所说的话,就向他发怒,说:「你下来做什么呢?在旷野的那几只羊,你交托了谁呢?我知道你的骄傲和你心里的恶意,你下来特为要看争战!」 29 大卫说:「我做了什么呢?我来岂没有缘故吗?」 30 大卫就离开他转向别人,照先前的话而问;百姓仍照先前的话回答他。 ……


34 大卫对扫罗说:「你仆人为父亲放羊,有时来了狮子,有时来了熊,从群中啣一只羊羔去。 35 我就追赶牠,击打牠,将羊羔从牠口中救出来。牠起来要害我,我就揪着牠的胡子,将牠打死。 36 你仆人曾打死狮子和熊,这未受割礼的非利士人向永生 神的军队骂阵,也必像狮子和熊一般。」 37 大卫又说:「耶和华救我脱离狮子和熊的爪,也必救我脱离这非利士人的手。」扫罗对大卫说:「你可以去吧!耶和华必与你同在。」 …… 

45 大卫对非利士人说:「你来攻击我,是靠着刀枪和铜戟;我来攻击你,是靠着万军之耶和华的名,就是你所怒骂带领以色列军队的 神。 46 今日耶和华必将你交在我手里。我必杀你,斩你的头,又将非利士军兵的尸首给空中的飞鸟、地上的野兽吃,使普天下的人都知道以色列中有 神; 47 又使这众人知道耶和华使人得胜,不是用刀用枪,因为争战的胜败全在乎耶和华。他必将你们交在我们手里。」 


我们分明看到,大卫「对着不同的人说(问)不同的话」。一方面,私底下,大卫反覆问身边的人「有人杀这非利士人,除掉以色列人的耻辱,怎样待他呢」,显得大有机心,很会为自己事业前途打算。但另一方面,在较官方或正规的场合,对着扫罗或歌利亚,大卫却大义凛然,又显得毫无机心,事事处处都只为「荣耀上帝」似的,颇有清教徒的模样。


经文既记得如此「模菱两可」,于是牧师们就大可各取所需。要「利用」大卫来「鼓励事奉」时,就赞他「毫无机心」,要大家「学他的榜样」;但是要讲到什么道德教训时,大卫又是一个最好的「反面教材」,连大卫之机心处处,也很可以拿来讽骂一通。


基于大卫的「矛盾表现」,于是有人更以为,大卫根本是「伪」──他私底下的「有机心」是真的,他公开表现的「无机心」是假的。

一体同「真」

我说,这些人,统统都是猥琐!

大卫的「有机心」与「无机心」,为什么不可以──

同-时-是-真-的!

即是,大卫有的是一种「辩证机心」──

他为自已打算的时候,是「真」为自己打算;

他要荣耀上帝的时候,是「真」求上帝荣耀!


大卫不是「圣人」或「隐士」,老装出一副「老子全无机心」的猥琐相,大卫也不是「商人」或「政客」,满心满脑都只有利害筹算与机心重重。

正正常常的一个人,有点事业心、荣辱心,何罪之有?你们这些「牧师」们就不爱体面、不想发达、不求自保甚至「不要出位」么?我就不信!

告诉大家,一天到晚都装出一副「我最无机心」的模样的牧师学者,才是最最最有机心的那种人。这些人的机心大到一个地步,事事处处都要在人前装出一副「无机心」的模样,从不以「真我」示人,颇似一些韩国妇女从不让丈夫看见她们「卸装后的真相」那样。


大卫机心再重,都肯定没有这样大。他反覆问「有人杀这非利士人,除掉以色列人的耻辱,怎样待他呢」,毫不掩饰他的事业心与荣辱心,这才可爱,这才叫做「单纯」,这才是真正的、高层次的「无机心」。


大卫一生都有一种动人的「真性情」,就连「野心」他也毫不掩饰。却也唯有这样的「真人」,他「公开」说的他要「荣耀上帝」的话,才更有可能是真诚可信的。至于那些一天到晚在「扮圣人」的牧师学者,他们就是连对自己都不老实,你还可以信他们的什么话呢?

 

无聊是一种「不经意的美」

无聊与「辩证机心」的关系又是怎样的呢?

简单的说,无聊与「辩证机心」的类同处,是它们都是处于有机心(有目的)与无机心(无目的)之间的一种「不经意」的心灵状态。


你在「无聊」中做的事,既不是一般意义的有目的有功能,但也不是完全没有目的没有功能。只是它们的目的与功能,必需在另一个层次或范畴里去辨识与理解。我仍以大卫的「牧童生涯」为例。


在极其有聊的「牧师眼光」看来,大卫在其「牧童生涯」中作的一切,都是非常地有目的、有功能的。请看:

作为一个神所豫备,要成为以色列王,为神建立国度的人,神为大卫豫备并主宰一切的环境。从大卫的出生直到他作王,经过了三十年的时间。这期间他经历一个又一个不平常的环境,使他能达到神呼召他的目的。有些情形看起来似乎是不公平,且不合理的。但这是神为着成全大卫所豫备的环境。首先,他生为家中最小的儿子。当撒母耳到伯利恒的时候,耶西所有的儿子,除了大卫之外,都留在家里,与撒母耳一同用餐。然而大卫作为最小的儿子,却被留在旷野牧羊,作他哥哥们不愿意作的工作。这件事看起来并不合理,然而神藉着这个牧羊的环境,训练大卫降卑;也训练他在牧羊的时候亲近神,并信靠神击退狮子和熊。他不仅学会了牧羊,也善于弹琴唱诗,更学会以机弦甩石击退狮子。这些训练,使他在受膏之后,能彀为扫罗弹琴赶走恶魔。当他到军营中看望他的哥哥时,他知道他来是出于神,是神豫备他并打发他来。因此当他的长兄定罪他到以色列营中来,他就对哥哥说,『我来岂没有缘故么?』(撒上十七29。)神的主宰把他摆在旷野牧羊,用狮子和熊的攻击来训练、豫备、装备他,好叫他能杀死歌利亚。大卫的幼年满了经历;这些经历乃是根基,使他在对付歌利亚时能满有把握。


对于牧童大卫来说,根本是「无聊」或「游戏」的「甩石子」和「弹琴唱诗」,到了我们了不起的牧师的手中,竟都被「解释」为很有目的大有功能的「有聊行为」。


若说大卫在「无意中」或「不经意」地装备了自己,我不反对。不过,我肯定,大卫在「甩石子」和「弹琴唱诗」时,一定没有那帮真正大有机心的牧师们想得那么周密和长远──处处机心。


大卫只是好玩!──但好玩绝不等于不认真!

我贪玩,代表我认真!

大卫就是那种「玩得很认真」的人!


大卫「甩石子」,没想过后来可以借此击杀歌利亚一举成名,大卫「弹琴唱诗」,也没想过将来可以靠此接近扫罗有机会飞黄腾达。他不过是拿它们来「无聊」而已。可是,这并不意味大卫就不认真于「甩石子」和「弹琴唱诗」。不!大卫是非常认真地「甩」和「弹」的,于是「甩」出一手好武艺,「弹」出一手好乐章。


想想,如果大卫是一个「极有机心」的人,他会费心用神于这些人们以为「不可当饭吃」的「无聊玩意」么?但如果大卫是一个「全无机心」的人,即是对什么都意兴阑珊、都爱理不理或但求应酬了事,他会连「消谴」都如此之认真求进步吗?


也许有些人会以为大卫之「甩石子」是用来对付熊人狮子的,即有「实用功能」,并不算是无聊(游戏)。但请不要忘了,在多数人包括大卫的哥哥们看来,「看羊」绝不是一件体面和有前途的「事业」,大卫自己也必有这种看法,否则,他就不会三番四次的问「有人杀这非利士人,除掉以色列人的耻辱,怎样待他呢」。关键却是,大卫并没有因为「看羊」是一件不体面和没有前途的事,就马虎应对交差了事。


若说有熊人狮子来袭,那拿石头棍棒乱打一气就是了,打不胜的,就丢下群羊自己逃命,也无不可,没有谁会怪你打不胜熊人狮子的。


大卫的「心理健康」正是在此。他明知道「看羊」这种工作有点无聊,却没有因此就怨天尤人自暴自弃。环境一下子改变不了,他就自得其乐,享受「当下的无聊」,于是把「甩石子」都「甩」成「乐趣」以至「专业」。


可爱哉!大卫!

大卫既不是「商人」一般的处处机心恶俗可憎,也不是「牧师」一般的扮无机心猥琐可恨,却就是这样的一个「洽到好处」的真率可爱的人──认真却又不经意,不经意却又认真,才叫上帝打从心里喜欢他!

 

无聊是一种健康的游戏心理

如果阁下还是不明白什么是「辩证机心」或「无聊精神」,我且说得更加简单一些。那其实不过是一种「健康的游戏心理」。

这种心理就是:


一方面,是不能过于「有机心」。因为人太有机心,就根本不会甚至不能玩游戏,因为他老是觉得「游戏无用」甚至「游戏是罪」,又或者玩游戏玩到「当真」,过度地计算得失、胜负或规则,结果要不是他玩不下去,就是人家无法跟他玩下去。


另一方面,又不可过于「无机心」。因为你若老是以为游戏不过是「玩」,自必马虎应对求其了事,你这就永远「玩不好游戏」,而且很快就没有人愿意跟你玩,因为浪费时间──不是「玩游戏」本身浪费时间,而是跟你这个不投入没意思的人玩浪费时间。记得,玩耍并不浪费时间,玩得不投入没意思才浪费时间。


总之,任你怎么说,大卫都是一个人格相当健全、心理相当健康、信仰真正平衡的人,起码好过 99% 的牧师。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