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马太福音 3:8 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

 
 
 

日志

 
 

方舟岂同巴别?──关于圣经典故的解释与应用  

2014-05-09 14:16:34|  分类: 【信仰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方舟岂同巴别?──关于圣经典故的解释与应用 

 

引言:意符不可乱用 

 

今天的信息,也许不像一篇「讲章」,而像一篇「听道须知」。我会讲这样的信息,原因之一是自己教书加上牧会前后十五年的「惨痛经历」,让我终于明白:自己讲不难,但要别人愿意听并且听得明白,却是难比登天。关键是「说话的机制」我能控制,多花点心思工夫,总可以预备一节似模似样或至少中规中矩的课堂或信息。但是,「听话的机制」却在对方身上,是我不能控制的。 

 

一个人愿意听并且听得明白你说的话,必需有许多前设,用比喻来说,就是听者本身这个「容器」是怎样的他的「大小」能够「盛载」你「倾倒」给他的信息吗?他与你是否站于「相近的平台」以致能够有效沟通?双方究竟有没有「共通语言」来真实对话?若无法改变或修正听者的「容器」,多少说话都会像石沉大海,甚至惹来严重的曲解和误会。 

 

今天的信息,我只想集中在一个点子上,就是关于「听道」所必需的「共通语言」中的其中一项,我称之为「圣经典故」。什么是典故?所谓典故,就是在某个特定文化或信仰里面,内容、结构和意义都基本「凝固」,并被相关群体(如教会)普遍认定和接受的「经典故事」。而圣经典故,当然就是出自圣经──基督徒公认的经典──上的典故。 

 

最近,在德国闹了一场风波,就是在一个腊像展馆里,有人破坏了一个以「希特」为造形的「腊像」。据报,展示这个「希特腊像」之举本来已经惹来很大争议。原来,在德国公开展示任何与「纳粹党」有关的标志或形象,都是违法的。因为相关的标志或形象,会使人联想到过去「纳粹德国」的战争暴行,以及某种鼓吹、宣扬或复辟「纳粹精神」的不良企图。这些都是德国人及欧洲人民普遍抗拒的,是一个公认的「忌讳」。 

 

这例子使我们更深明白,符号标志,不只是线条、颜色、构图而已,而是许多时候,都带着特定甚至固定的寓意与联想,例如对欧洲人来说,这个「螺旋形」的标记绝不是「风车」或别的什么,而是一定会被联想为「纳粹」。总之,在既定的文化脉络里,特定的符号标志,就有特定的解释和寓意,不可乱解,也不可乱用。 

 

圣经中的重要典故有许多,有上帝创造天地、始祖偷吃禁果、亚伯拉罕献独生子、摩西领以色列人出埃及、以色列建国、亡国和复国,而最重要的典故,就是主耶稣的降生、受死与复活等等。没有了这些典故,基督教只会剩下一堆「劝善格言」和「律例典章」,没有真实的生命与个性。不过,我们不仅要「有」故典,连「解释」也必要是固定的,否则,各有各说,基督教便不再成其为「基督教」了。简言之,基督信仰中的「符号标志」,包括「圣经典故」,就如上述的「纳粹标志」一样,是不可以乱解乱用的。真正的基督徒群体,既以圣经为公认权威,那么,相关的解释,就必需以圣经的原装正版为准。今天的信息,我会集中讲三个重要「圣经典故」:1、洪水与方舟、2、巴别塔、3、埃及与出埃及。不过,为强化比较,我会以反面入手,以各种对「圣经典故」的谬用谬解为入手点。 

 

一、指鹿为马(颠倒黑白) 

 

──「美国白宫千禧晚会」上的「巴别塔」与「金字塔」 

 1998 至 2000 年间,当时的美国总统克林顿在白宫举办了一系列的「千禧晚会」,邀请各界名流演说,并透过卫星及互联网,将信息向全球发放。当时的第一夫人希拉里在「晚会开场白」中说【中文译文据《美国白宫千年晚会演讲选集》(吉林人民出版社),见上左图;部分原文可参以下网页:http://clinton4.nara.gov/Initiatives/Millennium/evenings.html,见上右图】: 

 

我们聚集在一起来宣布一项重要的工作计划,它不仅与这座宏伟大厅中在场的诸位有关,而且与美国人民乃至几乎全世界的人民有关。今后三年中,白宫将主办一系列文化与科学活动,这些活动将反映我们创造一个更加美好未来之能力的乐观主义和信念。 

 

希拉里口中「与美国人民乃至几乎全世界的人民有关」的「重要的工作计划」究竟是甚么大计划呢?她又凭着什么,对「创造一个更加美好未来之能力」有这样的「乐观」和「信念」呢?在「下一个千年的科学」晚会上,所谓「科学泰斗」霍金,以同样乐观的口吻表达出一片「升平」的远景,他说: 

 

没有什么迹象表明在不远的将来科学和技术的发展将会缓和停止。...我是一个乐观主义者。我认为,我们有充分的机会来避免世界末日的善恶大决战和新的黑暗时期。 

 

这种「美式乐观进取精神」,不但一点基督教的意味都没有,当中更包含某种「反基督教末世论」的倾向,非常露骨地「明示」人类有改写圣经启示的「末世论」的可能。这些「乐观信念」绝非来自基督教,那么,它们背后的「仰信精神」在哪里呢?大会「发言」,就陆续道出了真相。希拉里在「诗歌朗诵演讲会」中竟引述如下诗句:如今他们已从这个世界消失,没有留下什么让人追忆的伟绩丰功除了妙不可言巧夺天工的诗句正是这些殒灭的生命和已去的诗坛列宗让这座巴比尔塔(即巴别塔)傲然擎空  ──《创造者》 

 

如此高调「赞美」「巴比尔塔(即巴别塔)」的「不朽成就」,绝对不可能符合「巴别塔」这个「圣经典故」的本来寓意

 

那时,天下人的口音、言语都是一样。他们往东边迁移的时候,在示拿地遇见一片平原,就住在那里。他们彼此商量说:「来吧!我们要做砖,把砖烧透了。」他们就拿砖当石头,又拿石漆当灰泥。他们说:「来吧!我们要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顶通天,为要传扬我们的名,免得我们分散在全地上。」耶和华降临,要看看世人所建造的城和塔。耶和华说:「看哪,他们成为一样的人民,都是一样的言语,如今既做起这事来,以后他们所要做的事就没有不成就的了。我们下去,在那里变乱他们的口音,使他们的言语彼此不通。」于是耶和华使他们从那里分散在全地上;他们就停工,不造那城了。 ──创世记 11:1-8 

 

巴别塔的圣经寓意,其实没有什么争论余地,不外是反映人类的骄傲、反叛与愚昧,以为「团结起来」建座巨塔就可以「天下无敌」、「名传万世」。上帝变乱他们的口音,瓦解他们的邪恶同盟,目的,是揭制止他们的反叛行为,以免陷于不可收拾的地步。 

 

中间,或有一点含糊的细节,但「巴别塔」整体的「负面形象」,却是无可置疑的。任何稍稍「正统」的基督徒,都不可能「赞美」巴别塔及它的建造者。这做法绝对是「指鹿为马」,「反题正用」──将圣经一个明显不过的「反面典故」,倒过来理解和应用。 

 

不但如此,在「千禧年的意义」这晚会中,所谓神学家马丁.马蒂教授更加如此解释「美钞上的金字塔国徽」: 

 

我们站在悲观主义与乐观主义之间,从来没有简单的形式。...人们的钱包中带着一个提醒者,一美元钞票就是美国的伟大印章。它表明,在一种三角关系中有个视野(远象),它使人回想起美国三个世纪的历史。钞票上的文字反映一种新世俗观的千年问题,一种新的时代律,一种具有决定意义的未完成的金字塔,同时它也预示着在新时代的任务,暗示了这种工作会有所获的希望。 

 

前面我已经说过,许多「符号标志」是不可以乱解乱用的。「金字塔」,可以很合理正常地使人联想到「埃及」与埃及的「太阳崇拜」,而不是「以色列」与犹太教或基督教。故此,使用「埃及金字塔」来象征「建国大业」,肯定不是出于圣经语言。综观圣经,「埃及」这国家名字所象征的意义,总是负面的──它是骄傲、异教、敌对上帝也被上帝敌视的核心「代表」,因此之故,圣经只会不断呼唤我们「出埃及」【稍后我将以「专文」谈论,于此从略】,却 从来没有鼓吹我们去「完成那未完成的金字塔」──至于「建塔」云云,只会使我们联想到圣经中的另一重要「典故」──「巴别塔」【详见下文】。这位所谓「神学家」如此「正面」地宣扬「埃及」(金字塔),又是一个指鹿为马,反题正用,是对圣经典故极大的歪曲与颠倒。  

 

一个所谓「基督教」国家,在这样重要的地方(白宫),这样重要的场合,高调的使用「反圣经语言」,大大歪曲颠倒「圣经典故」的意义和用法,可谓明目张胆,公然反叛。不过,「指鹿为马」这种做法太明目张胆,对比鲜明,倒还易提防辨认,但还有一种更加狡猾的做法,就是「偷龙转凤」──暗中窜改,改得疑幻疑真,似是而非。 

 

 

二、偷龙转凤(暗中窜改) 

 

──「衰鬼上帝(二)」与「马湾方舟」 

 

「衰鬼上帝(二)」这齣电影,对「洪水与方舟」的圣经典故,作了极大,但亦极诡诈狡猾的歪曲。【详细请参见〈主题页〉第 36 及 39 期】 

 

片中的所谓「上帝」,亲口针对着多数人以为是表达「上帝公义发怒」的「挪亚与方舟」的典故,重新将它解释演绎为 「爱心互助」 的故事──他将解释重点放在动物和挪亚家人 「一对对」上方舟之上,表示「同舟共济」,简直匪夷所思!明明地冲着「传统」甚至「公认」的典故解释,简直是公然地向教会挑衅! 

 

圣经的挪亚故事,明明是说要在一个坏到「无可救药」的世界里救走一些人,但此片,却无处不在宣扬「救世」(改变世界)的思想与口号,对世界及人类,乐观到不得了。这与圣经的真理,不是不同,而是截然相反,绝对对立,无可兼容! 

 

 

 

片中不时出现「THINK BIG... THINK」(想些「大事」,要有「大想头」)的口号,与今天萧律柏之流的「可能思想」、「积极思想」、「正面思想」根本毫无二致,此片宣传的,也是如出一辙的「成功教义」,再配合甚么环保、共融,整个信息不外是-- 

 

团结互助.改变世界.群策群力.共创明天 此片不断宣扬的,除了「救世」(实质是人类自救,故事中的所谓「上帝」只是一个「协助者」而已,而非基督教意义上的拯救者)外,就是「团结共融」--最后不良法案被搁置,与完场大颗儿共舞,都满有团结就是力量的意味。其实,整套片中没有甚么真正邪恶的人,真是温情到不得了!可是,团结起来,就可以改善人生、改造家庭、改变社区、甚至最终改变(拯救)

世界,姑勿论对与错,但这哪里是「挪亚洪水」这典故的本来意思?这令人联想到的,倒是圣经中的另一个重要典故:「巴别同谋背叛」-- 

 

那时,天下人的口音、言语都是一样。他们往东边迁移的时候,在示拿地遇见一片平原,就住在那里。他们彼此商量说:「来吧!我们要做砖,把砖烧透了。」他们就拿砖当石头,又拿石漆当灰泥。他们说:「来吧!我们要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顶通天,为要传扬我们的名,免得我们分散在全地上。」 ──创 11:1-4 

 

将如此重要的圣经典故歪曲成这个样子,将「洪水故事」与「巴别故事」的教训和寓意兜乱颠倒,这简直是「混乱主的道」么?最离普的是它公然改了「方舟」(ARK)的本意──电影中的所谓「方舟」(ARK),原来就是「Act of Random Kindness」之意--笼笼统统「日行一善」就可以救世,真是温情乐观到不得了,令人「舒服」万分,这与圣经中真正的挪亚故事那苍凉悲观的情调,有天渊之别。 

 

问题是,世界乐观吗?人类可靠吗?--对不起,圣经的整体信息是断然否定的。圣经没有叫我们不行善,但却彻底否定我们有靠行善自救(无论是救个人、救社会或救世界)的可能。基督教的救赎论和末世论,全都以此作为基础与前设。我一万个想不通那些叫人包场的「牧师」是信哪一路基督教的!这样歪曲事实和「美化」人类,实质就是叫他们拒绝基督救恩! 

 

不久前,我去了据称很有「基督教」色彩的「马湾公园」进行「考察」,但真对不起,「基督教」一点也看不出来--绝对没有「耶稣基督与祂的钉十字架」,有的,倒是通街都是的「共济信息」(如和谐共融)与「共济符号」(如太阳月亮)。【请参看我前几天的网志】 

 

圣经中,本意要机动用来救命的「方舟」(木构浮水的),成了「巴别塔」一般的大工程大建筑(用纲筋水泥坐地建造的),意味上完全相反。再者,「方舟典故」所传述的,是如何「逃离」一个「不可救的世代」的故事,但这艘「马湾方舟」,配合整个「马湾公园」的「主题」,传述出来的信息却刚刚相反──人类如何通过环保技术及所谓 「互相互爱」 的精神,合力改造、救挽这个世代,让它「持续发展」下去。它没有叫人面对正视「末日」的真相与必然性,反鼓吹人们有意无意地反抗圣经的末世论。 

 

现在,我们回头看看圣经中原装正版的「洪水与方舟典故」究竟讲什么── 

 

耶和华见人在地上罪恶很大,终日所思想的尽都是恶,耶和华就后悔造人在地上,心中忧伤。耶和华说: 「我要将所造的人和走兽,并昆虫,以及空中的飞鸟,都从地上除灭,因为我造他们后悔了。」惟有挪亚在耶和华眼前蒙恩。...世界在神面前败坏,地上满了强暴。神观看世界,见是败坏了;凡有血气的人在地上都败坏了行为。神就对挪亚说:「凡有血气的人,他的尽头已经来到我面前;因为地上满了他们的强暴,我要把他们和地一并毁灭。你要用歌斐木造一只方舟,...看哪,我要使洪水泛滥在地上,毁灭天下;凡地上有血肉、有气息的活物,无一不死。我却要与你立约;你同你的妻,与儿子儿妇,都要进入方舟。凡有血肉的活物,每样两个,一公一母,你要带进方舟,好在你那里保全生命。...」 

──创 6:5-20 

 

请再看主耶稣如何「解释」、「应用」这个典故── 

 

那日子,那时辰,没有人知道,连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惟独父知道。挪亚的日子怎样,人子降临也要怎样。当洪水以前的日子,人照常吃喝嫁娶,直到挪亚进方舟的那日;不知不觉洪水来了,把他们全都冲去。人子降临也要这样。...所以,你们要警醒,因为不知道你们的主是那一天来到。 ──太 24:36-42 

 

圣经提到洪水的时候,总是要我们儆醒,不要醉生梦死,因为上帝严厉的审判必会倾刻间来到。

在洪水的典故中,圣经也没有任何暗示要我们努力做点甚么来「挽救世界」,反指明大审判、大灾难必会降临这罪大恶极无药可救的世界,要我们快快上「方舟」(悔改接受耶稣基督的救恩),好拯救自己脱离终极审判的厄运。 

 

同时,圣经更加叫我们小心防范那些粉饰太平,伪报平安,蓄意淡化人们对「洪水灭世」的回忆的异端邪说-- 

 

第一要紧的,该知道在末世必有好讥诮的人随从自己的私欲出来讥诮说: 「主要降临的应许在哪里呢?因为从列祖睡了以来,万物与起初创造的时候仍是一样。」他们故意忘记,从太古,凭神的命有了天,并从水而出、藉水而成的地。故此,当时的世界被水淹没就消灭了。但现在的天地还是凭着那命存留,直留到不敬虔之人受审判遭沉沦的日子,用火焚烧。 ──彼后 3:3-7 

 

今天,坊间充斥着各种关乎「洪水灭世」的异端版本,或者以考古为名义说成「局部地区性水浸」,又或者以励志为借口说成各色「童话故事」,不一而足,但总意不外有三点: 

1、减低洪水事件的普世性与毁灭性(大幅降低其震撼力) 

2、淡化洪水事件与人类罪恶和上帝审判的关系(例如淡化为环保或空泛的道德问题) 

3、否认洪水事件与末世审判的相关性(等同否认末世审判) 

 

这回,无论是《衰鬼上帝(二)》或「马湾方舟」,都正正符合这个「反圣经」的标准。弟兄姊妹,别天真,以为它只不过是说来玩玩的「另类洪水故事」而已,无伤大雅。应该知道,耳濡目染的力量是很大的,它们绝对可以大幅减底信徒对真正的洪水故事的警告性的感受能力,最终丧失对末日审判那分应有的,合乎圣经的回应能力--就是不是去反抗末日灾难,而是及早悔改,归向主耶稣基督,逃避将来的「羔羊的愤怒」。 

 

这类做法就是「偷龙转凤」,即口里说着圣经的「成语」或「典故」,实质运用、解释或演绎的时候,却偷偷改为别的,甚至相反的意思。 

 

另外,还有第三种谬用误解圣经典故的情况,叫「张冠李戴」,这种没有第一种「指鹿为马」那样明目张胆,也没有第二种「偷龙转凤」那般狡猾诡诈,因为犯这种错的,可能仍算是「自己人」,是出于「无知」而犯错,不过,如此「自乱阵脚」,就不免更加可怜,感觉上倒更叫人伤感了。 

 

三、张冠李戴(自乱阵脚) 

 

──此「埃及」不同彼「埃及」 

 

有些人谬解圣经的典故,是由于他们过分死板地「字面解经」 ,没有足够的「历史感」 ,对「象征」的用法也不明白所致。 

 

例如他们读到圣经中关于「埃及」的预言,就想当然地将矛头指向今天的「埃及」殊不知「此埃及岂同彼埃及」。他们不理解,预言里提到的「埃及」,是一个「象征性」的名称,不是预指今天位于非洲东北部的埃及圣经成书于二、三千年前,当时的「埃及」是世界第一的强国,与今天弱小不堪的埃及,不可同日而语;而且,现在的「埃及人」是信奉回教的亚拉伯人,是公元七世纪左右陆续迁入现在的埃及土地的,与二千多年前信奉太阳神的「古埃及人」,就历史、人种、宗教、文化来说,几乎毫无关系,如此胡乱「对号入座」,无疑是张冠李戴。 

 

记得,二、三千年前,圣经作者心目中的「世界版图」,基本上只有中东、近东和地中海沿岸一带,今天的 「世界版图」已扩及普世。所以,要解明圣经中关乎「埃及」的预言,我们必要放在今天的「世界版图」来理解。按今天的「世界版图」 ,哪些超级大国,它的军事、政治、经济实力,可以与当年的埃及相比呢?并且,它的角色,足以某程度上「扶植以色列」,帮她撑腰?这个,当然不是今天的只有捱打的埃及,而是「另有其人」──呼之欲出呀!

 

结语:慎防有人偷换概念 

要好好听道,准确辨别讲者所说的是否真的圣经信息,其中一个秘诀,是搞清楚他所用的「语言」是否出自圣经──但必须在意,是重要的不是他用的「字眼」,而是他如何解释、演绎、应用这些「圣经字眼」。最起码,「洪水方舟」、「巴别塔」、「埃及与出埃及」这几个经典典故,是绝对不可能乱说、乱解、乱用的,圣经自己,与正统教会的公认解释,是不可任意歪曲和否定的。总之,我们必要小心有人「偷换概念」──用大家熟知的圣经字眼或典故,却偷偷换上不同甚至相反的意思,误导众生。 

 

我们听道,真的要懂得「听」,懂得所听的是不是「道」。 愿主帮助我们明辨真假,互相守望,直到主来!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