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马太福音 3:8 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

 
 
 

日志

 
 

我的「哗众取宠」  

2014-05-07 17:40:53|  分类: 【俄巴底行动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哗众取宠」

据江湖传言,俄网的罪状之一,是「哗(或作哗)众取宠」,网上就有「有识之士」言曰:

介绍那个俄网,还是慎重一点。太过个人化,容易剑走偏锋。在社会上,愤青往往容易引起共鸣,在教会内,也是一些「敢于揭发问题」的人更容易吸引热心信徒,但,「敢于揭发问题」容易沦为抱怨、挖苦、苦毒、忿恨、自以为义,傲视众教会的感觉,往往使人中了撒但圈套还不自知。信仰,不是玩酷,不是特立独行,更不是招人眼目,俄网,那语不惊人誓不休的架势,让人不太有安全感。

有人回应之曰:

是有点(按:当然是指俄网)哗众取宠……

又另有一位「有识之士」说:

我说「危言耸听,哗众取宠」指的就是该文这一段(按:即下面一段),我不知道作者的「俄巴底行动网」是搞什么的,但吓唬人「你早已活在它的阴影下了」,是基督徒所为吗?指出这一点,怎么就触怒了转贴着? 

「美国国内必仍有许多信仰纯正的基督徒或教会(上帝总能为自己留下一些人不向巴力屈膝,这也是我设立「俄巴底行动网」的基本信念),美国宣教士对华人的贡献与恩德亦不容否认。但作为一个「国体」,美国却绝对不是甚么基督教国家。欧洲列强情况大同小异,共济会势力亦十分庞大。美国再加上英、法列强,势力足可支配全球,但幕后主导的竟是共济会,一个敌基督的信仰集团。若你关心末世,亦爱慕主再来,就绝对不可以对共济会一无所知,不闻不问,因为事实上,你早已活在它的阴影下了!」

俄网反正写什么都是「无聊」,就无聊回应几句,不过,与其说是为自己辩护,倒不如说是替「哗众取宠」平反。盖「哗众取宠」的真情本义,被大众以至有识之士们曲解误会,由来已久,含冤甚深、甚深……

在网上搜查「哗众取宠」的解释、定义及例句,得到以下数条(为求清晰,部分略作整理):

【释义】:以浮夸的言论迎合群众,骗取群众的信赖和支持。 
【出处】:《汉书·艺文志》:「然惑者既失精微,而辟者又随时扬抑,违离道本,苟以哗众取宠。」 
【例子】:哗众取宠的人,是不受人欢迎的。

【释义】:故意卖弄新奇的言论,以取悦大众。
【例子】:我厌恶哗众取宠的政客手腕。

【释义】:用浮夸的言行使众人兴奋激动,博取众人的称赞和支持。
【出处】:《汉书·艺文志》:「然惑者既失精微,而辟者又随时抑扬,违离道本,苟以哗众取宠。」
【例子】:宋·洪适《罗尚书墓志铭》:「其学问醇正,笔力雄健,言必关于教化,不出奇以哗众取宠。」

【释义】:以浮夸的言行博取众人的好感、夸奖或拥护。
【例子】:孙犁《澹定集·读作品记(三)》:「庸俗的吹捧,只能助长作家的轻浮,产生哗众取宠的作品。」

大体上,多数解释都以为「哗」者即是「标奇立异」或「夸张作大」(浮夸),故此,所谓「哗众取宠」,不外就是「以标奇立异或夸张作大的言辞造作博取群众的好感、支持和拥戴」的意思。我疑心有识之士们正是按照此一定义而谓俄网「哗众取宠」的,唯是鄙人实在好生不明白,俄网究竟「哗」了什么「众」又「取」了谁的「宠」?……

回头再看这些「解释」,都共引同一典故,指明「哗众取宠」此一成语的最早出处:

《汉书·艺文志》:「然惑者既失精微,而辟者又随时抑扬,违离道本,苟以哗众取宠。」

俄网要无聊就无聊到底,于是再搜寻这「出处」的上文下理与解释语译,较详细的有以下一条:

【原文】儒家者流,盖出于司徒之官。助人君,顺阴阳,明教化者也。游文于六艺之中,留意于仁义之际。祖述尧、舜,宪章文、武,宗师仲尼,以重其言,于道最为高。孔子曰:「如有所誉,其有所试。」唐、虞之隆,殷、周之盛,仲尼之业,已试之效 者也。然惑者既失精微,而辟者又随时抑扬,违离道本,茍以哗众取宠,后进循之,是以五经乖析,儒学寖衰;此辟儒之患。

【白话语译】儒家这个流派,大概出自于古代的司徒之官。他们帮助国君,顺应自然,宣明教化。涵泳于六经的文章当中,特别注意仁义之间的事务,远宗尧舜的道统,近守周文王、武王的礼法,尊崇孔子为师表,来加重他们言论的重要性,在各派道术当中最为崇高。孔子说:「如果对别人有所称赞,就一定先对他有所试验。」唐尧虞舜的兴隆,商朝周朝的盛世,孔子的德业,是已经经过试验而有成效的。但是迷惑的人已经失去了(儒家经典中)精深微妙的道理,而邪僻的人又追随时俗任意曲解附会经书的道理,违背离开了圣道的根本,只知道以喧哗的言论来博取尊宠。后来的学者依循着去做,所以五经的道理就乖谬分离,儒学就逐渐的衰微的;这就是那些邪僻的儒者所留下来的祸患啊。

虽然用「以喧哗的言论来博取尊宠」来译「哗众取宠」,有点好像什么都没有译到的感觉,但整体上,译文的意思还是清楚的。

原来,参照「哗众取宠」的本来出处,并不必然含有「标奇立异」或「夸张作大」的意思。原出处「然惑者既失精微,而辟者又随时抑扬,违离道本,茍以哗众取宠,后进循之,是以五经乖析,儒学寖衰;此辟儒之患」,指的是始于尧舜成于孔子的「儒家思想」日久失其本真正意,原因是愚昧的人(惑者,泛指大众)遗失了儒家思想高深博厚的内涵(精微),而心术不正的人(辟者,泛指媚俗的「经学家」)又跟随时俗,依乎时尚风俗(随时)而增删改动(抑扬)以求迎合,违背偏离儒家思想的本心用意,只求借此「哗众取宠」……。

清清楚楚,按照「哗众取宠」一词的「原始用法」,不但没有以「标奇立异」或「夸张作大」的言辞举动来博取大众支持拥戴的意思,事实更是近乎完全相反。因为「哗众取宠者」求「博取大众支持拥戴」的方法手段,不是「标奇立异夸张作大」,而是洽洽相反的「依从时尚迎合一般」,即是以「人人爱听个个都晓」的「一般道理」与「常规演绎」来解说相关的事理,但求「博取大众支持拥戴」。

我疑心许多人会对「哗众取宠」一词有这样重大的曲解误用,是因为望文生义,见有个「哗」字,就马上联想到「喧哗乱喊」或「忽然大叫」之类,却全然无视那个远为重要的「众」字。

想想,要「取」得大「众」的「宠」,你喧「哗」乱喊,就可以了么?不行吧?!要「取得大众的宠」,只得一个方法,就是「媚」──媚世从俗,即尽量迎合时代风气大众品味,故此「哗众取宠」者,实即--

「媚众取宠」

真相于是乎大白!

俄网--

既「太过个人化」,「容易剑走偏锋」,又「自以为义」,有「傲视众教会的感觉」,还「玩酷」,「特立独行」,更有「语不惊人誓不休的架势,让人不太有安全感」,并且「危言耸听」,还「吓唬人」,叫人「不知道俄巴底行动网是搞什么的」……

这样的一个「吓人俄网」,人家一见到都跑光了,我还「哗」得什么「众」,「取」得谁的「宠」呢?

我想,如果我真的晓得「哗众取宠」的本事,多讲些「一般道理」,多干些所谓「众人以为美的事」,像那些总统先生女皇阶陛下主教大人那样,就必不至沦落到在俄网里「玩酷」还要被人家说「哗众取宠」了。

若俄网都算「哗众取宠」,那么,人家「建城」他去「造舟」的挪亚,人家但求定居大城他却四处飘流的亚伯拉罕,人家争做埃及王子他却跑去认奴隶做兄弟的摩西,人家满口「平安了平安了」他们却老是「有祸了有祸了」的众先知,人家做建制祭司他却跑到荒野去乱喊的施洗约翰,人家做「上帝」总是高高在上祂却要跑下来还惨死在十字架上的耶稣基督,还有人家谈时尚哲学他却大讲十架道理的保罗,如此之「太过个人化」,「容易剑走偏锋」,又「自以为义」,有「傲视大众的感觉」,还「玩酷」,「特立独行」,更有「语不惊人誓不休的架势,让人不太有安全感」,并且「危言耸听」,还「吓唬人」,叫人「不知道是搞什么的」,统统都更是「哗众取宠」到难以形容的典范了。

明明是最不爱也不晓「哗众取宠」的人,竟然被指为「哗众取宠」,会把词语颠倒乱用至此的那些人,我看才认真够「哗众取宠」哩!

……

这篇日志,好像只是一篇「纯粹牢骚」,与眼下的主题毫无关系,其实不然,待明天再说。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