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马太福音 3:8 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

 
 
 

日志

 
 

从基督的「爸妈」说到信仰上的立体思维  

2014-05-06 11:53:27|  分类: 【信仰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基督的「爸妈」说到信仰上的立体思维


──约翰福音第二章

引言、请不要忘记「立体」今天这一篇信息,相对来说,内容是比较次要的,更加重要的,是希望大家从中学到怎样去「立体」地处理不同层次的圣经真理。这里所谓「立体」,是指圣经众多真理是可以处于不同「平面」或「层次」上面的,必须要动态并相应地处理它们之间的关系,不要轻易混为一谈、乱拉关系,也不要简单截然二分,非此即彼。原因是将不同层面上的真理错误地拉到同一平面上来处理,很容易会「因误会而结合」,将两者混为一谈、乱拉关系,造成莫须有的逻辑关连;又或者「因误会而分开」,将两者截然二分,非此即彼,造成不必要的矛盾对立。

 

我惯于以「经典性的事例」说明重要真理(我相信这也是圣经的基本进路),今天也不会例外。我会透过约翰福音第二章里两个经典例子,就是主耶稣如何对待和回应衪「灵性的父亲」(天父上帝)与「肉身的母亲」(马利亚)的要求,「立体」地分析处理所谓「属灵」与「属世」两者之间的关连与对立的问题。

 

一、何逆母而孝父?

首先,我们看到主耶稣与家人和门徒参加了一个婚宴,席间,主人家的酒用尽了,主耶稣肉身的母亲马利亚就向主提出一个要求,要祂「处理」这个「酒用尽了」的问题。马利亚虽没有明言要主耶稣「变水为酒」,但总是要主做一些「非常」之事,来解决这个尴尬局面。我们来看这件事情的经过

 

第三日,在加利利的迦拿有娶亲的筵席,耶稣的母亲在那里。耶稣和他的门徒也被请去赴席。酒用尽了,耶稣的母亲对他说:「他们没有酒了。」耶稣说:「妇人,我与你有甚么相干?我的时候还没有到。」他母亲对用人说:「他告诉你们什么,你们就做什么。」6照犹太人洁净的规矩,有六口石缸摆在那里,每口可以盛两三桶水。耶稣对用人说:「把缸倒满了水。」他们就倒满了,直到缸口。耶稣又说:「现在可以舀出来,送给管筵席的。」他们就送了去。管筵席的尝了那水变的酒,并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只有舀水的用人知道。管筵席的便叫新郎来,对他说:「人都是先摆上好酒,等客喝足了,才摆上次的,你倒把好酒留到如今!」这是耶稣所行的头一件神迹,是在加利利的迦拿行的,显出他的荣耀来;他的门徒就信他了。

 

颇多人完全不管细节和上下文,只见最后一句「这是耶稣所行的头一件神迹,是在加利利的迦拿行的,显出他的荣耀来;他的门徒就信他了」,就将这个「变水为酒」事件定性为主耶稣第一个伟大的神迹,为要彰显祂有支配物质的伟大能力云云。不过,我们只要稍稍细心,一点不难发觉主对于行这个神迹,是「面有难色」的,祂最终虽然行了这个神迹,但祂「颇不情愿」的态度却跃然纸上。特别令人难堪,甚至比「酒用尽了」更使人尴尬的,是主耶稣竟然用这种难听的话来回应母亲马利亚的要求──妇人,我与你有甚么相干?我的时候还没有到。这句话有几「难听」、几难解,容后再说。不过,在同一章里,却又发生另一件事,就是主耶稣第一次「洁净圣殿」。在事件中,我们发现,耶稣基督对祂属天的父亲──上帝的事情极度火热,这与对肉身母亲──马利亚的请求的冰冷态度相比,有天渊之别

 

犹太人的逾越节近了耶稣就上耶路撒冷去。看见殿里有卖牛羊、鸽子的,并有兑换银钱的人坐在那里,耶稣就拿绳子作成鞭子,把牛羊都赶出殿去,倒出兑换银钱之人的银钱,推翻他们的桌子,又对卖鸽子的说:「把这些东西拿去!不要将我父的殿当作买卖的地方。他的门徒就想起经上记着说:「我为你的殿心里焦急,如同火烧。」我们看到,主耶稣对于祂「父」的事情,「心里焦急,如同火烧」,甚至不惜冒着得罪所有人的危险而在殿里大发雷霆,指斥罪恶。其实,主耶稣这种「厚此薄彼」,「逆母而孝父」的举止是早有「先例」的,早在他十二岁的时候,已是这样──

 

每年到逾越节,他父母就上耶路撒冷去。当他十二岁的时候,他们按着节期的规矩上去。守满了节期,他们回去,孩童耶稣仍旧在耶路撒冷。他的父母并不知道,以为他在同行的人中间,走了一天的路程,就在亲族和熟识的人中找他,既找不着,就回耶路撒冷去找他。过了三天,就遇见他在殿里,坐在教师中间,一面听,一面问。凡听见他的,都希奇他的聪明和他的应对。他父母看见就很希奇。他母亲对他说:「我儿!为甚么向我们这样行呢?看哪!你父亲和我伤心来找你!」耶稣说:「为甚么找我呢?岂不知我应当以我父的事为念吗?」

 

好一句「岂不知我应当以我父的事为念吗」,这与大概十八年后,祂对母亲说「妇人,我与你有甚么相干」,不正是「异曲同工」吗?回头再看约翰福音第二章,这里,我们看到主耶稣非常不客气地否决了马利亚──祂肉身的母亲的要求(虽然后来勉为其难地满足了她),再一次漠视她的感受,却对天父的旨意言听计从,上心在意,甚至拚命遵行。要解释后者似乎并不太难,因为毕竟天父才是主耶稣的真正父亲,但解释前者──对母亲的冷漠态度,却并不容易。首先,主耶稣在这里的「不孝举止」,称呼妈妈做「妇人」,还说「我与你何干」,实在连一般的伦理标准都及不上,不免大失见证,惹人话柄。其次,耶稣这里的「不孝举止」也不符合圣经以至主耶稣自己的一贯教导和作风。旧约将「当孝敬父母」列为十诫中的第五诫,非同小可,新约保罗在以弗所书 6:3 又再重申其重要性。至于主自己,祂在十字架上离世之际,更非常着意地将母亲交托给衪的爱徒约翰照顾(约19:27),可见衪对母亲马利亚是孝敬有加的。

 

究竟,我们应该怎样处理主耶稣在这里严重「失准」的表现呢?若果我们仍用「平面」的思维方式来处理,就一定会跌入一个「双双否定,同归于尽」的死局。二、平面思维的死局:双双否定

 

1、欲肯定天上而否定人间

第一种回应的方式,就是「接受现实」,承认圣经就是这样否定所谓「属世的事物」──相对于天父的旨意,马利亚的意思,就算不是邪恶,也是无关重要,没有永恒价值和信仰意义的。进一步言,属世事物就算不是邪恶,但基于「生命有限」的这个前提,这些属世事物毕竟是「浪费时间」的,也就是说到底,多少都会妨碍我们投身于「属灵的事物」(例如读经祈祷、传福音等),就此而言,其实也是邪恶的。主耶稣对马利亚的冷漠答覆,不过是为了提醒我们必须十分在意「灵肉之别」。按这思路,「灵肉二分的世界观」就形成了,并渗透进信仰的每个环节之中。(举个新鲜例子:这几天大家恐怕花了不少时间看「奥运」吧,知不知道,按我廿多年前信主初年的标准,这是非常属世──浪费时间的!)

 

以这种回应方式来处理这段经文的,我称之为「保守主义者」。他们惯于大刀阔斧,一分为二,不留余地。至于如何处理、协调圣经中其他教导我们「孝顺父母」的说话,他们就以一个「伪立体观」来大而化之。(这个「伪立体观」与我在这篇讲章中提出的「立体观」貌似而神异,到最后我会详加比较。)

 

这类保守主义者不会「一口」否定「孝顺父母」之类的教导的重要性,但总要将它们压在一个「次要」的地位,动辄都要受着更高的「属灵」标准的监察和批核。换句话说,他们为「孝顺父母」设下重重提防,总不许它稍稍凌驾在「敬畏上帝」之上,或必须以服务于「敬畏上帝」这个终极原则而存在。例如孝顺父母的目的,为的不外乎是要向他们传福音云云。


言下之意,是「孝顺父母」本身并没有独立自足的意义和价值。换言之,除了读经祈祷传福音之外,在保守主义者心目中,没有甚么是真正有价值的。这种处理手法,目的似乎是要彻底肯定「属灵事物」,甚至不惜为肯定「属灵事物」而同样彻底地否定了「属世事物」。不过,事实上,这种心态却一并否定了「属灵」与「属世」的事物。理由很简单,因为这种「灵肉二分的世界观」根本无法落实,无法真实遵行。保守主义者否定的不是那些被定性为属世的事物,而是整个人生和整个世界──就是那个他们唯一可以与上帝真实相遇的「平台」,结果,他们就实质等同否定信仰,否定上帝,变成一个虚无主义者。(稍后再补充)

 

2、欲肯定人间而否定天

 

另一个回应进路则截然相反,理由可以有许多,但不外乎是为了维护耶稣基督温文尔雅的正面形象,或凸显基督教信仰某种理性持平的特色,又或希望基督信仰可以与某些人伦观念(例如儒家孝道)对话或接轨...,于是,就有不少人想设法「摆平」主耶稣这个「失准」表现的「不良影响」,搜肠枯肠甚至穿凿附会地解(或曲解)主耶稣对母亲说「妇人,我与你有什么相干?我的时候还没有到」这几句话的意思。这类人士,我笼统称之为「自由主义者」或「现代主义者」。最明显的例子,是和合本索性将原文中颇突兀的「妇人」改译为平易正常的「母亲」,也有好些注释者刻意强调「妇人」及「我与你有什么相干」等话并无「不敬」之意,千方百计要想使得这些棘手的经文不那么「碍眼」,但却显得非常笨拙,欲盖弥彰。其实,谁也可一眼看出,「妇人,我与你有甚么相干?我的时候还没有到」是语气极重,不留余地的说话。若主耶稣的本意「没有什么」,哪就难以理解衪的措辞用字为甚么要这样尖刻。究其实,那坐人这样曲折勉强地为经文强作解说,除了为了维护他们心目中的「神学」的

一致性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要保留他们心目中的基督信仰的「人间性」。他们极不情愿耶稣基督对母亲冷漠的举止,会被视为基督徒应该压抑「属世事物」的经典范例。

 

因此之故,他们就千方百计要将主对母亲尖刻的话「正常化」、「平和化」。但是主这几句话实在太离谱了,很难「正常」视之,于是,他们有些人就反其道而行,将同样的话「非正常化/特殊化」起来,所使用的,又是另一种「伪立体化」伎俩。大意是主这几句话乃例外中的例外,处境非常,不是正规的范例,言下之意,是不足为法,可以不理的。总而言之,「自由主义者」或「现代主义者」,为了维护基督信仰的「人间性」和「亲和性」,竟将这几句显然「别有用心」,为要高度凸显某种「属灵」高于「属世」的话「打压」下去。他们意想肯定人间,却不自觉地否定了永恒天国,将信仰降格为某种人道主义或人本思想的延伸或改良版本。但一旦失落了信仰的永恒和绝对性,各种人文主义的伦理必自我膨胀成绝对真理,变成罪恶的偶像。上述两种进路,都极力想肯定其一(无论是「属灵」或「属世」事物),结果却「同归于尽」,双双都被否定。这是平面思维(包括「伪立体」思维)不可能摆脱的死局。要找到出路,必须使用立体?? 真正立体的思维。

 

三、立体思维的出路:双双肯定

1、肯定天上:对母冷漠只为衬托对父火热主耶稣在「变水为酒」事件中对母亲马利亚的冰冷,与衪在「洁净圣殿」事件中对天父的火热,毫无疑问构成极度鲜明的对比。门徒约翰将两件事并列,很可能是有意为之的,为要高度凸显耶稣基督是「神的儿子」,故此必然特别为「父」的事心里火热。换言之,耶稣对母亲马利亚的冷漠,必须放在这个前设来理解,就是耶稣并不是要「打压」母亲,也不是要藉此划清「属灵」和「属世」的界线,而是要借此高度彰显出耶稣基督本是神的儿子的超然身分,以及祂降世为人的救赎使命。主耶稣所说的「时候未到」,指的肯定祂完成父的旨意,为世人的罪殉难赎罪的「时候」,请比较以下经文──

 

约 2:4 耶稣说:「妇人,我与你有甚么相干?我的时候还没有到。」约 7:30 他们就想要捉拿耶稣;只是没有人下手,因为他的时候还没有到。约 12:27...父啊,救我脱离这时候;但我原是为这时候来的。约翰福音十分一贯,「他(我)的时候」恒常指向基督十架受难完成天父使命的时候。综观圣经,基督信仰并没有打压今生现世的观念。如果我们不是先入为主,不是事先已抱着「诺斯底」式的「灵肉二分」及「波斯拜火教」式的「正邪二神」的观念,我们根本不会读到主耶稣有「打压母亲」及「低贬属世」的意思。反之,衪与母亲及门徒应约参与人间婚宴,此举已见到主自己绝不是抱灵肉二分观念的禁欲或出世主义者。圣经与主自己的教训和榜样,对孝义的重视也是人所共知的。主耶稣在这次事件中对母亲的答话,表达的是「神学」而非一般的「伦理」,关涉的是「基督论」与「救赎论」,而非「基督徒伦理」。二者根本处于不同平台,只要不混为一谈,就根本无所谓冲突,也没有调解冲突的需要。不过,不应混为一谈又不等于二者全无关系,各不相干。原来,主这几句「非常」的答话的确更加凸出了衪在身分上和使命上的属灵层面,但不等于祂要打压属世层面的事物,这是两回事。因为主所用的是「衬托」而不是「对比」手法。

 

祂不是说属世的坏属灵的好,而是属世的好属灵的更好──肉身的母亲尚要非常敬重,属天的父亲就更要义无反顾地敬重了。

 

总之,圣经先高度重视人伦孝义,然后在一个更加超然的高度肯定基督以至我们,都更应向天父「尽孝」的真理。圣经并不是否定一样肯定一样,于此,我们看到它是先肯定人间然后肯定天上,最终两者都同被肯定。

 

2、肯定人间:对父火热衬托对母也动情回到「变水为酒」事件,我们看到最后主也「顺应母命」解决了「酒用尽了」的问题。主耶稣行这神迹确有点勉为其难,不容否认,但同样不容否认的,是祂不仅行得「勉强」,而是「勉强」也行了。于此,我们看到在不凌驾天父的旨意、妨碍基督降世的根本使命的前提下,主仍然愿意在最大程度上「顺应母命」,满足这些「属世」的需要和想望。再次表明圣经并非否定一样肯定一样,于此,我们又看到它是先肯定天上然后肯定人间,最终双双都同被肯定。

 

结语、真立体与假立体

如何分「真立体」与「假立体」?我想用「立交桥」的概念简单说明一下。所谓「立交桥」就是指在同一「点」上有几个处于不同「高度」的桥面,容许汽车同时经过。

 

假立体的思路表面上也同意「分层处理」,例如分为「属灵」与「属世」两个高低层级(类比立交桥两层不同高度的「桥面」),并且貌似客观持平地不会「一口」否定其中一样。不过,事实上,我们却发现只有一层「桥面」是能够「独立行车」的,而另一层却完全取决于这主要的一层。回到信仰话题,就是在保守主义者心目中,只有「属灵事物」(例如永生天堂)本质是善的,「属世事物」必须依附「属灵事物」,才能稍稍得到「存在意义」。而「自由主义者」与「现代主义者」则反之,认为只有「属世事物」(例如人伦道德)本质是善的,「属灵事物」必须依附「属世事物」,才能稍稍得到「存在意义」。结果,所谓「立体」根本并不存在,所以我称之为「假立体」。真立体的思路却不是这样,就是在肯定确有高低之分的同时,也肯定各层「桥面」有一定程度的自足性与自主权,可以「自由行车」。回到信仰话题,就是「属世事物」与「属灵事物」都各有它们自己的价值,不必互相依附。怎样理解呢?只要大家解好以下这几段经文,便会明白:


太 6:28-30 何必为衣裳忧虑呢?你想野地里的百合花怎么长起来;它也不劳苦,也不纺线。然而我告诉你们,就是所罗门极荣华的时候,他所穿戴的,还不如这花一朵呢!你们这小信的人哪!野地里的草今天还在,明天就丢在炉里,神还给它这样的妆饰,何况你们呢!

 

看到吗?耶稣基督并没有否定「今天还在,明天就丢在炉里」的花草,祂倒是借肯定天父对一花一草的眷爱,来更肯定祂对我们的眷爱。

 

太 22:21...耶稣说:「这样,凯撒的物当归给凯撒;上帝的物当归给上帝。」罗 13:7 凡人所当得的,就给他。当得粮的,给他纳粮;当得税的,给他上税;当惧怕的,惧怕他;当恭敬的,恭敬他。主耶稣与保罗的教导一致,都没有绝对肯定一样而否定另一样,但也不是全无界限地一视同仁。他们都提醒告诫我们要按「人所当得的」给他们。

 

大家必须记得,「这是天父世界」,撒但的「掌权」是有限制的,人犯罪造成的扭曲也不是终极性的,永恒的事物与短暂的事物都是上帝创造的,而凡是祂造,或至少容许它们存在的事物,由一草一木,一饭一饮,到亲情、爱情、友谊、爱国、以至艺术文化,都不是必然地罪恶的。记得,上帝用犹太人的王大卫建国,也「用」外邦亚述或波斯的王惩罚或解救以色列人,祂甚至会「用」撒但、苦难、罪恶来考验、锻我们的信心。

 

我再说一遍,要立体,有层次观──就是一方面,要有高低轻重之分,在必要的时候,要敢于像主一样,连妈妈的情面也不顾;但是另一方面,又接纳甚至享受不同层次的相对自足性,例如就算你的妈妈始终没有信主,但她对你的养育之恩仍是真实的,仍是值得你去孝顺和报答的。我们总不能因爸妈不信主而不孝顺,也不能因元首不信主而不纳税,总之人所「当得」的,按圣经教训,都应给他们。

 

最后,我想用一个比喻结束今天的信息:我爱游山玩水,在「游山」的时候,常常见到一个指示牌:「看景不走路,走路不看景。」为「走路」走得安全,走路的当下不宜看景;为「看景」看得怡然,看景的时候也不宜走路。但这不意味你只能「全程走路」或「全程看景」,二择其一。「走路」与「看景」,可以辩证地交替进行,最后既能走毕全路,又能看完全景。作为基督徒,我们切切地奔走天路,不留恋今生──不错误地将今生取代永恒,将今生视为目的地;但却不必要完全否定今生路上的「景致」,以致整天苦口苦脸低着头来「走天路」。不留恋今生现世的合理表现,不是苦口苦脸对甚么也看不顺眼,而是随机随遇,好好地「享受」路上的一切境遇。就让我们一起又「看景」,又「走路」,直走到天家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