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马太福音 3:8 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

 
 
 

日志

 
 

千 古 一 国  

2014-05-05 19:39:49|  分类: 【圣经注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千 古 一 国

启 20  

 

引言、释经学是一门「心学」

许多人以为释经学是一门很深奥的科学,要通晓天文地理考古历史,还要熟知圣经原文才能参明一二。平心而论,我并不反智,因为「适量」的学术知识的确有助我们明白圣经。不过,归根究柢,释经学是一门「心学」,是将心比心,以心明心的「心学」。譬如启示录,许多人说它「难解」,理由是它满纸都是曲折隐晦的象征数字和古灵精怪的异象奇景,叫人难于索解云云。不过,启示录的经文里有一个本来明白可解一目了然的片段,却是落在一众「解经家」手上,给他们解来解去之后,才变得难于索解的,因为那些人根本没有相应的「心」来与经文的真理配合。这段经文就是我今天要说的启示录第二十章关于「千禧年国度」(简称「千禧年」)的叙述。

话说进入「末期」后【「末期」的定义,请参看本系列第四篇讲章】,上帝与撒旦最终「摊牌」,同时召集人马剑拔弩张,预备最后决战。

启 16: 13 我又看见三个污秽的灵,好像青蛙,从龙口、兽口并假先知的口中出来。14 他们本是鬼魔的灵,施行奇事,出去到普天下众王那里,叫他们在上帝全能者的大日【即狭义的末日】聚集争战。

待撒旦(龙)、兽(假基督)和假先知聚集好牠们的人马后,主耶稣就会骑着白马领着天兵天将从天而降,将这三个「邪恶轴心」和追随牠们的列国军兵彻底击倒一网成擒:

启 19: 11 我观看,见天开了。有一匹白马,骑在马上的称为诚信真实,他审判,争战,都按着公义。……14在天上的众军骑着白马,穿着细麻衣,又白又洁,跟随他。15 有利剑从他口中出来,可以击杀列国。……19我看见那兽和地上的君王,并他们的众军都聚集,要与骑白马的并他的军兵争战。20那兽被擒拿;那在兽面前曾行奇事、迷惑受兽印记和拜兽像之人的假先知,也与兽同被擒拿。他们两个就活活地被扔在烧着硫磺的火湖里。

胜负既定,就将魔鬼撒旦暂时拘禁:

启 20: 1 我又看见一位天使从天降下,手里拿着无底坑的钥匙和一条大鍊子。2他捉住那龙,就是古蛇,又叫魔鬼,也叫撒但,把牠捆绑一千年,3扔在无底坑里,将无底坑关闭,用印封上,使牠不得再迷惑列国。等到那一千年完了,以后必须暂时释放牠。

然后,主耶稣基督就在地上正式「立国」,建立具体可见的千禧年国度,与首批复活的圣徒「一同作王一千年」:

启 20: 4 我又看见几个宝座,也有坐在上面的【指列祖、先知与使徒】,并有审判的权柄赐给他们。【指对仍在地上的残余恶人作暂时的判决处置】我又看见那些因为给耶稣作见证,并为上帝之道被斩者的灵魂,和那没有拜过兽与兽像,也没有在额上和手上受过他印记之人的灵魂,他们都复活了,与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5这是头一次的复活。(其余的死人还没有复活,直等那一千年完了。)6在头一次复活有分的有福了,圣洁了!第二次的死在他们身上没有权柄。他们必作上帝和基督的祭司,并要与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注意:第一批复活的并不是所有人,也不是全体基督徒,而是曾经为主殉难或受过大痛苦屈辱的历世圣徒。这批可能就是启十四提到作为「初熟的果子」的「十四万四千人」,或以这「十四万四千人」作代表的历代的「信心精英」。】

千禧年的尾声,撒旦获得「假释」,出来诱惑暂时降伏的列国作最后反叛,但马上就以惨败收场,永无翻身之日:

启 20: 7 那一千年完了,撒但必从监牢里被释放,8出来要迷惑地上四方的列国,就是歌革和玛各,叫他们聚集争战。他们的人数多如海沙。9他们上来遍满了全地,围住圣徒的营与蒙爱的城,就有火从天降下,烧灭了他们。10那迷惑他们的魔鬼被扔在硫磺的火湖里,就是兽和假先知所在的地方。他们必昼夜受痛苦,直到永永远远。

再后,就是所有死人都复活并接受最后审判,然后是新天新地出现,圣城新耶路撒冷从天而降,引入永恒天国。【经文不详引了】总而言之,主耶稣再来建国天国,很清楚是有两个步骤的:首先是建立「千禧年国度」,然后是引入「新天新地」。这第二十章关于千禧年国度的文字,就算有所谓难于索解的地方,最多都是那「一千年」是否字面所说的一千年,「头一次的复活」应指哪些人,以及「歌革和玛各」究竟是谁等相对上枝节的问题,而绝不可能是「千禧年国度」是否「真有其事」这个关键性的问题,因为经文说得明明白白毫无曲折,理应是不容置疑无可争议的。

令人震惊的却是,在教会二千年的历史里,竟有许多所谓解经家和神学家对千禧年国度是否「实有其事」提出许多异议,大体上说可以分为三派:「无千禧年派」「前千禧年派」「后千禧年派」【对于所谓「千禧年争论」与相关的话题,我在俄网上也曾经讨论过一下,散见于主题页第二期中的末世论释经《前千与后千》、主题页《歌革与玛各》、主题页《以色列复国之迷》和主题页《犹亡三杰》(特别是其中第五节)等等,大家可以用来参考对照。】

大家知道,我释经惯于大刀阔斧大而化之,所有已经见于上述提到的参考的细节,都不会多讲,因为重要的不是如何「解」这章经文的细节,而是要藉着这个例子告诉大家,何谓「心不同,理不同」──为甚么明明白白的一段经文,都可以解到这样天南地北各走各路。

 

一、心怀故国:千禧年国度信念的圣经根据

我上文说过了,千禧年国度真实和必然存在的圣经根据,单单看启二十章,本来就一目了然无可争议。事实上,一整本圣经,而非一堆零散的「金句」,都为这个末后的千禧年国度的出现,布设了明白清晰的伏笔。

首先,是上帝三番四次对亚伯拉罕祖孙提出「得地立国」的应许

创 13: 14 罗得离别亚伯兰以后,耶和华对亚伯兰说:「从你所在的地方,你举目向东西南北观看;15凡你所看见的一切地,我都要赐给你和你的后裔,直到永远。」

创 26: 2 耶和华向以撒显现,说:「你不要下埃及去,要住在我所指示你的地。3你寄居在这地,我必与你同在,赐福给你,因为我要将这些地都赐给你和你的后裔。我必坚定我向你父亚伯拉罕所起的誓。」

创 28: 13 耶和华站在梯子以上说:「我是耶和华──你祖亚伯拉罕的上帝,也是以撒的上帝;我要将你现在所躺卧之地赐给你【雅各】和你的后裔。14你的后裔必像地上的尘沙那样多,必向东西南北开展;地上万族必因你和你的后裔得福。」

及后,上帝对摩西和大卫「再确认」并明确化这个「得地立国」的应许:

出 3: 7 耶和华【对摩西】说:「我的百姓在埃及所受的困苦,我实在看见了;他们因受督工的辖制所发的哀声,我也听见了。我原知道他们的痛苦,8我下来是要救他们脱离埃及人的手,领他们出了那地,到美好、宽阔、流奶与蜜之地,就是到迦南人、赫人、亚摩利人、比利洗人、希未人、耶布斯人之地。……」

撒下 7: 【耶和华差先知拿单对大卫说:】 12你寿数满足、与你列祖同睡的时候,我必使你的后裔接续你的位;我也必坚定他的国。13他必为我的名建造殿宇;我必坚定他的国位,直到永远。14我要作他的父,他要作我的子;他若犯了罪,我必用人的杖责打他,用人的鞭责罚他。15但我的慈爱仍不离开他,像离开在你面前所废弃的扫罗一样。16你的家和你的国必在我面前永远坚立。你的国位也必坚定,直到永远。

以色列即使多番叛逆几度亡国,但是上帝仍然透过先知们的说话,保证这个「得地立国」的应许最终一定会在「末日」全部实现,一字不差:

但 7: 21 我观看,见这角【指终极的假基督】与圣民争战,胜了他们。22直到亘古常在者【指耶和华上帝】来给至高者的圣民伸冤,圣民得国【指真正复国,亦即千禧国度】的时候就到了。……27国度、权柄,和天下诸国的大权必赐给至高者的圣民。他的国是永远的;一切掌权的都必事奉他,顺从他。

赛 2: 2 末后的日子,耶和华殿的山必坚立,超乎诸山,高举过于万岭;万民都要流归这山。3必有许多国的民前往,说:来吧,我们登耶和华的山,奔雅各上帝的殿。主必将他的道教训我们;我们也要行他的路。因为训诲必出于锡安;耶和华的言语必出于耶路撒冷。4他必在列国中施行审判,为许多国民断定是非。

就是这样,圣经一而再,再而三地重伸上帝对亚伯拉罕等列祖先知的约,保证让他们得到这地(迦南地)永远为业,建立一个永远的国。亚伯拉罕的后裔、大卫的子孙必定有人坐在以色列的宝座上永远为王,而且耶路撒冷更要成为镇伏天下的万国之都,治理天下万民。这些应许,都是关乎一个可见实存的,有某种政治意义的国体,而非灵意化的天堂或抽象的文化影响力。

不过,这个「得地立国」的应许,在大卫及所罗门年代局部地应验过一下之后就「没戏」了。以斯拉、尼希米回国所做的,极其量只算是「重修」而不是「复国」,至于一九四八年那趟来历不明的「复国」,更加是不知所谓。难道,上帝对众先祖众先知的应许,可以就此不了了之吗?对此,有些牧师学者就说,到了「新约」时代,「旧约」就一笔钩消了,以色列人和以色列国的地位就被以外邦人为主的教会所完全取代了,所以这个「国度应许」也就不复存在而无需应验了。但是,新约圣经却不同意这种讲法:

罗 11: 25 弟兄们,我不愿意你们不知道这奥祕(恐怕你们自以为聪明),就是以色列人有几分是硬心的,等到外邦人的数目添满了,26于是以色列全家都要得救。【「全家」是指以一个国族的形式整体地悔改得救。】如经上所记:必有一位救主从锡安出来,要消除雅各家的一切罪恶;27又说:我除去他们罪的时候,这就是我与他们所立的约。

这就意味「旧约」(包括上帝与亚伯拉罕和大卫等所立之约)只是因为以色列人的顽梗不信而「暂缓执行」,但并未废除。请再看这两段经文:

太 24: 3 耶稣在橄榄山上坐着,门徒暗暗地来说:「请告诉我们,甚么时候有这些事?你降临和世界的末了有甚么预兆呢?」4耶稣回答说:「你们要谨慎,免得有人迷惑你们。5因为将来有好些人冒我的名来,说:『我是基督』,并且要迷惑许多人。……」

徒 1: 6 他们聚集的时候,问耶稣说:「主啊,你复兴以色列国就在这时候吗?」7耶稣对他们说:「父凭着自己的权柄所定的时候、日期,不是你们可以知道的。」

记得,第一代信徒都是犹太人,他们关心以色列复国是极自然的事。他们问「你降临和世界的末了」所关心的不是一般人说的「世界末日」或灵意化的「天堂地狱」,而是具体实在的「复兴以色列国」。主耶稣的回答也绝对没有否定「以色列复国」,祂只是强调他们不要操之过急或以人为手段追求复国,倒要小心防范有人「冒我名来」搞个「假复国」,因为直到祂亲自驾云重临大地之前,都不可能有真正的「复国」。

此外,旧约圣经还有「禧年」的规定,「禧年」与「千禧年」在原文字眼上未必有关系,但寓意上却一脉相通,都寄寓了上帝某种终极的「国度理想」:

利 25: 8 「你要计算七个安息年,就是七七年。这便为你成了七个安息年,共是四十九年。9当年七月初十日,你要大发角声;这日就是赎罪日,要在遍地发出角声。10 第五十年,你们要当作圣年,在遍地给一切的居民宣告自由。这年必为你们的禧年,各人要归自己的产业,各归本家。……」

关于千禧年国,圣经还有一个比较隐晦的证据,见于林前十五章:

林前 15: 20 但基督已经从死里复活,成为睡了之人初熟的果子。21死既是因一人而来,死人复活也是因一人而来。22在亚当里众人都死了;照样,在基督里众人也都要复活。23但各人是按着自己的次序复活:初熟的果子是基督;以后,在他来的时候,是那些属基督的。24再后,末期到了,那时基督既将一切执政的、掌权的、有能的都毁灭了,就把国交与父上帝。25因为基督必要作王,等上帝把一切仇敌都放在他的脚下。26尽末了所毁灭的仇敌就是死。

保罗提到「按着自己的次序复活」,似乎指人类的复活最少分为两次,会有一批称为「属基督的」先复活,这与启二十章五节的「头一次的复活」应指向同一件事,这就间接肯定了这个「首批复活」之后,会先有一个千禧年国度的出现,再后才是所有人的复活(即第二次或末次复活)、最后审判和新天新地。

总而言之,一整本圣经而非一堆零散「金句」都告诉我们,以色列必会复国,而且不只复国,更要建成幸福祥和、公平正义、耶和华上帝独得尊荣的万国之国,永远之国。而这一切,都将会应验在主耶稣再来之后建成的千禧年国度之上,启示录第二十章说得再也明白不过了。问题是,这样大路的圣经主题和明明白白的经文启示,在二千年的教会历史中,为甚么竟会生出这许多争论和门派来呢?

 

二、乐不思蜀:千禧年国度信念的逐渐失落

不管是旧约作者、新约作者还是第二、三世纪的早期教父,他们都确信千禧年国度的真实存在,都相信它终必会在末日主耶稣降临后,如启示录字面所说般建立起来。这种相信主耶稣基督会在千禧年国度建立之前回来,并且亲手建立千禧年国的说法,我们统称之曰「前千禧年派」。【本来,这是经文的唯一解法,不应成「派」,但是因为后来有许多无是生非的人搞出其他「派」来,就被逼亦冠以这一个派别衔头!】怎料,教会经过几个世纪的苦难逼迫后,到第四世纪,就「交了好运」,被罗马当局先「合法化」并最后「国教化」起来,之后,日子就越来越好过了,甚至于「富贵逼人来」,彷彿「天国」已经到了一样。

本来,在逼迫苦难中,基督徒自必盼望天国,盼望主耶稣回来给他们好日子,所以,对圣经明明白白的千禧年国度的启示,即使稍有不明白,也不会无是生非提出甚么异议来。却是自第四世纪教会「交好运」开始,就有人提出,教会眼下的好日子就等于圣经启示的千禧年了。至于如何「搞定」圣经里的相关经文,一是说那些都是过时的「旧约」已经不再适用,一是将经文作「灵意化」处理,譬如说启示录二十章五节的「头一次的复活」只是一个「比喻」,是指基督徒信主后当下的「灵命重生」而不是末日的「肉身复活」,而所谓「与主作王一千年」,也是指基督透过教会治理这个世界而已,而「一千年」也只一个象征数字,而非实有所指,诸如此类。简言之,这一派将现今的所谓「教会时代」等同于「千禧年国度」,实即等同「废了」启示录预言的千禧年,所以称为「无千禧年派」。

看到吗?明明白白的一段经文,一经「灵意化」之后,就彻底烟消云散了。大家明白箇中因由吗?搞成这个样子,并不是「释经学」的问题,而是「释经心」的问题。就是当基督徒开始觉得「活得都不错」的时候,自必会生出「乐不思蜀」的心理状态,于是乎,天国也好、千禧国也好,末日也好,这些信念便统统变得日渐含糊、多余甚至格格不人,而必要想法子把它们「耍」去了。

大体上,天主教横行欧洲的中世纪,「无千禧年派」是一派独大的,因为天主教自称是基督的「总代理」,天主教管治之下的世界,就是「天国」或「千禧年国度」的现实版本了。这样一来,「上帝的国」既然已经在这里了,那么,不只千禧年国度,整个盼望基督再来的末世论实质都名存实亡,或仅仅约化为个人能否得救上天堂定落地狱之类的个人灵性问题了。

到十六世纪的宗教改革,打破了天主教「假太平天国」的幻局,本来很可以重建圣经启示的「前千禧年派」的看法,叫人心再度专注盼望基督再来和真正的千禧年国度的实现。怎料,由马丁路德启始的本来以「重建福音」为核心关怀的宗教改革运动,落到加尔文、慈运理以至所谓清教徒的手上,却混杂成为了「争取地方独立」「争取个体自主权」的「政治运动」,核心关怀不再是「重建福音」,而是打造可以与天主教廷分庭抗礼的一个接一个的「宗教/政治实体」。结果,就造就了日内瓦这类所谓「基督化城邦」以至「美利坚合众国」这类所谓「基督化国家」的出现,骨子里,就是以新型号的「假太平天国」取代天主教旧款的「假太平天国」,换汤不换药。「无千禧年派」,换了个包装后,依旧一派独大。

到了近三百年,在所谓启蒙运动的推使下,理性主义抬头,对人的乐观主义更抬头,许多人都相信科学、法制、民主会为人类带来一个美好的,可无限发展的未来,基督教末世论于是乎更无处容身了。有些牧师学者为了「苟延残喘」,于是又发明了一个「后千禧年派」的和稀泥神学。说千禧年国度是会实现的,主耶稣基督是会再来的,不过,次序却与圣经明明白白的说法颠倒过来──就是这个世界在人类的努力、文明的进步和福音的「感化」之下,会一天比一天好起来,渐渐进入「千禧盛世」,到了某个皆段之后,基督就会施施然回来,所以叫做「后千禧年派」。──这种所谓基督教末世论,真是牵强多余到无话可说。

又有些牧师学者,说这种过份乐观的「后千禧年派」的说法,经过两次世界大战惨痛教训后已经式微了。但十分对不起,我却完全看不出来。难道你听不见,教会内外,天天都有人向你宣传「我们一定得」、「明天会更好」的信息么?

为甚么这样明明白白的圣经启示,都可以颠倒错乱到这个地步,搞出这许多完全无中生有又使有为无的「后千禧年说」和「无千禧年说」呢?一句话:「心不在焉!」想想,一个人活得(或自以为活得)好端端的,一脑子都是千年大计万年大梦,圣经明明白白的末世论,他一定看不上眼听不进耳,都要想尽方法,使自己假装「看不见听不到」,久之便成为习惯或本能,就真的「看也看不见」、「听也听不到」了。正如经上说:

赛 6: 9 …… 你去告诉这百姓说:你们听是要听见,却不明白;看是要看见,却不晓得。10要使这百姓心蒙脂油,耳朵发沉,眼睛昏迷;恐怕眼睛看见,耳朵听见,心里明白,回转过来,便得医治。

要真正明白并接受圣经启示的千禧年信念,「释经学」是无能为力的,我们所必需的,是「释经心」──某种能够与圣经真理相呼应吻合的信仰心灵。以下我会从几个方面,解说怎样的心灵才能「读出」经文里的真义。

 

三、何止应验?更要应在人间!

大家笼笼统统,一定会觉得这个千禧年国度真有点多余。很简单,上帝要赏善罚恶,主耶稣基督一回来就执行最后审判,然后这一边的丢下火湖地狱,那一边的领入新天新地,不就大功告成终极了事么?何必「中途」搞个多此一举的「千禧年国度」呢?

我若说:「上帝要兑现他对列祖先知的应许啊!」你或会回应:「哪赐下永远的天国给他们,不比这个不三不四的甚么『千禧年』更好吗?相对于永恒,那一千年根本连个『零头』都不如,何必这么斤斤计较呢?」若你真是这样想,我疑心你也是与大多数人一样,都是没有「心肝」来与圣经配合的人。

请动点心肝想想?上帝「大大约约」兑现他的应许,譬如不认真赐当日指给列祖看的「这地」给亚伯拉罕和他的子孙永远为业建成万国之国,坐宝座上的也并不真的是亚伯拉罕的后裔大卫的子孙,而代之以「永生福乐」之类,这样可以吗?我想一脑子都是「功利主义量化理性」的你,大概觉得无甚所谓,因为「永生福乐」已经令你乐不可支了。不过,一个真正有心肝的人却绝对不会这样。

为甚么?因为这些有心肝的人,他们关怀上帝是个怎样的上帝,远多于祂赐给他们的东西有多好。他们在乎上帝有没有兑现到去「零头」,并不是斤斤计较,而是要以此确知上帝真是一位天长地久、信实无边、君无戏言的上帝。祂必定要在最微小的事情上都不失信于最卑微的一个人。这个「兑现到零头」的表现所反映的信实,是上帝最伟大的德性,也是祂能给我们最稳如泰山的信心保证。

你或说:「上帝的公义慈爱、全知全能,不也是上帝最伟大的德性吗?你为甚么要特别标举『信实』一项呢?」

请你丢了那些「神学概念」和「概念神学」,用心灵和心肝去感应一下。想想,上帝有「公义慈爱全知全能」的属性,但「关你甚么事」?上帝有甚么「义务」要将祂的「公义慈爱全知全能」应用在你的身上呢?祂是「慈爱」是一回事,但祂会否将祂的慈爱「显在你的身上」又是另一回事!关键的问题是:你怎样可以确知祂不仅是「慈爱」,更愿意将祂的慈爱「显在你的身上」呢?这保证还可以是甚么呢?就是祂竟然「死心眼」到愿意对卑微如你的这个人,信守一个卑微如此的信约,还要将它「兑现到零头」!

一切有心肝的人都应当「斤斤计较」上帝应许的兑现,因为他们真正向往的,并不是泛泛的「天堂福乐」,而是能够与一位天长地久信实无边绝无戏言的天父上帝一起永居天家。千禧国度的应许要这样在人间以具体、字面的方式兑现,主要的目的,就是向我们见证天父天长地久的伟大德性,给我们最无可置疑、最稳如泰山的信心保证。

不但如此,上帝必要兑现祂的应许,要在现有的土地上建立一个实在的具政治性的千禧年国,还有一个目的,就是要确证祂当初颁布给以色列人的「立国宣言」是真确无误、切实可行的。

申 17: 14「到了耶和华──你上帝所赐你的地,得了那地居住的时候,若说:『我要立王治理我,像四围的国一样。』15你总要立耶和华──你上帝所拣选的人为王。必从你弟兄中立一人;不可立你弟兄以外的人为王。16只是王不可为自己加添马匹,也不可使百姓回埃及去,为要加添他的马匹,因耶和华曾吩咐你们说:『不可再回那条路去。』17他也不可为自己多立妃嫔,恐怕他的心偏邪;也不可为自己多积金银。……」

可惜上帝明明白白的立国训示──「不可多积金银」「不可多添马匹」「不可多立妃嫔」,自所罗门跟着推罗王这个「损友」去航海经商发财致富后,就几乎被忘记得一干二净,结果是「越富贵越堕落」,种下了离弃上帝好大喜功贪财好利巧取豪夺穷兵渎武的亡国祸根。之后,以色列人就饱经前后二千多年亡国流离的苦难,可悲的是,直到今天,他们所信奉的仍然是华盛顿的强大军力华尔街的财雄势大,与当年投靠埃及军马和迷信推罗财富毫无分别。

教会与基督徒也好不了多少,主流教会早就成了资本主义的忠实支持者,那些假仁假义的所谓基督教国家,没有一个有去遵行过上帝的训示,反恃着船坚炮利和各种「高科技」与「高财技」到处欺凌弱小。个别的基督徒,张开眼想到的,都是买楼置业投资保值进修增值,挂着个基督教招牌,满心满脑的都是「争强自保」的世界观和价值观!(我说得很严厉,但请大家明白,我并不是说你「大奸大恶」,但灭亡之路的开始,从来都不需要「大奸大恶」,一旦你稍稍想与世界看齐,想效法这个世界「争强自保」,你就已经很难「跟得上」追随基督回家的脚步。)

不可多积金银、不可多添马匹、不可多立妃嫔,类推于今天,就是不要大力发展经济产业、国防事业和娱乐事业──这样的「三不国策」——大家心照不宣——要将它们实施在一个弱肉强食、汰弱留强的世界里,根本等同「自杀」!所以,以色列人不信,基督徒也不信。我疑心自古至今,没有几个人真正相信过!但是,我们的天父上帝,却执意要在现有的地上,甚至要在仍然有不信的恶人存在的世界里,建立起这个千禧年国度,为的就是要向全世界证明,祂的「那一套」是「行得通」的,好叫我们反思自责,甚至哑口无言。

请看千禧年里的万国之国——以色列是个怎样的国度:

结 38: 10 主耶和华如此说:「到那时,你【指歌革、玛各】心必起意念,图谋恶计,11说:『我要上那无城墙的乡村,我要到那安静的民那里,他们都没有城墙,无门、无闩,安然居住。12我去要抢财为掳物,夺货为掠物,反手攻击那从前荒凉、现在有人居住之地,又攻击那住世界中间【指千禧年国的首都──圣民所在的耶路撒冷】、从列国招聚、得了牲畜财货的民。』……」

令人震惊的是,这能镇服列国的千禧之都竟是个「无城墙的乡村」。她「无城墙」,表示她没有「多添马匹」(没有追求军备穷兵渎武),她是「乡村」,表示她没有「多立妃嫔」(没有追求奢华宴乐),也没有「多积金银」(没有追求财利富贵),完全遵守上帝吩咐的立国宣言,举国一片祥和,一片纯朴。

一个不求「富国强兵」的「无城墙的乡村」,竟能够强大屹立一千年,这是旷古未有的真正的「政治神迹」。【美国、以色列之流的所谓「建国神迹」统统都是骗人的,明眼人都可看出,他们所倚靠争胜的,不过是武力和财富,与一切世俗国家无异!】上帝是要以这个「无城墙的乡村」向人证明,谁肯真心遵守祂所颁令的立国宣言,行公义、好怜悯、独尊上帝为圣,不穷兵渎武,不巧取豪夺,上帝必会亲自供养他们、保护他们,赐给他们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以下这幅就是千禧年里,圣徒之国傲视天下万邦的「架势图画」:

亚 14: 16 所有来攻击耶路撒冷列国中剩下的人【即大决战后余下的敌人】,必年年上来敬拜大君王──万军之耶和华,并守住棚节。17地上万族中,凡不上耶路撒冷敬拜大君王──万军之耶和华的,必无雨降在他们的地上。18埃及族若不上来,雨也不降在他们的地上;凡不上来守住棚节的列国人,耶和华也必用这灾攻击他们。19这就是埃及的刑罚和那不上来守住棚节之列国的刑罚。

最后,歌革和玛各虽然在被「假释」的撒旦引诱下动了狼子野心,还以为千禧圣徒之国「无城墙」不设防,会不堪一击,岂料:

启 20: 7 那一千年完了,撒但必从监牢里被释放,8出来要迷惑地上四方的列国,就是歌革和玛各,叫他们聚集争战。他们的人数多如海沙。9他们上来遍满了全地,围住圣徒的营与蒙爱的城,就有火从天降下,烧灭了他们。

他们想也想不到,这个「无城墙」不设防的千禧之城,原来有上帝亲自保护,不堪一击的是歌革和玛各的全军。

上帝要让千禧年国度在现有的土地和世界上具体实现,不是多此一举,一方面是要向我们确证祂是信实无比绝无戏言的上帝,给我们最稳固的信心保证,另一方面也是对我们的某种谴责,叫我们晓得,千万年来我们不肯信从天父上帝的立国训示,却彷效世人追逐财利、武力和享乐,迷信这样的「生存之道」,是大错特错了。千禧年国的事实正好证明,历史上的无穷苦难,都是我们(包括许多以色列人和基督徒)不信上帝自作聪明自己招来的恶果,一只字都不能埋怨上帝,反应躬身自省,俯首认罪。

还有第三方面,是上帝也要「为自己伸冤」,以祂这趟独行奇事保护他的百姓不受丝毫损伤的表现,证明以色列人以至教会历代遭受到许多苦难,绝对不是因为上帝「能力不足」或「保护不力」,而是或是因为我们犯罪惹祂发怒,或是背弃祂投靠「猪朋狗友」自己招来的。上帝在消灭了祂的百姓的最后敌人歌革和玛各后的这番说话,最可以叫我们(不只以色列人)羞愧:

结 39: 22 这样,从那日以后,以色列家必知道我是耶和华──他们的上帝。23列国人也必知道以色列家被掳掠是因他们的罪孽。他们得罪我,我就掩面不顾,将他们交在敌人手中,他们便都倒在刀下。24我是照他们的污秽和罪过待他们,并且我掩面不顾他们。

 

四、岂止报应?更要报在人前!

现在再从另一个方面看:上帝为甚么不一下子就把所有恶人丢进火湖地狱,将所有义人引进新天新地,而要先建立一个过渡性的千禧年国呢?留意,不信的列国并未被全部消灭,只是暂时降伏而已。而复活进入千禧之国里的,也不是所有基督徒,而是为主殉道或受过大苦难大屈辱的圣徒。

我们必要明白,这些最先复活得享「千禧国籍」的圣徒所曾承受的最大苦难,并不是贫穷、鞭打以至各种肉身的苦刑,而是受到世人不公平的对待——就是像他们的主一样,明明是义者却担负不义的罪名。例如耶利米被控以叛国、保罗被控以叛教、司提反被控以亵渎圣殿等等。曲折一点的,还有好像挪亚那样的「笨小孩」,被当时的世代取笑了最少足足一个世纪。天父念念不忘的,是要为祂含冤受屈的众仆人们伸冤平反,恢复名誉。为此,上帝就暂时留下一些恶人来做「观众」,好让祂那些曾在世人面前蒙羞的忠仆,可以也在世人面前得荣耀,并要以至少十倍偿还,给他们「威足一千年」。

我想,如果你读经只是为了找神学、教训和应用,那你就一定完全不会知道我在说甚么,甚至觉得我这个人「报复心重」,不似得许多牧师学者那样有爱心和讲风度。但是,你若动心动情读过圣经,难道你不能感应到一整本圣经其实都是「主仆沉冤录」么?远的不说,单看启示录,就有许多为圣徒伸冤的说话:

启 5: 9 揭开第五印的时候,我看见在祭坛底下,有为上帝的道、并为作见证被杀之人的灵魂,10大声喊着说:「圣洁真实的主啊,你不审判住在地上的人,给我们伸流血的冤,要等到几时呢?」

启 16: 4 第三位天使把碗倒在江河与众水的泉源里,水就变成血了。5我听见掌管众水的天使说:昔在、今在的圣者啊,你这样判断是公义的;6他们曾流圣徒与先知的血,现在你给他们血喝;这是他们所该受的。

启 18: 19 他们又把尘土撒在头上,哭泣悲哀,喊着说:哀哉!哀哉!这大城啊。凡有船在海中的,都因她的珍宝成了富足!她在一时之间就成了荒场!20天哪,众圣徒、众使徒、众先知啊,你们都要因她欢喜,因为上帝已经在她身上伸了你们的冤。

说到上帝为祂的仆人伸冤,大家还记得那一趟吗?

民 12: 1 摩西娶了古实女子为妻。米利暗和亚伦因他所娶的古实女子就毁谤他,说:2「难道耶和华单与摩西说话,不也与我们说话吗?」这话耶和华听见了。(3摩西为人极其谦和,胜过世上的众人。)4耶和华忽然对摩西、亚伦、米利暗说:「你们三个人都出来,到会幕这里。」他们三个人就出来了。5耶和华在云柱中降临,站在会幕门口,召亚伦和米利暗,二人就出来了。6耶和华说:「你们且听我的话:你们中间若有先知,我──耶和华必在异象中向他显现,在梦中与他说话。7我的仆人摩西不是这样;他是在我全家尽忠的。8我要与他面对面说话,乃是明说,不用谜语,并且他必见我的形像。你们毁谤我的仆人摩西,为何不惧怕呢?」9耶和华就向他们二人发怒而去。

看到吗?上帝只是为着摩西一个人所受到的名誉损害,竟然就大动肝火,完全不顾身份,亲自下凡来「当面」(留意这个「当面」的意味)申斥亚伦和米利暗,要为摩西平反出气。想想,祂眼见祂历世历代的忠仆含冤受辱,又怎能忍得呢?祂最终岂不一定要让他们在曾经鄙视冤枉过他们的世人面前「威个够」,还要「威足一千年呢」?

容我直言:如果你还是认为,上帝要让祂的受苦仆人「在人前威个够」就执意要设立这个千禧国度是有点多余和不可理解,那只可证明,你真的是没心肝──你对上帝众仆人的屈辱痛苦没感觉没心肝,你对天父看着自己的仆人含冤受苦的「心痛」也没感觉没心肝。你的「释经学」可能很了不起,但你没有「释经心」,所以,你读经也是枉然。

至于「释经心」究竟是怎样培养出来的呢?老实说,我不很知道,但大体上说,你心里越少「功利意识」,即越少带「目的性」(譬如为找神学、教训和应用)的倾向来读圣经,就越能够贴近天父和先圣贤者的心肠。这就正如你要尝到芒果的美味,就记得一定不要问为甚么要吃芒果,你一问,就甚么味道都吃不出来了。

 

结语、如此心,如此信

一段本应该明明白白无可争议的圣经,就是启示录二十章千禧国度的记载,竟然会生出「前千禧年派」、「后千禧年派」和「无千禧年派」这许多门派争议出来,都只因为「心不同、理不同」的奥秘。这与「释经学」一点关系都没有,而只在于你有没有相应的「释经心」

你的心──若同情悲悯先圣先贤们的苦难和屈辱;你的心──若在乎天父上帝天长地久的信实性情;你的心──若痛于人间公义不伸、仁爱不彰、上帝与基督的荣耀也黯然;你的心──若想望上帝的立国训诫真可以落实人间。哪么你怎可能不相信──不仅相信,更爱慕、期待,千禧之国的应许终有一日要一字一句地落实人间?因为有如此之心,就必有如此之信!

反之,你若只在乎上帝赐你甚么而不在乎祂究竟是谁,你只在意死后去天堂定地狱而从不痛心于人间的不仁不义,你对于上帝的立国训诫从不曾落实人间而丝毫不觉得痛惜遗憾,你对信心列祖饱受的屈辱苦难也从不曾忿忿不平过,哪么千禧年对你就是个毫无意义的「信仰累赘」,你不可能信,就是你说你「信」也是自欺欺人的。因为无如此之心,就必无如此之信!

当我们以为自己在解圣经的时候,真相可能是圣经在「解」我们,因为上帝很可以从我们在圣经里「解出」(或读出)一些甚么,就确切知道我们是甚么人,知道我们心底里真正所信的又是甚么。因为有如此之信,就必有如此之心!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